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楚流玥容修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完整版

书名: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主角:楚流玥容修

简介:第五长泽几人刚刚来到天门,就清晰的听到了这剜心刻骨的字句。鱼玖和牧红鱼齐齐怔住,随后缓缓扭头,看向第五长泽。他拳头紧握,脸色冷了几分。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免费阅读第2493章 抹去

“鱼玖,斩桥!”

鱼玖一愣:

“什么?”

第五长泽猛地看向他,沉声道:

“我说,斩桥,关门!”

鱼玖这才明白过来,他说的竟是外面连接幻神海的那座桥。

“可——”

“快!”

第五长泽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匆匆催道。

正此时,一道寸许长的青色流,忽然飘落鱼玖眼前。

一行字迹逐渐显现。

鱼玖神色微惊。

哥竟送来了与第五长泽同样的命令!

他抿了抿唇,不再犹豫,转身,举剑,而后狠狠劈下!

一剑落,银桥之上瞬时间火四溅!

无数玄阵浮现,在遇到那青色剑气之后,又迅速湮灭。

这把剑乃岑一亲自炼制,威力极强。

哪怕这银桥是由无数玄阵勾勒建造而成,二者相遇,也是摧枯拉朽!

,海浪似乎翻涌的更加厉害起来。

鱼玖调动体内的所有力量,拼命将其斩断!

终于听得一道爆破之声传来,最后一个与天门相连的玄阵,也被切割!

只这一剑,几乎耗尽了鱼玖体内的所有神力!

第五长泽迅速看向伍曜。

此时,伍曜也是接到了岑一的命令,当即毫不犹豫的关门!

吱呀——

天门关闭的声音响起。

一些人匆匆回头看了一眼,却又很快收回了视线。

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都放在了幻神殿之上!

准确的说,是女子的。

……

楚流玥喉咙发干,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唇瓣动了动,轻声问道:

“也就是说…这万年,他们不得淬炼神体,也不得离开赤月沙漠一步…那么,危月…”

“危月,不过是对他们的监视罢了。“

恶灵嗤笑道,

“可惜,他们还是未能遵守契约。从祭司私自淬炼神体的那一天起,契约便已经作废!“

楚流玥盯着前方,视线却是一片模糊。

她唇角微微上挑,却疲乏不堪,最终却还是落了下来。

“所以…你提前将他们带回了幻神宫?让他们受尽折磨?“

“这也是他们该受的!这万年间,他们违背契约,将你带入赤月沙漠修行,又数次暗中出手救你,真当我不知道么?“

蓝潇终于按捺不住,怒冷笑道:

“别说的你多高尚一样。这期间,若非你屡次出手,妄图以阴毒手段夺取琴谱,我们又怎么会出手反击?“

楚流玥闭上眼。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今日你我一战,不过胜负之分。这神主之位,你,尽管拿回去便是。但,我的命…你能做得到么?!”

恶灵的声音邪肆而嚣张。

楚流玥若要杀它,自己也会随之陨落!

天下间,只怕没有人能够轻易做出这样的决定!

所以,它笃定,今天这一局,纵然它赢不了,也绝不会输!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忽而从幻神殿主殿传来。

“她不能,本殿能!”

这一声,携雷霆之威,浩荡四方!

楚流玥猛然抬眸。

却见容修手执长剑,遥遥指来!

那把剑通体黑沉,唯有中间一线灿金,华璀璨。

无尽威压,骤然降临!

……

所有人都惊在当场!

帝君这是什么意思?

他要斩杀恶灵?!

但那不是会连楚流玥也一并斩杀!?

君九卿心头一跳,猛然看向他:

“你疯了!”

这杀的到底是谁!?

容修眸子微眯。

“怎么,要靠你那炼蛊之术?”

君九卿瞳孔一缩。

“你果然知道。”

容修冷冷看向他。

“你可一试。“

君九卿咬了咬牙,忽而取出一把黑色铁锤。

楚流玥定睛看去,立刻认出这是当初魏泽拿的那一把。

只是那模样看着与最初有些不同,上面多出了许多血色纹路。

看起来奇诡森冷。

下一刻,君九卿注入一道神力,那上面的血色纹路,竟瞬时间活过来了一般,来回游动。

正此时,恶灵忽然发出一声怒喝:

“君九卿!你敢背叛于我!”

它的周身,竟是也出现了道道血色纹路,并且在疯狂绞紧!

隐约可听到无数凄厉至极的尖叫之声,从中传来。

恶灵周身的气息,随之不断缩减!

君九卿道:

“若不能杀之,以人魂为,吞噬血气炼蛊,也可画地为牢!”

当初他刚一回到幻神殿主殿,便偷偷留下了这一招。

“只要——”

砰砰砰!

君九卿的话尚未说完,便听一串爆炸声响传来。

却是那将恶灵缠裹的血色纹路,忽而统统碎裂!

君九卿神色一变。

下一刻,一股阴寒狂暴的力量席卷而来。

他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扔出!

轰!

一切——烟消云散!

“亏我当年选你为祭司继承人,万年后又召你魂魄归来。君九卿,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恶灵气急败坏。

显然,君九卿此举,实在是令它恼怒痛恨至极!

楚流玥却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紧紧盯着君九卿。

“…易襄!?“

易家先祖!

可他当年不是就追随了恶灵吗,如今——

君九卿脸色阴沉。

此局——只怕无解!

难道容修当真要连她也斩杀!?

恶灵冷笑一声,咬牙冷声质问道:

“帝君,你这是要插手幻神殿之事!?”

容修眸冰冷。

“本殿万年之前已经出手,何差今日这一场!”

此言一出,又是如同惊雷,在众人心头炸响!

”你说什么!?“

恶灵一惊,随后猛然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万神录上被烧掉的名字,

“你——”

一句话未曾说出,容修的剑,已经瞬息而至!

极快!

极准!

极狠!

楚流玥只觉眼前一道灿芒划过,下一刻,凄厉痛苦的之声,便从身后传来!

剑气从她耳畔掠过,碎发轻轻飘起,又落下。

她回头看去。

恶灵的,竟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蜷曲!

她看向自己周身,一片平静。

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恶灵显然也被眼前这一幕惊住了。

它猛然睁了眼睛。

“你斩断了我们之间的命息!?这怎么可能!万年来,你从未入幻神宫主殿——”

可是,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帝君一人!

忽然,它一震:

“你借了谁的手!?”

容修薄唇微挑,眸却冷冽如万年不化的冰川,不可攀附。

他淡声道:

“你送慕青和去天令的那一天,本殿便抹去了他的记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