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郡主重生后,她灭了一个国君若华萧京墨_西城落月小说

小说:病娇郡主重生后,她灭了一个国

主角:君若华萧京墨

作者:西城落月

最新章节:第57章 依依惜别

简介:她的舅舅是皇帝,宠溺无度;母亲是监国大长公主,权势滔天。前一世明明是最尊贵的皇家郡主,却被蛊惑毒杀死相凄惨,这一世她强势归来,誓要让全天下倾倒。眼见她手铲白莲花,脚踹孔雀男,覆灭一代王朝。眼见她几起几落,智谋无双,打造繁华盛世。什么腹黑将军,白脸小生,勋贵公子,哪有搞事业来的痛快!偏偏有人不信邪,闯入了她的心怀,自此爱情事业两丰收。

病娇郡主重生后,她灭了一个国免费阅读

《病娇郡主重生后,她灭了一个国》第1章 月落乌啼

宫墙森森,黑夜浓浓,皇宫之内,格外的静寂,肃杀之气浓厚。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夜空,听上去是如此的悲伤绝望。

“不要!我的肚子,这是翟郎的孩子!芜儿,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一华丽的宫殿里面,两位侍卫正死死架着一位女子。这女子容貌绝色,清尘脱俗,如盛开的昙花一般让人惊艳。可是她脸色苍白,发丝凌乱,小腹微微隆起,裙子也早已被血水浸湿。

她想用双手捂住肚子,奋力挣扎着,可是双手被侍卫拉着,如何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宫装女子用脚蹂躏自己的肚子。

“夏青芜!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君若华的虚弱的声音传来。

木地板被染红了一大片,肚子一阵阵的抽痛,下坠感传来。

我的孩子…….

那名叫做夏青芜的宫装女子面容精致,衣服甚是华丽,头上居然戴着九龙九凤冠,这可是皇后的专属啊!

“若华姐姐,你求我了?”夏青芜笑着凑到君若华脸前,小声道“这么多年你是第一次求我呢!可是,翟郎的孩子有一个也就够了呀。”

闻此言,君若华的表情凝固了,满脸的不敢相信。除了自己肚子里这个,哪里又有翟郎的孩子?

夏青芜却不理会君若华的吃惊,嘴角带笑,面带嘲讽,径直凑到君若华耳边道,“姐姐,你看我的旗儿像不像你家翟郎?”

君若华瞳孔微张,眼球不可置信的晃动,嘴唇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

旗儿?怎么会?旗儿是皇帝舅舅的皇子啊!怎么会是翟郎的?

翟郎,他曾向皇帝舅舅保证过此生只娶若华,定会将若华捧在手心爱护,不会负了若华的。

翟郎……你究竟是何时与夏青芜在一起的?那年梨花微落,那少年背着光走到自己的面前,阳光给他镀了一层金边,晃得自己的心儿狂跳,从此她便沦陷了。脑海中又拂过旗儿那可爱的模样,往日因对他们的不设防,竟不曾想到那张脸是与翟郎相似。

可是我该怎么办,那个爱我护我的皇帝舅舅又要怎么办?

君若华身体弓起,泪水与血相融,看上去凄凉无比。她此时也顾不上肚子上的疼痛,只觉得揪心无比,连呼吸都变得痛苦起来。

“原来!原来竟是这般皇帝舅舅要改立太子。 ”

君若华喃喃道,因为自己的关系,皇帝舅舅一直中意旗儿,只是前些天竟然改了主意,自己也不知为何。虽夏青芜来求过自己,但这立太子之事,她也不便多嘴。

不曾想,这位自小就对她袒露对皇帝舅舅的爱慕与敬仰的夏青芜,她却与人苟合,那人竟是自己的枕边人。

她和皇帝舅舅,当真成了这天底下的笑话。更可笑的是,这夏青芜的妃位还是她去皇帝舅舅那讨来的。她可真是天下第一蠢人,不仅害了自己,更害了皇帝舅舅。

皇帝舅舅,如今这局面,都是我的错!若有来世,佑儿定让他们不得好死!

夏青芜见君若华双拳紧握,眼神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仿若要生吞活剥自己一般。见此状,她更是得意。她盛装来此,甚至把悄悄赶制的后冠都戴上,不就是来看君若华的笑话么?

她早就看不惯君若华站在云端,不谙世事的样子了,凭什么她君若华是长公主的女儿就高高在上。她也是镇国公的女儿呀,为什么要屈居君若华之下!

所以她接近君若华,哄着君若华,让君若华不得大长公主和皇帝的喜爱,让君若华被天下唾弃,可是即便如此她仍然是大周王朝最尊贵的郡主,她恨君若华的身份,恨她不管怎样都站在云端之上,所以,她要比君若华站得更高!

此时见到君若华这般狼狈的样子,见到君若华的悲痛与凄凉,到底是痛快了,自己马上就要超越君若华了,那就让她做个明白鬼吧。

“母亲不想让父亲死的,还不是因为大长公主,都怪你的母亲。”

夏青芜深深看了一眼君若华,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那声音似有不舍,又有不甘,似愤怒,又似遗憾。

当年长公主和镇国公双双而亡,有说殉情的,有说皇帝为了亲政把面前的两座大山给杀了的,如今这夏青芜这般一说,这里面似乎还有隐情。

可是那时她只是悲痛和不解,母亲怎么能跟镇国公一起死去,这让她情何以堪?

此时的君若华,已是心碎,又遭重击,哪里还有力气挣扎什么。血不断地从她嘴角涌出,她哪里还能问出什么,只是不甘地瞪着眼睛。

不知是君若华此时的惨状太过难看,还是夏青芜良心发现。她打量君若华一番,见君若华生机全无,便是华佗在世也无济于事。她眼神颤动,似有不忍流转在内,挥了挥手,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带上侍卫准备离开。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君若华这话说的断断续续,口齿不甚清晰,却带着深深的憎恨和怨念。

可这句用尽了君若华全身力气的话,却也只能让夏青芜脚步微顿。

做人都斗不过了,做鬼又能奈我何?

夏青芜冷笑一声,心头的一丝怜悯散去,挺直胸膛,像一只骄傲地孔雀走了出去。她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这都不重要了,有权势就够了。

君若华眼睛瞪着天花板,手尽可能地想向上抓,似是想抓到什么。

母亲,你苦心守护的江上,如今要葬送在我手中了,皇帝舅舅更是我害死的,我怎么有脸面去见你们呢?

君若华心中猛地燃起一股火:我不想死,我要看着夏青芜万劫不复,我要把那翟江树碎尸万段。

临终前似是听到了有人喊着:“镇北将军回来了。”

又好像听到母亲的喃喃细语:

愿我一生的福报都报给我女儿君若华吧,若有苦果,我愿意独自承受。

母亲,你来接我了么?

上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下午12:00
下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下午12:0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