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元锦寻贺九麟的小说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

主角: 元锦寻, 贺九麟

简介:贺九麟浑身一僵,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属于女子的淡香缓缓飘入鼻翼,萦绕着持久挥之不去。贺九麟一把将她推向床侧,扯过被子裹住了元锦寻,堪堪露出了脑袋。

神医仵作:太子妃超难宠免费阅读第22章 呸 渣男

“唔……”元锦寻翻了个身,一脚将被子踢开,紧紧靠着贺九麟,嘴里喃喃说了一句,“渣男。”

“渣男?”贺九麟重复一句,嗓音清凉如湖水般,那幽暗的眸中闪过深意。

他记得这两个字并不是什么好词。

缓而,他轻声笑了,扬手扯过裹着元锦寻的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顺道将另一条被子踢到了地上。

贺九麟向里面靠了靠,侧过身子缓缓闭上了眼睛。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辰,许是夜里寒冷,元锦寻冻得瑟瑟发抖,双手在床上胡乱摸索着寻找被子,碰到了贺九麟温热的胸膛。

想也没想,她直接凑了上去,整个人瑟缩着挂在贺九麟身上。

“好暖。”她感叹的梦话似的说了一句,再次沉沉睡去。

好不容易睡着的贺九麟被她折腾醒,瞳仁漆黑如夜,冷幽幽的在元锦寻脸上扫了一下,脸色黑的仿若能滴出墨汁来。

她还真是胆大包天!

贺九麟用力将她推向一边,裹了裹被子,谁知元锦寻似是能感应到般,死死地搂着他腰身不放手,怎么也推不开。

许久,贺九麟腹部一阵燥热,唇干口燥,而元锦寻无知觉的盘在他身上,那两只手不老实的胡乱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终究他坐了起来,扯过身上的被子将元锦寻狠狠缠作一团。

而后起身下床,扯过外衫去了外面。

夜深露重,房外凉风阵阵,而贺九麟胸口躁动非常,怎么也压不下去。

“来人。”贺九麟低声唤道。

“殿下。”属下出现在眼前,抱拳行礼。

“去准备些凉水,本宫要沐浴。”贺九麟语气沉沉,眼眸深邃幽暗,周身透着一股子戾气。

属下一愣,而瞥见贺九麟面上的阴郁之气,紧忙行礼,道:“是。”

初秋,夜晚凉气入骨。

贺九麟整个人泡在冷水中,周身透着逼人的寒气,而胸口却是躁动非常。

脑海里尽是元锦寻那张绝美俏丽的脸,还有淡淡的香气。

他强迫自己将那股异样压下去,许久,才出来。

“殿下。”属下急促的声音传来。

贺九麟眉头微蹙,“说。”

“南侧妃的丫鬟墨文前来,称侧妃娘娘病了,似乎病的很严重。”

“生病请太医。”贺九麟语气凉薄,隐隐带着些许寒意。

“是。”听出贺九麟的不悦,属下紧忙应道,退了出去。

贺九麟披上外衫,直接回了书房,并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

……

清秋院,南秋翎一袭素白曳地衣裙,小脸娇弱憔悴,面色苍白如纸,眉眼如颦若蹙,端的是柔弱怜人之态。

看到跑回来的墨文,她面上一喜,“殿下可过来了?”

“启禀侧妃,殿下为您请了太医……”墨文头皮发麻,声音怯懦道。

“什么?”南秋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犹如风雨骤来之势,眼眸凌厉似刀子般,“殿下如何说的?”

“殿下只吩咐了请太医,未曾说些什么。”墨文头垂得更低,瑟瑟发抖。

她是知道自家主子生气是什么样子,外表纯真良善,待人温和,而只有她知道南秋翎手段最是狠辣,尤其对下人。

“啪”一声清脆的瓷器破裂声。

茶盏被南秋翎尽数打碎在地,水渍洒了一地。

元锦寻,又是这个贱人!

她迟早有一天要亲自将她解决掉!

南秋翎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元锦寻抽皮扒骨,生吞入腹。

为了引起贺九麟的怜悯,她精心化了病弱妆,月光笼罩下楚楚可怜,身姿纤瘦如弱柳扶风。

今夜若是能将贺九麟唤来,说不定两人将正事办了,她若是幸运就此有了身孕,以后何愁太子妃之位不是她的?

而这一切都被元锦寻毁了。

南秋翎心中怨怼,苍白的脸庞狰狞恐怖。

“娘娘,太子殿下并未在太子妃房中留宿,现在已然回了书房。不准任何人打扰,想来是太子妃惹了殿下不悦。”墨文紧忙道,面上尽是讨好,“殿下定然是厌弃了太子妃,娘娘端庄知礼,日后何愁没有机会?”

闻言,南秋翎面容逐渐浮上喜色,不屑的冷哼一声,“元锦寻粗鄙无礼,殿下如何能看得上她?”

“就是,太子妃比不得娘娘。”墨文应和道。

南秋翎心中的怒火消散了不少,她笑了,抚着皓腕处的玉镯,唇角微勾,“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自然是不讨喜的。”

元锦寻除了用些诡计来留住殿下,还能有什么本事?

殿下厌弃她是迟早的事。

清秋院很快消停了下来。

次日凌晨,元锦寻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这才发现两条被子都躺在地上,而她身上一片冰冷。

“咳咳。”她鼻子发酸,连连咳嗽了几声。

她之前睡觉从不踢被子,今夜这是怎么了,竟然踢掉了两条被子。

元锦寻也没多想,以为是自己昨日过于劳累,睡意沉沉。

“木莲。”她朝外面轻唤了一声。

听到声响,木莲随即端着热水进来,“太子妃,您醒了。”

随即看到了地上的被子,她皱了皱眉头,不解,“被子在地上?”

而不知想到了什么,她脸颊蓦地飘上了一片烟霞,紧忙将热水放一旁,弯腰将被子捡起来。

“昨夜殿下走得早,专门吩咐我们不要打扰您休息。”木莲言语中带着羡慕,“太子妃,殿下对您真好。”

元锦寻不以为然,起身下了床,“他才不会对我好。”

昨天晚上占着她的床,还企图让她睡在地上,她若是觉得这是对她好,那她真是有病。

“太子妃,昨晚侧妃派人过来叫殿下。”木莲语气倏地忿忿不平,埋怨着,“侧妃处处看咱们不顺眼,就连殿下来我们院中过夜,她也要横插一脚。”

“殿下过去了?”元锦寻打了个哈欠,问道。

“当然没有。”木莲冷嗤一声,“殿下喜欢的人可是太子妃,怎么会去她那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