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金璃沈仁安小说章节目录阅读,重生后锦鲤仙妻又美又飒

书名:重生后锦鲤仙妻又美又飒

主角:金璃,沈仁安

简介:沈仁安想罢,瞧着一脸笑意的金璃,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能温声吐出了一个字。“好。”

重生后锦鲤仙妻又美又飒免费阅读第十六章

语毕,就问金璃要了一点银两,前往镇上,找夫去了。而且他阿娘的这点毛病,也是他一块心病,生怕她哪天跑出去,找不到回家的路,他也找不着她。

半天之后,沈仁安就从镇上领回了一个夫。

夫给沈阿娘把完脉之后,开了一个药房之后,就将金璃和沈仁安叫到了一边。

沈仁安见状,也以为自己阿娘出了什么毛病,急声问道:“夫,我阿娘怎么样?”

夫叹了一口气,看着金璃和沈仁安缓缓的说道:“你阿娘的毛病是老毛病了,老人家犯糊涂是正常的,可你娘这时好时坏的话,是不是受了什么?”

沈仁安摇了摇头,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家阿娘是年纪了的原因。

然而一旁的金璃却不这么想,不过她还是温声说道:“那我们该如何给阿娘调理呢?”

夫看着两人急切地样子,笑了笑。

“你们也不必忧心,我给你们开了一道药膳方子,还有药材,你们用上一用,好好赡养有可能恢复神智。”

夫走后,金璃就用夫留下的药材按方子让沈仁安煮了一道汤给沈阿娘喝下了。

没想到了晚上的时候,沈阿娘就兮兮叫金璃。

“小璃啊,你跟阿娘进来一下。”

金璃不明所以,同时也心生好奇,就跟沈阿娘进入了房间。

没想到她跟沈阿娘进入房间之后,沈阿娘就将就从墙角处拿来一个凿子,走到正前方的墙根下,找到那凸起的土块,开始凿土。

片刻之后,就看见沈阿娘从土块底下抱出了一块黑匣子。

金璃更加好奇,这黑匣子里会是什么东西呢

随后,沈阿娘就将黑匣子打开了,并从瞎子里面那出了一个红色的锦鲤吊坠,直接的戴在了金璃手上。

“这是一个老神仙给我的,他说几年后,俺们家会来一个仙女,想来你就是仙女了。”

金璃愣了愣,这沈阿娘怎么神神叨叨的,还是有得道的人,知晓了她的身份,还是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那么沈阿娘能与那位得道高人有如此渊源,那沈阿娘又是什么身份。

就在这时,金璃突然到戴着锦鲤吊坠手链的手一阵灼热。

她再看向手腕处的时候,那手腕上竟然出现一个若隐若现的锦鲤标记,这个有什么用,也没人告诉她啊,算了,她就当这个是胎记好了。

就在沈阿娘给金璃带上手链不久,手上的锦鲤标记好像颜色深了一些。

金璃预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心想,这锦鲤标志难不成不是是受他人的气运的?

就在此时,金璃就看见乌压压的乌云就快速聚拢了过来,几道闪电过后,豆的雨点也落了下来。

这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等到地面上的雨水干了之后,陈家生也蠢蠢欲动。

想着沈仁安和金璃靠山上那片药草发了财,他就带着家丁和家人们进山了。

可等到他跟随家丁来到那片药草前的时候,有很多都已经干枯腐败的,不过还是有剩余的。

于是他们就快速采集了起来,可灯他们采了一点放进竹篓之后。

突然狂风作,漂泊的雨就下了下来。

而等着他们的还有更恐怖的,只听见轰隆的一声响,他们采集草药的那一片土地就塌陷了。

“快跑!”陈家生喊了一声。

可他们还没来得及跑,山就有落石还有泥土快速向他们涌来。

再度雨过天晴之后,金璃正在门口看天边的彩虹。

正看的入神的时候,就看见陈家生一瘸一拐地路过她家门口,而且身后还抬着很多缺胳膊少的家丁,还有陈家的各路亲戚。

金璃见状,笑得前俯后仰,并冲着屋内叫了一声。

“相公,你快来看啊,那些人的报应到了。”

陈家生停住脚步,恨恨地看着金璃,咬牙切齿地说道:“等我养好,再来找你算账。”

沈仁安看了这些人一眼,也冷声附和道:“活该!”

可一方面沈仁安又担心陈家生上门找茬,自己护不住金璃。

“娘子,若是他趁机玩阴的,我们该怎么办。”

金璃脸上毫无惧意,似笑非笑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完之后,金璃又想到她和沈仁安总得找点门路,总不能这样坐吃山空。

“相公,想来山上那片药草已经毁了,咱们村子是邻水而生对吧?”

沈仁安看着金璃正在思考着什么,笑着问道:“正是,娘子是又想出了什么生财之道么?”

金璃听完,对着沈仁安笑了笑,这一次,沈仁安竟然看穿来了她的心思。

“那以后咱们就捕鱼为生吧。”

沈仁安仔细想了想,随即点点头,可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

金璃见状,略微疑惑。

可还没等金璃开口,沈仁安就说出了原因。

“翻过村头那两座山,那后面就有海,海鱼贵一些,可惜我不会游泳。”

金璃蹙了蹙眉,她怎么差点忘了这茬。不过转念一想,她不是会么。

“不是还有我么,明儿个有时间,我们去山那边的海,我教你学游泳可好?”

听到金璃这么说,沈仁安喜过望。

“那情好,明儿个我们就去。”

可到要去海边的时间,金璃和沈仁安却没有去成。

因为那陈家生带着一群人,拿着铁锹棍棒出现在了金璃和沈仁安的家门口。

原本正准备和沈仁安出门的金璃,听到动静,就跑了出来。

陈家生看见金璃出来,就指着金璃歇斯底里地骂道:“你这妖女,到底对那片山头的药草,施了什么妖法。”

一早被陈家生吵上门来,所有的去海边的兴致,都被他毁了。

金璃怒瞪着陈家生,伸脚踢了踢家门口石子。

“陈家生,你抽的哪门子风,在我家门口叫嚷什么?”

陈家生见金璃还是如此趾高气扬,更想灭灭她的威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