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重生种田小医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种田小医女

状态:已更新117.6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03-16 11:32:00

简介:(推荐辰辰新书《逃婚仙妻:霸少,狠会撩》)同是萧家娃,弟弟是宝,白苏是草。被家里榨干所有,钱财,婚姻,最后连命也搭重生后,白苏冷哼:这辈子,要读书自强,迎娶高帅富初恋情人,走上人生巅峰。喂,前面那位帅酷首席官,别挡路!顾西行:走上人生巅峰?哥给你指条明路。白苏:跪求……顾西行坏坏一笑,将她抵在墙上,全身笼罩。“顾太太,嫁给我,就是你的人生巅峰!”白苏锤着腰…

重生种田小医女免费阅读

重生种田小医女免费阅读第1章 活得不如一条狗

  萧白苏闻到了一阵肉香。

  她从虚弱中醒了过来,全身都是汗,下身还疼得麻木。

  她下意识的向了肚子……空了。。

  孩子终于生下来了。

  这是她十月怀胎孕育的生命,以前虽然说对他有些排斥,但经过这十个月来相处的情,她也慢慢接受了这个孩子,做好了当妈妈的准备。

  就在这时候,萧白苏听到了瓦房外面传来的声音。

  “妈,这胎盘真的能吃吗?”是弟弟萧白果嫌恶的声音。

  “当然,老人都说吃了补,只有生孩子时才有这么补的东西,怕你吃不下,特意给你混了牛肉一起煮。”母亲陈春花的声音。

  这里是萧白苏爷爷生前的老宅,经年没修葺了,四处都破败漏风。

  萧白苏躺在床上,觉得恶心,这两人吃得是她生孩子的胎盘吧。

  在萧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儿子就是传宗接代的祖宗,女儿都是赔钱货,有什么好处都是以萧白果为先。

  没想到,连生孩子的胎盘都给他吃。

  破房子不隔音,外面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陈春花的声音,“儿子,这次人家给的五十万,加上老石家的房子一,凑个上百万,给你在省城个房子,再辆车,你就可以娶个漂亮媳妇了。”

  “娶什么媳妇,我跟哥们约好了,去澳门玩几天。”

  “儿子,你听妈说,有钱就赶紧娶个媳妇让我们好安心。你三姐她这次难产,已经废了,以后不能再赚钱了,说不定还要我们养着……”

  “养她?妈你老糊涂啦?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哪里还有要娘家养的道理?废了就赶出去……”

  “嘘–你三姐还在屋里呢。对了,你吃的这些骨头别都丢给狗了,留一些,好歹还有肉味,等你三姐醒了,加点水煮一煮,还能吃。”

  “给她吃什么吃,小黑还没有吃饱呢!”小黑是萧白果新养的一条狗。

  萧白苏在屋里听着,浑身一阵阵的发冷。

  这就是她的亲妈,这就是她的亲弟!

  她一辈子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心血!17岁就不让她念书了,把她给了一个短命的老屠夫,那老屠夫还没洞房就死了。

  她背着克夫的名声,被家里赶出去打工,打了十几年工,省吃俭用,所有的工资都上交给了母亲陈春花。

  后来和石哥结婚了,工资卡还在陈春花手中保管着。

  不仅如此,母子俩经常以各种名义找她要钱,老实本份的石哥为了她不受委屈,起早贪黑的摆地摊,来补贴萧家这个无底洞,直到他出事也离开了……

  没想到,所有的付出,现在换来的竟然是这一番话。

  废了就赶出去……

  身为亲人,自己还不如一条狗金贵……

  萧白苏气得心肝疼。

  她听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下了床,跌跌撞撞的走到门边。

  “妈,城里的房子不能……”萧白苏喊道,声音有气无力。

  那是石家剩下的最后的东西了,也是将来准备留给宝宝的。

  堂屋内,萧白果一身非主流杀马特的造型。

  陈春花在年轻的时候还是个干瘦操劳的,只不过后来有了白苏和白芷出去打工赚钱供养,也渐渐养尊处优起来,如今看上去,保养得当,手腕上有一对明晃晃的金手镯,藏都藏不住。

  听到萧白苏的话,萧白果眼皮都没抬一下,道,“怎么就不能了?石家都没人了,留着房子干什么?”

  “宝宝刚出生,我以后跟宝宝……”说到孩子,萧白苏心一紧,到现在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孩子呢?

  “妈?我的孩子呢?”

  陈春花眼神一阵慌张,“,白苏啊,你是难产,孩子生下来就死了,是个死胎,已经埋了……”

  萧白苏不可置信,死胎?!

  不,不可能!

  她自己懂一点医术皮毛,她再苦再难都保着孩子,孩子临出生前都是很健康的,不会死。

  她的眼皮一跳,突然有的不好的预。

  肯定与眼前这两人有关。

  萧白苏双眼通红,“妈,你不要骗我,孩子到底在哪里?”

  萧白果放下筷子,起二郎,“跟你说了也无妨,孩子已经了,了五十万,现在已经被抱走了……”

  萧白苏急怒攻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的孩子……她可怜的孩子!

  就算她前世作了孽,欠了他们萧家,这辈子作牛作马,呕心吐血的来偿还。

  但她的孩子,他不欠他们的啊!

  萧白苏面如死灰,嘴唇颤抖着,“你们,你们不是人……”

  说着,她挣扎着就朝门外奔走,刚难产生完孩子,现在走一步,每一寸骨骼和肌肉都撕裂般的疼。

  陈春花吓了一跳,“苏苏,你去哪里啊?”

  “我去找我的孩子!”

  陈春花准备拦,被萧白苏绝望愤怒的眼神吓到。

  只能跟着她的身后念叨,“苏苏啊,你一个孤身怎么养孩子长?难得有富贵人家领养了你的孩子,你想想能花五十万一个孩子的人,家里条件会差吗?孩子是去享福的,比跟着你好。你就不要犯糊涂了,听妈的话,回屋去吧。”

  陈春花这话反倒提醒了萧白苏,“把钱拿出来,我去赎回宝宝。”

  这里是乡村,萧白苏爷爷生前喜静,住得偏僻,单门独户,四周都无人。

  公路都不通到这里来,还要走一段土路才能上公路,要是走得快,说不定还能追上。

  提到钱,陈春花劝说的脚步就慢了:“没钱!那钱给你弟弟留着的,你弟弟是咱老萧家的独苗苗,你怎么能挖你弟弟的钱呢?你也不要怪妈狠心,要怪也是怪你命苦,你要是能找个有钱人,我们也不至于将孩子送人呀?说起来这孩子能上五十万这么高的价,还不是看在我们老萧家的基因好,你长得好看,孩子才这么值钱!现在的行情,人家刚出生的男孩也只能五万……”

  萧白苏已经听不到她说什么了。

  她此刻一心只想走快一点,再快一点,要追回孩子……

  仿佛用尽了最的极限力量,沿着熟悉的小路,一口气奔走,很快看到了公路的那头。

  一个黑衣的,怀中抱着一个小小婴儿包裹,正上了一辆停靠在公路边上的车。

  萧白苏只来得及看到胳膊上有一条蜿蜒的蛇形纹身,车子就如同箭一般开走了。

  “你别走,你还我的孩子……”声音嘶哑无力。

  萧白苏又急又怒又悲伤,眼前一昏,从小路的高坡上摔了下去。

  坡上有几块尖尖的石头,萧白苏一路滚落下来,不知道撞到了哪里,血流了一路。

  陈春花与萧白果从后面追来,看到这一幕……

  坡虽然长,并不太陡,只要拉上来,还可以救治。

  两人却诡异的没有动,沉默的看着坑底萧白苏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几乎全无意识了。

  陈春花才叹道,“这都是天意啊!反正你姐的已经废了,要养好不容易,正愁她活着要祸害我们,没曾想她自己倒干脆利落的摔死了。”

  陈春花最后才看了一眼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萧白苏,低声道:“白苏,你就放心的去吧,看在你这一死的功劳上,我会让你弟弟厚葬你的……”

  萧白苏原本还有最后一丝意识。

  听到这席之极的话,一口气没上来,活活气死了。

  双眼里流着血泪,目还望着公路那边……

  直至僵了,这双眼睛还不瞑目,血泪干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