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夜玄周幼薇的小说斗魂玄帝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斗魂玄帝

主角: 夜玄, 周幼薇

简介:“原来是赵师兄之子。”宁姓男子出一丝笑意。释放在赵玉龙的压力,似乎在这一刻瞬间消散。

斗魂玄帝免费阅读第22章

赵玉龙这才觉到,自己后背居然被冷汗打湿透了!

“宁师叔此来皇极仙宗,想必也是累了,不如下来喝口茶吧。”赵玉龙忙是道。

宁姓男子看向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微微点头。

“行。”宁姓男子这才回道。

仿佛,真正主事者,是那位白袍青年,而非宁姓男子。

“备茶!”长老立马是安排人备茶。

见宁姓男子答应下来,赵玉龙顿时喜,还不望挑衅地看向夜玄,似乎在说:看到没有,他是我师叔!

受赵玉龙的目,夜玄淡淡地道:“。”

这赵玉龙在夜玄眼中,完全跟个憨逼跳梁小丑一样。

“嘿,无能狂怒的废物。”赵玉龙也不生气,反而是笑着道。

而此刻,赵长老、长老等人见宁姓男子答应,也都是欣喜不已。

“两位道友远道而来,我宗招待不周,还望海涵。”长老弯着腰,一脸谄道,似乎生怕二人有不满。

长老话音刚落地,白袍青年顿时停了下来,眉头紧皱。

宁姓中年顿时过来,反手一巴掌直接扇飞长老,冷漠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公子称道友?”

长老直接被扇飞极远,口中喋血,但却不敢有丝毫的愤怒,忙是道:“是在下的错,是在下的错,还望两位人莫怒。”

这一幕,让皇极仙宗不少人都是暗暗握紧拳头,怒火中烧。

“宁师叔,长老他年纪了,犯了迷糊,您别生气。”赵玉龙忙是上前,打圆场道。

宁姓中年乜了长老一眼,淡淡地道:“下不为例。”

言罢,宁姓中年和那白袍青年才是坐下,准备喝口茶。

皇极仙宗的众人则是站在旁边,也不敢落座,只能讪笑着。

夜玄冷眼旁观这一幕,神情淡然。这些长老平时高高在上,这会儿却跟条狗一样,不,狗急了还跳强,这些却只知道摇尾乞怜……

“贤侄,我记得你父亲不是罗天圣地的圣主吗,你怎么加入皇极仙宗了?”宁姓中年手中端着茶杯,有些疑惑地望着赵玉龙。

“宁师叔有所不知,侄儿是来皇极仙宗办点事,并非皇极仙宗之人。”赵玉龙恭敬回道。

“原来如此。”宁正天晒然一笑。

宁正天轻轻抿了口茶,望向赵长老,说道:“说正事,此次需要交出仙云矿山,你宗自己准备一下交接,以后仙云矿山就不属于你们了。”

赵长老等人闻言,都是面色一苦,再次看向赵玉龙。

面对宁正天,他们连话都说不上一句。

他们的唯一希望,就是赵玉龙了。

至于夜玄,他们早就忘了。

赵玉龙也是懂得起,连忙说道:“宁师叔,你看这事能不能商量一下。”

“仙云矿山是皇极仙宗的命脉所在,若是仙云矿山没了,皇极仙宗也基本没了,所以,宁师叔能不能换一个条件。”

赵玉龙一脸希翼地望着宁正天。

虽然之前他信誓旦旦,但真正面对宁正天的时候,他心里也没底。

众人也都是希翼的看着宁正天。

宁正天皱起了眉头,看了看赵玉龙,又看了看旁边饮茶不语的白袍青年,缓声道:“此事怕是不成。”

“什么?!”

宁正天的话一出,皇极仙宗的人都是懵了,脸色苍白无比。

赵玉龙说好的只要美言几句就可以了,怎么是这样子?!

“为什么?!”赵玉龙下意识地道。

“嗯?”宁正天抬眼看向赵玉龙。

赵玉龙自知失言,忙是道:“宁师叔,你考虑一下吧,仙云矿山没了的话,皇极仙宗就没了,如果皇极仙宗没了,那镇天古门就没办法三年收取一次资源了。”

不待宁正天开口,白袍青年已是缓缓开口道:“没了便没了,区区一个皇极仙宗,现如今连三流势力都算不上,那点资源,我镇天古门也不缺。”

说完,白袍青年再喝一口,旋即是将茶杯放下,缓缓起身道:“喝惯了镇天古门的清神茶,喝一喝这粗茶也算不错。”

“算了,看在这一杯粗茶的份上,就不收取仙云矿山了。”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懵了。

这是个什么鬼屎操作?!

看在一杯粗茶的份上?

一念地狱一念天堂?!

所有人都是惊了!

就仿佛上一秒已经被宣告死亡,下一秒就脱离了死亡危机,简直不要太高兴。

“还是赵公子厉害啊!”

不少人都是在心中暗叹不已。

“夜玄果然不靠谱,还好有赵公子,不然就完蛋了。”

赵玉龙此刻也是惊愕不已。

这也太诡异了吧?!

不过,这个结果却是他的,这就够了!

赵玉龙笑了起来,看向夜玄,一脸戏谑地道:“你输了。”

这个时候,赵长老等人才是过来,激动之余,纷纷瞥眼看向夜玄,带着淡淡讽刺,仿佛在说:看到没有,这才叫真本事!

夜玄双手插兜,一脸淡漠,乜了那白袍青年一眼。一群傻子,人家玩你们你们还这么高兴。

镇天古门的人真有这么好说话的话,那皇极仙宗何至于此?

“你们别高兴太早。”果不其然,白袍青年再次开口了,笑着道:“虽然不取仙云矿山,但我听说皇极仙宗有块药田不错,就改换成那块药田吧。”

“药……药田?!”

长老等人再次傻眼了,脸色都变成了猪肝色,难看到了极点!

相比起仙云矿山来,药田也是皇极仙宗另一命脉所在啊!

不要仙云矿山,却又收走药田?这根本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简直是乐极生悲啊。

“人,不行啊,那座药田也是我皇极仙宗的命根所在,若是没了,我宗恐怕扛不住一年时间!”长老忙是说道。

“仙云矿山也是命根,药田也是命根,既然你皇极仙宗这么多命根,那斩断一条命根也无碍。”白袍青年淡淡地道。

“仙云矿山维持着皇极仙宗的灵石供应,药田维持着丹药供应,缺一不可啊!”长老叫苦不迭。

不管是仙云矿山还是药田,对于皇极仙宗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

这白袍青年上一秒还说不要仙云矿山,下一秒就说要取走药田,这有啥区别?

这不一样是要了皇极仙宗的命吗?

白袍青年缓缓看向长老,淡淡地道:“你以为我是在跟你们商量吗?我只是单纯地告诉你们一声,药田我取走了。”

“另外,听说你宗的圣女觉醒了神体是吧,让她出来一见。”

一番话,直接是让皇极仙宗众人脸色彻底变了。

不仅药田,还带走周幼薇?!

赵玉龙的脸色直接变成了猪肝色。

这时,夜玄也是看向白袍青年,眉头微挑,不急不缓地道:“你找我媳妇作甚?”

白袍青年循声望去,看到了夜玄,讶然道:“你宗圣女是你媳妇?”

“夜玄,不得胡言!”江静脸色微变,连忙道。

“人无需理会此人,他就是一个傻子。”赵长老也是连忙说道。

忽然!

轰————

一股恐怖的剑意,自白袍青年暴起,瞬间压得在场众人都是抬不起头来。

“我没问你们。”白袍青年扫了众人一眼,眼神淡漠至极。

众人都是低下头去,噤如寒蝉。

白袍青年这才满意,他收回目,落在夜玄,淡淡地道:“通玄九重、凡体之魄、神门未开,这样的你,真是圣女的夫君?”

“是又如何?”夜玄神情不变,凝视着白袍青年,黑色眸子中隐有一抹流闪烁。

“先生……”吴敬山如临敌。

这个白袍青年看上去年纪轻轻,然而实力确实深不可测!

饶是吴敬山,也受到了无尽的压力。

“你夫人觉醒了神体,屈居此地实属浪费人才,我此来是带她离开的。”白袍青年淡淡地道。

此言一出,赵玉龙等人的脸色都是变了!

这……

镇天古门的人真的看上了周幼薇,要将其带走!

赵玉龙看向宁正天,心中涌起无尽苦涩,他能看出来,就算是宁正天,也不敢对那白袍青年不敬,这番话从白袍青年口中说出,那就是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搞了半天,结果是为他人做嫁衣。

“哦?”夜玄淡然一笑,轻吞慢吐地道:“带着你的狗,滚出皇极仙宗。”

不可何时,夜玄手中捏着一块黑色古令。

黑色古令的正反面分别刻有一字。

‘镇’

‘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