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仙子请自重,大反派只想咸鱼秦逸仙叶轻舞_爽文傲天小说

小说:女帝仙子请自重,大反派只想咸鱼

主角:秦逸仙叶轻舞

作者:爽文傲天

最新章节:第44章 逆徒,你心乱了

简介:【剧情向反套,种田轻节奏非反派文】秦逸仙穿越玄幻爽文中,选择反派模式,获百世重生,绑定系统,成书中最大反派,一路暴爽…然而,秦逸仙却在同一天被杀死了九十九次,重生九十九世。原来凶手是一位纯爱战神,还是个挂壁…秦逸仙为了长生,在重生第一百世时,放弃反派,躺平当咸鱼。然而,这一世挂壁女主也重生了,实力绝顶,背景滔天,天赋无敌,还要找秦逸仙报仇雪恨!秦逸仙:我只想咸鱼,你们不要过来!

女帝仙子请自重,大反派只想咸鱼免费阅读

《女帝仙子请自重,大反派只想咸鱼》第1章 不当反派做咸鱼,前世情债今生还

轰隆隆!

漆黑的夜,外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既然我都快死了…你是谁?给个杀我的理由…”

古朴的房间内,秦逸仙捂着汩汩流血的喉咙,淡漠质问一旁的倩影。

他已经死过一百次了。

所以语气并没有多少震惊和愤怒。

第一次死亡后,秦逸仙从蓝星穿越到了这个书中世界。

这是一部玄幻爽文。

背景宏大,势力错综复杂。

人物非常丰满,尤其是女角色。

女帝、女医仙、女魔头、女剑仙…

柔情似水、热情如火型。

嗜杀残忍、霸气御姐型。

足智多谋、丰姿卓越型。

清冷如仙、不食烟火型。

演技逼真、腹黑闷骚型…

能满足大多读者的幻想和需求。

甚至还有特殊抖虐属性的女反派。

女配们也都很出彩。

她们中很多都是挂壁,背景滔天,天赋无敌,权势恐怖,实力变态。

和都市文中的霸道女总裁、世家千金、超级明星类似。

书中主角名叫叶辰。

相貌平平,资质尚可,却能废柴撅起,奇遇无数。

打败各路反派,走上人生之巅。

不过,叶辰始终是个处男,没碰过原著任何美女绝色。

因为叶辰修炼的功法特殊,类似葵花宝典,大成前必须保持童子身。

连靠近女的都不行,一不小心就原地爆炸。

原本狗作者是想等叶辰武学大成后,让他无脑收割女角色。

可惜,本书三观不正,灭掉大反派后,即将搞颜色写刘皇叔时。

书被封了。

太监文。

没有结局。

女主们都没被叶辰碰过,每个都无比干净圣洁。

堪比乞力马扎罗的雪。

秦逸仙穿越的角色,正是书中大反派。

大秦皇朝的九皇子。

出生高贵,俊逸如仙。

先天条件拉满,后台硬,智慧高,天赋强。

秦逸仙第一世穿越来后,还在娘胎里时,就获得了系统。

【系统加载,请宿主选择:】

【选择一:大反派模式,幕后谋划,算计一切,掌权天下事,醉卧美人膝,获得百世复活轮回次数,绑定天命大反派系统…】

【选择二:咸鱼模式,放弃系统,九命不死,逍遥求长生……】

秦逸仙果断选了有系统的大反派模式。

事实证明,真他娘的爽。

所有女角色,全收。

所有为敌者,全杀。

所有权势财,全拿。

总之。

秦逸仙靠着对剧情的熟悉,先知先觉,再加上系统外挂。

轻松起飞。

比如书里里有个很受欢迎的人气女主。

一位柔情似水、热情如火的魅惑女杀手,最终成绝世女帝,统御一方皇朝。

她初期是战乱国的难民,觉醒火系武道天赋时,烧死了亲生父母。

她身世凄惨,随后又被刺客组织囚禁牢笼,沦为卖命的女刺客。

秦逸仙直接截胡,提前去偶遇了年轻时的女帝,救下她的父母。

将她带来宫里当童养媳,帮她控制火系天赋。

带她爽飞,让她感恩跪舔认主。

又比如男主叶辰的母亲,原著里是名震天下的女剑仙。

秦逸仙利用剧情,拿下了剑仙一血,再设计令她痴心爱上自己。

秦逸仙直接没给男主出世的机会,将其扼杀在胚胎前。

其他女角色也差不多。

清冷孤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心生好奇之人不是男主,而是神秘莫测的黑衣人秦逸仙。

女魔头的初恋是来自皇朝的俊逸男子。

最大商会的幕后主人不是女的‘大掌柜’,而是秦逸仙。

敌国皇帝的宠妃是他的棋子。

总之只要长得美,无论女主还是女反派,亦或是女配。

秦逸仙都没放过,全部攻心俘获,让她们对自己死心塌地。

痴心痴爱,永不变心,至死不渝。

除了女主之外。

权势方面秦逸仙也安排得面面俱到。

谋算皇子,掌控敌人,踩翻其他反派,持续暴爽……

万千强者俯首称臣。

秦逸仙不到二十岁,就走上人生巅峰,拥有财权势女。

接下来快活逍遥,等到实力无敌,便能一统天下,俯瞰苍穹。

然而…

秦逸仙却在最能享受的时候死了!

死在床上。

不知道凶手是谁。

死后,秦逸仙复活,进入第二世轮回。

提前有防备。

但还是死了,相同死法,同一天死亡。

依旧不知道凶手是谁。

接下来第三、第四…直到现在的九十九世。

秦逸仙都在找凶手。

但这个凶手太狡猾了。

防不胜防。

是一个秦逸仙万万想不到的人。

心狠手辣,善于伪装,懂得隐忍,一击必杀。

在这最后的第九十九世。

秦逸仙安全措施完备。

扼杀一切潜在威胁。

敌人、男配、反派男配、龙套等,全部杀光尽灭绝。

甚至入了魔,丧心病狂在最后时刻屠光了挂壁女主、女配、女反派,女龙套都不放过!

真正做到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杀妹证道!!!

但在此刻,秦逸仙还是被割喉了,即将死亡。

“你是谁?为什么……杀我?”

灯光昏暗,这是秦逸仙首次看到了凶手的背影。

是个女子…

她一袭黑衣,窈窕婀娜,玲珑有致,长发盘起,身有芳香…

但不是秦逸仙熟悉的香味。

这一世,凶手终于开口对秦逸仙说话了:

“你只能属于我一人,我活着得不到你,就让你死了和我相伴…”

语气悲伤,声调古怪嘶哑。

秦逸仙完全听不出是谁。

然后。

令人头皮发麻的惊悚一幕来了。

撕拉!

剑光闪烁。

一颗头颅高高飞起。

鲜血溅了秦逸仙一脸。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

凶手居然残忍果决地砍了她自己的头。

死了…

?????( ̄o ̄) ??????

变态!!!

这他么的连自己的头都能砍,狠人啊!!!

秦逸仙意识模糊,奄奄一息。

他想说:我滴姐啊,你到底是谁?

好歹提前告诉我啊!

你想独享我是吧?

希望我只属于你?

想得到我的人?

中!

老子被你弄死那么多次。

服了。

认怂…

我愿放弃后宫。

从了你还不行?

何必打打杀杀?

何必同归于尽?

何必呢?

若是从前,秦逸仙都是想着找出凶手,冷血将她宰杀。

哪怕凶手是妹子。

老子也杀妹证道。

秦逸仙为了找出凶手,已经成魔,灭绝人性!

真的残忍杀光了他所知的女角色。

典型提起裤子不认人!

她们都很爱秦逸仙。

其中有些痴情女主临死时绝望无助、痛哭悲伤。

秦逸仙无情冷血至此,没想到还是遗漏了。

她究竟是谁?

秦逸仙熟知剧情,拥有反派外挂,还能轮回复活。

如此先天优越的条件,却被连刀九十九次。

说明什么?

一,秦逸仙废物!

二,凶手太牛逼!

秦逸仙不想承认自己无能,那就只能是变态凶手实在无解。

狗作者,你特么居然设定了这种不要命的变态狠人?

专注纯爱,杀绝花心狗???

淦!

后.宫大反派被纯爱女战士全面压制了!

明明是玄幻爽文风,却变成了悬疑惊悚恐怖轮回。

唉~

秦逸仙彻底断气。

【宿主死亡一百次,开启最后轮回,如果再在反派模式下死亡,将无法复活…】

秦逸仙听着熟悉的话语,再次醒来。

“又回到九岁了…”

秦逸仙看着周围的环境,摇了摇头。

每次轮回复活,秦逸仙并非和第一世那样重回娘胎。

而是回到九岁时期,大秦皇城的皇子府邸。

每次秦逸仙都会提前搞定男主叶辰的妈,当叶辰的‘爹’,不给叶辰出世机会。

【请宿主选择】

【选择一:大反派模式…】

【选择二:咸鱼模式,九命不死,不再杀戮,追求逍遥长生…】

“我选二!”

为了长命百岁,秦逸仙决定咸鱼。

远离纷争。

隐居躺平。

让凶手找不到!

玛德。

老子不信这回你还能杀!

这大反派不当也罢。

摔桌!

……

……

春去秋来。

距离秦逸仙重生已过了十年时光。

又到了百世轮回中被封喉的那天。

秦逸仙早已离开了大秦皇朝。

营造假死,让天下人都以为他死了。

世间再无大秦九皇子秦逸仙。

只有一条隐居于世外桃源的咸鱼。

位于九州某处隐蔽的崇山峻岭中。

人烟稀少,村民淳朴。

秦逸仙推开自己的房门,看着清幽宁致的小院,心情舒畅。

这里有花有田有池塘鱼儿,也有桃树家禽猫宠小土狗。

田园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没有杀戮斗争和尔虞我诈,闲时弹琴作画,吟诗作对,浇花种地,钓鱼赏月…”

“如此生活,倒也惬意。”

秦逸仙深吸一口,伸了个懒腰。

但很快,些许不安就涌来。

“这一世那个变态女还会来么…今天就是封喉日了。”

秦逸仙十年咸鱼,隐居躺平,心境远胜从前,难起波澜。

很快就压下心里的不安。

随遇而安,淡然面对。

“选了咸鱼模式后,我获得了九条命。”

“哪怕再被封喉,还有八条命。”

“这次死亡后不会再轮回,而是在十二个时辰后随机复活。”

“若纯爱变态女再来,杀了我后她就会自杀,没有轮回,之后我再复活,也就彻底安全了。”

秦逸仙此刻甚至欢迎凶手到来。

反正等凶手自杀后一天他就再次复活,等于间接解决了隐患。

很快。

不速之客到了。

但不是凶手。

院子里飘来一位白衣如雪的女子。

女子头戴斗笠,白纱遮掩,看不到面容。

她穿着流云道袍,身材高挑紧致,气质如仙,空灵出尘。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双脚。

莲花玉足上没穿鞋,脚踝线条完美,精致如画,欺霜赛雪。

左踝上拴环一根红绳,套着对做工精细的玉制铃铛,发出清脆声响。

脚趾玲珑剔透,润嫩盈洁,好似上苍巧手精雕细琢而成。

足底悬空半寸,不染一缕尘埃。

匀称完美,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则少,宛若晶莹无暇的羊脂白玉。

只看一眼,便足以让人无限遐想。

拥有如此完美玉足的女子相貌究竟多美?

秦逸仙认得这双脚。

曾经不知道把玩过多少年。

更熟悉玉足的主人是何等的惊艳绝世、倾城倾国!

叶轻舞!

女配之一。

闻名天下的绝世剑仙,曾经的九州风华榜第一的绝代佳人!

九州还有美人榜,上榜的女子无不相貌无双,祸国殃民。

但是很多女子却对美人榜没兴趣,甚至羞于上榜。

因为此榜只在乎容貌,榜上女子都是花瓶。

但风华榜则不一样,能上榜的女子都是惊艳绝世、各有所长的绝代风华奇女子。

而且还拥有倾世绝美的容颜。

风华榜女子是九州万千女子的偶像,无数男子的梦中情人、仰慕女神!

榜上有十人,一个比一个美,一个比一个绝。

叶轻舞排名第一,足见其份量。

更何况她还是天下至强剑仙之一。

史上最年轻的剑阁传人。

也是最年轻的剑道魁首!

这些头衔随便一个都足以名动天下。

叶轻舞一人独掌,其名自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

秦逸仙曾经更在意的却是她另外的身份:书中男主叶辰的母亲!

试问在一部爽文世界里,还有什么头衔比得上主角的妈、妹、姐、姨妈?

“姑娘造访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秦逸仙表现得恰到好处,温文尔雅,语气平淡。

两人在之前的九十九世都很熟,夜夜笙歌,把酒言欢。

但在最后一世时,秦逸仙无情将叶轻舞斩杀了!

一剑穿心,她没躲。

所有男主的妈都有个相通点:专一钟情!

在九十九轮回中,秦逸仙都让叶轻舞无可自拔地爱上了自己。

尤其最后一世,秦逸仙为了试探她是不是纯爱变态凶手,更是让她刻骨铭心、情入灵魂。

让她掏心窝子自杀都没问题。

甚至让她这个纯爱党明知秦逸仙有其他的伴侣时,也佯装不知,默然忍受。

可惜。

当时秦逸仙入魔道了。

哪怕认为凶手不会是她。

但为了防止她有第二变态人格,还是狠心将她刺穿杀死。

她临死前表情无比痛苦。

目光中恨意滔天,杀机泠然!

曾经有多爱,被捅死时就有多怒。

恨不得吃了秦逸仙,嚼碎他的骨肉,挖出他的心脏看看是不是石头。

因此秦逸仙如今面对她时,平静的心境无法遏制地起了波澜。

她为何会出现在此?

巧合吧?

还好她不记得前世的事了。

否则秦逸仙都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画面。

这她的性格,肯定比变态凶手还不要命,一寸一寸咬死他,将他切片烹煮……

生不如死,万劫不复!

“我受了伤,还中了毒,公子愿意帮我疗伤解毒吗?”

叶轻舞的话语清冷飘渺、出尘空灵。

却又带着几分酥人醉心之意。

仿若有魔力般,让人心里荡漾,灵魂悸动。

???

你我这一世素不相识,莫名其妙来求帮助,我会答应才怪。

“姑娘看着很健康,不像中毒有伤…”

秦逸仙没拒绝,观察了叶轻舞的周身和气息。

她元气满满,精力充沛。

修为更是恐怖至极,足以轻松打败秦逸仙。

她这一世居然那么强?

是因为我没去阻止她认识男主的爹,生下男主后加成了?

秦逸仙暗自对比了如今自己和叶轻舞的武力值。

毫无悬念…被碾压!

不出三招,肯定亡于剑下。

秦逸仙这一世虽然咸鱼又没系统,但修炼却没落下‘太多’吧。

如今不说无敌方圆亿万里,至少自保没问题。

但面对眼前的叶轻舞就太不够看了。

咸鱼蝼蚁?

不过。

秦逸仙丝毫不慌,除了武力值之外,他的底牌倚仗还有很多。

忽然!

“姑娘!你这是何意?”

秦逸仙看呆了。

只见叶轻舞拔剑而出,没有刺秦逸仙,而是反手捅进了她自己的腹部。

刺啦!

鲜血迸溅,带有异象。

参杂着清香的血腥味弥漫开。

她自残是什么意思?

秦逸仙饶是咸鱼十年的心境都无法淡定了。

疯子!

她居然还拿剑搅动内腑脾脏肠肉…

我滴姐,服!

唰!

叶轻舞拔剑。

剑身无暇,剑气滚荡。

鲜血不要钱般飙洒。

太狠了!

秦逸仙甚至都看到了些许内脏汩汩流出。

染红了白衫道袍。

洒落在纤尘不染的玉足上。

恐怖的剑意冲荡四周。

她玩真的!

什么鬼?

秦逸仙一百个问号加懵逼。

莫非是这一世生了叶辰后脑子坏了?

她的精神力挺强大啊,前世无论怎么玩都没坏…

“公子,我来之前已经服下了天香幻妙散,如今又身中剑伤!”

“敢问公子,这算不算有伤中毒?”

叶轻舞平静地说道,语气带着几分冷意。

天香幻妙散,这是种恐怖的乱心眉毒,哪怕是天上仙人中招,也会很快迷失自我。

迫不及待找人睡觉洞房…

她吃下眉毒,自桶一剑,就为了找我疗伤解毒?

这逻辑神了!

行为简直离谱没边!

秦逸仙凌乱了。

哪里出问题?

等等!

秦逸仙回想了前世的一幕。

二人初次相遇,叶轻舞重伤,秦逸仙恰好出现救了叶轻舞。

当时叶轻舞就身中天香幻妙散的毒。

秦逸仙顺势夺了她的一血。

还美曰其名是为了救她性命。

否则她会被眉毒欲火焚身而死。

二人的感情缘分因此而起..

然而。

前世捅死叶轻舞之前,秦逸仙入魔。

跟叶轻舞说二人的相识都是他的算计阴谋、暗中策划。

目的就是为了骗到她的身、俘获她的心。

对她说:“一切都是朕刻意安排,你个傻子,被骗了,真以为朕会喜欢你?笑话,都是为了快活罢了…”

我滴个怪怪!

因果循环,再续前缘?

这一世自己没馋她,但她自己却送上门来了?

这不科学啊,除非……

她也重生了?

不可能!

轮回重生的只有自己才对。

前几世秦逸仙也试探过其他角色是否重生,甚至残忍搜魂。

结果都一样。

轮回重生的只有他自己一人!

每次重生,所有人回归远点,重新再来。

只有自己拥有重生前的记忆。

“姑娘你什么意思?”

秦逸仙冷冷问道。

“秦逸仙,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当真忘记我是谁?”

叶轻舞嘲弄道。

真重生的?

不不不。

绝不可能!

秦逸仙疑惑道:“姑娘认识我?”

“呵呵,十年前,你让人将我重伤,还喂我服下慢性发作的恶毒眉药天香幻妙散,忘了?”

叶轻舞上前一步,血滋地飙到老远,森然可怖。

十年前?

对了,想起来了!

我重生回来时是九岁。

而那时我刚好救了重伤的叶轻舞。

将她背到皇子府邸假装救治,见她刚好中毒,就想拿下她一血。

还准备了花言巧语哄骗她。

这是玄幻世界,秦逸仙九岁时就相当于华夏十几岁的精壮少年。

甚至能算成.年人了。

因此那时秦逸仙就对叶轻舞挺馋。

原来如此啊!

她来此处是因为这一世十年前的仇恨。

并非是前世恩怨。

说明她没重生!

秦逸仙心里稍安。

只要她没重生就都不是事。

毕竟这一世自己重生回来后,果断咸鱼,毫无邪念。

十年前正儿八经治疗好了叶轻舞的伤。

还同时解了她的毒。

不过。

当时叶轻舞都是处于昏迷中。

治好她后,我就将她送出了皇城。

她怎么会认得我呢?

应该是中途醒来了却装晕吧?

“你是?”

秦逸仙假装不认识,继续懵。

“叶、轻、舞!”

温度下降,叶轻舞一字一顿道。

她步步逼近,血流不止。

瘆人啊,赶紧治疗吧…

秦逸仙上前,准备帮叶轻舞处理伤势,同时取出一枚丹药递给她解毒。

前世秦逸仙获得了不少系统奖励的传承。

身怀绝世医术,炼丹无双,琴棋书画精通……

这一世传承也都还在,丝毫没落下。

“呵,如今我自己送上来给你,不需要你设计谋划了,不趁机吃了我?”

叶轻舞一把甩掉丹药,后退数步,不给治疗,冰冷质问。

“吃吃吃,当然吃,必须得吃,但咱治好再吃行吗?”

秦逸仙也不恼不气,再取出一枚丹药给她。

凌空打出一道有治愈疗效的乙木灵气,帮她封伤止血。

唰!

谁知,乙木灵气却被一剑斩灭。

丹药再次被甩飞。

叶轻舞看着神色苍白、惨不忍睹,却很有精力挥剑。

“别碰我!脏!恶心!”

秦逸仙无语了,刚才不是你说要我疗伤解毒的吗?

世间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真善变!

“你到底什么意思,给个准话。”

秦逸仙也懒得舔,不给救,咱还会赖着你?

反正你现在是叶辰的妈,立场上和我的反派人设势不两立。

死活关我屁事?

砰!

叶轻舞倒了,似乎昏迷了过去。

秦逸仙:“……”

他看得出叶轻舞刚才是真的狠,真自桶了。

还自己搅动内脏…

受伤不假

中毒似乎也…不假。

秦逸仙为她把脉,的确有毒素入体。

这人是煞笔吧?

你就算要找我报仇,有必要自残?

还残得那么凶?

女角色都特么变态?

秦逸仙没有犹豫,急忙贴近过去,赶紧治疗。

然而。

咻!

下一瞬。

叶轻舞忽然爆起,杀机凛然,寒气逼人。

铮!

长剑出鞘。

剑光闪烁,剑威笼罩。

浩瀚无匹的剑意如煌煌天威,震荡八方。

唰!

长剑扫来。

锐利的剑锋距离秦逸仙的喉咙只有0.01公分。

叶轻舞只需要手指轻动,就能收割秦逸仙的性命。

此剑威力恐怖。

任何防御符箓、法宝、阵纹、神通等都无法挡住。

秦逸仙小命被拿捏着。

生死只在叶轻舞一念之间。

我去,今天还真是百世轮回封喉日。

说来就来,一点不慢。

可为何是叶轻舞?

前世叶轻舞被自己提前杀了。

变态凶手不可能是她。

这一世她来应封喉因果?

换句话说。

前九十九世杀我的人也许不是同一个变态?

随便了。

杀就杀呗,老子能复活,怕你?

秦逸仙有九条命,不怕死,根本不慌。

死在叶轻舞手里也算了却一桩情债。

这次死后,秦逸仙就易容改名,彻底变身。

十年前他伪装假死,看来还是有破绽,否则叶轻舞不会找上门来。

可等他死后再次复活,就能斩断一切因果和线索,绝不会再被找到。

只要度过了今天这个轮回封喉日,后续也许就能避开被凶手灭杀的命运。

“对,保持姿势,别动。”

秦逸仙无视杀气腾腾的剑,法力滚动,为叶轻舞止血恢复。

还凌空打出入口即化的药丸,掀开她的面纱,强行塞入,帮她解毒。

秦逸仙也明白叶轻舞为何自残。

估计是认为只有把她自己搞废,才能让我麻痹大意,也就更容易拔剑扼住我的咽喉。

唉,妹子你太笨了些。

应该假装不认识我,随机晕倒在我的门口,那样我戒备才更少。

如此明目张胆提醒我十年前的恩怨仇事,若非我不是大反派了,你能得逞才有鬼。

铁憨憨,铁头娃?

还是说你暗中有帮手?

“淫贼!为何帮我解毒?”

叶轻舞没有一剑抹喉秦逸仙,疑惑问道。

按照她的想法。

这一世秦逸仙还没玩腻她,肯定会趁机对她做恶心越轨之事。

怎么可能真心帮她解毒?

以秦逸仙的心机城府和手段,又怎么会轻易被她的剑架在脖颈上?

叶轻舞原本想着,自己哪怕忽然偷袭,肯定也会被秦逸仙压制。

然后秦逸仙会将自己带到床上。

叶轻舞已经有了准备,会在秦逸仙最疏于防范的时候,出其不意废掉他。

然后…

让秦逸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一世你狠心负我,这一世我加倍奉还!

上一世你说我只是被你玩腻的工具奴,这一世要将你变得狗奴不如!

叶轻舞正如秦逸仙之前所猜测那般。

重生了!!!

还带着前世最痛苦的记忆。

她前世是那么的喜欢秦逸仙。

为了秦逸仙不要命都行。

可是…

却被秦逸仙这个负心汉告知…

两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都是一场游戏算计。

她不过是秦逸仙的玩物罢了。

秦逸仙残忍说完伤人的狠话后,就亲手杀了她!

一剑刺穿她的心…

叶轻舞的确有伤中毒。

但不是肉身伤毒。

而是心伤、情毒!

十年前,叶轻舞重生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想着残酷复仇!

此生最大的目标:找秦逸仙百倍奉还!

叶轻舞请求她的师尊帮忙监视秦逸仙。

发现了秦逸仙十年前假死,来到此处隐居。

十年前叶轻舞就想动手。

可奈何秦逸仙实力很强,保命手段不少。

叶轻舞没有把握,便发奋图强,不要命地努力修炼。

十年过去,终于拥有了碾压秦逸仙的力量。

而且…

暗中还有师尊护持,准备充足。

哪怕这个负心汉手段多、心机深、防备全。

也会被一击必杀!

逃不掉。

可是叶轻舞此刻太意外了。

他居然真的在为自己解毒?

还不惜消耗本源精血帮自己疗伤?

叶轻舞一时难以理解秦逸仙这一世的行为。

“哼!你是怕我受伤不好玩,想治好我后,以便更好凌辱我,然后拿我玩个痛快尽兴吧!”

叶轻舞冷笑,目光轻蔑。

“玩?大姐你有没有搞错?我现在打的过你?拿什么玩你?”

秦逸仙没好气地道。

反正自己都要死了,她又伤得那么重,弄点精血帮她恢复也无所谓。

就算是还前世辱她、杀她、伤她的情债吧。

彻底了却这段因果..

“秦逸仙,你当真好手段,明知自己死定了,故意假装用心救我,想以此博得我的好感?”

“你以为消耗了精血我就会同情你、感激你?做梦!”

叶轻舞收剑,宛若看小丑般鄙夷着秦逸仙。

语气中满是轻蔑。

“唉?还别说,被你猜中了,我知道你这位呆头鹅肯定不是独自一人来,暗中应该有剑阁的某位前辈正拿剑指着我吧?”

“也许不止,你应该还把你的那位师尊,曾经的天下第一剑也给叫来了….我死定喽。”

秦逸仙消耗精血过多,神色越来越苍白,不过语气却很平淡随意。

“你既然知道,却还能如此淡定,哼。想必你也有倚仗吧?”

叶轻舞语气变得郑重了。

她很清楚前世秦逸仙的诡计多端、谋划深远。

总是掌控一切,步步为营,不留遗漏。

更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

他肯定有帮手!

或者隐藏了实力。

否则不会如此从容自若!

前世的秦逸仙这个时间段修为绝顶,身怀至宝,不说无敌,但有自保之力。

否则叶轻舞也不会叫上自己的师尊亲自来暗中坐镇。

“是啊,我有倚仗底牌,我的底牌就是……你。”

秦逸仙凌空治疗,消耗到了极限,几乎要晕厥了。

“倚仗是我?”

“没错,你天生好男色,更喜欢俊俏男子,看我秦逸仙相貌无双、俊逸迷人,你舍不得杀我,想留着我暖…….”

“放肆!可恶的登徒子,死到临头,还敢…”

砰!

叶轻舞话没说完,秦逸仙就失去意识,倒了。

???

“徒儿,你确定他是你说的那类登徒子卑鄙小人狗杂鱼?”

“他现在可是真的为了救你自损本源呐~”

一道飘渺的女声传来。

是叶轻舞的师尊,闻名天下的剑阁太上老祖。

人称剑祖。

曾经的天下第一剑。

也是第一高手!

纵横四海,无一败绩。

“师尊,附近有大秦的强者暗中埋伏着吗?”

“没有,此处偏僻隐蔽,连有修为的生灵都不多,也没有善于隐匿的虚空类强者。”

“既然无大秦强者护道,他怎么会能如此恃无恐?居然还晕倒了,这不是摆明给我机会收拾他吗?不应该的….”

“为师也想问你呐,你确定这小子曾经想觊觎你?还给你下药?”

剑祖有点疑惑,继续道:

“他刚才对你毫无邪念,除了稍微注意了你的脚和伤口,他掀开面纱喂你丹药之时,甚至都没多看一眼你的脸。”

哼!那是因为他玩腻了,更看腻…

等等!

这一世他应该没怎么碰过我啊!

最多也就是背我入皇子府。

这也会腻?

而且这十年来也没见他沾花惹草。

怎么回事?

叶轻舞有点摸不着头脑。

感觉认识了个假的秦逸仙。

还是说此刻这一幕也是他的谋划算计?

“好徒儿,他失去精血过多,我们管不管?”

“不管,死了算,登徒子死色胚!”

叶轻舞冷冷说道。

却情不自禁按着自己的刚才刺穿的伤口。

重伤已恢复如初了,被秦逸仙治好的…

“算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这么死了太便宜他!”

叶轻舞怒不可遏般收剑。

“好徒儿,为师若没看错,你十年前回剑阁时还是完璧之身。”

“他没碰你,怎么会让你如此恨他?”

剑祖原本以为秦逸仙是个狗贼,好色下贱。

可是这十年来。

看到的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秦逸仙温润如玉,玉树临风,待人和善,谈吐优雅,举止得体。

还擅长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写得一手好字,种花护草也有一套。

剑祖之前暗中观察时,还因秦逸仙弹琴一首入了坑。

太好听了!

有次还偷吃了秦逸仙做的饭菜。

隔~好吃啊!

对他的画作字帖也是赞不绝口。

关键秦逸仙挺有爱心,平时遇到受伤的灵兽之类,也会随手救治。

更重要的是。

秦逸仙从不欺负或轻看凡人,温文尔雅,礼貌自持。

这点就让剑祖颇为欣赏?

今天根据徒儿要求来算计秦逸仙。

结果笨徒弟的办法让剑祖汗颜。

可就是这么蠢的方法居然成功了。

秦逸仙明知她是敌人,依旧自损治疗。

难道都是为了博得好感和同情,以求保命?

“师尊,弟子不是和您说过了吗,当初弟子受伤,就是他谋划算计,还给我下药…”

叶轻舞其实不那么在意十年前。

她更恨的是前世被骗、被伤、被辱!

“行吧,需要为师废了他的丹田经脉,断他修为武道吗?”

剑祖故意问道。

在这实力为尊的实力。

若是废掉修为,比杀了还更痛苦。

但剑祖看出秦逸仙不简单,琴棋书画、书法诗词皆已入道,就算被废了武道修为也无所谓…

“不用,等他醒来,慢慢招待!”

叶轻舞淡淡道。

剑祖沉默,心里却摇头叹息。

自己的徒儿曾经性子虽然清冷,可绝对不会有如此恶毒想法。

看不惯、心不爽时,立即一剑斩之。

如今居然想着慢慢招待人?

十年前秦逸仙究竟对徒儿做了什么?

……

不久后。

秦逸仙醒来,从冰冷的地面撑起。

看了眼周围,还是自己的小院。

叶轻舞背对着他,看向远方。

血被处理干净了。

叶轻舞也换了身衣服,玉足还是那么无暇干净。

“居然封了我的武道修为?至于么,我又打不过你。”

秦逸仙说着。

心里感叹咸鱼果真比反派憋屈些。

若是换成前世。

秦逸仙恐怕已经先处理了叶轻舞一百次。

然后封住她修为,囚禁起慢慢把玩凌.辱。

但这一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沦为叶轻舞的阶下囚。

不过秦逸仙却也无所谓了。

她想怎么玩我、折磨我。

爷照单全收。

受不了我就自杀呗。

秦逸仙目光平静,神情随意,满不在乎。

甚至还爵出一缕笑容。

“你还笑得出?”

叶轻舞转身,讥诮道。

她头戴斗笠,白纱遮住脸。

但秦逸仙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她的表情肯定充满鄙夷和戏谑。

“仙子希望我哭?”

秦逸仙笑意更浓。

“哼。待会你哭都哭不出!”

叶轻舞慢慢拔剑,森然剑气滚荡。

刺骨的高冷袭来。

秦逸仙不为所动,起身。

叶轻舞下意识后退一步。

实在是前世秦逸仙给她留下的阴影太大了。

对秦逸仙一刻也不能松懈。

不得不防。

暗中,剑祖无奈:“好徒儿你怕个什么?为师在此,他还被封了武道,能把你怎样?”

秦逸仙也笑道:“怎么,被我的气场震慑,喘不过气来了?”

“闭上你的狗嘴!别恶心我!”

叶轻舞完全拔剑,对准秦逸仙。

“不许笑,给本姑娘哭!”

叶轻舞还真没见秦逸仙哭过。

他总是带着高深莫测的笑,让人捉摸不透,难以揣测。

好似天下人、天下事都不能让他有太多波澜。

皆可一笑置之。

“我可不会哭,要不仙子哭个教教我?”

秦逸仙转身,踉跄地走向小院中的桃树。

“站住,不许动!否则我砍断你的猪脚筋,让你变成残废!”

叶轻舞狠历威胁。

语气很凶,却没动手。

秦逸仙摆摆手,都没回头看她一眼。

“我说了,你十年前就无可救药喜欢上了我,舍不得的…”

秦逸仙当然知道叶轻舞对自己没兴趣。

但咸鱼逗逗剑仙没问题吧?

甚至…

“对了,暗中那位剑祖前辈也是位窈窕佳人吧?听闻前辈修炼无情剑,断情绝爱,一世孤独,啧啧。”

“你若是和我生在同一时代,怕是修不成无情剑,更不孤独。”

剑祖暗道这小子胆子忒大。

叶轻舞暗骂:死性不改,自寻死路!

“哦?什么意思?”

剑祖似乎很好奇。

叶轻舞懵逼。

师尊,他在冒犯您,为何您要接招?

抽他啊!!!

“世间若有我这等美男子乱你剑心、让你动情,你岂能证道无情?”

秦逸仙玩味笑道。

““不俗的皮囊本老祖也遇到过不少,却也未见剑心失守。”

剑祖并不生气,平和回应。

“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怂包,明明心里爱慕你、想得到你、征服你,却以为你高不可攀,不敢上九天揽剑、反复把玩!”

“我却不同,若让我遇到曾经的你,肯定找机会将你擦干抹净,把你的心从那剑中苍穹中抓出,在其中注入能令你动情的灵魂…”

叶轻舞本来在气头上,此刻却出奇地没呵斥秦逸仙。

剑祖也沉默听着,无波无澜。

心里却道这小子挺能说会道。

语气虽然轻浮不尊。

但其实字里行间都在恭维吹捧。

什么高不可攀、九天之上、剑中苍穹…

意思是她年轻时就已难以逾越、剑达九天、心比苍穹?

偏偏这小子还说得很随意淡然,好似真是那么回事。

神态间更无半分惧怕慌乱。

更无语的是。

他说这些不是为了恭维。

纯粹就是…调戏自己…..

→_→

剑祖看了眼自己的宝贝徒儿。

笨徒儿,瞧,你喊打喊杀呢。

现在为师被登徒子言语轻薄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发什么愣?

“唉~恨我没与前辈同生,否则定带你一观那风月宝鉴,体味儿女情长的酸甜苦辣!”

秦逸仙靠在树上,取下腰间酒壶,喝了一口。

他这话其实很过分了。

让堂堂剑祖,当今剑道魁首,无情剑道绝巅之人看风月、味情长?

胆儿真肥!

“小辈,酸甜苦辣何解?”

剑祖似乎很好奇。

叶轻舞死死攥紧拳头,脑海里浮现出了曾经的一幕幕。

“你见我身旁有女时会酸,你携我同餐游历时会甜,你离我太过遥远时会哭,你…”

话没说完就被叶轻舞打断:

“够了!秦逸仙你休得放肆,哪怕你大秦皇朝老祖见到我师尊都不会如此无理,你怎敢…”

剑祖好笑,你还知道啊?早点不提醒他?

现在别人都调.戏完了。

秦逸仙继续道:

“瞧,你像你傻徒儿这般无理取闹时就会很辣。”

秦逸仙长叹。

“唉~可惜可惜,世间怎么会有无情剑道这等无聊的玩意?”

“好好一位绝色剑仙,偏偏要和木头差不多,实在无趣。”

秦逸仙看似玩味轻挑。

其实……

他也服了。

叶轻舞和剑祖来搞笑的吧?

我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俩还能忍?

离谱!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吃亏。

其实秦逸仙完全不想耍嘴皮子。

奈何不想听叶轻舞哔哔赖赖。

自己说话总比听她说什么“狗贼、猪脚、废物、垃圾”好多了。

逼急了她后自己也能被一剑捅死,一了百了。

上一世自己桶了她,这一世被她杀。

也算是因果报应。

“你怎知我是绝色,而非奇丑?”剑祖再问。

“你错了,绝色不是指你的相貌。”

“哦?说来听听。”

叶轻舞:“……”

她看到了好多鱼!

我走开,你们聊?

“你乃剑中绝顶,天赋一绝。”

“那色呢?”

“你的相貌不一定奇丑,却肯定无法忍受自己不去喜男色吧?”

“你的意思是我剑道虽绝,但相貌丑陋,还特别好色…这才是‘绝色’剑仙的真意?”

剑祖笑了,并不生气。

这小子诗词写得好,文采斐然。

但花花点子和损人手段却更不少。

这是记恨我为徒儿撑场子吧?

“我可没说你丑。”

“意思差不多,我懂,我好色又丑陋,自卑且无情。”

叶轻舞实在无法忍受了,道:

“师尊,您怎么还能忍?”

“你不也忍得很好么?为师就算生气,能杀了他?你舍得?哪怕你舍得,为师何必欺负个小辈?”

叶轻舞被剑祖反问得哑口无言。

“行了,为师很忙的,你尽快和他了结,我们该回去了。”

剑祖说完,似乎要防备什么,补充道:

“必须在这里了结,别想把他带去剑阁。”

叶轻舞其实正想说:要不带回剑阁慢慢玩?

却被剑祖提前堵住了。

秦逸仙道:“前辈怕我去乱你那些剑阁女天骄们的剑心?”

“嗯。”

剑祖坦然承认。

秦逸仙:“……”

“我这徒儿在她们中道心最稳、剑心也更澄澈无暇,如今都已经被你乱了,其他人更承受不了你的手段。”

叶轻舞:“……”

我没乱!我没有!师尊你误会了…

可惜她最终无法反驳。

“前辈还真是抬举晚辈了。”

其实。

曾经有一世,秦逸仙还真的意外得到过剑祖!

很……

润!

只可惜,唯有那么一回。

之后再没成功。

哪怕秦逸仙复制一切流程,却就是拿不下。

剑祖道心之稳,难以撼动。

即便秦逸仙算计掌控了剑祖。

剑祖也会轻易自亡兵解,重找肉身。

她这个境界层次的强者,就类似于洪荒中的混元无极大罗金仙了。

就算不是,也很接近。

但剑祖没有女娲那么小家子气,被人吟诗一首就气得想杀人灭国。

当然。

这一世秦逸仙咸鱼,没有系统,目前修为距离剑祖十万八千里,想都别想。

就过过嘴瘾口嗨。

也没那心思。

“没有抬举,因为本老祖的剑心都被你乱了。”

上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上午9:38
下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上午9: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