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李北宁娅的小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最新章节目录

书名:阴葬天术

主角: 李北, 宁娅

简介:那黄符上面写着王启明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这个白骨法坛就是用来对付他的。黄道长嘴上说摆五鬼借命法阵给王启明借命,实际上是用王启明作为掩护,五鬼借命的法阵是摆给他用的,借来的命是他在用。

主角叫李北宁娅的小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最新章节目录

阴葬天术免费阅读第26章 恶有恶报

不仅如此,黄道长还在吞噬王启明家的香火和气运,如果让他成功了,王启明家将会很惨,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了解了真相,王启明直接傻了,杀人诛心,他受到得伤害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他做这些恶事本以为是为了自己,结果他成了别人的嫁衣,这个真相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在地上坐了一会,王启明猛地从地上做了起来,眼巴巴的望着我:“李大师,我死有余辜,但是我的家人是无辜的,我的老婆孩子是无辜的,你能不能救救他们,求求你了。”

我眉头微皱,王启明这个请求我有些无法拒绝,而且想要救他们很简单,只要把黄道长摆的法阵彻底破掉就可以,这事儿我能做到。

沉默了一会,我说:“想要我救你家人也可以,给我一万块,否则我不会出手的。”

凭自己本事赚钱这很应该,以前我和爷爷抬棺从来都没有免费的。

王启明二话没说,直接拿出了五万块钱给我,我拿了一万,剩下的没要。

我彻底毁了黄道长布置的那个法阵,到王启明堂屋里一看,香案上那道黑气消失了,但是王启明额头上的黑气却是没有消失,而且他的那道黑气已经扩散到他整个脸都是,把他整张脸都笼罩了起来。

“看来黄道长对王启明还做了些别的手脚,这种程度,恐怕神仙来了也救不了,王启明,必死无疑。”我在心中嘀咕着,王启明已经邪气入体,即便我不杀他,他也活不到明天。

这个黄道长还真的是心狠手辣,他在王启明身上的布置应该是刚才逃跑的启动的,他就算是逃跑了也要阴一把。

这一点我没有跟王启明说,趁着还有点时间,我得让他把事实的真相跟大家说清楚,还我和爷爷的公道。

“黄道长布置在你家里的邪术我已经破解了,你,现在马上去跟那些受害者家里把事情说清楚。”我喝道。

王启明来到了那六个受害者家里,磕头说:“对不起,我有罪,我不该害人,我骗了你们,人是我害死的,跟李北和他爷爷没有关系……”

众人一片哗然,低头窃窃私语了起来。

王启明号称方圆几十里最有钱的富豪,豪宅豪车的,平时里都是高高在上,让人巴结的存在。

今天,跪在地上磕头赎罪求原谅,那模样就是最低贱的人。

王启明一家家的去磕头,这个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向四处飞散,瞬间大家伙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有良心的人对王启明是破口大骂。

那受害者家里对他是一顿狂揍,要不是有人拉着,早就把他打死了。

即便如此,当他从最后一家出来后,也站不起来了,在地上爬着。

“我有罪,我该死,不该害人……”王启明重复着这几句话,眼神呆滞。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做了恶事还可以逃脱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害人终究会害了自己。”我哼道,低头俯视冷冷扫了王启明一眼,转身离开了。

黄道长对他做的邪术已经彻底将他笼罩,今晚上他就要被黄道长害死,我就不用出手了。

回到家里,我给爷爷的灵位上了香,我跪在香案前低声道:“爷爷,王启明已经受到了他该有的惩罚了。”

过了一会我又低语,“那个害人的黄道长逃走了,我斩了他的一条手臂,还坏了他的事,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会来找我的麻烦,等下次我抓到他,一定要将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一晚小王庄的人都睡不着,因为王启明疯了,坐在村里大喊大叫,不停的奔跑。

有胆子大的人出来看了一眼,吓的立马就缩了回去。

王启明在用手撕扯着自己,他的指甲切开了血肉,扣掉了自己的眼睛,用牙齿咬断了手指……

很惨,十分的惨,看一眼就会让人做一个星期的噩梦。

王启明足足折腾了一晚上,天快亮的时候有一群野狗跑到了村里,将王启明撕碎了,破碎的尸体丢的整个村里都是。

小王庄的人太阳升的老高的时候才敢开门,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而且迅速传来了。

有人吓到了,更多的人则是拍手叫好,认为王启明的报应,死有余辜。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去爷爷的灵位前上了三炷香。

王启明的报应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害人,心中有恶念,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加上昨天从王启明那里拿来的一万块,我现在所有的资产就只有两万块钱,家里现在空空如也,我准备用这些钱置办一些家具。

至于后面的生活该怎么办,我也没有打算,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去置办家具前我去了李树根那里一趟,李树根参与了害人,这件事他必须有个说法。

我去到他家里的时候他两个儿子正坐在堂屋里,见到我来了神色变了变。

“李北,你是来找我爸的吧,他在房间里。”李树根的大儿子对我说。

我向房间看了一眼,走了进去。

李树根躺在床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望着李树根我眉头猛地一跳,在李树根的脸上也笼罩这一层黑气,那种黑气和王启明的是一模一样,黄道长对李树根也下手了。

李树根挣扎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向我跪了下来,哽咽道:“北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和你爷爷,是我该死,你现在可以报仇了。”

我面无表情的望着李树根,没有动手,只是问了一句:“你做这样缺德的事你有后悔过吗?你有为你的子女考虑过吗?王启明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害人终究只会是害了自己。不要欺负穷人和老实人,他们比你心善,会比你活的更好,活的更长久。”

“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在痛苦和折磨中死去,这是你应该得的。”我说道,说完我便离开了。

李树根也中了黄道长的邪术,无药可救,必死无疑,只是不知道会是哪种死法。

这事儿我没跟他的两个儿子说,我就算跟他们说了也没用,我都没有法子救,他们更不会有法子。

上一篇 2021年11月24日 上午9:27
下一篇 2021年11月24日 上午9:3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