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木琳茴狱攰的小说契约鬼夫不要跑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契约鬼夫不要跑

主角: 木琳茴, 狱攰

简介:“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只是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可能我就不会放过你了。”狱攰说到这里的时候,嘴角翘了起来,一抹邪魅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逃宠小甜妻全文

契约鬼夫不要跑免费阅读第22章

他口中的“不放过”,不是要置琳茴于死地,而是将她牢牢控制在自己的身边,不让她离开了。他是在给两人一个机会。

琳茴就那么安静地看着狱攰,她最后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笑了出来:“狱攰,你是不是以为我一定是站在师傅那边的?所以你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早一点告诉我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我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说到底,不是我不信任你,是你不信任我才对。”

琳茴的话让狱攰陷入了沉默,他是知道她的目的,而他也是为了试探琳茴才会遮挡住玉佩的共鸣。说起来,也的确是他的不对。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狱攰不想提及其他的事情,只想问个清楚,到底在琳茴的心中是菩提寺重要,还是自己重要。

如果可以,他不想要逼她做这种决定。但是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如果琳茴选择菩提寺,那么他们只能成为敌人,他当初是被那些道士给封印的,他所有的一切都要算在那些道士的头上。但是如果琳茴选择他,那么她就还是自己最爱的人,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护她周全。

说实话,就算是琳茴回到菩提寺,按照狱攰对她的看重,也不会对她做什么的。狱攰之所以会逼琳茴做出选择,无非是为了看清楚,在琳茴的心中,到底谁更重要一点。他很在意,在意自己在琳茴心中的地位。千年之前琳茴听信旁人的话,连同他人将自己镇压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千年之后,琳茴会怎么选择?

“我本来就不喜欢那些道士,你说我会选择谁?”琳茴淡淡地笑着,其实做这样的抉择对她来说并不是很困难。她心怀天下不假,但那也是建立在自己能够抓住自己幸福的前提之下。要是连自己的生活都一塌糊涂,怎么能够为别人的生活做出点什么呢?

琳茴本就不喜欢那些东西,放弃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要弄清楚方师傅到底隐瞒了什么,为什么要说玉佩是友人的东西。这一切的谜团都围绕在她的心头,让她有些不安。

“但是,在这之前,我有一些事情还要回去弄清楚,你要和我一起吗?”琳茴笑着,她知道狱攰会答应自己的,只是这样问出来,好像可以更加明确一点。

狱攰将琳茴拉入自己的怀中,低声在她的耳边说了声好。玉佩飞到空中,瞬间凝成了一块,成了它最初的样子,只是上面的划痕却再也消除不掉。

玉佩落到琳茴的手中,闪烁了两下之后,上面的光芒就消散了。这个时候,琳茴才看清楚上面的字到底是什么。

玉佩上面刻了一个茴字,那是属于琳茴的玉佩。或者说,是属于千年之前的琳茴。

“这是……”琳茴拿着玉佩,不解地看着狱攰,既然这是他的东西,为什么上面会有自己的名字?

“这本来就是你的,只是一直保管在我这里而已。说是我的东西,没什么好意外的吧?”狱攰理所当然的语气让琳茴哭笑不得,哪里有这种人的?别人的东西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狱攰摸了摸琳茴的头,眼神飘忽,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久远的事情,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琳茴并不懂的情绪。

“所以说,这原本就是我的东西?有什么作用?”琳茴仔细地看起手中的玉佩,可是看了半天,并没有看出什么来。上面繁复的花纹她也看不懂,只觉得隐约间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可具体是什么,她却想不起来。

而且,既然方师傅说这是法器,那它到底是怎么使用的?难不成是滴血认主之后才有东西从里面跑出来?就像是器灵什么的?

想到这里,琳茴鬼使神差地竟然将自己的手指给咬破了,速度快得连狱攰都来不及阻止。鲜艳的血已经滴落在了玉佩上,原本已经黯淡无光的玉佩此时却突然发出一阵光芒,光芒将琳茴整个人包裹了起来,连狱攰也没有办法靠近半步。

“该死!”狱攰低声咒骂,这个时候根本不是认主的最佳时期,琳茴现在的道行根本就不足以将玉佩里面的器灵完全驯服,要是反噬,后果不堪设想!偏偏他没有办法靠近,这下该如何是好?

狱攰心乱如麻,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无奈之下,他只得将簇召唤了过来。

“你快去将之前我放在那里的东西给拿来,立刻!”狱攰第一次用这么急切的语气对簇说话,簇虽然不喜琳茴,但是他不忍心看自己的王如此着急,轻轻点头便消失。

不一会儿回来的时候,簇的手上多了一个木盒子。

狱攰接了过来,想要打开盒子的时候,包裹着琳茴的光芒却突然消失,琳茴从光芒中跌落,狱攰上前接住了她。

簇见此情景,转身离去。

狱攰抱着琳茴,像是抱着最珍贵的东西,他死死地抱着她,不愿意放开。他怕一放手,琳茴就会不见了。他应该再等等再告诉她的,现在这样的局面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他不想要过早地将琳茴拉入这个漩涡。

“狱攰……”琳茴虚弱地靠在狱攰的怀中,小声地说着:“为什么,当初你不走?”

听到琳茴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狱攰的脸上明显有了欣喜的表情,可是还没等他说什么,怀中的人就已经昏死过去。

琳茴在刚才那一刻究竟看到了些什么?为什么她会问出那些话?这些疑问盘旋在狱攰的心中,他只有等到琳茴醒来的时候再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狱攰的手中紧紧握着那枚玉佩,他周身黑色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一切,刚刚开始。

上一篇 2021年11月25日 下午4:29
下一篇 2021年11月25日 下午4:3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