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顾少心尖宠:替嫁鲜妻撒个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顾少心尖宠:替嫁鲜妻撒个娇

作者:乌云畏月

状态:连载中

简介:为了钱,她不得不替嫁到顾家。沈宁以为自己命不好,摊上了这个“冷面阎王”做老公。想不到婚后,却被捧在了心尖,成了全城羡慕的顾太太!“想要研究医术?国家级实验室替你承包了。”“觉得这娃可爱?我们也生俩!”沈宁:顾少请躺好,不要乱动,针会扎错。顾少:女人,想要我就直说沈宁:……

顾少心尖宠:替嫁鲜妻撒个娇免费阅读

第1章 三个月坐稳顾家少奶奶的位置

“沈宁,我劝你最好识相,在我家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年,也到了该报答的时候了!”

白月梅表情狰狞,脸上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一说话,脸上的粉都在扑簌簌的往下掉。“你要是敢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那个老太婆可就只能等死了!”

“你们就差拿根绳子把我捆起来了,我还能跑掉不成吗?”

沈宁勾起唇角,眼底满是嘲意:“为了那点钱,连自己亲妈都可以拿出来威胁,陈明亮,你也是够不要脸的。”

陈明亮被她毫不留情的指摘刺得脸色一红,继而恼羞成怒:“谁让那老太婆不识相,竟然还想偷偷的把你放跑!”

罗家的钱他都收了,今天要是不把这死丫头送进顾家的门,罗家的怒火他可承受不起!

沈宁眸里嘲讽更甚了些。

自己这个养父,向来是不学无术又好赌成性,以前靠奶奶的养老金和诊金度日,奶奶年纪大了,就靠搜刮她的奖学金,现在还想把她卖掉……

“沈宁啊,其实我们这也是为了你好,顾家可是咱们这有名的豪门。你嫁进去,不愁吃也不愁喝,这样的好日子,上哪去找啊!”

白月梅看了看时间,顾家接亲的人已经快到了!她急忙堆出一副笑脸,生怕出什么变故。

见她这幅样子,沈宁只觉得恶心……

这段时间,顾家的事情传得可以说是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顾家唯一的继承人顾司庭出了车祸,半身不遂,医生断言很有可能下半辈子都站不起来了,顾司庭原本的未婚妻,罗家的大小姐罗玉娇死都不愿意嫁给一个废人,便花了高价,找人代嫁。

而顾家现在俨然就是一个火坑!一个半身不遂的瘫痪废人,还有一堆在旁边觊觎顾家家业,虎视眈眈的旁支,只要是哪个姑娘脑子好使的,都不会往里面跳,也因此,罗家开出的价格,也是一涨再涨。

但对于陈明亮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钱,不要白不要。

客厅外传来车子轰鸣的声音,白月梅急急的起身迎了出去,“是顾家的车来了!”

尽管是新婚,但门外,只停着孤零零的一辆车、一个司机,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但沈宁对此,并不在意。

白月梅压低声音,狠狠掐了一把沈宁的胳膊,“别忘我对你说的!三个月内怀孕,坐稳顾家少奶奶的位置!一个月给我们打五十万,否则,那老不死的,就只能滚去睡大街了!”

听到最后一句,沈宁的手指骤然缩紧!

奶奶是这个家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她不能让奶奶出事。

然而,陈明亮为了拿奶奶做要挟,早就已经偷偷把奶奶不知道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

沈宁表情微冷,眼角余光冰凉的落在白月梅身上:“我会照你们的话去做,但如果奶奶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介意和你们鱼死网破。”

白月梅被那眼神看得心头不自觉的一抖,本能的生出一抹畏惧。

而沈宁已经收回了目光,她脊背挺直,看都没再看白月梅和陈明亮,直接抬步走了出去。

从顾家的车过来,到接走沈宁,整个“接亲”过程只怕连五分钟都没有。

顾家老宅位于城郊,车子足足开了两个多小时,等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

“沈小姐,顾家到了。”

司机冰冷生硬的声音传来,开了车门。

沈宁坐在车里,深呼了一口气,才起身下了车,在门口佣人的指引下来到三楼的卧室。

“先生还在书房处理工作,”佣人道,“夫人有什么需要的,请尽管吩咐。”

沈宁凝眸,沉默了几秒,推开门走进了卧室。

她在卧室等了四五个小时,直到凌晨,门外才传来细微的轮椅声。

而后,卧室门被推开。

透过房间内暖白的灯光,沈宁这才看清男人的脸。

一辆轮椅不紧不慢地摇了进来,轮椅上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衬衣,五官无疑相当好看,深刻而又鲜明,如同精心勾画而出的作品,大概是因为不久前刚出过车祸,脸色还十分苍白,但身上那种迫人的冰冷气势却没有因此减少半分。

在出那场车祸之前,顾司廷在商业圈里,已经只能用“神话”两个字来形容了。

他如同从来不会出错的机器,每一刻都维持着高密度的运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绝对正确,否则,也不会在父母在国外意外身亡的情况下,凭借着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生生从一群豺狼虎豹中保全了顾家,还将顾家重新送回了商业巅峰。

沈宁做了几个小时的心理建设,在看到顾司廷的一瞬间就已经土崩瓦解。

她的目光不自觉的落到了轮椅上的修长双腿上……这样的一个人,真的会甘心沦为一个废人吗?

“罗玉娇?”

男人忽然开口,声音低沉,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淡漠感。

沈宁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

回应她的是顾司廷的一声冷笑。

紧接着,一叠文件被甩到了沈宁面前。

纸页散落了一地,最上面一页,俨然就是沈宁的资料和照片。

“演戏演到我面前来了?”顾司廷语气冰冷,“是觉得我眼瞎么?”

沈宁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

她知道这件事没这么好糊弄过去,罗家为了玩这一出狸猫换太子没少花心思,但在顾司廷面前,连一个晚上都没遮掩过去。

被拆穿了,沈宁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她将地上的资料一张张捡了起来:“我说我是被迫的你信吗?”

顾司廷抬眸看着她没再说话,但意思已经表达得相当明确了。

沈宁还想再辩驳什么,顾司廷已经扬声:“管家。”

老管家立刻推门而入,恭谨的叫了一声,“先生。”

顾司廷扬了扬下颌,轻描淡写的开口,“把她扔出去,明天带回罗家。”

管家面色如常,甚至连问都没有多问一句,上前抓住沈宁的胳膊,将她往房外拖去。

“砰”的一声闷响,沈宁重重摔倒在地,手肘膝盖都被碰破了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