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超级战兵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超级战兵在都市

状态:已更新115.1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12-27 00:05:11

简介:【火爆新书】 被小看,被兄弟陷害,被家族抛弃,他怒了! 佣兵王者归来,敌人注定在他脚下颤抖,在邢南的人生信条里,只有三件事: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做最强的战兵! …

超级战兵在都市免费阅读

超级战兵在都市免费阅读第一章总裁遇上兵

  作为江都三女神之一,冰山女神萧诗语尽管有足够自傲的资本,但近来却陷入了一连串的麻烦中,先是天海集团总裁的父亲突然病重,不能自理,无奈下她临危受命,出任代理总裁,企图凭一己之力稳住局,力挽狂澜。

  萧诗语今年二十四岁,从小便表现出惊人的商业天赋,到从牛津商学院毕业,已是商道一颗璀璨新星,只是如今群龙无首,为争夺更多利益,股东元老纷纷跳出来夺权,搅得整个集团天翻地覆,几乎令她喘不过气来。

  更令萧诗语头疼的是,时隔三年,她的未婚夫,竟然回来了!

  说起这未婚夫,只怕整个江都,无人不竖起拇指,啧啧叹一句:真是淫才啊!

  江都有三女神,同样也有三纨绔,而她的未婚夫,则是纨绔中的极品,三年前,这位超级纨绔,便是因为“睡”了自家嫂子,才被赶出家族。

  萧诗语完全想不到,这竟还有脸回来!

  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萧诗语推开办公室,快步走,就在里头沙发上,坐着一名年轻男子,二十来岁,身穿破烂t恤,脚踏人字拖鞋,刚硬帅气的国字脸上,满是胡渣。

  此刻他正着二郎,扬着头,吐着烟圈,整个人看起来既懒散又纨绔。

  萧诗语一看到他,惊艳的脸便如仲夏天气,刷的阴沉下来,美目更是涌现出浓浓的鄙夷与厌恶之色。

  沙发上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未婚夫,邢南!

  三年前那位睡了自己的嫂子,以致被逐出家族的超级纨绔!

  邢南正要开口,萧诗语便已哼道:“这里是总裁办公室,你怎么进来的?”

  邢南坐在沙发,没有起来的意思,口吐烟圈悠悠的道:“长在我,自然是从门口走进来的!”

  这话说得可谓理所当然,可萧诗语听来,却咬牙切齿不已,本来她的意思,作为总裁办公室,未经允许,寻常人是绝不能进来的,所以她一开口才会这么问,可这的回答,实在太气人。

  “既然长在你,现在门没关,你可以走了!”萧诗语冷冷说着,脸上的厌恶毫不掩饰。

  眼下集团正处多事之秋,是应付董事会那些老,她就已忙得焦头烂额,就算邢南是她的未婚夫,萧诗语也懒得搭理,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承认过这门指腹为婚的亲事。

  邢南丝毫不动,咧起嘴道:“我说未婚妻人,别人都说,这小别胜新婚,咱们都三年没见了,按理说此刻应该来一场狂风暴雨才对,你这一见面就赶我走,也太不懂情调了吧?”

  萧诗语一张绝色脸蛋已彻底沉下来,如果眼睛里的怒火能杀死人,只怕坐在对面的邢南,早已被烧得粉身碎骨了。

  这死纨绔,三年来,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再重申一遍,我不是你的未婚妻!”萧诗语盯着他,咬牙一字字道。

  邢南却耸了耸肩,玩味道:“不是我未婚妻?老婆人,这从未婚妻到老婆,升级未免也太快点了吧,我现在可还没做好你老公的思想准备呢。”

  怒,愤怒!

  萧诗语忽然觉到,体内的怒火,已如火山汹涌,再也压抑不住,这纨绔,因为祖辈的原因,成为她未婚夫也就罢了,竟还妄想做她老公?

  “滚!”萧诗语一声怒吼,想都不想抓起桌上水果刀,顺手就朝对面的邢南甩了过去。

  这段时间,因为父亲病重,萧诗语独自支撑整个集团,就算她能力突出,面对董事会那帮老狐狸打压发难,整个人也有些吃不消,几乎到崩溃的边缘。

  如今再被邢南言语挑逗,情绪难免失控,一时做出过激的举动。

  只不过刚出手,萧诗语便后悔了,要知道甩出去的,可是一把刀,这么近距离,弄不好要出人命,虽然这令人厌恶,甚至对方死了,她也绝不掉一滴眼泪。

  不过这在名义上,毕竟还是她的未婚夫,这门亲事,还是二十年前两家老爷子在世时订下的,两位老爷子生前可是拜把兄弟,关系非同一般。

  邢南要真被刺出个好歹,她也不好向邢家交代,但甩出去的刀,就像泼出去的水,收回就难了!

  萧诗语已不忍再看,就在她闭眼之际,邢南忽然抬手,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柄快速锋利的飞刀,就被他食指与中指稳稳当当的住。

  萧诗语立即怔住,因为此时此刻,飞刀离邢南的眉心,竟只差半公分的距离,这要是再慢上一丝,怕就真的要血溅五步了!

  可这纨绔,竟还如此淡定,甚至是,岿然不动?

  邢南扬起嘴角,笑道:“怎么老婆人,这门都没过,就谋杀亲夫?难不成守一辈子活寡?”

  萧诗语松了口气,叹道:“想不到,你还能把刀住!”

  邢南反手一带,水果刀就跟着手腕转动起来,他一面把玩着刀,一面扬着嘴道:“这有什么,别说水果刀,就是子弹,你老公我也照样能住!”

  萧诗语脸色又沉了下来,这纨绔,还真狗改不了****啊,简直纨绔到了极点。

  邢南侧过头,道:“怎么,你不信?”

  萧诗语不由冷笑:“你觉得,我有相信你的理由?”

  她当然不会相信,眼前这,以前可是出了名的纨绔,从小就无所事事,整日花天酒地,如果说他还有一丁点本事儿的话,那就是玩!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点本事,他才被家族赶出来,还险些丧命。

  邢南没有再说话,而是转头,望向墙壁的飞镖盘,虽然这是总裁办公室,但工作之余放飞镖,是萧诗语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因而墙上挂飞镖盘,倒也不是稀奇之事。

  萧诗语站起来,双手抱,脸上挂着戏谑,显然她是想瞧瞧,这是不是还像往常那样,只会耍嘴皮子。

  邢南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让你看看,你家老公的飞刀神技!”说着出手,声音落下之际,他手上的水果刀,已飞出去。

  嗖的一声,飞刀钉稳。

  几乎可以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出手沉稳有力,俨然一派飞镖师,甚至邢南的眉宇间,还有一种部队战兵的刚健凌厉。

  萧诗语双目闪过一道精芒,心中不由隐隐有些期待,只是当她转头,往飞镖盘那边看过去之后,脸色瞬间如乌云密布般,彻底沉了下来。

  刀并没有刺入镖盘红心,更没有刺在镖盘上,而是刺入了盘外足足两米距离的墙壁上。

  “这纨绔,看来真是无可救药了!”萧诗语摇摇头,脸上写满了失望。

  邢南似乎很得意,拍了拍手道:“怎么样老婆人,你老公我这飞刀神技,厉害吧?”

  萧诗语一张惊艳的瓜子脸,几乎已快变成猪肝色,见过脸皮厚的,可从来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喊她老婆人也就算了,就这垃圾飞镖技术,已是明摆着的,竟还敢称为神技?

  飞刀刺入镖盘两米外的墙面,自是明摆着,然而萧诗语没有发现的是,刀刺入墙壁的点,并不是单纯墙面,而是一粒芝麻小的东西。

  这东西呈白色,与墙面融为一体,不用仪器探查,肉眼绝看不出,但此刻若有侦查高手在的话,他们一定会惊叹起来: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窃听器!

  萧诗语已不耐烦,眼下集团还有一摊子烂事,她压根就不想再理会这纨绔,当下摆手道:“你的飞刀神技,我已领教过,你现在可以走了!”

  邢南还是坐在沙发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笑道:“其实老婆人,我可不仅会飞刀神技,我还有很多功夫,比如床上的功夫也很厉害,你要不要领教一下?”

  “下流!”

  萧诗语陡然一拍桌面,站起来厉声道:“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落下,忽从里间套房,飘出一道倩影,落在她的跟前,倩影修长玉立,肌肤胜雪,和萧诗语一样,俨然也是一名绝色倾城的女子。

  如果说萧诗语是雪山上惊艳冰冷的雪莲的话,那么眼前这娘们,无疑就是浑身带着刺却又充满着狂野张力的玫瑰。

  邢南的眼睛亮了,啧啧叹道:“金屋藏娇啊这是,老婆人,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会对我这么冷淡,原来你的爱好,和我是一样的!”

  萧诗语不由气得牙根生疼,这死无赖,竟然说她也喜欢?

  当下她咬牙切齿的哼道:“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她可是散打九段金龙的高手,再不走,你哭都来不及。”

  邢南微微诧异,想不到眼前这身材火爆,浑身充满狂野张力的娘们,竟还是金龙九段的散打高手?

  按照华夏武术等级划分,散打有龙虎鹰三个品阶,每个品阶又有金银青三个等级,共九个段位,金龙九段,已是罕见的高手了!

  本来萧诗语以为这纨绔会知难而退,谁知他却乐呵呵笑道:“老婆人,人家都说,打是情骂是爱,既然你打我,那你就打吧。”

  “你……”萧诗语已气得说不出话来,摊上这么个无赖纨绔,她算是服了。

  只不过萧诗语心中却有些诧异,往常只要这般吓唬,这纨绔就会抱头逃窜,可这次回来,他竟不怕,这纨绔,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