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扎纸匠最新章节完整版,主角孙三变王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扎纸匠

主角名:孙三变, 王寒

简介:一星期死三个,能有这么夸张,歪日。“知道原因吗?”我也被她带的压低了声音。王寒又缩回去,该吃吃该喝喝,好半天才摇了摇头,跟我比了个口型——什么都没有!

扎纸匠全文

扎纸匠全文第27章

什么都没有?这啥意思,死了三个人不可能什么都没查到吧,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是没有查到原因,还是整件事都还没清楚?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吊了起来,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就等着王姐吃饱喝足,能再多聊点儿。

左右我也没心思吃了,就先去付了账,然后看着她慢悠悠的吃了快半小时才终于放了筷子,“呜呼,好饱。”她了肚子,一脸的心满意足。

从馆子里出来,我们上了车,车子没有立即发动,我知道这是要开始了,也不催她,让她自己打开话匣子。

她又喝了口水漱了漱口,然后才开始说,“一开始我还想凶手胆子真,一星期连杀三人,都没留下痕迹,程叔叔请了五个查了一星期屁都没查出来。”

“直到我想到了你!”她话头一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你懂我意思吧?”

我笑了,想到我,那意思不就是说不是人干的呗,不是人那可不就是妖魔鬼怪之类的嘛。

这不难理解,难理解的是为什么要杀人,杀人前有什么征兆,这些都是鬼杀人前都会有的,有点像是人们常说的仪式。

只不过这种仪式并不是鬼自己想做的,而是必须做的,像黑影杀人就必须先钻进人的影子里,而无法直接对人动手,那在完全钻之前发现,就可以阻止它杀人了。

杀人原因更重要,那是它们选择目标的依据,部分情况都和它们生前的遭遇有关,这也有利于找到它们的破绽。

按王寒的说法,如果真是鬼怪作祟,那肯定不可能是狂暴的厉鬼,杀人的事厉鬼虽然能做得到,但它们陷入狂暴是无差别攻击的,而且不可能不留下痕迹。

所以我猜测,如果是鬼,那肯定是有预谋的鬼,只有这种鬼才会做事不留痕迹,换句话说它们会用脑子杀人,这类鬼杀人必定有原因,那几个死者肯定有什么共同点。

我把想法都说了出来,王寒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响了,她冲了比了个“嘘”的手势,看到我点头这才接起。

“哎,程叔是我。”王寒咧咧地喊道。

“你那位高人朋友请到了吗?”即使王寒没有外放,我也听得清楚。

那头的声音很粗,粗中带着沙哑,应该是抽烟造成的烟嗓,嗓门,但话语之中能觉到一丝害怕和焦急。

“他啊,他最近可能比较忙,事情有点多不太好推开身。”王寒看了我一眼,我看到她在憋笑,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忙不忙她还不清楚吗?!

“那就拜托你再求求他,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解决问题,公司已经一个星期没开工了,再拖下去叔叔该上街要饭了!”

“那行,我再努努力。”王寒一直在憋着笑,我实在不明白她在笑啥,人家倒霉她那么开心,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事儿是她干的呢。

我撇撇嘴不再多想,等她挂了才问,“那现在怎么说?”

她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一笑,那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怀好意,“你不是好奇吗?一起走一趟敢不敢?”她忽然朝我压过来,坏笑着问道。

我看着她脸上的坏笑,还有那快要压到我的前,闻着她的香水味,我咽了口口水,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凑热闹。”

其实我不是不想,而是不允许,《阴魂扎纸术》里反复强调了学此术者不可主动参与这些事件,最主要的是不能将扎纸术出来。

书上虽然没有具体说,但我想,以前肯定有学了扎纸术出去的,结果把自己死了。

她看我拒绝,又把收了回去,刚刚还带着笑容的脸这会儿已经面无表情了,她冲我伸出两根手指,“你现在有两条路。”

然后又把中指收回去只剩下食指,“要么跟我去程叔叔的公司,把这事儿查清楚解决掉。”

接着又把中指竖了起来,“要么自己走回去,然后我再开车去铺子里把你绑了去公司,你自己选吧。”

我还选个屁啊我,强强了呗,开玩喜,我孙三变是那种怕事儿的人吗?!

看她说完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我,我也不废话,拉开车门就要走。

“唉,你真走啊?”

怎么,没想到吧,小爷不吃你这套!

“孙三变,你真的不肯帮忙?”我半个已经下了车,她赶紧上前来拉住我,这会儿脸上再没了刚才的得意劲儿。

小样,我还制服不了你?!

“废话,没钱的事儿傻子才去干呢。”说完我挣开她的手直接下了车,准备关上车门让她哪凉快哪呆着去。

听我这么说她一下子又笑了,我认真看了,这次不是坏笑,是嘲笑。

“嗐,我当多事儿呢,要钱啊,好说,程叔叔有得是钱,他请都花了好几十万了,再多花几万请你这个师也不算什么,你说对吧?”

嘭!“出发!”说话的工夫我已经系好了安全带。

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见钱眼开,只要有钱,一切都好说!

“愣着干什么,开车啊!”她看了我半天都没动,不知道看啥呢。

“啊噢,这就走。”

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脑子里其实一直在想着那三个人的事儿。

按她说的,三个人死的很怪,死法各有不同,但又有相同,现场也没留下任何痕迹,王寒说她也没见到尸体,所以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只是说他们怀疑凶手不止一个人,因为三个人是在一星期内接连被杀的,一个人时间上肯定来不及,他总不能杀完人就睡,睡醒了又接着杀。

特别是在有预谋的情况下,肯定不会在时间这个最重要的点上出现任何问题。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凶手是人。

他们找我自然是考虑到另一种情况,那就完全不同了。

一星期内连杀三人,看起来这下手不仅快而且很急,也许是真的找到机会了,也许是在急着通过杀人完成某些事情,这个点也得注意一下,免得交手的时候着了道。

想了半天,其实想来想去还是那老几样,主要是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既没见到尸体,也不知道案发现场什么情况。

可以说除了知道这件事以外,所有关于这件事的更详细的内容我们全都不知道,只能等到了公司再慢慢查找了。

车子在后门停下,现在公司以升级设备为由暂停营业,门也是关的。

刚停稳,就看到一个矮胖的中年小跑着上前来给我开门,“你就是小寒的朋友吧,来来来,贵客来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