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主人公吴惠小说七星灵王传在线全文阅读

七星灵王传

七星灵王传》小说介绍

网络作者是秋暖云逸的经典佳作《七星灵王传》火爆上线,这本书的主角是吴惠,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在情感国际里真实的三角联系是一方跟两个异性开展亲密联系,三人都很苦楚,然后谁都不愿放弃。他们的爱情是什么?是相守是折磨是经历苦难的分别,他们如此的不容易。主要讲述了:结结实实准准确确的,铁针怼进徐哲的菊、花,而且铁针够长,一下到底。这种酸爽撕开了心裂断了肺,徐哲嗷吆一声叫起妈妈。那也不管用啊,徐哲疼得抬腿想跳高,粪门那里却不由自主的紧缩,迫使他去收腿下蹲,好缩成一……

七星灵王传免费阅读 第十三章 城门前的风波

结结实实准准确确的,铁针怼进徐哲的菊、花,而且铁针够长,一下到底。这种酸爽撕开了心裂断了肺,徐哲嗷吆一声叫起妈妈。那也不管用啊,徐哲疼得抬腿想跳高,粪门那里却不由自主的紧缩,迫使他去收腿下蹲,好缩成一团。

可是铁针就在里面,是能让他跳还是能让他蹲?不能蹦也不能蹲,徐哲两腿夹紧,屁、股上、翘,能动的只有嘴巴。见他端腔缩脖张着嘴,从啊一点点变成了窝。腰挺着溜直,一对儿瞪得溜圆的眼珠子左右动,也不管上面有血他看不见。手里的灵剑颤巍巍的挺在身前,就是生怕有人接着下手。

围观的人看徐哲拿剑的姿势,还有连在屁、股蛋子上的小脑袋……哄然大笑。

见捅了人,小、胡闹有些清醒。两手撑住徐哲的屁、股,用了推开。铁针被快速拽出来,徐哲妈呀妈呀连连哀嚎。

胡闹胳膊伸直张开手掌,盯着被他捅的地方也不看路,一步一停地向后挪。二蛋不撵自家尾巴了,跟在小、胡闹的脚后跟,他退一下它跟着,好几次差点把人给绊倒喽。

吃了一板凳的猛虎嗷嗷的吼叫,没有畏惧的冲向吴惠。气急败坏的范褚又拍一手,两只猛虎前后夹击,不能动的吴惠还有没有板凳?

范褚不管他有没有板凳都决定、立刻,马上让他去死。右手捏法诀自眉心一点,双目微闭,在背后飞出三杆令旗迎风招展。旗面各有一字:焚、炎、烈。

“去!”范褚断喝,令旗顺着指向飞临半空。霎时间寒冬变炎夏,更似火炉上温着的水,湿闷得使人无法呼吸!

“辱我道德风堂者,杀无赦!”范褚打出三道灵力进入三面令旗中。旗面上上三字开始燃烧。烈烈火焰顷刻间幻化成一支支燃烧的箭矢,对着下面的吴惠疾射,轰然一声爆响,地上是火海一片。

范褚涨红着脸,是怒极了。不解恨的喊道:“射不死你,烧也要烧死你!”连着打灵力到令旗中,那令旗射下的箭多如蝗虫。

一根铁针被范褚看到,它就悬停在自己的眼前。范褚还看到带着血的铁针上附着些黑糊糊泛着黄的东西,正散发着恶臭熏着自己的鼻子。

歪点头,那穿过粪门的铁针近了点。范褚停下手,不敢动了。

“别停,大冷的天,大家伙儿正好借你的火堆烤烤火。”

范褚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更不敢继续放火。铁针又近一分,范褚赶忙打出灵力,让大家接着烤火。

吴惠把下巴担到范褚的肩头,嘴巴呼着比铁针弱不到哪里的臭味,就差脸贴脸的问:“我做了什么让你恨成这样?”

“是你辱我师门,当然要不共戴天!”

“别扯这些狗屁话。因为什么谁不清楚?现在升阳宗就剩下一个崽子一个瘸子,你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你是瘸子吗?”范褚说过话立刻躲了下头,生怕那铁针穿了自己。吴惠左手扇了他一耳光,再搭在范褚的肩膀上。“我没瘸透。这答案你满意不?”

升阳宗有秦胜屿支撑。他死后冒出来个吴惠。开始的时候没人在意这个吴惠,也有人暗中找升阳宗的麻烦。吴惠不明着来,暗中专挑对手的门徒弟子。人灵境以下他是秒杀,同境修士一个两个的打不过他,多了他就跑。回过头来,他能躲屎尿坑里等着你,让人不胜其烦。

有人请下地灵境强者来拿他。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手段,竟然能脱离地灵境强者布下的灵域。灵域对低境界修士能起到定身法的作用,对他却是没法子,他跑得还飞快。如此一来,升阳宗在他胡搅蛮缠的打法下,才坚持到了沙峰叛乱。

所以才会有今天城门前的挑衅,吴惠看到范褚第一眼就知道,今天不让人明白自己还能打,升阳宗今天就绝后。

范褚的脸不够大,火辣辣的红手印有一部分没有印到。这一部分印到了范褚的心尖上。太丢脸了,范褚对带着味道的铁针想要发飙,只不过是想想。

“你怎么羞辱我,就是怎么在羞辱道德风堂。吴惠你要想清楚后果。”

“我想着后果呢,要不然你怎么还能活着?”更近一些,声音放低一点。吴惠贴着范褚的耳朵说:“打升阳宗主意的家伙里,数你道德风堂的人我杀得最多。要不要我告诉你,道、德、风三堂里,哪一堂被杀的人最多?”

“杀人者人恒杀之。吴惠,早晚你也会有这一天。你别急。”

“死不死的我从来都不着急。把这话带回去,告诉单凉那毒老头。把我撵急了,我倒要看看一个瘸子究竟能换多少条命!”

双手同时拍在范褚左右肩头,暗藏的灵力向下直冲膝盖。吴惠有点长的舌头滑过他的脸蛋子,口水不多,有点干涩。吴惠吐了一口,却没用舌头再去、舔自家的产物。

这时城门大开,几名修者护卫三两结伴在城门两边低声闲语。城门前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小、胡闹赶紧的,拿着包袱进城。”喊着小、胡闹,吴惠走过徐哲,伸手夺过他手里的灵剑当做拐棍。徐哲的嘴型从‘窝’重又变回了‘啊’。

热闹没了,看过的人移动进城。里面有些人的脚步匆忙,都是些别有用心的人。

修灵者入城后轮到凡人,他们却继续滞留。在城门前还有三位修灵者没有入城,照着规矩,这些凡人们还得等。

党明福捂着手腕,瞧瞧夹着腿的徐哲,看看铁青铁青脸的范褚,心里头觉着现在和谁说话都不合适。

城门前的守卫修士上前。城门口有人滞留需要疏导,这是他们的职责,不得不来。

“三位,天色已明,还请入城。”

噗通,范褚双膝落地,跪在守卫跟前,唬了他一跳。

“道德风堂的师兄,有事请言明,在下小小灵徒可受不起您的大礼。”

敢来试探吴惠的人,实力当然也不能太差。所以吴惠不敢杀他,只是羞辱他,顺便打碎他的膝盖,让他当个瘸子给自己作伴。

城门上的城楼只有两层,能容人驻足的只有一楼大厅。窗关门开,两名年轻修士飞身落下,直奔去了范褚。

慈眉善目的一个老家伙在城楼大厅溜达。他个子中等,胖乎乎的脸蛋面红齿白的,不是满头的白发,指不定有多少人会叫声胖娃娃。他就是吴惠口中的毒老头,单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