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上门小白脸最新章节,主角沈浪金木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上门小白脸

主角名:沈浪金木兰

简介:“不学无术的东西,上课不好好听讲,竟敢口出狂言都学会了,无知者无惧……”许文昭淡淡道。然后,他拿过沈浪的答题一看。第一道题。

上门小白脸全文第21章

许文昭不屑一顾看了一眼,然后就要目滑到第二题去,本能就要在上面打一个叉。

但是稍稍停顿了一秒钟,他目又返回到第一题。

竟然……答对了?

这怎么可能?

这第一题虽然是最简单的,但也远远超过了他此时所教的内容啊。

再看第二题,竟然还是对的。

第三题,依旧对了。

许文昭觉得有些不妙啊,脸色瞬间就变了。

第四题,第五题,依旧正确。

甚至正确得不能再正确,沈浪的解题方式比他许文昭还要高明,还要精准。

许文昭后背冷汗开始爆出。

他可是亲口说过的啊,只要沈浪答对了五道题,他就当众向沈浪道歉的。

现在沈浪这五道题都答对了,该如何是好啊?

接下来,许文昭望向第六题,第七题,第八题,第九题!

他已经不是冒冷汗了,而是彻底被震惊了。

见鬼了,这绝对是见鬼了!

许文昭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然后去看第十题。

前面九道题沈浪都答对了,许文昭注定失去颜面。

而这第十道题,则是算术荣誉之争了,是对他的算术智慧之争。

20棵树,每行种4颗,总共种几行。

这道题他是从上古算术典籍看到的,用了十几年时间,才想出了十四行排列。

许文昭坚信沈浪一定无法完成,因为这是真正的算术智慧。

然而……

仅仅只看了一眼。

许文昭觉到头皮发麻,一阵阵毛骨悚然。

许文昭一眼就看出,沈浪的解答远远超过了十三行。

然后,他开始数。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二十三!

整整二十三行!

我许文昭整整用了十几年时间,才种出了14行啊。

关键沈浪才用了多久?

不到半个时辰啊!

有那么一瞬间,许文昭真的怀疑自己的智商了,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

他热爱算术,而且拥有很高的造诣。

正因为如此,他才掌管整个伯爵府的账目,在伯爵府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他因此而自傲。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那点算术成就,直接被碾压成为了渣渣。

这怎么能不让他崩溃?

许文昭拿着沈浪的答卷,双手发抖,面色苍白。

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认栽,在所有人面前向沈浪这个竖子道歉认错吗?

那他颜面何存?

人生在世,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

不,绝不!

许文昭心一横,猛地将沈浪的答卷撕碎,叱责道:“你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道题都没对!”

反正撕碎之后,就死无对证了。

见到这一幕,沈浪真有些错愕。

眼前这许文昭已经不是心狭窄那么简单了,简直是有人格缺陷的。

伯爵人眉头一皱。

就算沈浪一题未对,你又何必将他的答案全部撕碎?

许文昭将沈浪的答卷彻底撕碎后,寒声道:“全部做错了,乱七八糟,你说该怎么办?”

然而……

沈浪丝毫不慌不忙,又拿出一份一模一样的答卷。

他这个人啊,一贯来就是喜欢把人想到最坏,所以早做了准备。

“真是巧了啊,刚才时间充裕,闲极无聊所以我写了两份答案。”

沈浪递给教《易经》的林老夫子道:“您也精通算术,帮我看看,答对了几道题啊?”

这话一出,许文昭顿时呆了。

好你个沈浪,竟然这般阴险?!

他的猛地一阵摇晃,几乎要昏厥过去。

而老夫子接过沈浪的答卷道:“研究《易经》之人,都喜爱算术。我虽然算术造诣不如许先生,但是对错还是看得出来的。”

然后,老夫子开始阅卷。

从头看到尾后,老夫子彻底惊呆了。

伯爵人在边上问道:“林先生,如何?”

易经老夫子林先生朝着伯爵人拜下道:“恭喜主人,获得一算术天才!老夫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伯爵人道:“他,他答对了几题?”

林先生道:“全部答对,而且沈浪的算术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了这十道题的极限,老夫自愧不如。”

伯爵人顿时不敢置信,惊喜莫名。

他这女婿之前就给了他几次惊喜了,尤其那过目不忘的记忆。

但是算术这东西是要靠老师指导的啊?难道有人天生就会?

沈浪道:“许先生,您说过的,答对五道题就给我赔礼道歉的。如今我答对了十道,又该如何啊?“

这话一出,全场的十几个学生都了。

几十年难得一见啊。

刻薄霸道的许文昭,竟然要被打脸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都望向许文昭。

“许先生,为人师者,最重要的是言传身教,以身作则。”

对于伯爵人而言,这句话口气已经是相当重了。

许文昭拂袖而出,但终究不敢,这毕竟是他的主子。

紧接着,伯爵夫人款款走了进来,声音温柔却坚定道:“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说过的话,就要算数。”

许文昭是夫人的远亲,所以伯爵夫人算得上是他的靠山了。

两个主人都发话了,他再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于是,许文昭咬着牙关,来到沈浪的面前。

对着沈浪拱手弯腰道:“对不起,沈浪!刚才是我太过于孟浪,错怪你了!”

耻辱啊,从未有过的奇耻辱啊!

许文昭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一巴掌又一巴掌无声地抽打着。

周围人所有人的目都是幸灾乐祸的。

他面红耳赤,浑身的汗毛仿佛都要烧起来。

整个头皮都要掀起来,整个心都要炸了。

他一刻也呆不住了,直接转身走人。

“沈浪,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从今以后,你我不死不休!”

许文昭没有颜面再呆在伯爵府内,直接回家,借酒浇愁。

然而,他被沈浪打脸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伯爵府,接着蔓延到了玄武城。

但是今天晚上,他没有再继续喝酒。

只是乔装打扮,全身都笼罩在黑色袍子里面,怀中抱着一只箱子,从后门离开家。

刚刚出门不久,便有两名武士一前一后跟着他。

片刻后,他进入了一个秘密的院子内。

这里是徐家的别院,只不过知道的人不多。

“人,这是小人这半年的孝敬。”

许文昭将一只一些的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一看,里面金灿灿的都是金币。

起码上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