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透视医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透视医皇

状态:已更新275.1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9-02-28 17:40:14

简介:妖孽少年,深山而出,身怀绝巅古武与玄妙医术,暗藏透视异能,闯荡都市,一路高歌。惩恶徒,踩巨枭,踏宗门,碎世家。遇强更强,遇杀更杀。万片花丛过,片叶不沾身。本作者新书《都市帝道高手》,欢迎家支持。…

透视医皇免费阅读

透视医皇免费阅读第一章 女生们的等级划分

  “嗯,这个估计只有32C,虽身材高挑,可惜太过削瘦,衣着也稍嫌土气,胜在长相清纯甜美,清新淡雅,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上品等级,可以打75分。”

  “这个应该有34C,明眉皓齿,体态轻盈,气质文雅中隐含一丝生人勿近的冷淡之意,不过,她这双白皙的长最为惊艳,绝必的玩年,算得上精品等级,80分吧。”

  “,这个肯定有36D,五官精致绝伦,肌肤娇皙,体态丰盈而不失婀娜,一身世界名牌加身,举手之间富贵逼人,典型的童颜巨YU外加白富美,极品等级,至少90分。“

  ”……“

  南江市,德雅女子学食堂,李真一边用抹布擦拭着桌子,一边眼却时不时飘忽到那些不断从门口涌进来的女生们。

  现在正是午餐时分,女生们下课后,就纷纷来食堂吃饭。

  你想想,那上千名女生不断涌来,络绎不绝,个个艳丽如花,翩然似蝶,雪浪汹涌,玉林立,好一片风景。

  这怎么不让李真眼花瞭乱,心猿意马?

  要知道他可是从深山老林中出来的小痞子,见过的野兽比女校的女生还要多,要不就是山旮旯里那些长得皮糙肉厚歪瓜裂枣的婆娘们,哪里看见过这么水灵的妹子,还是一群。

  这让他那颗青春年少的心,顿时躁动不安。

  只是,尽管他身怀透视功能的绝技,也不能将这些水灵妹子的看个透彻,只能依照外形与气质,暗中给这些妹子们打打评分,YY一下。

  这得于他坏得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便宜师傅,每次从外带回许多岛国爱情片,从小熏陶他。

  不然,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强而独特的审美眼,能一针见血对那些妹子们品头评足。

  很奇怪的事情,就是他的透视功能非要接触对方的,才能奏效。

  基于此类异能,他师傅就传授一种罕见的上古医术《扁鹊内经》给他,又传迥异于世俗武道的《黄石吞吐术》给他,让他医武双修,成长于深山老林之中,日夜与那些凶猛野兽相搏,熬练身骨,磨砺意志。

  一日,他师傅要与一个长得很妖精的私奔。

  临走时,师傅给他一千块钱,要他不远千里,来南江市投靠一个叫南哥的人。

  据说此人是他师叔,但从未见过面。

  李真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南江市街小巷寻找南哥,但连半个南哥的影子都没找到。

  而此刻他早就囊中涩,无以为继。

  于是,只好寻了一个在食堂里面打杂工的工作。

  他本以为是来食堂做厨师的,因为在家里,一直都是他为好吃懒做的师傅做饭菜,因此练就一手好厨艺。

  但招他进来的季小安嫌他太年轻,又长得流里流气,不象厨师,只给杂工活干,还威胁他爱干不干,不干滚蛋。

  为了生存,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在这儿委屈求全,以求个安身之所,再慢慢想办法寻找南哥。

  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

  他是九点半进来的,经过面试,签过合同,就在季小安颐指气使下,开始对厅几百张餐桌进行清洁工作。

  望着这茫茫无边的桌海,他几乎快要崩溃。

  他不知道明明食堂还闲坐着一些其他员工,为什么偏偏只选他一个新人来干这么繁重不堪的工作,这不明摆着歧视他是山里人吗?

  虽然他是一个练家子,再高强度的工作也能干得了。

  问题是,这第一天上班,上头就这么坑人,还当他是人吗?

  所以他就有点忿忿不平,开始懒懒散散地干起活来。

  直到中午,厅里面还有一小半的桌子没擦。

  幸好现在有无数女生们涌进食堂,让本来无精打采的李真顿时浑身带劲儿,一双贼兮兮的眼眸也就放射神。

  于是,一边拭着桌面,一边色眯眯地专挑长得水灵的妹子看去。

  他看有一个特点,就是先看,再看脸,再看,再看全身。

  这可是他师傅的遗传啊,也算是真传之一吧。

  那许多女生第一眼看到这么一个长头发浑身土气的年轻男子在擦桌子,还满脸的放浪之色,她们先是惊讶,然后就流出讨厌的神情。

  因为这个的眼好象有毒,一沾到她们,就仿佛能腐蚀掉所有衣服,让她们变得赤果果的,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觉。

  她们都只是瞥了李真一眼,就轻轻一皱眉头,随后转脸旁若无人的离去。

  对于女生们的讨厌与无视,李真不以为然,仍是乐此不彼,暗中给女生们打分。

  “嗯,这个虽长相漂亮,但太没料,也粗短,皮肤也不好,不及格……”

  “这个嘛,虽然有料,身材也好,但脸上有些雀斑,并且眉宇之间隐放荡之意,不好,没达标……”

  “……”

  正当李真手眼忙得不亦乐乎时,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喝声:“李真,我说你特么的是想干,还是不想干?一个上午,才擦了这么一点儿桌子,一张桌子被你擦上一百遍还在原地,眼睛却一直瞄着人家女孩子,怎么啦,你想癞蛤蟆吃天鹅肉?”

  是季小安来了,这是一个横竖都一个样的,象只冬瓜。

  此时他双手正叉着粗的腰肢,怒气冲冲的瞪视着李真,一张阔嘴里面白沫星子横飞。

  那样子,好象李真看了他的似的。

  “咳咳,安老,我这不是在擦吗,你看,我擦得有多干净,简直一尘不染。再说,我本是医生来着,你要杂工,这多浪费啊。”

  李真嬉皮笑脸道,同时又暗中抱怨自已不适合这份工作。

  对于季小安,李真还是心怀激,若不是他收留自已,自已有可能还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里东逛西游呢。

  “浪费?我还嫌你是来浪费我的粮食呢。我最后警告你,十二点之前,你若不把那些桌了擦完,就给我背着你的破蛇皮袋子滚蛋吧。”

  季小安怒气冲冲地撂下一句狠话,就离开了。

  李真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正好指在十一点四十分钟,等于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不带这么玩我吧,想把我当免费工人,用完后一脚踢,老子才不干呢。”

  他暗暗地骂了一句,开始全神贯注地工作起来。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容身之处,有活干,有饭吃,有地住,还有一堆水灵妹子看,他怎么舍得丢弃这份工作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