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张灿苏雪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神奇鉴宝术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神奇鉴宝

主角: 张灿, 苏雪

简介:二姑家的屋在邻村,与张家庄相隔五公里远,来张家的时候,说人家姑娘已经在她们家等着了,所以不耽搁,要张灿马上跟她过去相亲。张继业赶紧到隔壁把堂弟张宽叫过来,张宽买了一辆旧的货长安车,双排座,天天跑客拉货,这时候正在家吃早饭,给张继业拉了来。

我真是豪门阔少全文阅读

神奇鉴宝术免费阅读第22章

张国年和刘春菊两老口也赶紧推着张灿跟二姑走,相亲是大事,看来二姑也是上心在着紧办这事,张灿昨天才回来,今天一大早就把人家姑娘叫到家里去等着了。

张宽跟张灿是堂兄弟,两人差不多的岁数,又是小学同班,但张宽都已经两个小孩了,年纪不大,爹却当得早。

张灿先请了二姑坐前面副驾座上,他和妹妹张华坐后面,张华是老妈特意安排去的,一来是女孩子好说话,二来是监视张灿的,张国年两口子对他不放心。

张灿上车后对张宽问道:“宽,你跑一天车可能赚多少?”

“这个……嘿嘿……”

张宽一边开车,一边笑了笑道:“现在买车的太多,一辆旧长安才一两万,又跑客又拉货,除掉油钱,一天生意好也只能挣一百来块,这还要起得早收得晚,油费贵啊,就赚点辛苦钱。”

张灿淡淡笑着掏出钱夹,然后取了三张百元大钞递给张宽,说道:“宽,拿去,你这车今天就算我包了!”

张宽呆了呆,手里捏着三百块钱犹豫了一下,手捏得很紧,嘴里却说道:“老二,都自家人,算了吧,我……我送你们过去就行了,下午回来的时候给我个电话,我过来接,自家人,钱不钱的……嘿嘿……”

张灿笑笑道:“宽,拿着吧,亲兄弟都要明算帐呢,这耽搁了你的活,肯定就不能少了,到前面村长家的杂货店停一下,我买点东西!”

张宽讪讪笑了笑,顺势就把钱揣进袋里,一边又专注的开着车。

二姑一瞧见张灿这个架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钱虽然只扔了三百块,但张灿那种自然而然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气势却是很明显又自然的流露出来。

张宽把车开到村头,村里唯一的一间店就是村长家的儿媳妇开的,几年前张灿走之前,这个开店还就是一间房,窗子打开的简单样,而现在却是重新装修过,墙拆了,进门就是自由挑选的小型超市格局。

张灿下车进去后,村长的儿媳看起来才二十五六吧,水灵灵的,张灿不认识,是他走之后才进村长家的。

“要点啥子?”

女人在看一本书,看到张灿进了门,赶紧从收银台后站起身来问着。

“酒,烟,外加一盒礼品!”

张灿也没多话,直截了当的说着。

那女人自然也是不认识张灿的,又问道:“什么烟什么酒啊?要什么价位的?”

张灿摊摊手道:“你介绍一下,我对烟酒并不熟!”

“哦……”女人盯着张灿有些好奇,不熟买什么?在村里,基本上是没有买来当礼送的,点点头道,“烟最低有五块的,八块十块,十五十八二十,最贵的是六十的黄鹤楼,酒也是差不多的,一坡的价,便宜的六七块本地酒,贵的是牌子货,一百二十八的五粮液,礼品就多了,要看你要什么类型,老人的还是小孩的?”

张灿笑了笑,随口道:“那就一条六十的黄鹤楼,一百二十八的五粮液,老人小孩的礼品盒各一盒吧!”

女人又是一愣,看张灿普普通通的样子,穿得并不特别,没想到出手倒是大方,赶紧把货取出来,然后又用了个大胶袋子把烟酒装了起来,礼品盒只能提着,然后打了价,“烟是六百,酒一百二十八,两盒礼品两百二,一共是九百四十八!”

张灿在她的注视下,一点都没有动容,平平淡淡的从钱夹里取出钱来,数了十张百元钞票递过去。

找回的是五十二,张灿随手揣进了裤袋,然后提了东西出门上车,那女人认得张宽,也认得张华,站在门口诧诧的,只是不好意思开口问他们张灿是谁。

在车上,张宽,二姑,张华,三个人都有些吃惊,张华瞄了瞄二姑,心里明白今天的任务,所以忍住了不出声。

张宽倒是问了出来:“老二,哎,这六十块一包的黄鹤楼,你买一条,六百啊,是去给县委书记走后门啊?一百多的五粮液,咳咳咳……给国年叔就有些那……那……”

说到这里,张宽忽然想到张继业跟他说的,今天是去二姑家给张灿相亲的,那这礼物不是给二姑就是给张灿那对像的吧,二姑现在正在车上呢,所以赶紧住了口。

张灿淡淡道:“去二姑家嘛,给二姑和二姑父带点小礼物,就不为什么事也是应该的!”

农村家的规矩,就算相亲成功,媒人做媒成功,最终的报酬礼物,几百块钱也就够了,但张灿这第一次去就随手扔出了近一千块的重礼,这在农村来讲,是破天荒的惊人大礼了。

二姑呆了呆,然后才满脸笑容的转头对张灿笑道:“老二,我是你姑,你看你,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呢!”

这话很虚伪,面子话,张灿也不理会,笑笑着没再说话,把脸朝着车窗外面。

张宽车开得很快,因为路熟,五公里的路,五分钟没到就到了。

二姑家的房子是两层楼的平房,门面的一壁贴了墙砖,还蛮好看,不过进了屋后,堂屋的地就是水泥磨平的地,里面就没外面那么洋气好看了。

农村家的房子都这样,张灿家的房子更差,还远不如二姑家的,在进屋的时候,张灿就在想,二姑介绍的对像会是“三大”类型的吗?

张宽收了张灿的三百块,比苦干一天的纯收入都多得多,也不好意思马上就走,跟着一起进了二姑家的屋,喝口茶再说吧,顺便看看老二的对像咋样。

二姑有一个儿子一个儿女,儿子三十岁,已经成家,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头打工,女儿也嫁人了,不过现在倒是在家里,正陪着一个女孩子坐在厢房里看电视。

张灿依稀记得二姑的女儿叫刘秀珠,从小就长得有点胖胖的福态,跟二姑很像,比他还大了两三岁。

房间里的两个女孩子一胖一苗条,两个人都赶紧站了起来让座,胖的那个,张灿一眼就认出了,没变多大的相貌,正是表姐刘秀珠,而另一个女孩子很年轻,看起来就二十岁的样子,表情有些落寞不自然,但相貌很秀丽,一身衣衫多少有些流行的款,但又不俗不艳不媚。

张灿心里一动,这女孩子说实在的,当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很漂亮很有气质,想不到二姑竟然真的给他介绍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对像,原来还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而已,农村做媒的,哪怕说得跟天仙一样,真要见了面,其实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张华也偷偷的冲张灿伸了伸舌头,那意思是这女孩子真漂亮!

张宽本来是想进来喝一口茶就要走,但着实没想到二姑给张灿介绍的对像这么漂亮,眼里都直发光,也不想走了,艳羡得紧,以前小时候,张灿家的条件不如他们家,所以娶媳妇也不好娶,自己前几年结婚时,得意得不得了,媳妇白白胖胖的,只比村长家儿媳差一筹,张灿自然是没得跟他比了。

昨天听说张灿在外面一百万的年薪,当时就不相信,叽叽咕咕的诋毁着,不过张灿寄了五十万的现金回来,这又不假,也只能嘴上诋毁几句,那五十万的现金,可是没办法比得过。

现在又见到二姑给张灿介绍的对像这么漂亮,那心里的羡慕嫉妒恨一下子就表现在脸上了!

这个老二,当真走了狗屎运,这哪里的鲜花就总是被猪拱了!

张宽心里极不舒畅,挤眉弄眼的坐了下去,别的人自然没有去注意他,刘秀珠赶紧去倒茶了。

张灿和张华兄妹两把礼物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这才坐了下来。

二姑赶紧介绍着:“小琴,这就是张灿,我的侄子,昨天刚从锦城坐飞机回来的!”

二姑这一句“坐飞机”尤其重,生怕那女孩子没听到,没听懂。

介绍完张灿,二姑又对张灿介绍着那女孩子:“张灿,这姑娘叫刘小琴,在县医院当护士,刚刚毕业分配的,是秀珠二叔家的小女儿,是我自个儿家的侄女,从小看着长大的,手脚相貌都是没得说的,百里挑一……”

这个说得还确实不错,有点百里挑一的架势。

刘小琴有些拘谨,咬着唇向张灿微微点了点头。

张灿还是大方点,虽然不是有意要来相这门亲,但这女孩子的靓丽确实出乎意料,微笑着道:“你好!”

不过张灿观察力也颇强,一瞟之间,看到刘小琴眉眼之间愁云惨淡,眼神里尽是落寞无奈,只是故意压制克制着,不让这表情流露出来,只是太深太重的愁绪,又哪里完全隐藏得了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