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十五年后,我带着一身神技归来杨文陈海_细狗撵兔子小说

小说:十五年后,我带着一身神技归来

主角:杨文陈海

作者:细狗撵兔子

最新章节:第23章 请柬

简介:被世人遗忘十五年的杨文,辞别恩师,带着一身苦学而来的神技,重回繁华。凭借,通神医术,改命风水,点金赌石,无敌武术等等神技。他誓要,弄潮起浪,搅动风云,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十五年后,我带着一身神技归来免费阅读

《十五年后,我带着一身神技归来》第1章 出山

“杨总,这个小孩儿怎么办?”一个人高马的保镖低头问道。

“他才五岁。”不到40岁的杨北业一身高尔夫球装,把球杆递给身后的漂亮秘书后,才慢慢蹲下来看似和善地反问眼前怒气冲冲的小孩儿,“愿意去球场捡球吗?”

小孩儿一听这话突然暴起!抓起杨北业手腕就咬下去!动作太,杨北业手上的百达翡丽差点被甩掉。

杨北业疼得骂国粹:“的小杂种!”,狠狠把小孩儿推到地上:“杨文,你爹娘死了,我这个伯不管你,谁还管你?”说罢叫来两个保镖:“给我打!打完扔出去,玉不琢不成器。”

小孩儿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这是我的家!该走的是你!”

话刚说完,两个保镖走上来,一人捂住杨文的嘴,一人手拍在杨文背后。

五岁的孩子如何承受得了这些,不多时便眼泪横流,动弹不得,直到被扔出家门,小孩儿才拼死放话:“你等着!杨北业!”

“杨北业!”杨文喝一声从睡梦中惊醒。

“做梦还想着杨北业,不是股民就是基。”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幽幽传来。

杨文一听这话,无奈气笑,从床上一跃而起,赤着脚打开房门:“你饭没了。”附赠笑脸一个就要关门。

门外腰板笔直,胡子拉碴的默然一秒,怂了,眼疾手快拦住杨文:“文文,想想为师十五年前捡到你,你才只有五岁啊,这十五年,为师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把你喂,你不能不孝啊。”

杨文嫌弃得推开他师父:“你才是一把屎一把喂的!去去去,侮辱我审美和眼不够,还要打苦情牌?小爷我今天就是不干了。”

中年人又巴巴凑上来:“不孝子!你就忍心看我一代宗师饿死?”

“外到了!!!”门传来砰砰砸门声,“螺蛳粉要不要了?!!!”

中年人假惺惺哭泣表情凝固在脸上:“到这么早啊……”

杨文又气笑了,反客为主,搭上中年人肩膀:“我亲爱的师父,你说要是知道你早上吃螺蛳粉。”

中年人嘴硬:“两年前她走的时候,外还没通到这里。她怎么会想到。”

铃响,杨文拿起来一看,立刻举到中年人面前晃了晃,屏幕上正是孙的微信视频邀请。

中年人作势去抢,杨文撒丫子就跑,外小哥早不耐烦了:“拿不拿了!螺蛳粉不吃我替你吃了!”中年人无奈放杨文离开,只能跑去拿外。

杨文走到健身区点开同意,一张漂亮清纯的脸占据了半边屏幕。孙正在卸妆,看起来很困的样子,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但她毕竟年轻,隔着屏幕都能看清皮肤的泽。语气也不如平日活泼:“文哥,你和我爸刚起来呀?”

杨文一下子心软起来:“,你这是一夜没睡吗?”

孙拍拍脸:“没事儿,我年轻,扛得住。一会儿我就去睡了。文哥,前两天,爸爸说你也要来魔都,你什么时候到跟我说一声哈。有空我请你吃饭。”

杨文孙一岁,和她一起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师父待他如亲生,孙也十分乖巧可爱,在他心里早就是他亲妹子了。现在看着亲妹妹在外面过得这么难,哪个做哥哥的会不心疼:“别介啊,那外头做的还能比得过你哥的手艺?你看你出去这么久是不是又瘦了。”

孙疯狂点头:“哥,我好想你做的饭啊!”

杨文话锋一转:“唉,可惜有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孙立刻过来:“唉?爸爸呢?平时我给你打他不都扑过来抢吗?他是不是出去吃饭啦?”

杨文呵呵一笑:“等着,哥带你去见他。”

往前走了一段,一转,对准了客厅里正在快朵颐的中年人。

孙叫道:“爹!!!”

吓得中年人筷子都掉了。

杨文把凑到中年人面前的螺蛳粉上:“诺,早上他就吃这个。”

孙气得站起来叉腰:“爸!你那胃当初为了归隐就毁了半了,早上吃这个你干嘛呀?”

中年人擦掉嘴角红油,瞪了杨文一眼,接过:“没关系的,我备注了不要辣。这不是你哥不肯起逼得我没办法了。”

孙才不信:“那么重的红油我都看见了,你早起过几次呀?”

中年人高高举起:“——————”

孙看中年人表情凝固在原地:“爸,你那儿卡了?”

中年人飞快按下红色标识,把还给杨文:“我就吃口粉,这么难。”

杨文不管他的慨,拿起粉就走:“我再给您做,您那胃不能这么作。”

中年人叹气:“你还能做几顿?”

杨文脚步一滞:“师父。”

中年人摆摆手:“别,别煽情。我把你领回来就知道有送你走的那天。我自己女儿都出去两年了,没道理你留下来陪我这个糟老头子一辈子。”

杨文想缓和下气氛:“您虽然不修边幅了点,还没到糟老头子那份儿上,村头妈可不同意。”

中年人赏他一个脑瓜崩:“什么叫没到那份儿上,你师父我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愿意刮刮胡子分分钟上电视做名人。”

杨文就知道他师父憋不住:“您不跟我说您以前就是名人吗?”

中年人眼珠一转:“为师又没骗你。”

杨文才不信:“我10岁就看出来你告诉我的是个假身份了。只不过不想追究而已。”

中年人惊喜极了:“这不像你,怎么不查下去?”

杨文摇头:“您教我的那些技能是真的,您这些年对我的教导是真的,这就够了。”

中年人拍拍杨文肩膀,不无慨:“长了,留不住了。”顿了顿,中年人又说道:“明天我要出去一趟,后天就不送你了。人老了,情戏不适合我。我最后提醒你一句。”

杨文有些期待又有些伤地看着中年人:“您说。”

“不要只盯着杨北业。他可以是你出山的原因,不能做你出山的目的。”

杨文郑重点头:“弟子明白。杨北业当初夺我家产,把我丢在街上,我回去当然要拿回我自己的东西,但是我也清楚,杨北业这些年势力庞,绝非我一人可以撼动,师父放心,该怎么做我想了千遍万遍,我做好了一切准备。”

中年人蹙起眉头:“孩子,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好自为之。”

两天后,杨文拎着行李箱孤身一人坐上前往魔都的长途巴,汽车启动的那刻,杨文回头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他生活了许久的地方。师父的话重新回响在他脑海,杨文在心里默默说:“师父良苦用心,我当然明白。只是仇未报,说要放下谈何容易。弟子现在做不到,只能将来做到的时候再来答师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