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山的那边,农家子的科举之路姜丰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小说介绍

作者:山的那边

主角:姜丰

简介:穿越成屡试不中的书生,家里一穷二白。前世计算机专业毕业,在此百无一用。\n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上有寡母,下有妻儿。\n姜丰想了想:水泥玻璃是不会造的,也只能读书科举这一条路了!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小说免费试读第一章初来乍到

逼仄的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中药味,原本就阴暗潮湿的屋子又添了令人不舒服的阴沉腐败气。屋顶已经漏了,一夜光阴,破木盆里接满了雨水。

躺在稻草床上,姜丰的神情有些茫然。

他本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青年。计算机专业毕业,做着程序员,每天穿着格子衬衫、运动鞋,在办公室里敲代码,偶尔做一做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白日梦。

然后在连续的熬夜加班中,他猝死了。

不,不能说他死了。

他的身体确实已经死在了二十一世纪,但他的灵魂和思想,却在这个历史中没有记载的大晋朝,一个刚刚去世的落魄书生的身体里重生了。

原主近二十年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如走马观花般飞闪过。

这个朝代为大晋,皇帝姓萧。在原主的记忆中,宋朝之后,一个叫陈仲光的人抵御了蒙古铁骑,创立了大陈皇朝,延续了三百多年,被现在的大晋朝取代,现在是大晋朝的第三任皇帝在位,正是歌舞升平的盛世时期。

原主也叫姜丰,是个读书多年连个秀才都没中的书生,父亲也是个秀才,原本家里还是个小地主,但是姜父多次赶考,也未能中举,忧愤之下一病呜呼。为了给姜父治病,家里卖田卖地,家业破败。

原主立志要实现亡父遗愿,一心想要高中进士光宗耀祖,奈何没有考试运,连个童生都没有考上。原主的父亲在世时,家境尚可,给他定了临镇熊家的姑娘。时过境迁,姜家败落了,熊家就想悔婚。

姜母是个泼辣的,带着信物上门闹了几番,总算把儿媳妇娶了回来。这个儿媳妇还带着嫁妆,一家人总算不用挨饿了。

原主是个书生,百无一用,却自命不凡,得知岳家有悔婚的意向,就愤愤然,迁怒于妻子,对妻子向来不好。

这次又是落第,被一些邻居嘲讽了一翻,就去村口的小店打了二两酒,喝醉之后不慎掉到河里,人被救了回来,内里却换了个芯。

如今正是倒春寒,阴雨绵绵,这小小的屋子阴暗潮湿,又下了一夜雨,身上的棉被又潮又冷,仿佛能拧出水来,身下的稻草更是泛着一股霉味。

前世加班再苦,也没受过这种罪。

但是死了之后能重活一次,怎么说也是挣到了。曾经的日子,注定回不去了,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姜丰绞尽脑汁的想自己有什么技能,但是他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一样能在古代谋生的。若是生在大陈皇朝初年,也许还能和那位疑似穿越老乡的开国皇帝认认亲。

现在嘛……敲代码是没得敲了,种田?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姜丰将这个选项排除了。经商?本钱都没有。造肥皂制玻璃?原理倒是会,但具体配方不会啊,况且烧玻璃还要建窑吧。

思来想去,还真只有如原主一般,读书科举。士农工商,若有所成,便能发家致富、庇护家人。

“爹,吃、吃药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原本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

姜丰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裹挟着水汽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碗,颤巍巍的,随时会摔倒的样子。

雨已经变小了,但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她进来之后没有关门,屋里总算有了些光线,借着这光,姜丰看清了她的样子。

这女孩一张小脸灰扑扑的,眼睛倒是又圆又大,只是神情怯怯,看起来对原主这个爹颇为畏惧。

这是原主的女儿姜媛。

作为一个单身狗,穿越一下子把他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不仅给他发了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女儿。

姜丰连忙撑着身体走下床,接过女儿手里的药,一仰头喝光了,才说:“怎么让你送药,摔倒了怎么办?你娘呢?”

小女儿扁了扁嘴,怯生生地说:“娘在厨房做饭。”

正说着,一个年轻的女人端着一个水盆走了过来。姜丰抬头望去,入眼即是一个布衣荆钗的美貌妇人,脂粉未施,却清秀可人,只是眼角眉梢带着倦意。

姜丰连忙端过水盆,有点沉……原主的身体真是太虚弱了,果然是手无缚鸡之力。

这是原主的妻子熊氏,闺名楚楚。现在是他的妻子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相处呢,有点尴尬啊……

“既然醒了,就去吃饭吧。”熊楚楚神情木然。

隐隐闻见饭香,姜丰的肚子“咕噜噜”地响了起来。

姜丰更加尴尬了,带头走了出去。

窄小的院落到处是泥浆,姜丰提着长衫的下摆艰难地淌过泥泞,侧头看见熊楚楚牵着女儿走得稳稳当当,显然是早就习惯了。

此时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姜家的午饭很简单,一锅稀粥,几个馒头,还有唯一的一个鸡蛋。鸡蛋和馒头都放在姜丰这个“一家之主”面前。

姜丰给自己装了一碗粥,把鸡蛋剥了壳,递给了姜媛。

“吃吧,小孩子要吃好点才长得大。”姜丰低声哄着。看着那么小、那么软的小女孩,心都软了。

小女孩怯生生地看了眼他,又看了看娘,不敢拿。

熊楚楚点了点头,姜媛才接过鸡蛋,明明很渴望,却又很懂事地说:“给娘吃!”

“媛媛吃,娘不爱吃鸡蛋。”熊楚楚声音温柔。

姜媛小心翼翼地吃着,仿佛吃着什么珍惜佳肴。

姜丰心里有些发酸,摸了摸小女孩柔软的发顶。都是钱闹的啊,一个鸡蛋而已,一家人还要让来让去的。更坚定了科举的念头。

熊楚楚默默看着,一言不发。暗想这个人莫不是又缺钱了,装起慈父来,可不能再受他的骗。

吃完了饭,身上暖了起来,更觉得身体好了,姜丰说:“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不要再买药了。”

在这个时代,看病求医花费不菲,他们家现在捉襟见肘的,连饭都吃不饱了,能不吃药还是别吃药吧。

况且这药还是他娘从村里一个只懂少许医术的算命先生那里拿来的,闻着还有一股香灰味,成分堪忧……

“嗯。”熊楚楚应了一声,默默收碗。

气氛有些尴尬,姜丰只能默默地出了门,想要出去逛逛。

姜家房子是传承下来的老宅,正房、东西厢房整整齐齐,虽然破旧,也是乡下难得的大宅子。只是年久失修,下雨天就漏雨。姜丰想着,也该请人来修修屋顶。

只是如今正值春耕,请人也难。不如等母亲回来商量一下。姜母去镇上大女儿家借钱去了,还没回来。

直达小说资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