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灵虚诡相》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虚诡相

主角:徐镜楼陌楠

作者:玉柒

状态:已完结,最新章节:第659章 番外(大结局)

简介:人死之前,会不会有什么异常征兆?答案是肯定的!不管你信不信,死亡征兆确实存在,而且,生死有命,就算你发现了,也千万不要妄自破解,不然……我因为无意间破解了一次死亡凶兆,从而被卷入了一个凶险诡异的世界,死人血泪、鳞尸噬心、鼠送钱,狗刨坟,毒虫拜母,万蛇朝宗,几经生死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灵虚诡相免费阅读

灵虚诡相 免费阅读 第1章 :人死之前的征兆

在奎爷出事头天的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奎爷的儿子石头哥牵了一头大牯牛,路过一个大水缸,牛头塞进水缸里喝水,却怎么也拨不出来了。

我醒来之后,并没有当做一回事,上午去三爷家玩的时候,还当笑话说了出来,当时正在喝酒的三爷,面色忽然变得很是难看,将酒杯一推,严厉地道:“七斤,这事以后不要再说了。”

我不以为然,只是不敢顶撞长辈,只好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第二天,石头哥和同村人喝酒,不知道怎么的,和人打起了赌,赌注是一顿酒菜,赌的是奎爷能不能将村口老井边的石井栏给扛起来。

那石井栏四方四正,四面四根石柱子,上下两道石条子,长宽高各有一米五左右,厚度十来公分,上面雕了些云纹瑞兽,由于使用的时间久了,井栏内圈上被绳子磨出了一道一道的凹槽来。

这玩意绝对轻不了,往少里说,也得有好大几百斤。

井栏放在那里有些年头了,听说那口老井原先供养了整个村子的用水,不管有多干旱,水位从来没降过,后来淹死了一个女人,还是个孕妇,一尸两命,老井才逐渐被废弃了,但井栏仍在,井中也一直有水。

这个赌约,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都跟去村口看热闹,我也是其中一个,奇怪的是,当我第一眼看见奎爷的时候,总觉得奎爷的头发湿漉漉的,就像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面色也有点灰暗,好像有一层雾气蒙在奎爷的脸上一般。

可在场的这么多人,好像谁都没有发现,只是一个劲的起哄,除了石头哥支持奎爷以外,没有一个人相信奎爷能赢的。

但奎爷却赢了!

奎爷不但赢了,还赢的很漂亮,将石井栏一直扛到了那户人家门口,堵着人家的大门,直到那人服服帖帖的认输了,才大笑着将石井栏扛了回去。

所有乡亲都在赞叹奎爷的天生神力,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奎爷将石井栏重新放在井口上的时候,井中响起了一阵水花声。

我却听到了,而且异常清晰,水花声就像在我耳边响起的一般。

我下意识的走到井边,探头向井里看了一眼,井很深,里面黑幽幽的,根本看不到底下的情况,就像一个准备择人吞噬的黑洞。

莫名的寒意自脚底升起,我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汗毛刷的一下就立了起来,几乎将衬衫都撑离了皮肤。

我正准备退开,井中哗啦一声,陡然有了点朦胧的亮光,就像有人在井水下面点了支蜡烛一样,随即井水“咕嘟咕嘟”的往上冒,就跟开了锅似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从井下钻出来。

我努力睁大了眼睛,隐约看见在水面之下,有一道黑影在井水中快速的绕圈游动,使井水形成了一个漩涡,黑影大约一米来长,看着有点像是一条鱼。

刚看到这里,漩涡之中,忽然升起了一片漆黑的木板,一边宽一边窄,约有两米高,四面各有一块黑漆漆的木板钉住,就像一个直立的盒子,就这么立在水面上。

这一下,我看清楚了,顿时脑袋“嗡”的一声,这分明是一口直立在井中的棺材啊!

老井之中,怎么会有一口黑色棺材呢?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诡异之极,导致我的头脑有点短路,身体好像也不听使唤了,嘴巴张的老大,却发不出声音来,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口棺材就这么直立在水面之上。

就在这时,有人猛的拍了我一下肩膀,笑道:“怎么了?七斤,是不是被我爸吓到了啊?”

我陡然一下惊醒,回头一看,却是石头哥正一脸笑容的看着我,那笑容里,满满的全是骄傲和自豪,分明还沉浸在奎爷扛起石井栏的兴奋中。

要摆在以前,我肯定称赞一番,毕竟奎爷这力气真不是盖的,可现在我哪里有心思管这些,随口附和了一句,急忙转头再向井中看去。

井中早已经恢复了黑幽幽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哪里有什么棺材?

我急忙退到一边,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不知道是自己看花了眼,还是恐怖片看多了,竟然会幻想出这么渗人的事情。

可那感觉实在太过真实,黑色棺材直立在井中的一幕,就像一幅画一样,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隐约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当天晚上,那户人家准备了一桌酒菜,除了石头哥和中午酒桌上的几位,奎爷也是座上客。

这顿酒,成了奎爷最后的晚餐。

第二天一大早,奎爷的尸体被乡亲在井台边发现了,整个人浑身湿漉漉的趴在石井栏上,脑袋耷拉着,似乎是想钻进井里去。

等乡亲们将奎爷的尸体放下来的时候,尸体已经僵硬了,一张脸惨青惨青的,一双眼睛瞪的好大好大,早已涣散的瞳仁之中,满满的全是恐惧。

等到我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瞬间想起自己那个奇怪的梦来,以及那在耳边响起的水花声,还有那口直立在井中的黑色棺材,顿时就是一阵昏眩。

一切的一切,都对得上号!

奎爷临死时的姿态,像极了梦里那脑袋钻水缸里拔不出来的牛,而石头自然就是那牵牛的人,要不是石头哥和人打赌,奎爷也不会死,那口棺材,自然是象征着奎爷的死。

可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是我梦到呢?

井水中的黑影又是什么?为什么就我看见那口棺材了呢?

但我什么都没说,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别说别人了,我自己都更倾向与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事并没有就这么过去!

可就在给奎爷换寿衣的时候,又出了一件怪事。

奎爷不肯闭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