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陆少的前妻是团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陆少的前妻是团宠

主角:姜绰陆司谨

作者:一笠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00章 这作品是谁的?

简介:三年前,她为爱忍辱负重,却落得个任人宰割的下场,没了孩子,丢了半条命。三年后,不好意思,她已经清醒了!什么男人?什么爱情?通通滚开!后来,姜绰忙着拿奖,赚钱,办秀;而陆四少忙着追妻,道歉,并且前往火葬场。直到有一天,姜绰忍无可忍,“请问陆四少,知不知道一个合格的前夫是应该安静地待在坟墓里的?”陆四少不以为然,甚至企图把民政局搬到家门口,准备随时“诈尸”,重新上位。

陆少的前妻是团宠免费阅读

陆少的前妻是团宠 免费阅读 第1章 孩子不能留

深夜。

浴室玻璃蒙上一层水雾,隐约透出高大的身影。

姜绰光着脚丫,轻手轻脚地拉开玻璃门,哗啦啦的水声将她的脚步吞没。

她解开浴袍,走到男人的身后,伸出手环抱住他。

下一秒,手腕被扣住,天旋地转,后背撞上湿冷的墙壁。

极具压迫性的眼神近在咫尺。

陆司谨拧了拧眉,很是不悦,“你想干什么?”

“司谨,你好久没回来了……”

浴室的热气,蒸得姜绰头脑发热,耳根迅速红透。

虽说已经结婚两年,但陆司谨在她身边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次更是时隔两个月才回家,姜绰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她咬了咬唇,仰头看向陆司谨,朦胧的水雾里,原本凌厉的五官,线条有些模糊,竟透出几分温润感。

特别是那双桃花眼,天生潋着深情,此时虽神色淡漠,但深处隐隐涌起的欲望,像极了漩涡,轻易将人吸纳。

姜绰还没回过神,嘴唇就被狠狠堵住。

湿润的沐浴露香味混着荷尔蒙,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这一晚,姜绰为她的主动出击付出了惨痛代价。

次日清晨,姜绰在浑身酸疼中醒来,小脸拧成一团,“嘶……”

“醒了?”

姜绰看过去,薄凉的晨曦里,陆司谨正背对着她在穿衬衫,随着纽扣扣上,衣服收紧,勾勒出男人比例极好的身材。

陆司谨完全是照着不给别人活路的方向在发展。

年纪轻轻就是洛北市龙头企业的副总,无论是能力还是外貌身材,样样出众。

不愧是她姜绰喜欢了八年的男人!

“床头柜上有药,你记得吃。”

“啊?”

姜绰一时没反应过来,讷讷地看向床边,一盒避孕药映入眼帘。

她舔了下唇,嗓音还有些嘶哑,“司谨,上周末我去看望爷爷,他老人家很期望我们能有个宝宝,我觉……”

“你想要孩子?”

陆司谨转过身,晨光熹微,匍匐在他的脚边,衬得他气场愈发清冷。

“嗯,我们结婚两年了,也该有个孩子了,你不在家的时候,孩子也能陪陪我。”姜绰认真道。

“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几乎不带一丝犹豫,陆司谨驳回她的建议。

随后,他扣上袖扣,顺势拿起西装外套,“记得吃药,我不想处理多余的麻烦。”

多余的麻烦?

直到房门关上,姜绰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来,无力地躺回被窝里。

她心里清楚,麻烦的不是孩子,而是他到现在都不愿意跟她产生联系。

个中原因,姜绰不想深究,直觉得头疼欲裂。

……

两个月后。

姜绰拿到孕检报告,刚走出诊室,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自背后响起。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名黑衣人扣住双手,连嘴巴也捂得严严实实。

“呜……唔……”

很快,姜绰被推进一间诊室。

夕阳将窗边的人影拉扯得很长,堪堪地落在姜绰跟前。

季安莲逆着光,化了浓妆的脸扯出一个冷笑,“你还真在这里。”

姜绰震惊,“你……你怎么会……”

季安莲是陆柏原地原配,而陆司谨是小三所生。

这么多年来,季安莲一直视陆司谨为眼中钉,连带着她,也从未得到过好脸色。

为了维护表面上和谐的婆媳关系,姜绰也是一忍再忍。

可今天,季安莲的出现,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和恐惧。

姜绰刚想藏起攥在手里的报告,不料,黑衣人直接抢过去,转手交给季安莲。

“还给我!”

姜绰起身去抢,另一名黑衣人抓住她的肩膀,摁在原地。

季安莲好整以暇地看完报告单,神色越发阴毒,“啧,还真让你给怀上了。”

姜绰跟陆司谨隐婚两年,一直不见肚子有动静,如今陆老爷子躺在ICU,眼看就要分家产了。

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让她怀上了!

“这个孩子不能留。”

季安莲使了个眼色,两个黑衣人立刻动手。

一人摁住姜绰,一人掏出药,伸手捏住她的脸颊,作势就要往嘴里倒。姜绰吓坏了,用舌头死死地抵住上颚,“呜……唔……”

她的孩子,谁也别想动!

陆爷爷还躺在病床上,等着听她这个好消息!

“废物!没吃饱饭吗!给我喂下去!”季安莲扯着嗓子大骂。

“呜……呜……”

苦味在唇齿间蔓延开来,下颌疼得像是要碎掉。

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不要!不要伤害孩子!

姜绰苦苦哀求,却只能绝望地,由着本能吞咽,一杯水将药送进喉咙。

松开束缚的瞬间,姜绰趴在地上,用手指疯狂地抠喉咙,“呕……咳咳咳……”

这时,一张燃烧着的报告单,飘飘扬扬地落到地上。

季安莲居高临下地看着姜绰,细长的眼眸眯起,满是轻蔑,“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就敢怀上陆家的孩子。”

“季安莲!”

姜绰失控,尖叫着扑向季安莲,却是再次被控制。

她红着眼,嗓音嘶哑,“孩子出事!我一定要你的命!司谨也不会放过你的!”

“哎哟,我好怕怕哟!”季安莲拍拍胸口,毫不在意地笑了,“可惜,陆司谨并不会为了你跟我撕破脸,再怎么样,我都是他的长辈,他敢拿我怎么样?”

“你还真以为你嫁进陆家,你就是少奶奶了?做了两年的美梦,你还没清醒呢?”

“当初要不是陆老爷子迷信,听了算命先生的话,非要陆司谨娶你,还真以为以你戏子的低级身份,能当陆少奶奶?”

季安莲原本嗓音尖细,这会得意忘形,笑声更是刺耳难听。

“所以说呀,你孩子没了,也要怪你自己,没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就贪图一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别说孩子,连陆司谨都不属于你。”

姜绰狠狠咬牙,“我是陆司谨明媒正娶的太太,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噢?那我倒要问问陆太太,你的先生去意大利这么久,你知不知道他跟谁在一起?”

说完,季安莲拿出一叠照片,像扇子一样摊开在姜绰眼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