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你是我的暖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是我的暖阳

作者:温苒

状态:连载中

简介:新婚夜,风暖暖满心欢喜,以为她终于嫁给了爱情。不曾想,丈夫寒御却忽然变了一副面孔,说她不配嫁给他,不顾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命人将她丢到马路上,自生自灭。风暖暖一颗心寒到骨子里。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这场爱情里,只有她付出了所有真心。寒御给予她的,只有无尽欺骗与隐瞒。当她心如死灰坚持要和他离婚,他却换上了第三副面孔,对她哭唧唧,装可怜,秀体贴,百般哀求她留下。

你是我的暖阳免费阅读

第1章 新婚被赶家门

夜色渐浓。

天空中乌云密布,伴随着几道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瓢泼而下,瞬间将整座城市笼罩在雨幕之中。

这是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

两小时前,气象局就已经给所有人推送了橙色预警警告短信。

提醒广大群众,尽量避免在暴风雨来临前出门,更不要长时间在户外逗留,避免发生意外。

御园半山别墅。

风暖暖小脸微红,手里拿着一个中式小酒杯,微微低垂着头,不敢抬头看对面的寒御。

恋爱四年,她还是第一次和这个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间卧室。

现下,两人已经是夫妻关系,不久就要行夫妻之礼,这让风暖暖越想越觉得害羞,头低的更厉害。

寒御手里同样拿着一个中式的小酒杯。

他的表情有些隐忍和纠结,时不时扭头看一眼房内的装饰时钟。

5点50分。

“暖暖。”寒御开口,声音十分温柔。

风暖暖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对劲,依旧低着脑袋回:“恩?”

“我……”

寒御只说了一个字,便停住,再没继续往下说。

风暖暖有些疑惑。

寒御想和她说什么?

她鼓足勇气抬头,想看着寒御问他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事。

下一秒,一只大掌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将她整个人双脚悬空的举起来。

“风暖暖!”

风暖暖吓坏了,下意识丢了手里的小酒杯,双手抓住寒御掐着她脖颈的手臂,试图缓解脖颈被掐住的痛苦。

“寒御,你做什么?”

她的声音非常痛苦,十分勉强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句话。

寒御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神色冰冷的将手中的小酒杯举到风暖暖面前,让她看着这个小酒杯说。

“嫁给我。”

“你也配?”

话毕,寒御眸色一狠,一把将小酒杯用力砸向旁边的墙面,摔个粉碎。

风暖暖的心咯噔一下。

她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寒御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

她艰难的从嗓子眼里挤出这三个字。

寒御俊脸上布满寒霜,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吐出比冰棱还凉薄的言语。

“你很快就会知道所有真相。”

“届时,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去谈判,去逼迫,都给我把婚离了,否则,我不仅仅要你死,还要你全家给你陪葬!”

寒御话毕,和丢垃圾一样,将风暖暖丢在地上。

风暖暖没有防备,摔下去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自我保护的动作,摔的很惨,疼的好一会都站不起来。

很快,她适应了这种疼痛,强忍着疼,从地上爬起来。

“既不想和我结婚,为什么要和我领证,办婚礼?”

“和我领了证,办了婚礼,之后又要立刻和我离婚,这样很好玩吗?”

此时的风暖暖心理上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脑子里乱成一片,根本没有注意到寒御言语中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寒御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甚至看都没看她一眼,开口让门口站着的几个保镖进来。

一行保镖硬着头皮从门口进来。  谁也不敢抬头看寒御的表情。

“把她给我拖出去,丟到马路上,不允许她踏入御园一步。”

这个命令让几个保镖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马上过来执行。

“少爷,外面正在下特大暴雨,若是这个时候把风小姐直接丢到马路上,恐怕会出……”

其中一个想帮风暖暖说话。

然而话还没说完,时寒御的手机便已经砸在他脑袋上,将他的脑袋撞破一个口子,鲜血流淌而下。

“我的命令,你们也敢多话?”

一时间,所有保镖谁也不敢再说什么,立刻上前拖着风暖暖就走。

他们发誓,给寒家做保镖,真的是全世界最为难的事。

但,寒家保镖的工资是别家十倍之高,就算是难上天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给寒家打工。

毕竟,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只是可怜了风暖暖,一个好好的姑娘,什么也不知道,就被寒家人给坑了……

之后她的日子恐怕很难过。

然而,他们谁也不敢多嘴去说这些。

寒家的很多事情,都是下了死命令,不允许外透露任何的。

很快风暖暖被几个保镖拖出别墅大门。

风雨很大,就算主别墅门外有一个一米多宽的屋檐挡雨,依旧是没能起到什么防雨的效果。

一行保镖和风暖暖,立刻被大风吹过来的雨水弄湿了衣服。

几个保镖看风雨这么大,有些不忍心,把风暖暖扔到外面大马路上。

但寒御的吩咐,是把她丢到外面大马路上,不允许踏入御园一步。

言下之意,显然是要他们把风暖暖关在御园花园的铁艺大门外,不给她到主别墅屋檐下躲雨的机会。

就算再不忍,他们都不能忤逆寒御的吩咐,硬着头皮继续拖着风暖暖往外走。

暴雨中,身着大红色旗袍的风暖暖,就这么被几个体型壮硕的保镖像拖垃圾一样拖着,丢到外面的马路上。

紧跟着,那扇隔开马路和御园花园的大铁门被迅速关好。

此时的风暖暖,狼狈的不像样。

原本精致的盘在脑袋上的头发,因为刚才摔倒,加上被暴雨洗礼,全都散了,乱糟糟的披散在肩头。

这附近没有任何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若是想找地方躲雨,起码得走一两公里,那边有个景观小凉亭。

此时的风暖暖,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体力,顶着大风和暴雨走去那个亭子。

她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那么保持着被几个保镖丢下时的动作,跪坐在大铁门前。她的眼泪不断滑落眼眶,与拍打在她脸上的雨水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地。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痛苦的哭泣着,大神咆哮着。

不多时,风暖暖听到暴雨造成的噪音中,响起一阵尖锐的细高跟鞋踏步的声音。

有人来了?

怎么会?

她扭头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这才注意到,不远的路边停着一辆漆黑色的劳斯莱斯。

脚步声的主人,就是从那辆车上下来。

她撑着一把大红色的雨伞,穿着和风暖暖同样颜色的大红色旗袍,全身上下透着雍容华贵的气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