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忠犬皇子小厨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忠犬皇子小厨娘

主角:唐安菱阿善

作者:正月十七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86章 气恼

简介:拥有一个只听自己话,并颜值与武力值皆爆表的死侍是一种什么感觉?
好处是,在他的保护下,穿成魔头之女身份的唐安菱,遭遇追杀不用再担心被砍死,倍有安全感。
而坏处是,她这个‘重生礼物’没有人类感情,杀起人来连她都瑟瑟发抖。
摆脱不掉他,唐家菱只得将他打造成一个傻子人设带在身边。
却不成想之后的日常便变成了她时不时需要扑倒他,阻止他杀人。
“阿善,不,不能扭断人脖子。”
“阿善,冷静,我没受到欺负,不可以杀人。”
“阿善,……”
完了,完了,她这扑着扑着,怎么开始馋起他身子来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如何让一具没有感情的木头也对她动心呢?
后来的后来,唐安菱终于如愿以偿了,却只想逃离。
男人将她围困在臂弯中:“不是说要补偿我吗?不是说待我恢复神识,要与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吗?嗯?”

忠犬皇子小厨娘免费阅读

忠犬皇子小厨娘 免费阅读 第1章 魔头之女

“追!定不要让那魔头之女跑了!”

山安城主街上有些混乱,几列不知是何身份的人,执剑穿梭在人群中往前追赶,惹来街旁不少好奇之人围观。

“他们要抓的可是那三个月前死的大魔头唐烈之女?”

“正是,那魔头生前四处夺宝,便是连皇宫都盗过,现在一死,所有宝物定是都在他女儿手中。”

“天哪!那该是怎样一笔滔天财富呀。”

人群议论纷纷,好不热闹,无人留意他们身后不远处一堵矮墙后,此时正蜷缩着一道纤影。

唐安菱浑身紧绷,大气不敢多喘一下。

她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直到意识到那些人追远,这才一下子松懈下来,大口喘气。

累死她了,还好她机灵,用了一个虚招,让那些人以为她往前逃了,终是得到这片刻喘息。

瘫坐在地上时,唐安菱再次感叹,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呀。

出车祸,好不容易借别人身体重活一世,却是穿越到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南楚国,还成为魔头之女被人四处追杀。

唐烈把宝物都留给了她?呵呵,有谁知道她的兜比脸还干净呀。

想起当初她刚从冰棺中睁开眼睛看到的人,衣衫破旧,凌乱的头发和遮盖住大半张脸的胡须,将唐烈映衬的形如乞丐一般。

那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拥有无数财富的魔头。

在她还错愕眼前一切是不是梦时,唐烈先主动开口告诉她,她叫唐绥,是他的女儿,因为生病,昏迷不醒好几年。

她之前服下的药,会有一些失忆的副作用,所以如今她才会什么都不记得。

世上有这种药吗?可是她哪里是失忆了?她分明是占了别人的身体还魂了。

再后来根本不给她消化一切的时间,那些叫嚣着除魔卫道的人便来了。

唐烈为了护她离开,以自毁的方式挡住那些人,而她则开始了逃亡之路。

墙外有人开始议论为什么那魔头之女宁愿被追杀,也不愿把唐烈所留的东西交出来换取平安。

有人答,人心的贪婪罢了。

“我贪婪你妹呀!”唐安菱仰天翻了个白眼。

什么宝物?她毛都没见着一根,怎么献?

可她也听说唐烈死后,那些人将他炸毁的住处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寻到半分宝物的影子,这才认定皆被她带走。

唐安菱有苦难言。

不过若说起来,唐烈倒确实是给她留下一件礼物,但……

想起她的‘重生礼物’,唐安菱不由身子打了个冷颤。

那礼物她一点都不想要,甚至有多远想躲多远。

左右观望,唐安菱从怀里摸出一支嵌金丝翠玉发簪,那是她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了。

冰棺中刚醒来时,她身上衣衫华美,发簪无一不精致,可见唐烈自己虽看似破落,对这个昏迷的女儿却是一直精心照顾。

被追杀的这些时日,她就是靠着典当身上东西才撑到现在。

如今终于来到这山安城,她可以寻个商队,跟着去往沿海之地。

南楚国沿海之地离内陆山遥路远,在那里定不会有人认识她,到时凭着她一身厨艺,不但生计问题和人身安全都能得到保障。

“这位大叔,请问这城内哪里有当铺?”唐安菱问一位路过的大叔。

大叔转过身,对上一张笑靥如花的脸,顿了顿,随即憨厚的脸上飞起一抹红晕。

唐安菱五官精致,又长了一双笑眼,笑的时候,眼睛会弯成一道月牙,明眸皓齿。

外加上此前一直昏迷多年,皮肤白皙细腻得极为罕见,很容易令人心生喜欢。

大叔热心告知,最后还要亲自送她过去。

在遭受到委婉拒绝后,大叔还劝道:“这山安城的治安可不好,特别一个姑娘家最该小心。”

还是一个长得这么美的姑娘。

唐安菱并未放在心上,笑眯眯挥了挥手,随既一头钻入不远处一条小巷子里,打算从这里穿过去。

走小巷自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但当她在巷子中被几名眼神透着不怀好意的男人团团围住,唐安菱才明白方才那位大叔诚不欺她呀。

“啧啧,大哥,这货色好,卖到春香楼怕是能值十两银子。”开口之人长着一幅尖嘴猴腮模样,张嘴便露出一口大黄牙。

而被他叫大哥的男人,满脸横肉,此时正用那双三角眼,如看货物一般上下打量着唐安菱。

春香楼听名字便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唐安菱慢慢紧贴墙壁,一双眼睛警惕盯着面前几人。

这些人既然敢大白天做绑架之事,想来并不怕她喊。

在现代她学过一些简单格斗术,但以她一个弱女子去对付五个正值壮年的男人,那似乎是开玩笑。

“大哥,这个小美人实在是难得的极品,要不我们先尝完了再卖出去?”

另外一名光头地痞眼中的垂涎之色满的快溢出。

这一提议立马惹得几人皆心动。

虽玩过之后再卖出去,价格上会打些折扣,但……

盯着唐家菱露在外的细嫩脖颈,光头地痞咽了咽口水。

“悠着点,别像上次那娘们一样被玩死了。”

这话令唐家菱攥紧手中发簪。

这几人身上竟还背负人命!

领头地痞向着她靠近时,唐安菱突然注意到他的眼睛。

眼白发黄,眼袋极重,嘴唇泛乌没有血色。

脑海里莫明突然浮现一些陌生词汇。

“肝开窍于目,目受血而视,色过而腰痛者,精亡而气泄也……”

唐安菱愣了愣,这些是什么?

字字陌生,却又似乎熟悉到骨子里。

难道……难道……

心猛的颤了一下,难道这是属于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

原主唐绥会医术?

可前几个月她可什么都没感觉到。

莫不是这是真正的唐绥即将苏醒的征兆?

地痞邪笑靠近,紧跟而来的还有嘴里令人作呕的大蒜味。

这让唐安菱根本没法去细想脑海中出现的东西。

身影扑过来时,唐家菱身子缩了缩,不再犹豫迅速出手。

这地痞头子外强中干,竟是让她轻易得了手。

锐利的发簪尾端划过男人的脸颊,溅出一串血珠。

在男人惨叫声响起时,唐家菱猛的推开他,抬腿便往巷子口冲去。

“臭娘们!给老子追!”

但很快,不等他们追上,唐安菱竟是自己又跑回来了。

她神色大变,一边跑一边口中大叫着:“妈呀!妈呀!他是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吗?”

上一篇 2021年10月26日 上午11:57
下一篇 2021年10月26日 上午11:5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