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神医王妃别装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王妃别装了

主角:棠妙心宁孤舟

作者:棠花落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823章

简介:宁孤舟把剑架在棠妙心的脖子上:“你除了偷怀本王的崽,还有什么事瞒着本王?”她拿出一大堆令牌:“玄门、鬼医门、黑虎寨、听风楼……只有这些了!”话落,邻国玉玺从她身上掉了下来,他:“……”她眼泪汪汪:“这些都是老东西们逼我继承的!”众大佬:“你再装!”

神医王妃别装了免费阅读

神医王妃别装了 免费阅读 第1章 你竟敢睡本王!

“放肆!”宁孤舟抓住摸向他小腹的那只爪子,整个人冷若冰霜。

棠妙心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她睡意瞬间消失无踪,忙睁开眼睛,先是一愣,然后满眼惊艳:

他五官俊朗无双,剑眉入鬓,凤眸灿若星辰,鼻若悬胆,唇形性感。

关于他们昨夜发生的片段从她的脑中掠过:活色生香。

宁孤舟眼里则寒霜满布:昨夜这个花痴趁他压制体内毒素时睡了他!

她好大的胆子!

棠妙心看出了他的不悦,心虚地挤出笑意举起爪子:“早啊!”

宁孤舟俊美的脸没有一丝表情,抬手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好听却冰冷:“你是什么人?”

棠妙心见他眼神凌厉如刀,墨发无风自舞。

他身上散发的威压让她有些窒息。

这男人昨夜凶猛如狼,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这是一提起裤子就想不认帐?

呃,他裤子还没提起来吧!

她的眼睛不自觉地瞟向某个不可言说之处。

宁孤舟看到她的眼神后,如星海般凤眸里泛起杀意,指尖加大力道。

棠妙心也怒了,不言不合就动手的男人要不得!

她伸手就去戳他的眼睛,他沉着脸后撤松手。

她戒备地看着他,却挑眉挑衅:“貌美如花的女人!”

宁孤舟凤眸里泛起冷意,扬掌朝她拍了过来。

她见招拆招,越拆越心惊,这男人武功比她高!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力道稍有欠缺,但再打下去,她会吃亏。

棠妙心决定乱他心神:“不就是我不小心睡了你嘛!你至于这么一副贞洁烈妇的反应吗?”

“按理来讲,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并不吃亏!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大不了我让你睡一回嘛!”

宁孤舟听她越说越不像样,并不说话,俊朗的脸冷若万年寒冰,出手更加狠辣。

棠妙心快招架不住了,急中生智:“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打架很伤风败俗吗?”

宁孤舟这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眼前的女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她的雪肤之上满是红痕,提醒着他昨夜他的所作所为。

他一把拉过锦被冷喝道:“转过身!”

棠妙心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好笑,这男人又凶又帅,很不好惹,却是个害羞的。

她冲他挤眼睛:“是你掀了我的被子,把我看光光,对我耍流氓。”

“我的便宜都要被你占尽了,你装什么君子,让我转身?”

宁孤舟:“……”

他黑着脸冷哼一声,扭过头不看她。

棠妙心趁他扭头的时候,赶紧去找自己的衣服。

然后她悲摧的发现,她昨夜太激动了,把自己的衣服全撕成了碎片!

真尴尬!

她见一旁有件雪色的衣袍,不是她的。

她顾不了那么多,先穿上再说!

她穿上后轻“咦”了声,发现那衣衫的质地竟是寸丝寸金的雪缎,有钱都买不到。

只有京中极有权势的人才可能会有。

棠妙心呲了一下牙,难不成她随手从庄外抓来的男人竟大有来头?

她偷偷瞟了宁孤舟一眼,他无论气质和长相都是极品,觉得自己很可能真相了。

早知道他这么麻烦,她昨夜就该委屈自己找个普通男人睡,不该贪恋男色去睡他。

她穿好衣服跳下床,却发现自己腿居然发软,差点没站稳,一头栽在地上。

他听到动静,用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扫了她一眼。

她瞪了回去:“看什么看,还不是你干的!”

宁孤舟的脸黑的像暴风雨前的天空:“粗俗!”

她轻嗤一声,揉了揉发酸的腰:“昨晚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嫌我粗俗?”

宁孤舟的凤眸一横,眼神凌厉如刀,裹着被子便欲起身动手。

棠妙心不想再跟他打,忙做出暂停的手势:“昨夜的事情你要觉得吃亏了,我可以补偿你!”

昨夜还是她的第一次!她也很吃亏的好嘛!

但是这男人太麻烦,不给点好处估计打发不走。

“补偿?你补偿得了吗?”宁孤舟冷笑。

棠妙心正欲跟这位祖宗谈条件,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二小姐,你醒了吗?你要是醒了就跟老奴回府见夫人吧!”

宁孤舟听到敲门声满心不悦,寒意更浓,屋里瞬间就降了好几度。

他想起一件事,他昨夜是在万户候府的庄子附近被人打晕劫走。

满京城皆知,万户候府的嫡长女惠质兰心,聪敏过人。

而嫡次女生而不祥,被扔在京郊庄子里,无人问津。

难道她就是万户候府的嫡次女?

他斜斜地看了棠妙心一眼,只见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她的身上,清丽灵动,有如误坠凡尘的仙子。

她脸上微泛着红晕,顾盼间竟有若满山桃花开,绮丽明妍,那双含了三分笑意的桃花眼,灵动机敏。

抛开她惊世骇俗的行为,单看她的姿容,她要远胜万户候的嫡长女。

他想起自己和万户候嫡长女的婚约,冰冷的凤眸朝她看了过来。

棠妙心被他身上的冷意激得打了个哆嗦,做了个稍等的手势。

她淡漠疏离地对着门口道:“我上次就跟你说了,我不会跟你回去。”

“你去跟你家夫人说,她不配为母亲,我不打算认她!”

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吃了很多苦头,所以对她极为厌恶。

再加上她一出生,她爷爷就病重不治身亡。

她父亲去找当朝国师为她测命,测出来的结果是“天煞孤星”。

她母亲知道这个结果后当天就把她扔到庄子里自生自灭。

前段日子成明帝下旨,把她嫡亲姐姐赐婚给暴虐成性的秦王后,就派张嬷嬷接她回府。

这个时候接她回府是为什么,用膝盖想也想得出来,肯定是让她代嫁。

她上次明确拒绝了张嬷嬷之后,张嬷嬷就回府覆命了,没料到今天又来了。

而她长这么大,在此之前,候府从没一个人来看过她!

张嬷嬷态度据傲,声音冰冷:“一派胡言,夫人生了你,那么你的命就是她的。”

“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去做,否则就是不孝!依律法,不孝是要被浸猪笼的!”

“所以为了你好,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二小姐,得罪了!”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