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少年王爷江湖行梁尘梅锦_卿乃佳人小说

小说:少年王爷江湖行

主角:梁尘梅锦

作者:卿乃佳人

最新章节:第49章 传承猎魂引黄泉,男儿至死是少年

简介:【江湖】+【庙堂】+【武侠】+【热血】曾经手握重兵,战功赫赫的少年王爷,在阴山一役后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一年后,他不进庙堂,反入江湖,届时已是换了皮囊,换了身份,换了姓名,唯一不换的是志向与偏爱!失去庙堂王爷身份的梁王萧离,后来在江湖中以生死谷少谷主身份的梁尘出现,不改心怀天下之志,暗下决心:他要做悬在庙堂之上的那柄利剑,诛奸贼,杀佞臣;他要做漂在江湖之中的那把快刀,屠恶人,戮邪祟。

少年王爷江湖行免费阅读

《少年王爷江湖行》第1章 阴山役遍野横尸,小乞儿战场惊魂

幽国,元符二年,冬!

楼荒国突然对幽国南疆发难。

梁王萧离率三万精锐相抗。

师出潼关,战于阴山。

遇伏,战败!

战况惨烈,史无空前,三万精锐几乎无一生还!

多数将士盔甲被刺穿成丝,兵刃尽数断折。

梁王萧离单人单骑于敌阵中九进九出,仍不知倦。

龙、鹤、鹿三营主将力求护送梁王突围,未果。

最后杀成血人的梁王没有倒在敌军的弯刀下。

却倒在了龙字营主将楚秉林的掌下,一掌击晕,昏沉睡去!

两日后的阴山,天将欲雪,千鸟飞绝,万径踪灭。

平时本就鲜有人行,由于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如今更是一片死寂,生机全无。

加之隆冬时节,山风怒号,越发阴森可怖。

触目望去,死尸累累,横陈遍野,有的头破额裂,有的肢残臂断。

还有的挂在那枝杈之间,像断线纸鸢随风飘摆。

绵延数十里,活脱脱一个人间修罗场!

落日余晖中,

只见一穿着单薄褴褛衣衫,头顶鸡窝头,脸上脏兮兮,却有着一双明亮眸子的小乞丐,

正吃力的在一片死人堆中翻尸倒体,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小乞丐听麻二哥说,这里刚经历了场大战。

对阵双方正是自己顶礼膜拜的梁王和那常年骚扰幽国南疆的蛮夷楼荒国。

本想着一来能一睹百战百胜,从无败绩的梁王的少年英姿。

二来还可以顺带着从战场上找些御寒果腹之物。

结果让小乞丐想不到的是,和往常不同。

这次非但没有看到被遗弃的死瘦的马匹,也没能捡到玉珏环佩之类的值钱物件。

有的只是死亡和已经凝固成冰河的紫黑血液。

旷野风声疾而响,呜咽如哭!

舞勺之年的小乞丐听到呜呜风声,赶忙停下手里动作。

抬头转动着那双灵动眸子东瞅瞅西望望。

等确定四下无人之后,这才又继续摸索搜寻起来。

检查过破烂残缺的盔甲和已经派不上用场,除非有朝廷大批量收回再回炉重铸的废铁断刃。

再顺着死尸挨个摸去,大约摸过五六百具尸体后。

小乞丐终于停了下来,可能是一无所获的失望,也可能是真累了。

再抬头看天,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小乞丐呆愣片刻。

便准备起身回去,毕竟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要走。

刚站起身,饥寒交迫让他脑袋一阵晕眩,忽然便瘫坐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如果这时候有人去探小乞丐的脉搏,会惊奇的发现此时的小乞丐竟然已经停止了心跳。

但约摸一盏茶时分不到,小乞丐居然自己又醒了过来。

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还只当是自己又冷又饿所致。

不知自己已患祸,却觉他人总是悲的小乞丐放眼望去,不觉悲从中来。

心里默叹道:

“这些将士好可怜啊,没有英雄冢,连个裹尸的草席也没有。

他们的家人此刻一定很挂念他们吧?”

小乞丐眼神中闪过和他这个年纪不相符的恻隐和成熟。

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混沌世道,却还有此悲天悯人的心性,也属实难得了。

就在小乞丐准备起身离开的当口,五步开外。

突然传来极细微的呻吟之声。两三声过后,便又没了动静。

一直靠乞讨为生的小乞丐很早便练就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听到声响后。

他先是警觉,然后便是惊喜。

有人还活着。

把梁王当楷模、把士兵作英雄的小乞丐顿时来了精神。

顺着呻吟声传来的方向疾步跑去。

到了近前,才看到有七八具尸体堆积而成的小“尸”山。

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大哥哥,你醒醒!”

挨个摇晃,翻转,再探鼻息,小乞丐的动作越来越慢,神情越来越沮丧。

小乞丐挠了挠头,疑惑道:

“奇怪,刚才明明就是从这里传来的声音啊,难道是“诈尸”?”

念头刚闪过,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小乞丐细瘦的胳膊!

……

被尸体包裹着的梁王萧离突然失去了人肉屏障,朦胧中顿觉冷风透骨。

意识混沌下,耳边又隐约传来呼喊,于是便不顾一切的抬起千斤重的手臂,抓住了一截细瘦的胳膊,

但终究是伤势太过严重,瞬间便又昏迷了过去。

……

“哇哇哇哇哇!”

小乞丐被这一抓,顿时吓的魂儿都没了,随即大哭了起来。

也难怪,由于折腾太久,太阳已经落山,此时暮色沉沉,周围光景几不可见。

突然从死人堆里伸出一只手来,莫说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就算是自诩敢“夜半睡鬼”的麻二哥,也得跳起三丈多高吧。

小乞丐顾不得多想,连忙试图挣脱逃离这里。

才发现那只手已经软趴趴的滑落了下去。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呼喊声:

“小乞儿,小乞儿,你在哪儿?”

火光亮起处,两个人朝着小乞儿的方向走来。

借着火把忽明忽暗的光亮可以看清两人的面貌:

一个人骨瘦如柴,形销骨立,宽大的麻衣下有一面露出大半的铜锣,做更夫打扮。

另一个人倒是身材魁梧,却穿着小一号的短布棉袄。

脸上星星点点,不似凶神,却也自带威严。

小乞丐侧耳细听,听出是自己的麻二哥来了。

顿时喜笑颜开,叫了一声:“麻二哥,我在这儿”。

许是害怕惊醒了刚才的那位“诈尸”,小乞丐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又向后慢慢退了几小步,这才敢扯开了嗓子的叫喊。

更夫和麻二哥听到小乞丐的喊叫,快步来到他身边。

“小乞儿,你没事吧?”

麻二哥心疼的摸了摸小乞丐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把自己的短布棉袄脱下来罩在小乞丐的身上,一边说道。

然后左看右看,发现并没有哪里受伤,这才一把将他抱在怀里。

接着,光着膀子的麻二哥便开始了只有仁慈老母对儿子才会有的碎碎念。

“以后二哥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了。

这么晚都没回去,二哥真怕你被豺狼虎豹叼了去。”

“还幸亏来的时候,碰上了更夫大哥。

这天黑路难行,要不是更夫大哥弄来火把,现在恐怕也还到不了呢。”

“累了吧?冷吧?

“饿了吧?”

絮絮叨叨却言语恳切,略带憨痴。

麻二哥从怀里掏出一个晚上讨来、自己都没舍得吃的馒头递给小乞丐,说道:

“快吃,饿坏了吧?”

接过早已经冻的硬邦邦的馒头,小乞丐又忍不住“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次不是惊吓的哭,而是感动的哭!

原来小乞丐从小孤苦伶仃,没人怜惜。

有一次在金陵渡口,饿极了的他跟一条恶狗争食。

结果被主人像小鸡仔一般拎起,打的半死。

主人一时不解气,还准备把他扔进海里喂鱼。

也就是在那时,一个配黑刀穿白衣的少年救下了他,还当场杀了那个跋扈的主人。

当时小乞丐就想:也许这就是“十步杀一人”的快意江湖吧!

后来惊慌失措的小乞丐连忙叩头拜谢。

白衣少年忙拉起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我当初也如你这般被人欺负,最看不惯飞扬跋扈的恶奴,

今日我也是遇不平事,杀不平人,你……”

看到小乞丐似懂非懂的错愕表情,白衣少年收回了话头。

从身上拿出自己的盘缠,拨拉出大部分塞到了小乞丐的手里。

身后已经传来船家不耐烦的催促声:

“小伙子,要开船了,你到底还走不走?”

“这就来。”白衣少年转身朝船家喊道。

“你可以做我大哥吗?”

小乞丐紧走两步,到了白衣少年面前,怯怯的问了一句。

白衣少年俯身朗声道:

“哈哈,当然可以,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

不过现在我却是要走了。等有机会我再回金陵来找你。”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梁王,只要能做他的兵,就算战死沙场,这辈子也值了。”

说完,白衣少年乘船而去,渐行渐远!

那一年梁王率兵灭了北楚。

那个白衣少年是小乞丐的救命恩人,也是第一个对他好的人。

遗憾的是当时连个名姓都忘了问。

这也是每逢战争,他都会去战场查看的原因。

他希望能够再次看见他的白衣大哥,却又害怕看见。

再后来他遇到了同样好心、又刚刚失去弟弟的姓麻的乞丐。

麻二哥姓麻,但不叫麻二,只是有意认小乞丐为弟弟。

结拜时让小乞丐叫他“大哥”的时候,小乞丐却死活不肯。

小乞丐说他已经有穿白衣配黑刀的大哥了,要不你就做二哥吧。

于是麻姓乞丐便从此被人习惯性的唤做了“麻二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