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魔枭之主段崖_王其人小说

小说:魔枭之主

主角:段崖

作者:王其人

最新章节:第91章 竞价风波

简介:群魔乱舞,血染江湖。少年宗师从异世踏足而来,身怀魔骨,举世震颤。不屈的内心压抑着暴虐,不甘的灵魂咆哮着杀戮。立魔教,斗正道,灭皇朝。看他如何带领一批恐怖杀手,魔道狂枭,一起邀战天下。

魔枭之主免费阅读

《魔枭之主》第1章 段崖

冬天,一层厚厚的白雪,像巨的轻软的羊毛毯子一样,覆盖在这片地上,闪着寒冷的银。无情的北风呼哧哧地刮着,吹在脸上像如割一般,寒风刺骨。

出门的人们用衣将自己捂得紧紧的,瑟缩着在路上匆匆行走。活泼、好动的孩子们也早早的躲进温暖的家中,不愿出来嬉戏。

然而在街道的某一处,一个小小的、瘦弱的人影正颤抖的蜷缩着,他看上去年仅十岁左右的模样,衣衫单薄褴褛,似乎是不知从哪里捡的一件人的长袍,上面满是各种颜色的补丁,还有一些没有被补丁合住的缺口。

衣服缺口的地方漏出了已经被冻得黑紫的肌肤,他的脸上全是些淤泥,只出了一双死寂一般的眼睛。

他的身躯很瘦小,瘦小的似乎一阵微风吹过便能将他刮倒,以至于他就这样俯卧在墙角旁,毫不起眼。

忽然,一阵冷风袭来,瘦小的孩童不禁簌簌发抖起来,双手用力的将周围早已被冰雪浸透的干草抱着,牙关紧咬,弱小的拼命缩成一团,仿佛是在从湿润的杂草上获取一丝温暖。

“难…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我……好不甘心呀,为…什么?我明明……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老天爷……还不放过我?”

他以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着,然后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抬头注视着天空。

那是一双掺杂着疲惫、恐惧、怨恨、死寂的眼神,种种复杂的情绪在眼中交错,最后都化为了不甘。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隐藏在脑海中最深层的记忆涌上了心头。

他叫段崖,在几天前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原本二十岁出头的他,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

段崖的前世出身并不低,他乃是华夏最古老的家族之一段家弟子。

如果你不知道段家,那你肯定听说过一阳指、六脉神剑等,这两招名震中华的武林绝学吧。

作为段家子弟,段崖自幼便经历过世间最残酷的训练,无论是内外功夫或是琴棋书画,各类杂学,同辈之中无人出其左右,被外人誉为段家年轻一辈的代表人物。

不过段崖却是旁系出身,不是嫡系所出,所以哪怕段崖表现的再出色,也没有受到家族的重视,反而遭受了来自嫡系一脉的无情打压。

终于有一天,一场蓄之已久的阴谋在无息无声中发生了。

在一场家族年轻一代的比武时,段崖和一位嫡系弟子的比试中,在很轻松的赢得比赛正要下场的时候,不料却被那位嫡系弟子拿着唐门的暗器偷袭。

因为没有防备,所以他受了不轻的伤,这让段崖开始发狂,在家族长老来不及制止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击杀。

被段崖杀的嫡系弟子正是家族长老的孙子,而他手里的唐门暗器却是家主送的,此言就不必多说了,很明显这是一场裸的阴谋。

随后,段家家主亲自汇合了家族的五长老对段崖进行制裁,在长老定他罪的过程中,段崖在一句话也没说。

事实上也不需要他开口来辩解什么了,因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更让他心寒的是,自己旁系一脉的人不仅没有为他说半句话,还极力和他撇清关系,唯恐受其牵连。

在长老力排众议下,宣布了对段崖的惩罚:

“段崖残杀家族弟子,损害家族名誉,按照族规,当以身正家法,押往刑场,即刻处死!!!”

在家族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段崖被家族刑卫押往刑场,由长老亲自出手击杀。

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心里对段家刻骨的恨意、怨恨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死的时候段崖的嘴角还悬挂着一抹解脱般的微笑,生在这样的家族里,对于他来说,或许就这样被处死,是最好的结局了……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时,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在路边乞讨,更是羸弱不堪,几乎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

当他听到路过自己身边的几位江湖侠客谈论着“秦帝国”“江湖七宗门”“至尊榜”的时候,这才明白自己来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

不过对于他而言或许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来到了新世界,怎么样才能活下去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几天里,他用尽所有的智慧只为了能在新世界生存下来,可是到了现在也无济于事……

这里的语言虽然类似于华夏古代时期,以他的才智,理解起来并不算困难,但却因为自己幼小的身躯限制了他。

所以,纵然有了超前的想法,也无法实施。

这里的人们物质缺乏,百姓自己都吃不上饭,所以自然不可能有人发善心去帮他。

在风雪交加的天气、恶劣的环境下,疲惫、饥饿、寒冷……这样的受始终围绕着他,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无法去修炼自己从家族带来的内功心法。

慢慢的,逐渐僵硬,恐怖的寒意逐渐摧毁他的心灵,原本颤抖的此刻慢慢平静下来,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倒在了中,气息慢慢的也可有可无……

死亡将至!

段崖觉自己很累很累,这几天的寒冷与疲惫,早已将他幼小的身躯摧垮了,只剩下他顽强的精神在拼命地挣扎着。

上一世他与家族斗争中死去,前世所有的恩怨已经放下了,这一世从新来过,他想活下去!

无论是多么疲惫,多么痛苦,多么卑微,他都想活下去。

因为,只要活下去,就会有希望!

凭借他在前世学习的东西,只要能活下去,他就能在这一世放异彩,成就属于他自己的时代。

可是,希望又在哪里呢?

他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周围冰凉刺骨的寒意席卷着他羸弱而又不堪的。

在他看来,每一股寒风无情的吹过来,都像是阎王的催命符,来向他索要他卑微的命,哪怕他再不甘也无济于事……

视线一点一点变得模糊,段崖慢慢的发现自己已经操控不了自己的了。

他明白,自己快不行了,于是他拼命的挣扎着,逃离死亡对他的束缚,但还是逃不过命运对他的折磨,最后他晕倒了。

就在段崖晕倒的片刻时间,整条街道突然安静了下来,匆忙的人们仿佛停下了脚步,就连被寒风催赶的树叶也在这一时刻静止了。

这里从一个热闹繁华的街道,像是变成了一座幽灵之地,仿佛这片天地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诡异至极!

忽然,一道身影从远处的虚空中缓缓走来,脚步一步一步的前行,却极其缓慢。

细看,竟然是一个枯瘦的老人拖着一口黑木冥馆在行走。

那老人双眼空洞,没有丝毫生气,在这剧烈的严寒天气,他竟然只身着一件单薄的白衣,加上背后拖着的黑木冥馆,这一幅画面看起来,像是给人送葬的。

那黑木冥馆长达三米,馆壁上刻着金色复杂的花纹,看起来古老而又。

诡异的是,那口冥馆被老人拖着缓慢的走过段崖身旁时,馆壁上的金色古纹突然猛烈绽放,发出了诡秘之。

这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正拉着冥馆向前走的老人停下了脚步。

蓦然,老人扭头用空洞的眼神望向墙角里命悬一线的孩童,紧接着,他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下一秒钟,他竟然就来到了孩童身边。

老人伸出一双枯瘦的手臂,先是了他的头,然后着段崖全身的骨骼。

约半刻时间,那老人原本平静如水的脸庞上竟然出现了一抹惊容。

“这孩童竟然有如此强的魔气!”

“这难道是……

魔骨!!”

老人脸色变,神色也陷入了久久的恍惚之中,不知过了多久,那老人空洞的眼神当中,竟然流下了两滴血泪落在地上。

紧接着,一股浩的血冲天而上,席卷了这片天地,他的身后随即出现万道血影向天空迸发而出,如魔神降临一般,庄重而又威严。

顿时间,整个天空都暗淡了下来,老人的四周,无数的空间因为承受不住这种威压而开始扭曲起来,紧接着慢慢的崩塌了,出了许多深不见底的虚空。

那老人单膝跪地,神色十分虔诚的朝着远处的天空叩首!

“教主,属下残目魔将,向您叩拜。

“属下终究不负教主期望,经过了十几年的寻找,终于为我圣教寻得魔骨传人!”

“您在九幽之下可以安息了,我圣教从此以后必定能够流传万世!”

“望您心安!”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