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赛季单缜曲语泠_绿茵烽火台小说

小说:赛季

主角:单缜曲语泠

作者:绿茵烽火台

最新章节:第38章 短腿儿

简介:我不懂球,却当上了足球主帅。2050赛季终,鱼腩球队江城1997破罐破摔,他们聘请了一位毫无执教经验的新帅,但这并非是一个天才征服世界的故事,平凡人亦可开启一个不平凡的赛季,一切,都从这个冬窗准备期开始……

赛季免费阅读

《赛季》第1章 老二十

足球是狂热的吗?

我想是的。这项运动的带来的狂热,能够让百米绿茵化为火星四溅的战场,能够让含蓄文化中沉浸千年的中国人在此刻激情喧嚣,能够让地处郊区的江城龙兴球场判若闹市。

十一月的江城通常是晦暗的,一个月的三十天里,十天是在下雨,十天是在下雾,九天半则是将自己交给了灰白二色的世界。而太阳,只能在那半日之中探出头来,拨开天际厚重的层云,穿过空中阴冷的雾霭,将零星碎散的阳光,洒向这座山水之城。

而今天,便是那30天中的半日,然而此刻,聚集在龙兴球场的人们,心中却并未有阳光般灿烂的心情。

“江城1997 0-3 新疆雪豹”

2050赛季的中甲收官战正在举行,可球场大屏上显示的比分,不仅刺痛着主场球迷的内心,也让这场比赛从下半场开始,便进入了垃圾时间。

逆转的希望当然是存在的,但遗憾的是,这里并非伊斯坦布尔,而是江城……

江城1997,这是一支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的球队,千禧之年他们曾爆冷登顶足协杯摘得桂冠,而这也是他们五十余载队史中的最高荣誉。

光阴流转,曾是2004年中超联赛创始球队之一的江城1997,46年后的今天,他们却是鱼腩中的鱼腩,在次级别的中甲联赛中艰难求生。

自2035赛季降级中甲开始,这支球队已在这里混迹十五年之久,而2040赛季,此前退役的老队长朴崎峰重回球队成为主帅之后,他们的战绩更为糟糕。

在24支中甲球队中,他们几乎每个赛季都是排名联赛第20名堪堪保级,这十年如一日的稳定,也让他们在球迷群体中得到了一个“老二十”的绰号。

刚开始,江城球迷在得知这一称谓后是愤怒的,他们在看台上抗议,在球场上大骂,在俱乐部门前静坐,甚至还向英超球迷学习,集资雇佣了一架直升机拉横幅,在江城上空盘旋了整整一日……

当然,这些都是没用的。

老队长朴崎峰依旧稳坐帅位,俱乐部依旧无所作为,球队战绩也依旧糟糕。

冲超无望,保级无忧。渐渐地,江城球迷开始习惯了这一切,吃着爆米花端着可乐进入龙兴球场欣赏一场败仗,然后坐在看台上嬉笑着大骂场下球员,高声呼嚎着教练下课,将生活中遇到的所有愤懑不满都借此机会发泄出来,几乎已成为他们每个周末的一种消遣项目。

再到后来,江城球迷们不仅接受了球队“老二十”的绰号,甚至还把这个绰号变了变,送给他们的主教练,戏称他为“朴二十”。

球场上的赛季收官战已进入最后的伤停补时,尽管球队0-3落后,但“朴二十”依旧稳稳地坐在教练席上,他看着球场上散步着等待比赛结束的球员,听着耳畔球迷嬉笑地骂声,将手插进口袋中,缩了缩脖子,默默地叹上一口气。

自己球队今年的战绩依旧是联赛第20,不过他叹这口气并非为糟糕战绩伤感,而是因为半场休息时,他去厕所的途中路过了客队更衣室,不幸听见了里面人声鼎沸,新疆雪豹的教练组和球员们,正在开香槟欢庆胜利。

新疆雪豹当然有理由庆祝,因为今天这场胜利不仅让其顺利完成冲超大业,也让他们踩着主队江城1997的尸体,夺得了本赛季的中甲冠军。

……

“他妈的,老子不玩了。黄威,你看看这教的这叫什么防守,每场比赛稳定丢三个。”

“呵……老吴,你爱玩就玩不爱玩滚蛋,我们没你在那儿瞎搞,说不定还能进个球。”

教练席上说话的二人一瘦一胖,瘦的叫吴青义,胖的叫黄威,他们分别负责球队的进攻与防守指导。吴黄二人早年均是江城1997的队员,吴青义曾在中甲一个赛季斩获二十粒进球,而黄威则是在29岁时入选过中超2034赛季的最佳阵容。

退役后的二人,均回到了江城1997任教。刚开始,他们关系情同手足,联手培养出了一众新秀,只不过尽数被球队出售掉了。

而后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二人突然变得水火不容,隐隐将教练团队分为了两个派别,而主教练朴崎峰则是两不相帮保持中立。他尝试过调和二人矛盾,但终究是无功而返。

听着这一左一右的争吵声,朴崎峰耳朵都快起了老茧,他索性闭上双眼,等待这个糟糕赛季结束的时刻。

然而,头顶处袭来的一阵阴风,却彻底破碎了“朴二十”的避世希望。他骇然睁开双眼,正好瞧见一个矿泉水瓶命中黄威面门,鼻血随之慢慢流出的画面。

这个矿泉水瓶自然是来自吴青义手里,不过他只想发狠砸向黄威的脚旁,却不曾想手指一滑,水瓶不偏不倚地直击后者鼻梁……

黄威用手捂住鼻子,噌的一下站起来,也顾不上擦拭一番,抹去血迹,张口便吼骂道:“你个龟儿子敢打老子!”

“老子打的就是你这个龟孙子!”吴青义的心中有些愧疚,他没想打黄威,但剑拔弩张的局面下,谁怂谁就是错的,他自是不愿当这个软蛋。

而当吴青义还在思考的时候,黄威已经冲到自己身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用力向前一拉,将自己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地上。

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朴二十”始料未及,这位年近花甲的准老头刚想上前拉架,可教练席上的“吴青义帮”与“黄威帮”的反应显然更快。他们不由分说地冲了上去,大哥打架,小弟决不甘人后。

看着自家教练席乱作一团,场上的队员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马上也围了过去。

很快,球场上以江城1997的主队教练席为中心,围出了一个半圆,教练、球员、裁判、场上记者……他们打架的打架,拉架的拉架,拍照的拍照,这时已经没人关注比赛是否结束,没人在意新疆雪豹的捧杯时刻,因为自家教练拳脚相向的战斗,会比一支次级别联赛的冠军采访与“老二十”球队的悲情感怀更具舆论价值。

《惨!在1.8万人面前连吃十年败仗,球迷:江城足球没得救了!》、《还有谁!客战加冕羞辱1.8球迷,雪豹人站起来了!》、《可耻!在上万人面前打架斗殴,球迷直呼中国足球脸都不要了!》,不用说,更多球迷会选择点击第三个标题的新闻,尽管那不是足球。

……

“扬起那高高的风帆”

“在泥与沙交织的世界中启航”

“我们是江天猎食的鱼鹰”

“我们是水中腾游的蛟龙”

“唱着那激昂的战歌”

“在天与地无尽的空间中回响”

“这里是永不倒下的江城”

“这里是永不屈服的1997”

……

若有若无的歌声传入单缜耳畔,他站在看台,斜阳余辉正好落在脸上,注视着场下纷乱的情景,他突然想起了多年前一本名叫《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小说,不过与书中情节无关,因为这里的火焰是主队教练席,海水则是满脸困惑叉腰看戏的客队球员。

有人说你在足球场上便可以阅尽人间事,单缜此刻觉得这句话正确无比。

他环顾四周,这里有满脸愤懑高声叫骂的激进派,有一脸悲伤宛若末世的哭泣者,有面无表情怀揣双手的思考者,也有依旧高唱队歌的死忠党……

足球无关生死,足球尽是世事。在单缜跟随退场人流离开之时,他听见一段对话从身前传来。

“爸爸,我们的球队在干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走吧,这不是我们的球队。”

这段父子对话,被淹没在了漫天的嘘声之中,一大一小两个身穿江城1997球衣的身影,他们取下脖子上应援球队的围巾,把它扔在地上,继而随着人流向出口挪动,很快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单缜弯下腰,捡起父子二人抛下的围巾,拍了拍收在怀里,也随人群移动,缓缓向出口走去……

中甲联赛48轮积36分位列联赛第20,江城1997,他们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2050赛季。

——

作者有话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