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毒手神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毒手神医

状态:已更新4.78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07-19 17:53:21

简介:  五年前未婚妻当众侮辱,大纨绔周阳怒走山林,誓要闯出一片天。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五年后,周阳回望一眼被自己毒死的几十吨毒虫毒物尸体,踏上前往沪海的火车,重返都市,誓要你方雪落跪在胯下含着老二唱征服。  如果你是周阳的朋友,那么恭喜你,你的命比九命猫还要多几条。  如果你不幸成为周阳的敌人,跪地求饶吧,如果不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可以看他不爽,但他只会让你更加不…

毒手神医免费阅读

毒手神医免费阅读第0001章:怪异少年

  点点星光的映衬下,T59次列车在冰冷的铁轨上孤独的开往它的终点站沪海,咔嚓咔嚓的行进声对于车上的乘客来说已经麻木,长时间的旅途让他们习惯了这种声音,甚至借着这种有节奏的声响缓缓进入梦乡。

  乘客们纷纷进入梦乡,软卧车厢13号房间里的两个姑娘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抱团缩在床角瑟瑟发抖。她们两个都是沪海复大的新生,一个叫韩玉儿一个叫张雯雯,面容娇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但此时,她们美好的脸上满满都是惊恐。而惊恐的来源是对面下铺床上平躺着的那个少年。

  这少年长得极为清秀,让人生不出恶感。但是感觉却有些冰冷,难以接近,而且最重要的是自从她俩在武楚站上车后,就没发现他动弹过,一直平稳的躺在那儿,无论她们如何说话吵闹,他都始终没有动静。让她们俩非常好奇,直到半个小时前,性格外向的张雯雯忍不住上前试图用羽毛笔抚抚他的鼻孔,整蛊他一下。她心想着反正自己是女生,他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坏人,便不理会韩玉儿的提醒大胆的去做了。

  她拿着羽毛在那冰冷少年的鼻孔上拨弄了好一会儿,那少年也没有半点反应。她终于忍不住用手指头放到少年的鼻孔前探试一下,竟然气息全无,她放了将近一分钟左右都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流。顿时就将她吓得赶紧跳回床上,惊叫连连。

  韩玉儿见张雯雯不停尖叫,便开口问她:“怎么了?神神叨叨的,你别把人家给吵醒了。”

  “他…他……”张雯雯指着一动不动的冰冷少年惊恐颤抖的说道:“他已经死了!”

  这话一出,韩玉儿愣了好一会儿,她确定全身颤抖冷汗不停冒出额头的张雯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在车底传来的咔嚓咔嚓声中,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然后小声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死了,死了,死人啊!”张雯雯越说越颤抖,她紧紧地抱住韩玉儿,发现韩玉儿也跟着哆嗦起来。

  “怎么办?”韩玉儿一听说死了人,也慌了神,她从来就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会不会有什么恶鬼索命啊?”

  “啊!”张雯雯听了这话,立即又惊叫了一声,紧紧抱着韩玉儿,差点没吓晕过去。

  韩玉儿被张雯雯叫的心乱如麻,但她心理素质终究还是比张雯雯好那么一点点,她咽了咽口水,将被子拉到两人胸前,紧紧地缩到墙角,说道:“你敢出去叫救兵吗?”

  “出去?我…不敢。”张雯雯的声音越来越颤抖,她现在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还紧紧地抱着韩玉儿,一边打冷颤一边哆嗦说道:“你也别出去,我一个人害怕。”

  “那怎么办?”韩玉儿深呼吸一口气,稍稍稳定了一下心神,只是眼睛还是不敢去望对面的少年。她想了想,立即就想到了警察,赶紧拿出手机,安慰着惊恐的张雯雯,小声说道:“你别害怕,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让列车上的警察过来。”

  “好…你快打。”张雯雯闻言,抱的韩玉儿更加紧了,她的冷汗早已将衣服完全打湿。

  韩玉儿拿出手机便拨了个110出去,接通之后,尽她最大的努力保持着稳定的情绪跟警察反映了情况。

  在警察的安慰声中,小心翼翼的挂断电话,被警察做了一番心理辅导的韩玉儿稍稍松了口气,警察马上就到。

  “好了,不害怕了啊,警察马上就过来了。”韩玉儿立即安抚起濒临崩溃的张雯雯来,张雯雯此时已经从浑身颤抖变成了浑身抽搐,身上更是冰冷的吓人。

  韩玉儿安抚了一会儿,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她拍拍张雯雯的肩膀,宽慰一句‘好了,没事了,警察来了’便赶紧起身过去将倒锁扯开。

  她刚一将倒锁拉开,门就被重重的推开,她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怎么一回事,一柄锋利的匕首就挂在了她的脖子上,她抬头一看,握着匕首的主人是一个戴着蒙面面具的男子。

  “赶紧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蒙面男伸手就将韩玉儿给扣在了臂弯中,匕首距离她的肌肤不到半厘米,随时都能将她的喉管割破。

  她本来就被吓得够呛,突然又来了个劫匪,完全懵了,脑袋下意识的按照蒙面男的指示去做…将口袋里的钱全部掏了出来,手机也举了起来。

  蒙面男一手就将她拿出来的钱跟手机夺过去揣进了口袋,接着反手将门给倒锁住,推着韩玉儿就往里面走,走到窗口时,从后裤袋里拿出一个折叠羊角锤,一锤子就将窗户玻璃给捶碎,接着将韩玉儿往床上一扔,对准两女说道:“赶紧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不然,性命难保。”

  两个女人原本就被吓得魂不守舍了,如今又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劫匪,更是吓得完全丢失了自主意识,只知道按照劫匪的指令不停的往外翻值钱的东西,钱包、相机、手机之类的全部掏了出来。

  见两个女孩乖乖听话,蒙面劫匪又将目光放到了平躺着的冰冷少年身上,他走过去也不说分由,抬腿就踹了那冰冷男子一脚,嚷道:“妈的,装什么睡,再不起来老子一刀捅穿了你。”

  他一脚下去,冰冷男子的胸口微微出现起伏,呼吸也跟着慢慢释放出来。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蒙面男子骂咧一声,抬起腿继续向冰冷少年踹去。

  他这一势大力沉的重踹即将要踹到冰冷少年时,少年猛然睁开眼睛,冷厉的眸子瞬间就锁定了踹向自己的大脚。只见他右手迅疾无比的一甩,抓了一把细长的银针迎着大脚就扎了进去……啊!

  蒙面劫匪踹的力道很足,瞬间冰冷少年手中的一把银针就全部扎穿了他的鞋底,银针一入肉,便疼的他倒嘶冷气惨叫连连。赶紧用力一拔,脚是收回去了,一把滴血的银针却留在冰冷少年的手中,少年不慌不忙甩了甩银针上的血液,缓缓将银针收入右边的竹筒,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一切都不关他事。

  “你找死!”蒙面劫匪咆哮一声,右手捏紧匕首狠狠地扎向了少年的胸膛。

  蒙面劫匪的匕首迅猛的扎来,冰冷少年纹丝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但左手却轻轻的叩开了腰间的另外一个竹筒。当即,一道残影便从中迅疾无比的飙射了出去。

  蒙面劫匪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手持匕首的右手便完全麻木,身体失去了对它的控制。就在此时,他赫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只红色蝎子。他刚发现红色蝎子,还来不及发出一声叫唤,只觉脑袋里猛地一沉,整个人瞬间就栽倒在地,晕死了过去。

  蒙面劫匪摔倒在地后,银色蝎子乖巧的弹起,窜入竹筒之中,只在蒙面劫匪的右手上留下一个小红点,看上去就像是被蚊子咬的一样。

  “扰人清梦的家伙,该死。”冰冷男子冷漠的嘟囔一声,扣上竹筒的盖子,缓缓合上双眼,继续睡觉。

  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敲门声:“警察,开门。”

  两个女人听见这话,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恐惧,放开嗓门大声的哭嚎了起来。外面的警察听见里面传来哭声,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也顾不得其他什么了,直接一脚就将门踹开。当警察们踹开门闯进来,看见室内的景象,以为倒在地上的那个蒙面劫匪是死者,赶紧跑了过去,摸了摸脉门呼吸,便说道:“姑娘,怎么回事?他没死啊?”

  “他是抢劫犯。”韩玉儿抽泣着说道,然后又指了指对面床上的冰冷少年,说道:“那个才是死者。”

  她这话刚落音,冰冷少年便缓缓坐起,一脸不悦的望向韩玉儿,那神情分明是在说:你才是死人。

  韩玉儿见到冰冷少年坐了起来,吓得赶紧往床角一缩,大声哭喊:“诈尸了,诈尸了……”

  韩玉儿吓得大声哭喊,本来情绪就已经接近崩溃的张雯雯受此惊吓眼睛一翻白,晕死了过去。

  进来的铁路警察跟两个乘务员见到这景象,面面相觑,有些傻眼,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女乘务长见韩玉儿在不停地哭喊,便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待到她稍稍稳定一些后,递给一瓶水,小声问道:“姑娘,喝口水。你跟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韩玉儿接过水轻轻的抿了一口,惊魂未定的瞄了一眼对面的冰冷少年,小声说道:“我们一开始发现他死了,就打电话给警察,过了一会儿听见有人开门,以为是警察来了,我就去把门打开,结果这个蒙面劫匪却闯了进来,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蒙面劫匪?”

  老警察嘀咕一声,下意识的扯开蒙面人的面巾,当蒙面人的脸露出来,警察顿时就有些惊住,嘴里喃喃说道:“曾国华。”

  喃喃一声后,赶紧用手铐将他给拷了起来,抬起头对韩玉儿说道:“小姑娘,你立了大功啊,这是京九线上有名的大盗,我们布局了半年都没抓到,今天居然落在你手里了。”

  韩玉儿听了摇摇头,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在蒙面劫匪一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蒙了,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就好像做梦一样,完全不清楚。

  “我说,你们可以出去聊吗?”这时,那冰冷少年却一脸嫌弃的说道:“这还有其他乘客要休息,你们很吵欸!”

  …………

  【新书开锣,走过路过,莫要错过。收藏一下,票票投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