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逍遥皇子苏灿喜儿齐瑾儿_文山老鬼小说

小说:逍遥皇子

主角:苏灿喜儿齐瑾儿

作者:文山老鬼

最新章节:第626章 天道循环(大结局)

简介:《全历史架空文》庙堂权争,明枪暗箭,步步杀机重重,江湖恩怨,刀光剑影,招招要人性命。有职宰二十年敢封驳百道圣旨的权臣终为别人做了一辈子嫁衣。有前朝太子自刺双目用复国宝藏换了一个美人,宁负天下不负她。有梧桐仙子举世无双可在宫中为情自困百年,吃最甜的点心喝最烈的酒。有镇国将军两子三孙死战场,我家女子亦比男人强。有三国乱战,血凝尘沙风不扬,有白骨如山,又增多少魑魅魍魉。爱恨,情仇,逍遥何妨?

逍遥皇子免费阅读

《逍遥皇子》第一章 敢逃婚的公主

深秋,夕阳的霞光温柔的给东森帝国的皇城披上一件温暖的绯袍,雄伟的城门下,一男一女踏着漫进城门洞里的余晖缓缓地并肩步入大城。

守城的卫兵早已将行色匆匆的人流驱赶,整齐的列立两侧,等候着东森国两位最尊贵的年轻人从他们面前走过。

在这些卫兵眼里,那位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的公子除了是帝国的三皇子外,还是皇城里最不能得罪的风云人物。

而那位与他同行的曼妙女子,更是皇帝陛下的掌上明珠,二公主苏绮月。

当两人缓步踱过卫兵统领时,站得笔直的他似有若无的听到绮月公主说了句,

“灿,多亏了你,要不然这回,我就真的嫁了!”

统领一愣,除了惊讶于公主的逃婚行为,更意外的是,居然是三皇子出手带着公主殿下跑的,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唉,真为陛下头疼!”

这位忠心耿耿的卫兵统领暗暗一叹,然后恭敬的看着二人慢慢融入都城大街上的人流之中。

东森帝国的三皇子名苏灿,虽然他本人曾表示很讨厌这个名字,可皇帝陛下赐的大号,岂能由他做主,在被陛下一顿龙脚连击后,也就只能无可奈何地认了。

“姐,回去后你就躲起来,过些日子等父皇的气消了,你再出来,要不然你还得嫁给齐家大公子。”

“我知道,不过这次父皇好像铁了心要把我嫁给他,怎么办呀?”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边走边聊着,身后宫里派出的大内高手越聚越多,当绮月公主发现时,已经不下十余人跟在身后了。

她无奈的拉了拉弟弟的袖子,撅着嘴没好气的嘟囔着,

“你看呀,还说躲呢,怕是这次要直接被绑起来送到人家的床上了……”

苏灿也回头瞥了一眼,虽然他早就知道这群人自打他们姐弟两天前出城就一直在暗地里跟着……

“没事,有我呢,弟弟答应过你,只要你不想嫁,没人能把你怎么样,父皇也不行,我说的!”

苏绮月听了这话,立刻转忧为喜,十八九的俏丽姑娘笑起来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就知道弟弟最好了,嘻嘻,那回去后,父皇那边可就靠你啦,我可不想挨骂……”

“知道啦,你先回公主府吧,我还要再转转……”

别看苏灿是弟弟,可对自己的宠溺在苏绮月看来,要比自己的父皇还要多。

“嗯,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去找你!”

说完就踏上了身后侍卫准备的马车,冲着苏灿挥手道别。

苏灿也挥手回应着,还有几分稚气的脸上尽是无奈的苦笑。

“走,回宫!”

苏灿向身后的侍卫摆手下令,他也不想再多逛游了,再不回去,怕皇帝那边真不好交代了。

一众人领命就簇拥着三殿下大摇大摆的往皇宫方向而去。

当苏灿站在东森帝国皇帝面前时,富丽堂皇的皇宫里,早已亮起了盏盏灯火。

“胡闹!”

皇帝苏振山拍案而起,一双虎目瞪着苏灿,花白的胡子撅起老高,可他这幅怒不可遏的模样根本吓不到苏灿,就连侍立在一旁的老太监脸上都露出了浅浅的笑。

“父皇,二姐不愿嫁,你又何必逼她,算了吧。”

要说整个帝国谁不怕皇帝,恐怕也只有这位三殿下了。

苏振山气的用手指点着苏灿的眉心,疾言厉色的吼着,

“她不愿意你就带着她跑了?朕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苏灿抬手抹了抹脸上的“龙涎”,嬉皮笑脸的扶住了皇帝的胳膊,

“父皇,您别生气,先坐下喝口茶,呵呵。”

苏振山一挥龙袍,打开了苏灿的手,可还是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父皇,那齐剑有什么好的,非要把二姐嫁给他。”

苏灿边说边陪着笑脸给苏振山倒茶,

“哼!不嫁也行,那你出来帮朕打理朝务!”

苏振山瞥了儿子一眼,没好气的道。

苏灿的手立刻就停了,

“呃……父皇啊,要不我去劝劝二姐让她嫁了?”

苏振山重重地将茶杯按在书案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你都十六了,已经是大人了,出来帮帮父皇怎么啦?看看你大哥,你二哥,再看看你!”

“嘿嘿,父皇啊,儿臣懒得很,国家大事有大哥二哥帮您就够了,我瞎掺和什么……”

“那父皇就把你二姐嫁了!你自己看着办!”

苏灿一听这话急了,

“不行!你要是把我二姐嫁了,我现在就走,让你一辈子也找不着我!”

皇帝今夜第二次拍案而起,

“小畜生,你再说一遍,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苏振山一着急,连朕这个字眼都不用了,窜过去就想踢儿子一脚,可无奈这小兔崽子身子灵活这一脚踢空了。

“你回来!咳咳咳……”

苏振山捂着胸口急咳了几声,苏灿见状赶紧抢上几步,将其扶住,谁知竟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嘿嘿,小崽子,你还是毛儿嫩啊,这下你再跑呀!哈哈……”

苏灿满脸黑线,无奈的叹了口气,

“父皇,你又吓唬我!再这样,儿子就不跟你玩了!”

苏振山抓着儿子的手渐渐松了力道,将苏灿拽到身旁坐下,

“儿啊,哎……”

叫了一声儿,苏振山幽幽一叹,手在苏灿的手背上拍了拍,

“不是父皇狠心硬要把你二姐嫁过去,可朝廷的事有时父皇也力不从心……齐家三朝老臣,自你爷爷打江山时就一直跟在左右,你叫父皇如何当众拒绝这门婚事。”

苏灿看着苏振山的脸,不知何时那个曾经扛着自己满皇宫转悠的男人,已经有了细碎的皱纹。

“爹,儿子知道,知道您为难,所以后面的事交给儿子办,您就别费心了!”

苏振山点头,也同样看着儿子,不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偏心,大儿子苏俭二儿子苏克可从来没喊过他一声爹,永远都是那么恭敬,恭敬的仿佛不像一家人……

这时门外有人禀报,一直侍立在侧的老太监徐顺出去听了,又回来道,

“陛下,西陈国出乱子了,刚得到的信儿。”

说着将手里的一封密函放到了书案上,苏振山点头,松开了苏灿的手。

知道父亲有事要忙,他施了一礼就要出去,只是身后传来了苏振山的声音,

“灿儿,对齐家,温柔些……”

苏灿头也没回,只是点头嗯了一声。

看着三皇子走了,徐顺到了皇帝身边,将茶盏递到皇帝手里,轻声道,

“陛下,三皇子还是那么疼人。”

苏振山抿了口茶,对这位从小到大都跟在身边伺候的太监自然无话不可谈,

“哎,就是他这份心性,也不知道随了谁,他娘活着的时候也不这样啊!”

“慢慢来,三皇子的性子若是让他争些什么,怕是要费些波澜,您呀,也别急……”

“哼……能不急嘛,哎,算了,以后再说吧,总之不能让这个兔崽子闲喽,要不然他真敢撂挑子去当个闲散王爷去!”

这边,苏灿沿着平坦的宫道,一路向自己的寝宫走去,别看他十六了,可皇帝依然将他养在宫里,不让他单独出去建府。

回了自己的麟渊殿,小丫鬟喜儿急忙上前给苏灿端茶,结果却被苏灿一把揽在怀里,挑着她白嫩的下巴,色眯眯的问,

“两天不见,有没有想我呀?”

喜儿俏脸一红,在苏灿的怀里乖巧的点点头,羞赧道,

“想了……”

苏灿嘿嘿笑着,松开魔爪坐到了椅子上,拿起茶盏就灌了一口,喜儿则俏生生地站在一旁,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只映出眼前一人的倒影。

二人静谧无言好半晌,这种气氛喜儿似是习以为常,见时候差不多了,便自顾自的去准备沐浴用的香汤,至于三殿下私底下喜欢发呆的事,她早已见怪不怪了。

苏灿则依旧怔怔的坐在那里,看似神游物外,实则……

“老家伙,醒了没有?”

“醒啦……”

“是不是哪里出问题啦?这次你竟然要休眠!”

“没有出问题,是你的境界提升的太快了,连我都需要适应,以后就好了……”

“哦……”

苏灿在心底应了一声,就再没与之交流。

能跟一个人真正的心意相通,自然就是住在他心里的人,或者说在他的脑子里。

自从十六年前苏灿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个自称道魔神尊的人就存在了,可不管苏灿怎么逼问,除了名字外,竟只字不提其来历。

最后苏灿也放弃了,反正有这么个家伙在,自己安全是绝对没问题的。

因为凡是在他百丈之内出现或发生的人和事,都逃不过道魔神尊的感知。

更何况道魔神尊还传授了苏灿一门功法……

别看麟渊殿就只有四个下人,可喜儿的手脚非常麻利,没多久一桶香汤就准备好了,然后她回了正殿,小心翼翼的唤苏灿去沐浴,苏灿笑着点头答应,抱起喜儿就往卧房走。

喜儿也不挣扎,心中只有欢喜,从六年前十岁的三殿下为她拿刀杀了那个欺负她的娘娘,小丫头就把自己当作三殿下的人了。

但殿下总说自己小,明明跟殿下年纪一般大好不好……

可沐浴时看到殿下背上那十道清晰的伤疤,喜儿心里那点小小的怨念也就荡然无存了,因为这些伤疤,就是杀那个娘娘后付出的代价!

喜儿永远都记得殿下说过,为了自己,这些疤痕他愿意背一辈子!

虽然满室春色,但没有什么你浓我浓,喜儿知道三殿下晚上是不睡觉的,六年来虽是同榻,可殿下只是盘膝坐在自己身边,像一尊神祇一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