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首富老公太宠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首富老公太宠我

主角:孟静薇擎牧野

作者:静水流深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53章 神秘的男人

简介:送外卖途中,孟静薇随手救了一人,没承想这人竟然是澜城首富擎牧野。
他亦是商界帝王般的存在,传闻他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孟静薇救他时,他许诺一个亿为酬金。
可当那一亿元变成娶她的彩礼时,孟静薇恍然大悟:“我只想要一亿的酬金,不要你!”
“你舍命相救,我擎牧野唯有以身相许才能报恩。”
“凭什么?你娶我,问过我意见吗?”
“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不愿意!”
“那我也可以屈尊‘入赘’。”
“擎牧野,你不要脸。”
“跟娶老婆相比,脸不值钱。”
“那……这钱我不要了。”
“钱已经到你账户,现在反悔,晚了~!”
孟静薇:“……”
欲哭无泪。
这年头,好人难做,救个人还把自己贴了进去,太特么欺负人了……

首富老公太宠我免费阅读

首富老公太宠我 免费阅读 第1章 意外救了首富

澜城。

凌晨2点。

送外卖的孟静薇在路口等红路灯时,骤然看见路一辆轿跑被闯红灯的大货车撞飞数十米,四轮朝天的翻在地上。

轿车严重变形,车玻璃粉碎,隐约还能嗅到一股汽油味,随时可能爆炸。

惊魂未定的孟静薇不敢耽误片刻,撂下电瓶车直接跑过去救人。

趴在地上,伸手拍了拍驾驶座上满身是血的男人的脸,“喂,醒醒啊,车要爆炸了,快出来!”

见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孟静薇脑袋探进车内,伸手解开男人的安全带,拖着他出来,却发现他腿卡住了。

几番晃动下,昏迷的男人虚弱道:“救我~”

“我拽不动呀。”

孟静薇使劲的拽着,奈何腿卡的很紧,任由她怎么拽都无济于事。

闻着汽油味越来越浓,危险系数飙升,孟静薇有些退缩的松开他,随口扯了个理由,“抱歉,我还有外卖要送,超时要……要扣钱的。”

孟静薇真心想救人,但她也怕救人不成又搭进去一条命。

“救我。给你……一个亿。”

虽身处眩晕中,但男人求生的本能极强。

“一个亿?”

听见他提钱,孟静薇眼眸一亮,瞟了一眼轿车标,是法拉利。

他,确实是个有钱人。

承诺应该不会有假。

“后备箱有千斤顶。”浑身是血的男人费力的睁开眼睛,想记住女人的模样,奈何血液淌入眼睛里,模糊了视线。

“好。”

刻不容缓,孟静薇立马跑去打开后备箱找出千斤顶,将它顶在座椅和中控台之间,她这才将男人拖了出来。

两人刚走两三米,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轿车爆炸,气流冲击下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男人陷入昏迷。

孟静薇吓得小脸惨白无色,拍着胸口,“呼,好险啊……”

缓了片刻,便将他拖上了电瓶车,用绑外卖箱的绳子将他两人绑在一起,晃晃悠悠的骑着电瓶车去了医院。

缴费窗口,收费员问道:“叫什么名字?”

“我叫孟……”

她刚开口想要报出名字,却被收费员打断了,“呀,你是我们院长的女儿,叫黎允儿是吧。”

黎允儿,她同卵双胞胎姐姐。

两人拥有如同复制般的一模一样面孔与身高。

但……命运截然不同。

因为她生下来就被抱走,几经周转卖给现在的养父母。

可一月前养父母意外出车祸,重伤住院,需要高额治疗费。

这时生父母突然出现,说可以给养父母治病,前提条件是孟静薇必须要给黎家得了白血病的小儿子做骨髓移植,并不能露出跟那张跟黎允儿一模一样的脸。

生母赵若兰说:“我们允儿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样样精通,更是澜城第一美人。而你就是个乡野丫头,上不了台面,绝对不能因为你的存在毁了我允儿的好名声。”

为了给养父母治病,孟静薇忍辱答应。

而今天送外卖在深夜,她就懒得化妆,没想到会被认出来。

何况误进了生父的医院,她只能默认自己是‘黎允儿’,并以她的名字充值了5000块做手术费。

搞定一切之后,疲惫不堪的才她回到出租屋洗了个澡,顺手洗脏衣服时竟发现口袋里有一枚黑色菱形钻戒。

孟静薇没多想,将戒指放在桌子上便躺在床上想眯一会儿。

不知几时,外面响起叩门声。

“谁啊?”

她趿拉着拖鞋走到门口开门,却见黎允儿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

孟静薇一句话还没说完,迎面就被黎允儿甩了一巴掌,“孟静薇,你是不是犯贱,我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吗?”

身材高挑的黎允儿黑色长发披肩而垂,精致绝美的五官略施粉黛,气质绝佳,尽显高贵,卓然天成的美令人沦陷。

对比身穿廉价睡衣,趿拉着九块九一双拖鞋的孟静薇,两人云泥之别。

孟静薇气恼不已,反手一巴掌打在黎允儿脸上。

为救养父母,无奈受亲生父母刁难,但她从来都不是任人宰割,欺软怕硬之人。

伴着巴掌声脆响,黎允儿惨叫了一声,道:“孟静薇,你竟然敢打我?”

孟静薇力道比黎允儿大很多,一巴掌打的她脸颊微肿。

孟静薇甩了甩打疼的手,柳眉微蹙,“打你忍着!我又不是你妈,还幻想我会惯着你跋扈的性子吗。”

“你深夜带着野男人去我爸医院看病,传出去我怎么做人?你还有理了!”

气的面红耳赤的黎允儿指着她,又道:“来澜城时就警告过你,不许顶着‘我的脸’四处招摇。你养父母的命不想要了是吗?!”

如果不是今早有人跟她爹地说了,她只怕还被蒙在鼓里。

“你的脸……呵。”

孟静薇自嘲一笑,眼神中充满哀伤。

瞧瞧这不公的命运,就连生的相同容貌,都不配以真颜示人。

此时,黎允儿手机铃声乍响。

她拿着手机走到一旁接电话,目光微撇之间,恰好看见了桌子上的那一枚黑色菱形钻戒。

这钻戒,似曾相识……

“妈咪,什么事儿?”她问道。

“天呐,闺女,你什么时候救过擎少?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不告诉妈咪。刚才擎家来人了,说约你一周后见面。”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