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秦:夺笋啊,祖龙我日记陈牧嬴政_向阳喵喵喵~小说

小说::夺笋啊,祖龙我日记

主角:陈牧嬴政

作者:向阳喵喵喵~

最新章节:第110章 完成我当母亲的愿望

简介:陈牧穿越秦朝末年,觉醒天道日记系统。坚持写日记,就能获得奖励。“叮!日记完成,获得冶铁与制盐技术。”“获得杂交水稻合成图。”“获得蒸汽机、发电机设计图。”“获得汽车、火车、巨轮设计图。”他将所有奖励记在《天道日记》中,打算苟到西汉就出山。万万没想到。嬴政手中出现《天道日记·副本》,能实时看到陈牧更新内容。某天陈牧心血来潮,画下世界地图。嬴政:还等啥,给朕起兵啊!

秦:夺笋啊,祖龙我日记免费阅读

《秦:夺笋啊,祖龙我日记》第1章 天道日记系统

齐国灭,稷下学宫被始皇帝嬴政关闭。

稷下学子纷纷离去。

各奔前程。

至此,天下学术中心成为废墟。

也有的稷下学子,不愿传承数百年的学宫就此淹没。

仍然留在齐地,办私学,传承论学之风。

在齐故都淄博办私学自然是不可能的。

私学设在泰山中,称为“小稷下”。

即便如今,秦灭六国,一统天下。

可世人依旧记得荀子之名。

甚至百姓称荀子,有“圣人”之相。

而小稷下的创办者,正是荀子的学生浮丘伯。

在秦,官方可不提倡兴办私学。

被抓住的话,是要杀头的。

小稷下更是隐于世间,鲜有人知。

陈牧之所以知道得如此清楚,因为他是小稷下的师兄啊。

五年前。

陈牧穿越到秦。

本以为觉醒金手指,升级系统,从此教始皇帝嬴政做人。

结果等了几个月,连个毛都没有看到。

按照小说的剧情。

陈牧以为,祖龙肯定是自己爹了,然后会化作慈祥的老头,听自己吹吹牛,然后传位给自己。

结果!

自己都快饿死了,都没有等到慈祥的老头。

最后流落到泰山。

遇到来泰山创办“小稷下”的浮丘伯。

凭借超前的知识,陈牧顺理成章,成为了小稷下的师兄。

浮丘伯时常行走于世间。

所以,他在泰山小稷下的时间并不多。

这五年来。

跟随浮丘伯,陈牧对诸子百家全数精通。

毕竟是穿越者。

理解法家、儒家、道家、阴阳家等等还是十分容易。

这天。

陈牧完成课业后,被浮丘伯叫了过去。

浮丘伯开口说道,“陈牧,为师要去咸阳,打算带你一起去。”

陈牧面色凝重的反问,“师尊,如今是始皇帝多少年?”

浮丘伯掐指一算,“始皇帝三十六年。”

始皇帝三十六年,即公元前211年。

当然,这个计算方法,只有陈牧知道。

陈牧心中一黑!

都始皇帝三十六年了,你老头还想着去咸阳,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

明年始皇帝嬴政限将至,届时胡亥继位,天下百姓揭竿而起。

秦朝风雨飘摇。

谁也救不了。

若自己有金手指,开局给始皇帝献上长生不老药的话,去咸阳或许还能体会一下三妻四妾的快。

可现在不行啊。

天下都要乱了。

苟在泰山之中,难道不香吗?

当即,陈牧做出了选择,“师尊,弟子深知学艺不精,还需勤学苦练,故决定留在小稷下,钻研学问。”

想了想,陈牧觉得,这样说,肯定不能说服浮丘伯。

便补充了一句,“再给弟子几年时间,弟子必定往咸阳寻找师尊。”

浮丘伯扶着长须。

半晌没有开口。

你小子还学艺不精?

单就法家来说。

李斯、韩非都没有你这样的高度好吧!

再拿农家来说。

经你手的土地,任何农作物产量都要翻倍。

你还好意思说,学艺不精?

但人各有志。

有些人愿意做隐士,有些人愿意入仕为官,看自己想法。

浮丘伯沉思良久,“即使如此,你就留在小稷下,跟师弟师妹们,好好钻研学问吧。”

浮丘伯说走就走。

当天带着几名愿意离开的门人,离开了泰山。

而小稷下中,加上陈牧,也才一百人不到。

送浮丘伯到上上门口。

目送他们的目,消失在道路尽头的转角。

陈牧才转身。

就在此时。

一道机械冰冷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叮!系统激活条件!系统正在激活中——”

陈牧,“!!!”

这是!

金手指!

果然这是穿越者的标配啊,自己怎么可能会没有?

“叮!天道日记系统激活!”

“宿主每天坚持书写日记,记录所见所闻,记录生活点点滴滴就能变强!”

系统声音结束。

随后。

一个本子,一支笔出现在陈牧手中。

日记本的封面,有四个若隐若现的镶金字:天道日记。

陈牧顺手打开日记本。

浓重的墨香,立即扑面而来。

没想到。

即便穿越了,也逃离不了写日记的命运啊。

将日记本合起来。

天道日记四个字,再次出现。

天道?

看着这两个字,陈牧有些激动。

难道说,这个日记本,是天道的一部分?

但不对啊。

五年的时间,陈牧确定自己没有穿越错。

这个世界,没有修仙、没有洪荒、没有高武。

就是二世而亡的秦世界。

不管了。

先回去试试看,就知道怎么用。

至于小稷下的其他师弟师妹,不用陈牧管。

师尊浮丘伯,经常会离开小稷下。

家早就习惯了。

吃饭吃饭、休息休息、做学问就做学问。

身为弟子,陈牧还是有些特权的。

比如他居住的地方,是一栋独立的阁楼。

回到阁楼内。

陈牧将天道日记拿出来。

已经很多年没有动笔写日记。

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

【今天老头走了,也不知道,他还能否回来,他以前也经常出去,可这次,他是要去咸阳啊。】

【老头本来想带我去咸阳,可权衡再三,我还是拒绝了,现在的咸阳并不太平,算算时间,李斯该建议始皇帝嬴政焚书坑儒了。】

【也不知道嬴政是咋想的,李斯说“禁止百姓以古非今,以私学诽谤朝政”,要消灭《诗》《书》和其他列国的史书,嬴政就相信了?】

【他的秦,若是想万年,历史根基不能断,可以将这些书籍收集起来,等日后六国之人心安,再对天下人开放,不好吗?】

【李斯这老头坏得很,协助嬴政一统天下,的确功不可没,可是野心不小,焚书坑儒的主张,概也有私心,消灭其他学术门派,天下就只有法家了,他就是爷啊!】

【至于那些方士,杀了就杀了,什么炼丹制药,那就是毒药啊,把嬴政骗的太惨,靠这些丹药续命的嬴政已经病入膏肓,就算扁鹊再世,也难有办法医治。】

生活在秦。

又生活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泰山之中。

陈牧能想到的东西不多。

提笔就来,开始吐槽秦朝。

史书上记载,嬴政下令焚书坑儒是在公元前213-212年。

师尊浮丘伯去年,也就是始皇帝三十五年,去过咸阳。

还没有焚书坑儒。

那就是今年了。

写完。

合上日记本。

“叮!第一篇日记完成,获得奖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