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家储物间直通大唐江言_观赏小说

小说:我家储物间直通大唐

主角:江言

作者:观赏

最新章节:第57章 长安城暴乱

简介:江言心灰意冷的离开了繁华的都市,踏上回乡的归途。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意外的发现一枚玉质戒指,这枚戒指打通了通往古代唐朝的通道。从此,来往两界的江言,不断的运用现世文明成果反哺生活苦难的古人。

我家储物间直通大唐免费阅读

《我家储物间直通大唐》第1章 归途

在沪市通往闽南的高铁上。

江言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这次离开,他决定再也不会回来了。

爷爷去世已经一个多月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让江言心灰意冷。

回想起每次出远门,爷爷拄着拐杖,日渐弯曲的身影,江言直觉的心头难过,心中懊悔。明明知道爷爷年纪大了,为什么不在大学毕业时,就回乡陪着爷爷,非要在沪市逗留两年。

高铁很快,不到五个小时,直达闽南下面的一个市里,江言下车后,坐上出租去往乡下。

一个多小时后,江言下车,看着熟悉的家乡,迈着沉重的步伐,拖着行李箱往村子里走去。

这些年,因为城镇开发,大多数的村民都举家搬到了城镇居住了,留下来的也没几户人家了。

爷爷念旧,又是一个信风水的人,曾经有个风水大师,说自家的房子那里,是个风水极佳的地方,能福荫后人。爷爷便在原来的地基上自建了一栋两进的四合院。

踏着村子里的水泥路,江言一路向家里走去。

迎面走来一个驮着农具的大妈,看到江言,停了下来,

“小言,回来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按照辈分,江言应该喊她二娘,他们家也是几户没有搬走的几家之一,

“二娘,不走了。”

二娘看到江言的样子,有点心疼道:

“不走了就好,有什么事就去找二娘,别太难为自己了。”

江言点点头,回了一句嗯,就继续往家里走去。

江言的爷爷是闽南一带是有名的木雕大师,在村子里辈分也大,十分得村里人的尊敬。上个月爷爷去世,不少村民特地从城里赶回来,帮着江言一起操持着他爷爷的丧事。

沿着水泥路一路行走,拐了一个弯。一栋颇具古风的建筑出现在眼前,这是他爷爷找古建筑研究的朋友帮忙设计的,这栋房子建成也有个把年头了。

江言拿出钥匙,打开门上的大锁,推开厚重的铁门。他像是一个在外漂泊的游子,终于踏上家乡的故土,尽管他上个月刚刚回来过,尽管他每年都会回来几次。

走在大理石板上,江言怀着沉痛的心情,每走一步,都像是能看到爷爷曾经生活过的身影。

院落里方形的石桌上,他与几个老友喝茶聊天,又或者和老友们下着象棋,争的面红耳赤的样子。屋檐下的摇椅,他清晰的记得,爷爷最喜欢在下雨天,躺在上面,闭目养神听着院子里雨水滴落的声音。

后院,一处葡萄架,这株葡萄架存在的年头都超过了这栋院子。江言坐在葡萄架下,眼眶再也控制不住,眼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坐在葡萄架下的江言,像是还能听到耳边传来爷爷曾经在他儿时跟他说过的一个个故事。

许久,江言收拾好悲痛的心情,放在院子里的行李也没再管它,径直走向一间屋子,推开木制的房门。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木制雕品,还有几块没有动刀的原木。

这是他爷爷工作的地方,里面的摆设像是爷爷工作完还来的及收拾一样。

工作台上,放置着各种雕刻用的道具,一块巴掌大的木雕,木雕只雕了一半,旁边放着一把锉刀。

江言看着没有雕完的木雕,内心悲痛的难以抑制,瞬间崩溃大哭。他记得爷爷过完年后对他说,要雕一个自己的人形雕像,给自己的孙子留个念想,他还劝他爷爷说,“爷爷一定能够活到一百岁”,可有些事情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江言抽泣的将头趴在自己的膝盖上,坐在地上,一顿大哭过后,他感觉整个人都好了很多,此刻他感觉有点累,很想睡一会,就这样眯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红红的眼眶,江言感觉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小言,你在家吗?”

江言走出屋子,朝大门走去。

看到刚刚村口碰到的二娘,手里端着一碗面走了进来。

二娘看见江言,急忙迎了上去。

“小言,刚刚看你才回来,想着你肯定还没吃饭,就回家给你煮了一碗面,煎了两个鸡蛋,你快吃吧,肯定饿了吧?”

江言接过碗,感激道:

“谢谢二娘。”

“二娘,你先坐会吧。”然后又将二娘迎到石桌旁坐了下来。

看着江言红红的眼眶,二娘心里一阵叹息,道:

“多可怜的孩子,从小没了爹妈,相依为命的爷爷也没了。江老,那么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听着二娘的话,埋着头吃面的江言,将头埋的更低了。

看着江言的样子,感慨的二娘也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赶紧转移话题,道:

“不说了,不说了。”

“趁热把面吃了。”

江言埋着头,闷声道:

“嗯。”

二娘又说道:

“小言,以后有什么事,就跟二娘讲,二娘虽然没什么文化,也开解不了你,但你不能什么事都闷在心里,那样会闷出病来的。”

江言抬起头,挤出一个笑容,道:

“知道了,二娘。”

过了一会儿,江言吃完面,二娘拿着碗离开了,临时还对江言说,让他晚上去她家吃饭,但被江言婉拒了。他不想一直这样麻烦别人,以后住在这里日子还长着呢。

江言将行李箱拿回自己的房间,收拾好行李。然后去烧水,既然打算一直长住,家里肯定得重新擦拭打扫一遍。

这一整理就到了晚上七八点钟了,天空中,乌云遮挡了月亮。

忙了一下午,江言一天就只吃了一碗面,一直没有什么胃口,但他还是煮了一碗从沪市带回来的方便面。他要好好生活,这是他爷爷所要看到的。

收拾完碗筷,江言走进爷爷的房间。

家里的一些曾经爷爷穿过的衣物鞋子还有盖过的被子,大多数都已经烧掉了。这是老家葬礼的风俗,过世老人生前用过的东西都得烧掉。

但还是留了一些东西,给后人留下点念想。

江言拿出一个木头箱子,这是他爷爷临终前留给他的遗物。

箱子上的油漆已经剥落了,这是他爷爷和奶奶结婚时的箱子。

打开箱子,最上面是一张定期存款单,上面显示的余额是两百二十多万。他记得他上大学的时候,他爷爷曾经有一次很神秘的告诉他,“大孙子,爷爷已经把你结婚买房的钱都准备好了。”

他还记得爷爷说完时,那得意的神情。想到此处,江言觉得鼻子发酸。

江言将存折放到一边,又拿起箱子里面的一个铁皮盒子。打开盒子,是一叠照片,最上面的是一张黑白的老旧照片。这是他爷爷年轻的时候和他奶奶的照片,那时候的爷爷还是很帅的。

一张张看着,大多数都是黑白照片,也有几张彩色照片。看到最后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明显更具现代感。看着照片里面的人,江言像是尘封的记忆再次被开启,这是他的爸爸妈妈。

在很小的时候,江言的爸妈就去世了,爷爷告诉过他,他的爸妈都是考古学家,在一次挖掘探险中不幸去世的。随着年岁的增长,江言对父母的记忆越来越稀薄。

将照片重新放回铁皮盒子里,箱子底部还有手帕包裹着的物件。江言打开手帕,里面是三个木雕,分别是他的爸妈还有奶奶,他突然明白这么多年来,爷爷一直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吸着鼻子,江言正打算将所有的东西放回箱子里,但底部一个折叠好的方巾吸引了他的注意。方巾是一块普通的白色布料,上面绣着两只鸳鸯。江言好奇的打开方巾,里面是一只玉中带翠的戒指,对着灯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是什么玉质的戒指。

江言拿着比对着自己的手指,然后戴上自己的左手食指上,却发现大小尺寸刚刚好。

把玩了一会,准备取下来放回箱子里,结果怎么都拿不下来。试了几次以后,整个手指都泛红了,想了想,还是等会用点油再试试吧。

江言将所有东西放回箱子里,除了那个取不下来的戒指,然后将箱子拿回自己的房间放好。

时间到了九点多,江言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周围一片寂静,一股孤寂感萦绕心头。回想起儿时在一个院子里玩耍时的时光,还有爷爷慈祥的面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江言来到一道房门前,这间房子是一间储物间。里面存放的都是他儿时,爷爷为他做的各种各样的小玩意,这些玩意陪伴他度过了整个童年。

江言推开房门,

“咯吱”,

储物间里一片漆黑。

此时…

天空中,乌云散去,月光顷刻间散满整个院落。

江言只觉得周围都变得亮了很多,抬头看了一眼月亮。

可是…

一道月光正好照射在左手食指上的玉质戒指上,顿时,光芒大作。

江言察觉到这一异样,惊恐的看着自己手指上的变化,来不及多想,只想着赶紧将戒指脱下来。

玉质戒指像是被月光激活了一般,瞬间汇聚一道光芒,折射进储物间里,消失不见。

周围的一切恢复正常,像是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来的快去的也快。

江言手足无措的一会看看月亮,一会又摸了摸戒指,可是现在又感觉不到任何的不正常。

刚刚那一道光芒射进储物间里,他也看到了,可是外面的月光只能照射到门口,储物间里面仍旧黑漆漆的。

江言小心翼翼的向储物间里面走去,走到门口,伸手摸了摸。

“啪嗒…”

打开照明开关,储物间里顿时通透,看不到任何异常的物什,都是一些木雕玩具,和一些正常的废弃物。

但是…

站在储物间里的江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那面墙壁。

像是平静的湖面,微风吹过,荡起阵阵涟漪,灯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墙壁像是一块水幕,尽管它还保持着墙壁原有的颜色。

江言站到墙壁面前,想伸手抚摸,可是整只手直接穿了过去。

吓得江言赶紧将手抽了回来,仔细检查了一下抽回的手掌,完好无损。

这种发现,让江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鬼使神差的整个人穿过了墙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