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闪婚萌妻:高冷首席NO.1》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闪婚萌妻:高冷首席NO.1

状态:已更新121.4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8-06 22:26:32

简介:他是权贵的象征身世显赫,容貌俊美无俦,格霸道独断专行,驰骋商界一手遮天,所有人见到他都要礼让三分尊称他一声‘江主’。她狼狈的闯入他的世界,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眼前蹦跶,终于有一次他发话了:“我江上寒什么都不缺,就差个老婆。”她:“……”没法交流了。婚后——“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履行丈夫的义务你的生理需求。”“……谢谢,不需要。”“那你要单方面执行妻子的职责我。”“…

闪婚萌妻:高冷首席NO.1免费阅读

闪婚萌妻:高冷首席NO.1免费阅读第1章 订婚前夕

  酒店房间内,偌的双人床上,尤乱白双目紧闭眉头深锁,脸上满是痛苦又焦急的神色,脑袋微微摇晃似乎摆脱什么,不难看出她正在做噩梦。

  “啊——”终于在一个要点时,她高亢的喊一声猛地睁开眼坐了起来,口口的喘着气,惊惧的神情还未褪去。

  尤乱白意识到那只是一个梦,整个人的垂下肩膀。梦境里一幕幕清晰无比的在脑海中一一呈现,令她头疼欲裂。

  血——

  片片的血湿透小女孩精美的裙子……

  尤乱白用力晃动脑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订婚前忧郁症?

  今天一整日在酒店彩排明天订婚的流程,好不容易忙完了房间休息连晚饭都没吃,睡前是怀揣着期待又高兴的心情入睡,谁知居然做了个稀里古怪的噩梦。

  尤乱白清醒过来后,霎时间觉得安静的房间有些可怕,唯恐忽然冒出什么来,脑海里又浮现那殷红的血迹,不停的在眼前蔓延。

  她一个人不敢呆在房间里,干脆掀开被子下床,趿拉着便鞋快步往门口走去。她要去找男友高斋,反正都要订婚了,共处一室一晚也没事。出去时不经意看到客厅的桌上还有一瓶没喝完的红酒又回身去喝了几口给自己壮壮胆,灌的自己喉咙都哽咽了才停下。

  *

  走廊上空无一人,只有她自个慌乱的脚步声在回荡。

  尤乱白烦乱的抓了抓头发来回看门牌号,她忘记高斋的房间在哪了,出来的急又没带,之前他跟她说过,可是酒劲一上脑袋就糊涂了,只概记得是在自己上一层总统套房之一。

  她总不能一间间去敲吧?虽然也才两间。

  “诶呀——”再次叹了口气,她鼓起勇气来到其中一间房门前,举起的手刚要敲下。

  ‘咔嚓’

  跟前的房门发出脆响,随即开了一条出穿锃亮皮鞋的双脚。

  尤乱白惊愕同时下意识转过身就想走,谁知瞥见开门人的样貌倒是怔住了,而不远处的房门‘咔嚓’一声开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又急忙回过身推着跟前的一起进入了房间,捂着嘴掩住惊呼出来的声音。

  她看到了什么?她的姐姐,居然半夜三更从她男朋友房内出来。

  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在一起?她的姐姐为什么会从她男友房内出来?

  尤乱白心烦意乱,一口火气灼的她心疼,眼眶已经泛起了泪水在打转,茫然失措的神色使人唏嘘,只是跟前的人并非一般。

  “你在做什么?”头上磁冷的声音响起,尤乱白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件多愚蠢的事。

  居然把一个陌生推进他的房间——

  尤乱白不由退后几步远离这个散发冷气压的,后背靠在了玄关的角落里,逼仄的地方使她避无可避直直的对上他漠然的双眼。

  尤乱白开口要解释喉咙却是哽咽的,只张了张嘴未发出半点声响,倒是走廊上两人的说话声从还没关的门中清晰的传来。

  “你该走了。”她男朋友的声音。

  “不嘛。这么晚了还让我离开,你有没有良心?”她姐姐嗲声嗲气的撒娇着。

  身旁的好似耐心被磨灭了,身形一转就要出去,尤乱白情急之下上前抱住他的腰阻止他出去,抬起头一脸祈求的摇头。

  尤乱白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心虚见到他们,该怎么去面对此时的状况,明明受害人是她。

  她怕她这样出去,到时候三个人会很难堪,她明天就要跟高斋订婚,而他如今却跟她姐姐暧昧不清。

  双眉微锁目不悦,不适应她突如其来的靠近,双手扶在她肩上稍微使力要推开她,谁知遭到她更有劲的‘拥抱’。

  这下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磁冷不容抗拒的声音再度响起:“走开!”

  声音里的冷漠无情让她不敢违背赶紧松了双手背到身后,但还是死死的挡在门锁处,从门中看外面的情况。

  一对年轻的在房门前聊天,自然的好似他们才是朋友。

  尤乱白努力隐忍就要脱口而出而出的哽咽,蓄满泪水的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跟高斋从学相识再到相恋,多年情如今看来只觉得好笑至极。

  “……不行,你真的该离开了,明天早上乱白没准会来找我。”高斋脸上没有不耐烦的神色,所以这句话根本没有说服力。

  尤雅容当然知道不合适,可她哪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她头一歪微微仰起,十足娇气又自得的说:“那你亲我一口,我就走。”

  高斋一时间没有说话,尤乱白也瞬间憋住了呼,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从不够宽阔的隙里看着他的举动,拳头紧紧攥着。

  然而下一刻她就看见他慢慢的低下头,准确的亲在她姐姐唇上……

  尤雅容心满意足一笑,得寸进尺的上前抱住他的手臂:“那你也该送我回去。”

  尤乱白已经看不下去了,那以往对她说各种甜言蜜语的嘴亲在了她姐姐唇上,她既觉得厌恶又悲愤任由自己无力的向后靠去,门彻底的锁上。

  ‘咔嚓’清脆的锁门声就像碎掉的镜子如她此时的状态,不堪一击。

  “哼——”意味不明的从鼻中轻哼一声,无鄙夷或不屑,像是在提醒她他的存在。

  尤乱白这才想起自己强行进入别人的房间,她顾不得心里的烦闷,右手抓了抓头发抬起头来对他歉然一笑,只是笑容勉强十分难看:“不好意思……让我再呆一会,他们离开后我再走,可以吗?”虽是这样说,可整个人紧紧贴着门板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架势。

  微微低头抿唇不语,淡漠的双眼与她直视,头上的灯辉使他神情莫测。

  他身量极高压迫十足,尤乱白慌乱转开视线,窘迫的站直但还是半步不离门锁处。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说点什么,一抬头就对上轻抿着的薄唇,淡粉色唇瓣线条分明细小的唇珠异常,干净流丽的下颌好看得让人很想上去啃一口,她不由咽了咽口水发出一声‘咕噜’,在这安静的玄关处很是清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