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仙圣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仙圣帝

状态:已更新53.57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2-02 23:38:55

简介:  方朴用十年时间读万卷书,练就文气,获得修道中的一龙之力,以此洗髓伐毛,脱胎换骨,从此便以一小小书生身份,迈步前行,矢志要做一个俯视天下,傲世天的人物。  灭了诸天仙圣,方能让他谁与争锋!  …

仙圣帝免费阅读

仙圣帝免费阅读第1章 书生练手

  “方家公子,你来送碑帖?你家的石碑林给我老孙如何?”

  石碑林镇的东头,一位穿得像一个暴发户的中年商人忽然截住一位少年,睁着一双狡诈阴狠的双眼说道。

  这少年名叫做方朴,年纪才十五岁,身材有些偏瘦,身穿一件泛白的青衣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对方,淡淡道:“平素是方家小儿,今天怎么变成了‘方家公子’?”

  方朴双眼透着几分清澈芒,看似羸弱的身躯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的富商放在眼里。

  在这石碑林镇,他认识这老孙,名叫孙不四,一年前才是街头的老混混,一年不见在镇中添家置业,谁都晓得他做的是什么阴险的勾当!

  老孙的名号在石碑林镇算得上一号人物,听到方家公子的话,老孙肥厚粘油的嘴唇动了动,目凶道:“石碑林你是不?”

  方朴浑然不顾他的眼神道:“石碑林不是你老孙能得起的,我劝你还是莫要忘了自己的本份!”

  说完他根本不顾老孙一双冷冷的眼睛,迈步朝镇中最的家族林家走去。

  林家族长就是镇长,在这一亩三分地的石碑林镇,是位高权重的人物。

  听人说,这只是林家的一个小分支,林氏家族在万庆国中,根深蒂固。

  他今日来送石碑林的碑帖,石碑林是方家的资产,方圆十亩多,全部是宽过一米六高过十米的青石碑,上面书刻无名人士的书法,总共有一百多块。

  林家小姐喜欢附庸风雅,每一月都要方朴送去一座石碑的碑帖,赏赐一两银子,方朴从十三岁时都做这一件事情,如今已经快要两年了,生活全靠林家小姐的银子过活。

  方朴对林家向来较为熟悉,从东头走到西头,就到了林家的府邸,宅院深深,白墙青瓦,红柱铜门,石狮豪奴,乃是石碑林镇唯一书香门第。

  方朴还未走到跟前,忽然就从中走出一位健步如飞的练家子,瞅见他走来,二话不说,蛮横地伸手朝他抓来,冷笑道:“小子,你今日迟到了片刻,小姐很是生气,要我来把你抓!”

  方朴被这人高马的护院抓得背脊生疼,龇牙咧嘴,眼里出几分怒意。

  进了方家宅院,一座厢房处,护院将他往地上一丢,冷笑道:“小子,以后再敢迟到,休怪我刁某手不留情!”

  方朴弄了弄脸上被磕出来的伤痕,这户人家的地面上不留尘土,但石板硬得令人难受,护院蛮横,他却做不了什么,强忍下怒气,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把碑帖放下,今日我还有事情跟你谈。”

  这里面说话的就是那位林家小姐,林诗雨。

  “你要谈什么?”

  方朴将碑帖递给站在一旁紧盯着他的刁护院,皱着眉头说道。

  “石碑林,我要了,三日后去你家索要地产!”

  林诗雨小姐根本不容商量的语气,亦是清冷的道。

  “你给我多少钱?”

  方朴声沉地问道。

  “我给你纹银五十两。”

  林诗雨声音加重了几分,像是显示自家的气。

  “三日之后,你来我家吧!”

  方朴说完话转身就往外走去。

  刁护院等他一走,双手奉着碑帖送到门里,一个俏丽的丫头伸出手掌将碑帖取了,然后道:“小姐让你去杀了老孙,他活腻了!”

  刁护院闻言,神情一动,拱了拱手迈步离开。

  “小姐,你看出什么了?”

  是那丫头轻声问着自己的主子。

  “这些碑帖连起来乃是一篇足以轰动万庆国的文章,你现在帮我磨墨,我要将此文章传送出去,不出有两日,我林诗雨的名字就会名动天下!”

  林诗雨素手有些轻微颤抖,将少年所写的碑帖全部拿出来,目里透着得意的神色道。

  “小姐,你说那小子怎么就不知道这篇文章有来头,据为己有呢?”

  丫头好奇的问道。

  “他不过是乡下的小子,如果能有我聪慧,就不用月月受我的施舍!”

  林诗雨眼中出轻蔑之意,在这石碑林镇,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够凭借诗文胜过她。

  从石碑林镇返回石碑村,需要走上半个多时辰的山路,方朴自从镇里离开,就到身后跟了一个人,这个人他知道不是别人,乃是老孙。

  老孙看上了石碑林,知道能够上一个价钱,不惜敢跟林家暗斗,可见他背后是有人物撑着的。

  两边是葱葱郁郁的树林,偶尔有山鸟的轻鸣,一路和风舒畅,方朴脚步平稳,一条山路难不倒他。

  这条道不经常有人走,老孙的胆子,白日杀人只要不是街上,他就敢做,何况现在这条道上只有两人,他步子加快,臃肿的出现在少年的视线中。

  “小子,不要跑了,我再跟你谈谈那事!”

  老孙扯开嗓门喊道。

  方朴却不停下脚步,步子更是加快了很多,似乎没有听到老孙的话。

  老孙见到小子跑得飞快,顿时奔了起来,他的步履如风,也是一名练家子,眼看就要接近对方,他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一柄,泛着寒,既然对方发现了他的意图,那么正好,他就要宰杀了对方!

  正在这时候,方朴忽然一转,就跑进了旁边的树林里,眨眼就不见踪影。

  “小子,你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老孙咧开嘴冷笑着,以他的实力,如果摆平不了一个小书生,他的脸往哪搁,石碑林这一他是要定了。

  一头扎进石碑林,他的小眼睛就如饿狼一般敏锐起来,很快就发现了方朴的踪影,他挪动脚步,一跳越过一米高的灌丛,就势向方朴扑了过去。

  方朴冷冷一笑,忽然将手里拉弯的藤条一放,藤条呼啸一声,结结实实地扇到对方的,将老孙打得“哎哟”痛哼一声,摔倒在地。

  方朴冷笑地看着跌倒地上的老孙,不屑道:“老孙,你如果想找死,就来找我好了!”

  “小兔崽子,你孙爷爷我,等下就要把你剥皮敲骨!”老孙从里爬起来,将脸上的枯枝败草扫掉,掏起锋利的再次冲向了方朴。

  这一次还未等他动,就见他忽然脚下被拌,狠狠向前栽倒在地,双手凌空拍下,狠狠地撞在坚硬的石头上,立刻将手里的摔了出去,痛得哇哇叫。

  方朴从中捡起,只觉得这柄拿在手里一片冰凉,刀刃上在林中居然能够泛起阴森的寒,这是把不错的。

  “老孙,你孝敬我的我收下了!”

  方朴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将藏在袖口边。

  老孙看到对方的淡淡笑容,他似乎能够看出如狐狸一般的狡猾味道,这小书生读的是圣贤书,做的事却是阴险的玩意儿。

  他扭身翻滚起来,眼神里多了几分谨慎的味道。

  这时候却是在林中一个角落,出现了刁护院的身影,他的武功比起老孙来稍稍强上一些,这次他慢慢跟着老孙一路走出石碑林镇,很快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

  不过他没有想到,方朴居然把老孙玩得如此凄惨。

  他眯着眼睛,笑看着这一幕,只要老孙再被整一次,他就出手,将之斩杀在林中,如果那小子不长眼睛,只好把他双眼挖了。

  “老孙,我走了,不跟你玩了!”方朴藏了之后,迈步就走到了一颗树之后,消失不见了。

  老孙如猛虎一样,沿着方朴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奔了一段路,他就发现方朴停在一棵树下口口喘气,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小子,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老孙得意笑起来,这小子再怎么狡猾,也没有气力跟他斗,现在这小子终于体力不支,正是杀了他的好机会!

  方朴眼看到他扑来,神色一紧张,顿时就朝树后面躲去。

  老孙看不到树后面是什么,但时机绝不能错过,他猛转身躯向树下一闪,忽然就没有了动静,树林里立刻静谧了下来。

  树木的躯干遮住了刁护院的眼睛,他看到老孙没了动静,快步奔了上来,要是老孙将那小子杀死,他在林诗雨不好交代,一步并作两步,深一口气,如只鸟跃起两三米高,跳过四五米正好出现在树之下。

  就在他落脚之时,忽然尖叫一声,只见他的一只脚居然踏入了尖利的石头上,被石头从脚背上刺穿出来,鲜血淋漓。

  “小子,你敢陷害你家刁爷!”

  刁护院痛得冷汗直流,怒喝一声,赶紧往外抽身,另一只脚刚刚踏出去,又听到他尖叫一声,另一只脚也被利石刺穿,摔倒在地,竟然晕死过去。

  方朴看到刁护院倒在树下,摇了摇头,很快就看到刁护院的口有一块利石缓缓穿过,沾染了鲜血,刁护院死也想不到,自己会暴毙在一颗树下,一个小书生手中,谁会想到这里到处都是被枯枝败草掩盖的尖利石块,堪比利刀。

  这两人之死原本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但他们太过自和狡猾,死不足惜。

  这里原本只是他预想用来杀敌的陷阱,像这样的陷阱他在这片林子中设了多个,最主要的目的是用来捕杀动物的。

  转过身,他看到老孙口里插入的,鲜血一滴滴落在草地上,他用力拔出,老孙倒在草地上,不一会儿后就被利石刺穿了身躯。

  方朴将这两具尸体移出树之下,往他们搜了搜,从刁护院怀中搜出一本泛黄的书册,老孙的怀中搜出一叠银票,还有一块黝黑色的牌子,不知做什么用的,他暂时将这些收了,至于两具尸体,等到夜里会有野狼为他清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