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神兵天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兵天尊

状态:已更新65.7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1-18 02:00:00

简介:新书《斗厨天下》已经上传。这是一个厨技掌控的世界。厨技代表着一切,权力,地位和财富。厨师,掌控厨技,烹珍馐佳肴,纵横美轮美奂的美食世界。厨者,掌控气运,烹饪天地,厨者一怒,尸横万里。南小白来到这个世界,处身于厨技时代,他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当个吃货,不想时代洪流,将他推向一个又一个浪潮。他只能左手美食,右手天下,一路装逼打脸,逆天到底。南小白始终认为,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

神兵天尊免费阅读

神兵天尊免费阅读第二章 兵的世界

  金属垃圾场不远的地方是一片平民村,居住的都是平民。

  平民不属于炼兵宗的弟子,但是却归宗门管辖。炼兵宗平日里的各种杂役工作,都是由平明来完成,宗门再付给他们一些报酬。

  古一格就住在平民村里,此时村口,一位面色黢黑的老人正在焦急地徘徊。

  老人见到古一格回来,急忙走过来说道:“小格子,你可算回来了。”

  古一格有些疑惑地看着老人,不明白他为何如此焦急。

  老人是平民村的村长,在村中的威望非常高,对他也照顾有加。而且老人年轻时曾是一名武者,属于见过世面的人,为何现在如此慌乱。

  “村长,发生什么事了?”

  “哎,你是不是把宗门执法队的人打了,你知不知道闯祸了!”老人叹气道。

  古一格一愣,没想到是因为这件事。

  “打就打了,虽然我也觉得下手有点重,但我有理,不用怕。”

  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你是个好孩子,这一个月来给村人免费打造农具,又帮助家耕地,盖房子,我们都很喜欢你。可你现在得罪了执法队,他们是不讲理的,你还是走吧,不然会连累整个村子。”

  看着老人无奈的表情,古一格笑了笑说道:“您放心,我回去收拾一下东西,今晚就离开村子。”

  老人叹了口气,说道:“要不你和小姐说说,看她能不能帮忙,只要她肯说话,执法队那边也不敢再找你麻烦。”

  “不用了,我原本就打算这几日离开,现在走不过是早走几日罢了。”古一格说完,便转身向村子里面走去。

  老人看着古一格的身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也不想赶古一格走,只是得罪了执法队,如果不走,整个村子的人都要遭殃。

  他年轻时曾是一名肉身一重的武者,对于宗门执法队的黑暗了解的比较多。让古一格走也是为他好,一旦落在执法队的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

  ※※※※※※

  平民区的角落,有一个简陋的小院,小院中间是一间石屋,这就是古一格的住处。

  石屋内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张木床摆在窗户边上,阳照在上面散发着暖意。

  地上堆放着很多金属,房间的石墙上挂着各种金属农具,有锄头,有铁铲,有柴刀,还有斧头。

  这些农具初看上去好像很普通,甚至有些粗劣。但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金属农具有一种说不出的觉,似乎内部有筋骨一般非常坚硬。

  石屋的中间是一个铸造台,上面还有一把方形的铸造锤。

  古一格把袋子里的金属取了出来,放在地上,手中的黑铁块也被一起放在了金属堆里面。

  对于执法队的事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过去三年的经历,让他一直处于生死边缘,执法队的这点麻烦,在他眼里真的不算什么。

  只是他不想给村里的人带来麻烦,所以还是决定离开,好在他只有一个人,无牵无挂,随时都能走。

  但是离开之前,他还要完成一件事情。

  目落在旁边的铸造台上,古一格的思绪飘飞。

  他生活的这片陆,叫做九天陆。

  九天陆是一个以兵为基础的陆,兵分为两种,一种是战兵,一种是器兵。

  刀、剑、铠甲这些属于战兵,在战斗中威力极,能提高武者的战力。

  器兵则兼有容器和兵的两种特点,具有一些特殊的功能。比如一些型的金属船,战车,铜铁坐骑,储物器具等都属于器兵。

  人体有经脉,兵有兵脉,真气即可在经脉中运行,又可在兵脉中运行。

  无论是战兵,还是器兵,要想炼制成兵,必须要在其内部铸造出兵脉。炼制兵的铸造术就是炼兵术,炼制兵的铸造师便是炼兵师。

  收回思绪,古一格从床下取出一套金属护甲。

  这套金属护甲包括左手护臂,左脚护,护腰以及护,是他用垃圾场带回来的金属铸造而成。其它部分已经铸造完毕,只剩下护臂还差最后的阶段没有完成。

  垃圾场的金属是炼兵宗炼制废弃的金属,内部结构已经损坏,无法再铸造出兵脉。但这些金属的其它特还保存完好,宗门的普通弟子也会用这些金属来锻炼铸造技艺,以便尽快掌握炼兵术。

  古一格来到来到铸造台旁边,将护臂放在上面,整个人的气质徒然一变。眼神不再平静,取而代之的是认真,执着。

  啪!

  手中的铸造锤,落在了护臂上面。

  古一格不能修练,体内没有真气,这一锤只是简单的肌肉力量。金属护臂震颤起来,发出一声悠长的声音。

  这个声音别人听到,可能只是金属颤动的声音,但是落在他的耳中,却发生了变化。

  颤音如同在金属内部激起一道水波,水波遇到破损的金属结构会陷落,发出塌陷的声音。遇到厚重的结构,会荡漾开去,发出断裂的声音。

  这些声音的区别极其微弱,甚至微不可查,但却全被他捕捉到,渐渐地在脑海中形成一幅图面。

  那是一幅金属内部的脉络图,有主有次,有干有支似一片叶脉。只是现在叶脉并不完整,有些地方出现了破损。

  古一格深一口气,眼神变得更加认真。

  手臂挥舞,运锤如风,当当当当,一连串的声音不停地响起,一瞬间不知道砸下了多少锤。

  金属护臂内部好似下起了一场春雨,那片损坏的叶脉,经过雨水的滋润慢慢开始愈合,变成完整的脉络。

  【震音听脉】——春雨锤法。

  古一格没有真气,只是在用肌肉的力量进行铸造,但是金属内部原本破坏的金属结构,竟然慢慢开始被修复完好。

  然而在修复了金属内部的结构后,他并没有停手,锤法一变,不再是砸而是凿,每一锤落下都是高低两种声音先后响起。

  金属内部被修复的脉络,开始发生了变化,叶脉开始向中间聚拢,形成一道后宽前窄的脉络。

  古一格不停地挥舞着锤子,对金属护臂进行铸造。他不能修练,没有真气,无法用真气铸造兵脉。

  但从小生活在矿山当中,睡在金属堆里面,他的五对金属无比熟悉。矿山中的每个人对金属的了解,对铸造的掌握都非常精通,所以古一格从小跟着矿山的乡亲,对金属和铸造非常了解。

  他用听觉进行观察,用触觉进行铸造,用一种连炼兵师都无法做到的方法,修复了破损的金属结构,铸造了一条新的脉络。

  这条金属脉络,同炼兵师用真气铸造的兵脉不同,它好似手臂的肌肉,简单,直接,充满力量。

  这种铸造术是三年前在矿山中,他的邻居苏竹教给他的。

  不过时候他一心修炼,要学炼兵术,瞧不上这种铸造术。

  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夜,他丹田经脉被废,无法修练,也无缘炼兵术。随后在三年的逃亡日子里,他苦苦练习这种铸造术,直到现在才逐渐掌握。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古一格长叹了一口气,盯着金属护臂,呆呆出神。

  “小格子,小格子!”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一个美丽的少女,风风火火地闯入石屋内。

  古一格见到少女闯进来,皱眉道:“姜姗姗,能不能不要随便闯入别人的家。还有,我是一个,你这样直接闯进来,不怕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吗!”

  少女叉着腰,霸气地说道:“你一个呆子,眼中除了金属,难道还有别的东西吗!你要真能做点的事情,我倒不怕辣眼睛,也要好好瞧瞧!”

  古一格无奈地放下锤子,把护臂放在铸造台上,转身坐在床上。

  姜姗姗嘻嘻一笑,目落在铸造台上的护臂,随手拿了起来。

  “小格子,你铸造的东西越来越好了,这个护臂正适合我!”

  古一格没好气地说道:“姜姗姗能不能不要剥削我,这一个月的时间,你从我这里拿走多少东西了。”

  “那没办法,这是你欠我的。”姜姗姗鼻子微微皱起:“一个月前,你全身是血地扑到我。当时我可是在洗澡,你不但占了本小姐便宜,还差点吓死本小姐。”

  古一格认真地说道:“我当时已经晕倒了,什么都没看见,我占什么便宜了。再说了,我醒来时,你是穿着衣服的,谁知道你是不是诬陷我!”

  姜姗姗一瞪眼,娇嗤道:“我堂堂炼兵宗宗主的女儿,炼兵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我会诬陷你!难道我一直衣服,等你醒来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在洗澡!”

  “那我也不会认账,也许你趁我昏迷时,把衣服脱了诬陷我!”

  “古一格你能不能再一点!”姜姗姗咬牙切齿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古一格平静地回答。

  姜姗姗气得几欲发狂:“,那我救了你一命,你总该承认吧!你时候全身都是血,要不是我,你早死掉了。”

  古一格沉默了下来,不再说话。

  姜姗姗见到他终于服软了,出胜利的笑容。

  古一格抬起头看着姜姗姗认真地说道:“我仔细想了想,我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伤势应该是自己恢复过来的,和你没关系。”

  “你!”

  姜姗姗气得像一头发狂的母狮子,紧紧盯着古一格。

  扑哧一声。

  姜姗姗突然笑了起来:“装,好好给我装!想赖账,没门,你扑上来时明明是睁着眼睛。你不但欠我一条命,还欠我一条人。乖乖地给本小姐留在炼兵宗,哪也不许去。”

  古一格无奈地叹了口气:“姜姗姗你知道我的情况,我的丹田和经脉千疮百孔无法修练,根本不能加入炼兵宗,留在这里也没用。”

  姜姗姗没有说话,将铸造台上的护臂戴在手臂上,一拳隔空向石墙上打去。

  一拳打出,手臂上的肌肉一块块向前推进。

  推进的肌肉从护臂内侧划过,产生一股波动,波动传入护臂里面在那条金属脉络中产生一股压力。

  压力在那条后宽前窄的脉络中,自高向低,自后向前,自宽向窄运行。

  蓦然间,一道气浪在金属护臂的脉络中产生。这道气浪从护臂前端轰出,隔空击在远处的石墙上,打出一个拳头的坑。

  姜姗姗摇了摇手中的护臂,说道:“你铸造的这些兵器,很不寻常,和兵很相似!”

  古一格拿起护臂说道:“有什么不寻常,这些东西只能用肌肉控制,不能变化,对上真正的兵不堪一击。”

  姜姗姗若有所思地说道:“这种铸造方法,我虽然说不出,但觉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我一定会说服父亲,让你加入炼兵宗。”

  突然,石屋外面传来一阵巨的轰鸣声。

  二人一惊,连忙冲出石屋。然而他们没有发现,此时石屋地上的金属堆里,古一格捡回来的那块黑铁突然闪过一道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