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九幽妖异志-主人公叫凰九卿凤北渊九重的小说免费阅读

九幽妖异志

小说:九幽妖异志

作者:长安不安

主角:凰九卿凤北渊九重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凰九卿和师兄凤北渊还有九重,自幼便相识,更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但没想到,她因贪玩去九州玩了一趟。回来后,师兄竟不问她的意愿,捧着凤冠霞帔让她嫁给九重。而在大婚前日,师兄跳下了堕神台,凰九卿不明白,为何师兄突然让她嫁与九重,更不明白他为何要跳堕神台。为了获得真相,凰九卿揭开了前世今生的所有恩怨情仇!

九幽妖异志免费阅读 第一章:沉睡的秘密

永无夜色的九霄之境中某一处。

青竹,那位姑娘今天醒了没?一个看着约莫十一二岁的青衣小丫头,端着水朝着院里走去,问着另一个身着青衣与她一般大的丫头。

青竹扫着地上朵朵红艳如血的奇异花朵,头也不抬道:“没有。”

“唉~”

猛地听到身旁的一身叹息,青竹忍不住问道:“雪衣,你叹什么气呀?”

“你说帝尊派我们到这儿来等里面那位醒来,可这都多少年过去了,我看啊,她估计是不会醒了。”

青竹闻言,一把抓住雪衣的衣袖,紧张的环顾四周,确认隐侍们不在,这才低声到:“雪衣,你怎么敢乱说!”

雪衣不以为然:“本来就是嘛,我又没有说错。”

“帝尊将这里封为禁地,足见他对那位的重视。若不是你我在这里当值,有谁人还知道这里?这大殿仙气浓郁,极有气势,能住在此处,身份又怎么低的了?况且你我不过区区侍女,怎敢在背后议论帝尊,那可是要被剔骨销魂的。”

听到青竹如是说,雪衣也不禁收敛了她孩子般的脾气,尤其是想到剔骨销魂之时,更是打了个寒颤。

那剔骨销魂便如其名,一寸寸的削骨,再一鞭一鞭的鞭魂,比那人间的极刑更可怕,不仅折磨了肉身还折磨了灵魂,最后魂飞魄散,再无生还的可能。

不过很快雪衣的心思就被那空中不断坠落的妖艳赤花所吸引。

那花柔软的摇曳着,像极了美人腰,总忍不住想让人上去抚摸。

雪衣接住一朵缱绻而下的花儿,在手中把玩,“青竹,你说这究竟是什么花,怎么我们从未在四海八荒其他地方见过?”

“快走吧,这里不宜久待!”

青竹匆匆打扫完毕,拉着雪衣就出了这地儿。

那两人一走,这里又恢复了寂静。辉煌的宫殿却毫无生气,寂静的有些凄凉。

吹过的风很冷,不带一丝柔和。那赤艳的扶桑飘飘扬扬与风缠绵落下,不知它是否还记得这里曾耀眼如光。

“扑棱——”

一只白色灵鸟不知从何处扑了过来,停在了一朵未曾坠落的扶桑花上,刹那间,那鸟儿的羽毛从纯白慢慢渲染成血红。

“你也来看她了吗?”

从虚空中走出来一个人,是个穿玄衣斗篷的男子,不过他好像是没有影子的,整个人看起来似乎也有点虚幻呢。

“啾啾……”

灵鸟偏着头,滴溜溜转的小眼睛一直盯着男子。

“啾啾……”

“她会醒来的,她决不会那么轻易放弃那个人……”

玄衣男人突然低着头,不知是在和灵鸟说话还是在和自己说话,那语气里透着些许空洞的悲伤和无尽的等待。

“啾啾……”

“扑棱——”

灵鸟飞到了他的肩上,他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似乎这样的场景发生过无数次。

他一直走,走过朱红曲折的长廊,走到尽头。看着殿前的牌匾微微一怔。

——朝夕殿

纵使他没有灵魂,可这三个字伴随着那两人刻进了他的最深处,带着岁月的悸动,终年不枯。

他推门而入,朝着她所在的方向而去。

冷,寒冷

进入这四面雪白空旷的房间,扑面而来的寒冷,就是最能清晰直接感受到的。

但凡是有点见识的人,只要来到这里定会惊叹不已。

好大的手笔!

那雪白如冰的墙壁及地面无一不是用的千年极品冰琉璃。

冰琉璃本就世间难寻,听说只生长在被人称为“极渊之地”的南溟囚海。三千年长成,三千年一现,现世后三日之内消匿于世。是世间难得的养魂灵宝,一块普通的冰琉璃已是难寻何况是极品冰琉璃。

不过比起千年极品冰琉璃来,很显然作为这屋内的唯一一件物体月蓝雪晶床,则更加吸人眼球。

那是只有在传说中听闻过的月蓝雪晶石。由一种月雪蓝的树结出冰蓝色的水晶石,可锻造。

据说,只要将身死,那怕其体内只有一魂一魄之人,放于月蓝雪晶石旁养息数万年或者十万年,那人必定起死回生。

然而这两件绝世瑰宝如今竟出现在一处,是意外吗?

绝不可能!

这一切只为了一个人而已,那个安静的躺在冰蓝色床上的女子。

她穿着一袭火红的嫁衣,银色蝴蝶镂空面具下,樱唇微微泛白,双目闭合,双眉似蹙非蹙。

她就那么悄悄的睡着,看不清面具下的容颜,一身火红却又是别样的清冷妖魅,真是惊艳了整片流光。恍若世间一切都在这一刻定格,天下万物,入眼的只她一人。

世人都道这九霄之境乃四海八荒最美的地方,如今一见只道是:十分天阙美,九分在此女。

可她却仿佛是镜中花,水中月。好似一场落入桃花里的美梦,让人辨不清真假。又唯恐这是南柯一梦,不愿醒来,甘愿沉醉下去,与她同眠,哪怕最终万劫不复……

“殿下……”

玄衣男子左手置于胸前,垂首单膝跪地,行着最高的敬礼。

“今日是您第二十七万三千五百个生辰。奴——白習为您恭贺!”

良久过去。

他仍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在期待,期待着那红衣女子笑着唤他一声“白習”。

好似当年,她罗裙翩跹,拽着他的衣袖脆生生的叫他的名字。

她欢喜的样子——

“白習白習,我们去摘果子吧。”

她期盼的样子——

“白習白習,我好喜欢那只灵鸟,你去帮我捉来,好不好?”

还有她忧心忡忡的样子——

“白習……师兄他生气了,我要怎么办啊?”

那时他总会站在她身旁,低着头说:“殿下,白習会永远守护您!”

而此刻,他抬起头,仰望着记忆里如光的女子,轻轻扬唇,宛如有什么东西已在心底坚如磐石。

“殿下,白習永远在这里,等您醒来!”

低沉的喃语伴随着已化为黑色云烟的身影,悄悄消失殆尽。

这里,朝夕殿仍旧的安宁,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掀不起半点涟漪。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更多章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