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超级农网系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超级农网系统

状态:已更新69.14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4-10-04 22:36:32

简介:发新书了,《系统之带我超神带我飞》,觉得还可以的话,兄弟姐妹们请收藏和投推荐票啊  …

超级农网系统免费阅读

超级农网系统免费阅读第一章 愤怒的巨蛇

  (前面还有一个楔子,别忘记看,不然你会看得云里雾里,别说金手指看不到,那就别怪我了。)

  1999年盛夏中午,毒辣的阳带着阵阵热浪袭卷着整个湘绣城,空旷的柏油马路看不到一个行人,只留下气化的水蒸气缠绕着灰尘苒苒向天空飘去。

  而此时角上村郊区的一个叫角山的村庄里,住着一户人家。

  这家房子很特别,四处通风门窗都没有,看似有些年代的墙体上还挂着因漏水而出现的青苔,看样子家里很穷。

  在房子左手边是一个占地30多亩的水潭,名字叫罗潭。

  门前有一块抹着牛屎,闪着青草颜色的打谷坪。

  右手边一条刚好拖拉机宽的黄泥路,弯弯曲曲通向村公路。

  门左侧有一颗百多年的柚子树,不过柚子的味道不怎么样。站在柚子树下望去是角山村的水田,一股炎热的夏风带着一抹银色水在田里波动……….

  此时偌的百年柚子树,枝繁叶茂遮挡着阳,用心护着坐在地上的一群农娃,正聚精会神听着皱纹满脸的老奶奶讲着故事,

  而刘庭雄嘴里啃着黄瓜摇摆从房间里跑出来,一坐在地上听着奶奶不厌其烦的讲着不只有多少篇的巨蛇,看他一条八字眉挂在脸上,配上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显的威武霸气。不过人长的却五三粗,浑身皮肤上下黝黑黝黑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非洲来的难民。

  “咔擦…..咔擦”刘庭雄满嘴声嚼动着黄瓜,顿时来了小伙伴的不满,“嘘…..”声一片,刘庭雄不好意思头,嚼动声立马消失,也加入到奶奶口沫四飞的故事情节中来……

  ————————————————————————————————

  1978年初夏,烈日炎炎,湘绣城一座巍峨挺拔的西月山,一辆辆自用汽车在颠簸忙碌着装着黄泥与石块,狂风刮着干燥的黄泥到处飞舞飘扬,漫天黄影使人眼睛都睁不开。

  

  蛇哪里是车轮的对手,一时“噗噗噗”鲜血四溅,死伤无数…….

  另外几辆早已吓的目瞪口呆,准备逃跑看见这情况,心里一咬牙也加入了碾压的队伍中来…………..

  突然掉在坑里的自卸车动了一下子猛的“啪”被掀开,一条头上长冠、紫红的巨蛇窜了出来,紫黑色的鳞片散发着幽幽的,腰围竟然比自卸车没小多少。

  只听见一声尖利的扬天嘶叫,“嘶”………..

  巨蛇尾巴凌空一甩,空气中带着“呼呼”的炸响声,自卸车“砰”应声被拍到黄泥下,出变形的车身述说着这要多的力道才能做到……..

  枪声又响了,不过好像巨蛇没,当看到紫色巨蛇鲜红的眼睛的时候,战士们只觉眼一黑色,就四分五裂“啪”的变成肉饼。

  巨蛇还在愤怒的屠杀着,眼看只是时间的问题,就要把抢占它们巢穴的人类灭掉。突然从正路上熙熙攘攘一只队伍朝这开来,后面还跟着装甲车。

  “嘭嘭嘭!!!”

  榴弹炮应声而落,巨蛇被炸的遍体鳞伤了,觉情况不对,“哧溜”一声夺路朝前面逃去,见可恶的人类挡在路中间,尾巴一扫,一时间又哀鸿遍野,不知多少人魂飞魄散。

  “嘭嘭嘭!!!”

  战斗中的巨蛇尾巴被炸掉了一半,看着自己的肉红兮兮血,它彻底狂化了,鲜红的眼睛透着仇恨,着身躯带着半边的尾巴朝地上一“拍”,竟然飞了起来朝装甲车压去……..

  “啪啪啪”装甲车被巨蛇愤怒的拍压在黄泥地下,里面的战士早就变成了压缩饼干。巨蛇视乎根本不解恨,直到翻来覆去装甲车变形,才瞪着通红眼睛朝两发抖的人群游去……….

  良久….夕阳西下,风吹尘动。

  整座山安静了,落日的余辉照在一地残肢断体上,皱着眉头恶心看着地被蛇血、人血染的沁红,残余的风血雨飘荡在空气中,弥漫着死神的味道。

  紫色巨蛇已经不见了,不过有一个受了重伤的当地人,挣扎着最后的眼神看见巨蛇,朝一颗百人才可以抱的住的樟树一溜爬了过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了,孩子们今天就讲到这里,天气太热呆在外面小心中暑。”汗淋漓的奶奶每次都这样讲到嘴精彩的地方就不讲了,搞得刘庭雄和伙伴们意犹未尽呆在还沉浸在故事的血中,见没了下文顿时“喔”“喔”“喔”吵闹着四下分散回家去了。

  现在的刘庭雄刚刚初中毕业,放暑假在家等着高中通知书,不过他知道他没戏,因为理科偏科的太严重。

  呵呵!他才不管这么多,他还有正事要办,他的最爱,同村的伙伴叫他去抓泥鳅。

  叫他抓泥鳅的叫刘洋,比他一岁,不过是个矮子,只有一米五高点,脸精瘦而且黝黑。

  说到捉泥鳅,刘庭雄可是个高手,他能知道流动的水田哪里有泥鳅,还能知道泥鳅躲在哪个方向,用他的话说:“他观察水田里的洞,就知道泥鳅的多少,洞的小,就知道是泥鳅还是黄鳝。刘洋为什么叫他一起抓呢?就是随他这本事去的。

  “狗熊,在屋里吗?我来了。哈哈哈,…..走抓鳅鱼去啊”

  “哦!来啦!等你半天了”,刘庭雄从门跑出来说道.他拿着用竹子编织的篓子,上身一条破旧汗马挂,穿着牛仔裤改动的短脚裤,脚朝刘洋走去。

  刘洋后面还跟着三四个本村的小孩,每人手里也拿着竹篓脚闹闹哄哄的奔向水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