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他说,宠你没理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说,宠你没理由!

状态:已更新73.8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7-04-09 22:39:02

简介:【新书《BOSS难缠:强宠娇妻100天》】沈亦杋说:“阿柠,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走的太远,即使离家出走也请一直在隔壁。”可死亡带走了记忆,记忆带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叶柠说:“惹你不开心的事我都不打算做了,我就一个人,没钱没嫁妆,你看着办吧。”可仇恨带走了回忆,回忆带走了给予他的深爱。“阿柠,对你的爱终于成了我最的痛苦。”“阿亦,对你的爱终于成了我最的负累。”当深爱被时间遗忘…

他说,宠你没理由!免费阅读

他说,宠你没理由!免费阅读第二章 你给的温度

  深秋的夜晚很冷,正常人都无法忍受山间的阴冷潮湿,更何况是穿着湿衣服又带着伤的人。

  叶柠跪坐在他旁边,用力托起他的背,帮他脱下了湿漉漉的外套扔到一旁,又伸手拉出他的衬衣解开扣子,可天太黑,叶柠不小碰到了他的伤口,“嗯……”压抑的声音不可避免的脱口而出。

  叶柠赶紧趴过去轻轻的道歉,“对不起,弄疼你了吗?我会轻一点。”

  刚才怕他被人发现,叶柠专门找了个月照不到的地方,没想到现在反成了阻碍。

  叶柠把他往外拖了几步,然后快速脱下他的衬衣,没有了衬衣的阻碍,伤口毕无疑,狰狞的让人心疼。

  她拿着他的衬衣轻轻擦拭着周围的血迹,许是碰到了伤口,明显的颤抖了下,“呼呼,呼呼,不疼不疼。”叶柠学着妈妈以前帮她呼伤口的样子,轻轻地吹着气,她记得这样好像就不疼了。

  一下又一下,不厌其烦。

  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平静下来,只是叶柠看不到的嘴角有了细微的弧度。

  有她,这个夜晚似乎不那么让人生气了。

  擦拭干净多余的血迹后,叶柠撕了自己衣服的衬里,帮他简单的包扎了下伤口,手法很娴熟。

  这一切都源于她恨得。

  好不容易处理完伤口,叶柠已经累的不行了,她勉强将他抱到自己怀里,然后靠着树闭目休憩。

  夜还长,他们该怎么办?

  很凉,这样下去肯定会发烧,可叶柠的衣服也是湿的,没办法给他取暖,只能尽量用力地抱着他,让他受她仅剩的温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尽管很累,可叶柠依旧不敢睡着,怕追兵也怕他的伤口恶化。

  这一刻,她的心里一片平静,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回去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不想思考,只想拖到他醒来,然后看着他走掉。

  后半夜开始发烧,烫的厉害,难以抑制的发抖。

  叶柠没有办法帮他退烧,只能轻轻的拍着他的口,在他耳边不断的说话,“乖,不疼,不难受……很快就好了……天亮以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听着她在他耳边的诉说,很淡,很美,很窝心。

  “你知道吗?我有个很可爱的弟弟,每次他生病,我都会给他唱歌,他说我唱歌特别好听,可是……我很久没见到他了,我想他,想爸爸妈妈,想……自由的生活。”

  叶柠的声音很淡,带着压抑不住的痛苦和冰凉,比月更冷,更寒夜更凉。

  “等你好了,我也给你唱歌,所以,请你一定不要有事,我放弃了逃跑地机会来救你,你不能有事,你……”

  正在他耳边说话的叶柠突然没了声音,因为,她听见了枯枝断裂的声音,他……也听见了。

  声音太近,她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抱着他一动不动。

  叶柠有些无力地苦笑,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不管是追她的人还是追怀里这个的人,他们都逃不掉了。

  “别怕!”叶柠贴着他的耳朵,用极小的声音吐出了这两个字,原本模糊的脑顷刻恢复,她……和他说别怕,这种觉无法言说,就像……得到了全世界。

  避无可避,他们还是被找到了。

  叶柠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指着叶柠怀里的人说:“放开他!”

  不是刚才的那些人,但觉很像,难道,是来追她的?不对,他们让她放开他!

  叶柠心里千回百转,她不聪明想不明白,仅有的就是他不能出事。

  叶柠把怀里的放到身旁的地上,站起来与他们对视,“休想!”

  两个交换了下眼神,慢慢朝着叶柠走过去。

  无路可退,只能尽力一搏。

  她的跆拳道对付一般人没问题,可对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尤其是来说根本没有一点威胁,不到两分钟她就被彻服了。

  一个掐着她的脖子,将她禁锢在怀里,另一个快速走过去蹲到他身边。

  他背对着叶柠,叶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更加担心。

  人被逼急了总是会做出一些超乎自己能力的事情,比如逃脱身后的束缚,她一脚踩在身后那人脚上,用头使劲撞向他,在他吃疼的瞬间闪退到一旁。

  那人手上尖锐的金属划伤了叶柠的脖子,可她却顾不了,只是快速捡起旁边的木棍朝另一个头上打去,在他站起来躲避的时候,转身护到了躺着的身前。

  “别过来!”叶柠的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可眼神坚定。

  地上的转过头看向她,月把她的身影拉的很长,与那两人相比她瘦小的过分,却还是敢把他护在身后,呵呵,怎么有这么笨的姑娘,他抬手轻轻拽了拽她的裤脚。

  受到脚踝的温度,叶柠诧异的转身,对上带着笑的目,“他们是来救我们的。”

  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可叶柠却没有意识到,只是仓促的看了眼他们,又看了眼地上的,他们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认识到错误,叶柠赶紧丢下木棍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们是坏人!你们快看看他,他腹部的伤很严重,鬓角也有个伤口,后半夜开始发烧,好一会儿了。”

  听到叶柠的话,刚才赶紧过去抱起他往外走,叶柠看着他们的动作,心里有些难过,他得救了,她却没救了,自己又要回到可怕的地方了。

  可就在擦身而过的时候,他抓住了叶柠的手臂,看着她说:“跟我走!”

  叶柠不知道怎么形容那双眼睛,深不见底的黑,带着一丝淡淡的暖,是她很久很久没有受过的温度,这让她不自觉的想跟着他走,即使她害怕陌生人。

  “好……”

  他们走了很久才走出山林,上了一辆白色的车,被横放在座位上,有人拆开了她昨晚包扎的伤口。

  “你干什么?!”叶柠看到一个拿了把刀,防备的抓住她的手。

  似乎是有些诧异突然出现的叶柠,转过头向躺着的询问,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叶柠说:“没事。”

  叶柠半信半疑的放开她的手,如临敌的坐到一旁监视她的行动,没错,真的就是监视,她个的每一个动作都被叶柠毫无遗漏的收进眼底。

  她看着用刀一点一点的割开伤口,不断有鲜血涌出来,分明那么疼,却没有听见他的一丝声音,唯独额角的汗和胳膊上的青筋说明了一切。

  叶柠看到他的脸,心突然很疼,控制不住的走过去蹲到他身边,把自己的手塞进他紧攥着的拳头里。

  有些行为真的就是下意识的,只对某些人有效。

  转过头对上她的视线,想笑却被的疼痛折磨的笑不出来。

  叶柠皱着眉问,“为什么没有麻醉?”他疼的那么厉害。

  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却解释了下,“情况紧急,备用的东西不全。”

  叶柠听到她的话眉头皱的更深,转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良久,才伸出另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发,对着他笑,“在山林里我怕被坏人听到,不敢唱歌给你听,现在没有坏人了,我唱歌给你好不好?”

  的眼睛亮了下,轻轻开口,“好。”

  叶柠一边拍着他给他慰,一边唱着耳熟能详却暖到心底的歌,眼神从未离开过半分。

  怔怔的看着她,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如果山林里的不弃让他动心,那么这一刻的温暖就让他动情。

  后来的他们偶尔会想,是谁说他们爱的无缘无故,他等待真心,她寻觅温度,不早不晚,恰到好处,他们明明爱的有理有据,寻迹可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