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全文阅读,主角安初夏韩七录无弹窗免费看

小说名: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剧名《恶魔少爷别吻我》

主角名:安初夏,韩七录

简介:“七录少爷,您怎么回来了……”璀璨年华的经理惊讶地跑上前,心里变得很是忐忑。“我问你!”韩七录眼眸紧锁着那经理,面色如同覆上了一层白霜,让经理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全文第27章

他连忙唯唯诺诺地接口道:“问问问,您问!”

“安初夏离开的时候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走的时候有没有可疑的人跟着她走!”韩七录越说越激动,干脆就拽住了那经理的衣领。

喘了一口气,经理回答道:“初夏小姐就是问了我有没有笑脸,我说没有,然后她向我借了钱,说是没有带钱,我就给了她几百,然后看到她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出租车……

“店门口有监控的吧?去把监控调出来!”韩七录命令着。

另一边,安初夏总算是到了以前的高中,这里的铁门半开着,这个时间门卫应该是在的,可是门卫处的灯虽然亮着,但却没有人。

“门卫叔叔?”安初夏试探着叫了一声,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安初夏只好自己往学校里走。

这里不是斯蒂兰,隔着好远才有一盏路灯。今晚的月又不是很明亮,时不时被云朵挡住,脚下的路变得异常难走。

以前的时候,她跟萌小男总是喜欢偷偷爬墙溜进来,然后在操场边缘坐着,聊天说地,偶尔还在这里弄点小烧烤。但是那样的日子离现在似乎越来越远了。

等找到萌小男,非得改天跟她约着回来再偷偷在操场边烧烤一次。

这么想着,人已经来到了操场上。漆黑黑的夜,一圈的操场只亮着几盏零星的灯。由于线太暗,并不能看清整个操场。

“江南,萌小男!”安初夏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只有夜风回答她。就这么回去太不甘心,她还是顺着操场慢跑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后,她懊恼地跺了一下脚。

对了,这里没有,还有一个地方可能会有萌小男——以前住的地方!

想到这里,安初夏转身就撒丫子往回跑,跑到校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门卫伯伯从外面回来,一看到安初夏,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严肃地问道:“又是你,另一个人呢?”

以前她跟萌小男总是一起“作案”,被抓到过几次,故而门卫伯伯一直都记得她。这次这么晚看到她,可能是以为她又跟萌小男来“秘密活动”了。

“她……”安初夏犹豫了一下,转而说道,“她离家出走了,我是来找她人的。”

“这么人了,还离家出走,也不让人省心,快去找吧!”

门卫伯伯没有为难她,直接放她走了。这里的住宅区地域偏僻,不比市中心那些地带。到了晚上,很少有人会在街道上停留,故而整条街虽然几乎家家亮着灯,但走在街上的人并不多。

来到萌小男家门口,门紧闭着,安初夏拍了几下门,里面并没有人回应。

“萌小男,你在里面吗?”安初夏走到窗口处,往里面探头看,但是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到里面。

这么一圈绕过来,脚跟处已经是隐隐作痛,安初夏深呼了一下,坐到了萌小男家门口的台阶上休息。

“会去哪里呢……”她自言自语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安初夏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正是以前隔壁街上的几个混混。

“是她,快看,是安初夏!”有人看到了她,立刻向其中一个手臂上刺着青龙刺身的男生报告。这些人早就被学校退学了,整天无所事事,里面的好几个人都进过局子,家看到他们都会绕道走。

而安初夏跟他们起过冲突,他们自然是认得她的。

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安初夏站起身来,转身要走。可是那几个人开口叫住了她:“别走啊,正好人都到齐了!”

人都到齐?这是什么意思?安初夏的脊背僵直了片刻,转身盯着他们目毫无惧意地问道:“你们什么意思?!”

“你咋那么嘴巴呢!”另一个稍微高了一点的男的伸手推了一下刚才说话那男的的脑袋,“唯恐天下人不知是吧?!”

这一推让那矮个子不爽起来:“哟,还用起古文来了,你傻啊!安初夏现在的身价可比死妮子高多了,两个人一起抓起来不是筹码更了吗?”

从他们的话里,安初夏立即知道萌小男原来是被他们给抓了。

简直是混账东西,以前只是小偷小,或者从低年级的学生手里收保护费,现在居然犯起绑架这么的案子来!

他们有六个人,各个手里都拎着啤酒,看来是刚去那边的小超市了东西,准备去他们的“窝点”,没想到正好被她给撞上了,这真不知该说是运气好还是该说是运气差。

“劝你识相点,自己乖乖跟我们走。”两个人达成一致,一步一步地逼近安初夏。

有句古话,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如果跑,能逃走的几率是百分之二十。而如果跟他们走的话,就能知道萌小男所处的位置了。而且,她有萧明洛的呢,上是有定位系统的,萧明洛如果发现她也失去了,肯定会找过来的。

“我跟你们走!”安初夏往前走了几步,“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能换的钱或许会比萌小男多,我去了,你们就把她放了。”

她知道这些人肯定是不会放人的,但还是故意这么说。

“好好好,你乖乖跟我们走,一到,我们就放了你朋友。不过……你得戴上这个!”其中一个男的走上前,丢给安初夏一个眼罩。

蒙上眼罩后,世界立即陷入一片黑暗。她被这些人推着往某个方向走去,走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目的地终于到了,她听到铁门吱呀一声打开的声音,紧接着觉到周围的线变亮了。

又走了一段路后,耳朵里突然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初夏!”

她现在被那些人五花绑着,那些人把她眼罩一摘,终于又看得见了。

“你们在哪里抓到她的!”说话的人就是他们的老,身材不魁梧,但是很高,很瘦,整张脸由于很长,有点像马,家就都叫他马哥。

看到安初夏后,马哥的表情显然是既震惊又欣喜。

安初夏来不及先打量四周,直接走到萌小男身边蹲下。她虽然上身被绑着,可是下身活动自如。萌小男跟她一样,也是被绑着,不过她的脚踝也是被绑着的,出的那一片肌肤已经是红了。

看得出他们很怕萌小男逃跑,所以把她绑得很结实。

“你没事吧?你什么时候被他们带到这里来的?他们有对你做什么吗?有打你吗?”安初夏开口就是一连串的问题,问得萌小男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之前她可是任他们怎么逼迫都没有把自己家里人的方式说出来,更别提流眼泪了。

“你别哭啊……”安初夏还要说什么,萌小男已经扑在她的怀里哭了,哭得歇斯底里。

她出了学校之后,没敢回家,怕被家里人骂,想着这里房子租期还没有到,就准备回来散散心,只是还没有到家,就碰上了马哥那帮。

“别安慰她了,担心担心自己吧。”马哥跟自己的小弟们询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后,很满意他们带来了安初夏。

以前他跟安初夏起冲突的原因就是,追她,但是被安初夏直接当面给拒绝了。这让他恼怒的呀……那口气一直憋到了今天!

“你们要多少钱才肯放我们走!”安初夏说,她想姜圆圆他们如果知道的话,以韩家的能力,筹钱肯定不是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肯定有能力把交给马哥他们的钱重新拿回去。

“多少钱……”马哥走上前来,在安初夏身边蹲下,她们两个此刻坐在堆着干草的地上,背后放着叠得高高的木箱子。

说实话,他现在还真不确定。报纸上说安初夏现在成了有名的安氏集团的董事长义女,又跟韩氏的继承人有着亲密的关系,但这个消息到底确实不确实他搞不清,一下子也确定不了要多少钱。

“说实话,这还是你马哥第一次干这种事,没啥经验!要不你跟马哥说说,要向韩家还有江家要多少钱。”马哥说着说着,视线就转移了。

许久不见,安初夏倒是越长越漂亮,本来就洁的肌肤现在更是一点瑕疵都没有了,虽然看起来脸蛋好像比以前胖了那么一点点,但也变得更加可人。

他的喉结不自觉得上下动了一下:“初夏,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漂亮了……”

灼热的目落在安初夏,她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喂喂喂!死马,你那眼睛能不能不那么恶心!”萌小男缓过神来,脸上还流淌着泪水呢,就张牙舞爪地想上去揍马哥,无奈手脚都被绑着,根本冲不上去,看起来滑稽极了。

虽然萌小男倒是看起来淑女多了,但依旧是一副男孩子的脾气。马哥鄙夷地瞥了萌小男一眼:“我再恶心,现在你们也得听我的。”

站起身来,马哥吩咐了一帮小弟把晚餐准备好,又让人把她们两个分别关进了两个小房间里。被推着进房间的那么一点时间,安初夏快速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几乎快要废弃的仓库,她们最开始所在的地方的头上,瓦片四处掉落,上方都有一个洞。如果是雨天,这里绝对跟天没什么区别。

这个地方她倒是没有来过,她被推进房间后,其中一个男的“嘿嘿嘿”地笑着站在安初夏的面前:“马哥吩咐我搜身,把你的通讯工具都搜出来……虽然说授受不亲,但是马哥发话,我也不能不从是吧?”

安初夏惊恐地后退了几步,从男的的眼神里,她可以读到一些恶心的东西,嘴里便不自觉得说道:“你别过来!”

“别这样嘛……配合一下呗!”男生说着,走到了安初夏面前,安初夏快速后退着,可是没走几步,背部就已经抵在了墙上,已是无路可退。

男生用两只脚住了安初夏的脚,由于她的上身是被绑着的,根本用不着把她的手按住。安初夏厌恶地盯着他:“在我书包里,用不着搜身!”

反正她手被绑着,肯定是用不到的,的作用,也只是为了能让萧明洛知道她的位置,只要是在这个仓库里,在谁的手里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书包?”男生依旧用一种恶心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跟刚才马哥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让人只觉想吐!

男生确实是帮她把书包给摘了,可是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如果你还藏着什么,那对我们威胁可就了,不好意思,还是得搜身搜一下……”男生说着,就往她的腰肢上去,虽然说是搜身,根本就是揩油。

“你放开,王八蛋!把你的脏手拿开!”安初夏厉声叫着,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男生的动作僵了一下,故意装作很嫌弃的样子松开了安初夏:“不就是搜个身,这么惊小怪!”

“你动作快点好不好?还想不想吃饭了!”开门的人走进来捡起地上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了萧明洛给她的,“就这个吗?”

“走吧走吧,她没别的东西了。”揩油的男生咳嗽一声,率先走了出去。

开门的男生正要跟上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看着安初夏说:“你可得小心了,我们老要喝酒,他一喝酒某方面就特别……嘿嘿嘿,好好待着吧!”

说完,男生拿了书包走出去,重重地关上了门。

安初夏脚颤抖着蹲下身去,她必须要冷静,如果这个时候就崩溃了,那等待她的只有万劫不复!她强打起精神,逼迫自己控制住刚才的恐惧和恶心,注意起四周来。

这是一个小房间,虽然没有天,但是墙壁上到处是各种青苔,应该是雨天的时候漏水,导致这里很潮湿。

而且这个房间没有电器,照明用的东西是一根蜡烛,放在了房子角落的地上,烛摇摇晃晃的,照在墙上的影子就像是吐着信子的蛇。

这里的窗户是被封死的,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景物,靠自己逃跑是不可能的了,得耐下子等着萧明洛察觉到她也不见了。

外面的仓库空地上,一圈人围坐在亮度很低的一盏灯,有的在喝酒,有的用仓库里临时用柴火生起来的火烤东西吃,还有的人正借着那点微弱的灯打牌,各样。

“老,你说咱们到底向韩家要多少钱啊?我听说,安初夏可是韩式继承人韩七录的未婚妻。”有一个小胖子坐到了马哥身边问道。

“我已经想过了,我们这里一共有十七个人,算我自己,十八个。我们就要一千万,等钱到手,每个人分五十五万,多下来的钱,就当孝敬我了。”马哥的眼中泛着贪婪的,就像是他的面前已经堆满了红色的人民币一般。

“一千万……”小胖子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也许是没有想到可以要这么多钱,“一千万的话,我们会不会要太多了,要是被判刑,是不是也会更重?”

话音一落,马哥一个啤酒瓶子就朝着小胖子丢了过去。虽然小胖子用着他跟体型不搭的灵巧动作避开了啤酒瓶,但是免不了要挨一顿骂。

“没用的东西!钱还没有到手就想着被抓,你有没有一点出息啊!”马哥说着,又拿了自己的一只鞋子扔了过去,这次小胖子可没有躲过,直接被鞋子甩了脸。

小胖子缩了缩头,走到一边去,不久气氛又重新高起来,而小胖子蹲在角落里,伸出一只手来,按住了一直在跳个不停的右眼皮。

怎么他有一种很不祥的预,能不能从他们手里拿到那么多的钱?他怎么就觉得那么悬呢?

另一边,萧明洛找了好久,回到家之后,自己的人也纷纷报告说没有找到人。他想起了安初夏,便随便拿了手下人的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徒然响起来,仓库里的人都顿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看着震动不停的。

“把关掉,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别节外生枝。”马哥果断吩咐。

被掐断,萧明洛心里顿觉疑惑,自己的可是还有一半多的电,是不可能没电关机的,而且,刚才是通了之后才断掉的,这说明是被人掐断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萧明洛疑惑地自言自语了一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