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阵破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阵破天下

状态:已更新65.8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09-02 17:22:51

简介:  宁静山村遭遇,黑衣杀手屠村,背后势力竟然连神州最宗门都为之胆寒.  少年郎身怀五行之体,似乎隐藏莫名玄机.  血海深仇的背后,竟然牵扯到远古的秘闻。  四方游走,命运之手似乎总在操控,让人难辨现实与梦境。  暮然回首,才发觉……….  …

阵破天下免费阅读

阵破天下免费阅读第一章 血洒青山

  红河村,神州陆中部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村子处于群山环抱之中,村民也多以打猎为生。多年来都过着平静而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是这种平静的生活,似乎马上就要结束了,起因是一群黑衣人的出现。

  数十名黑衣人,身背长剑,脚蹬毡靴,正在村外的山林中急速穿梭,目标正是红河村,眼看村庄在望,领头之人一摆手,所有黑衣人都停了下来,

  领头人也是一袭黑衣,唯一的区别在于,其他黑衣人的衣服下摆处都绣着银色的骷髅头,而此人的黑衣下摆处,则绣这一个金色的骷髅头。

  领头人用嘶哑而低沉的声音问道:“能确定他们在这里吗?”身后一个矮个之人回答道:“不会有错,这是圣母传来的消息,绝对准确。”

  领头人听见圣母二字,似乎有了极的信心,回头吩咐道:“既然是圣母的命令,那绝对不会有错,这两人逃遁了十数年,我们也追查了十数年,今日总算可以有个了结,家分散开来,堵住村子的所有出口,绝对不能放走一人。”

  身后矮个之人讷讷道:“村中的其他人怎么办。”领头之人眼冒寒,狠狠的吩咐道:“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矮个之人倒了一口冷气,这句话就意味着要屠村,但是还没有等他反驳,领头之人一挥手,身后的数十人迅速分散开来,埋伏在村子的所有出口。

  此时村中猎户们才刚刚醒来,开始了新一天的捕猎生活,村子东头的一个院落中,一个并不算强壮的中年汉子在院中喊道:“孩他娘,快把云河叫起来,今天打猎完后,还要去城里换些东西。”话音刚落,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爹,我已经起来了,咱们走吧。”一个清秀的小伙,一边答话,一边从房中跨了出来。

  这个小伙年纪尚青,概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还在发育期,身板稍显瘦弱,但是皮肤黝黑,有着一身精炼的肌肉,应该是经常爬山打猎的结果,小伙子边走边说:“爹,今天去哪个山头啊?”

  老猎户回头答道:“去东山,几个月没去了。那群畜生也该养肥了。”

  老猎户名字叫李青山,别看不是很强壮,却是村里最厉害的猎户,红河村四周的山林之中多有虎豹熊罴等猛兽,不过这些猛兽岂是普通猎户可以轻易捕捉的,但是李青山却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捉到一两只,村中父老见了也啧啧称奇。而年轻的小伙名叫李云河,是李青山唯一的儿子。今年也才刚刚十二岁。

  东山,顾名思义在村子的东面,父子二人一路东行来到东山的密林之中。这对父子一前一后的在林中前行,而李云河不时的蹲下来,开地上的落叶查看野兽留下的踪迹。对于猎户来说找到合适的猎物就必须要熟悉各种动物的脚印,粪便。而这些信息将会告诉你,周围都有什么动物活动。

  李云河不断地搜寻地面,寻找着自己需要的目标,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仔细观察了片刻后,的叫道:“爹,我们已经接近黑熊的巢穴了。”李青山回头笑骂道:“小兔崽子,一只熊而已,瞎喊什么啊。”

  的确一只熊对于经常能捕捉到猛虎,猎豹的人来说的确没有什么值得惊小怪的,但李云河却气鼓鼓的回答道:“脚印一深一浅,这可能是上次逃脱的那头跛脚黑熊,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捉到它。”李青山笑着说道:“既然如此,这次就由你来负责布置陷阱。”

  陷阱,这种最普通的猎捕手段之一,几乎所有的猎户都会设置,无非就是挖个坑,下个子,再厉害一点的会放些水,插上尖刺,但是这些陷阱多数只能捕捉像野兔,狸猫之类的小型猎物,运气好了也许能弄个野猪,但是抓那些凶猛的猎物就不太能够了。

  李青山要布置可不是这些普通的陷阱,他布置的陷阱一不用挖坑,二不用埋子,而是掏出了一杆翠绿的玉笔,在地上勾画,等到李青山勾画完毕,就出来几个旗子然后将这些棋子插在地上,最后从出来一块亮闪闪的石头,埋着地下。

  这样一个陷阱就算是完成了,陷阱看来简单,但是身为李青山的儿子,李云河却知道不管是猛虎还是黑熊,只要是就难以逃脱,端的是奇妙无比。

  李云河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这么奇妙的东西,每次追问,父亲总是沉默片刻,然后长叹一口气,着自己的头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之后就好一阵子的不开心,李云河也就不敢再追问下去了。

  布置完陷阱后,李青山又出来几杆旗子交给云河,说道:“你来负责修补陷阱,千万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让它逃走了。”李云河听完此话不由得面皮一红,上次也是为了捕捉这只黑熊,同时也是李云河第一次负责这种陷阱,其实主要的部分还是父亲来布置,而李云河要做的,就是一旦黑熊无意间将旗子压坏,就要迅速在原来的位置再补上一个旗子。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工作,李云河也没有完成,结果黑熊压坏了一个旗子后逃出了陷阱。

  李青山将旗子递给李云河后,扬了扬手中的弓箭说:“你在此等候,我去那畜生进来。”说完转身去附近搜寻那黑熊的巢穴。

  少顷,一阵熊吼传来,看来李青山已经找到了那头黑熊,不多时李青山从远处跑来,身后一头跛脚黑熊,熊眼中插着一支箭,鲜血正顺着眼眶往下流,受伤的黑熊疯狂的追赶着李青山。

  李云河一看,如临敌一般,紧紧的握住手里的小旗,李青山则一路带着黑熊向陷阱跑去,黑熊也跟着一脚踏入了陷阱之中,李青山见黑熊进来后,自己三转两绕,就绕出了陷阱。

  而黑熊一进陷阱中,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只和自己一样的黑熊,直奔自己而来。跛脚黑熊心里一惊,挥爪上前与之撕杀。虽然陷阱之内两头黑熊打的热闹,但是在外面的人看来,那只黑熊却是自己在阵中滚来滚去,在空气中不断挥动爪子。

  李云河眼睛盯着黑熊,布置陷阱的三面旗子一旦被黑熊破坏如果不及时补插,陷阱立破,李云河跟着黑熊翻滚的方位,不断移动,一旦旗子被压坏,就要眼疾手快的及时补充。

  上次就是因为李云河准备不足,结果黑熊压倒一面旗子后,脱离陷阱跑逃走,要不是父亲眼疾手快,一箭射中了黑熊的,自己能否活着回去都不知道。

  这次李云河准备的很充分,脚步跟随黑熊翻滚的方向移动,一旦发现旗子被毁,立刻就补充上去,黑熊在阵中与镜像拼命厮杀,但如何能将镜像杀死,加上眼睛上的伤口不断流血,终于气力不支,身躯轰然倒地。口吐白沫,再也无法动弹。

  看到黑熊倒地,李云河也是长吐一口气,将旗子拔起,然后走到黑熊面前。抽出扎下,一下扎在黑熊的心窝,将其杀死,熟练的将死去的黑熊捆绑起来。

  李青山也不闲着,将被黑熊损坏的旗子,拾起放在怀里,然后父子二人将黑熊抬起,向山下走去。

  沿着山路向下走,好多村中的猎户,看见父子二人抬着个黑乎乎的下来,出于好奇,纷纷凑上前去。当看明白以后,不由的倒一口冷气,不知道是谁喊一声:“熊,是熊。”

  周围听见的人一听纷纷围上前去,将李家父子簇拥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真是熊啊,李哥这是你们打死的吗?”

  “那还用问啊,除了李哥咱村谁有这个本事啊。”

  一个看着有些威严的中年人说道:“都别顾着说啊,帮忙抬回去啊,给云河搭把手,别把孩子压坏了。”

  于是一队人抬着黑熊浩浩荡荡的回村了。李青山和李云河走在队伍的前面,觉到周围众人崇拜的目,李云河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虽然目更多是对着身边的父亲。

  突然正行走中的李青山身躯一紧,抬头看了看天,脸色瞬间变的煞白,李云河也觉到牵着自己小手的手,突然冒出了许多冷汗,于是忙抬头,顺着父亲的眼看去,天上万里无云,什么都没有。

  但是李青山煞白的脸色和握的紧紧的手掌,都告诉李云河,肯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的发生了。在李云河的记忆里面,从来没有看见父亲如此的恐惧,就是上次冬天群狼围村,全村人都面色苍白,但是父亲也是一脸的从容。

  就在此时李青山突然拉起李云河的手说:“云儿,还记得上次我带你去的山洞吗?你现在赶紧去,帮我取点东西,我有用。”

  虽然李青山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李云河还是觉到了父亲心中的恐惧。这种恐惧显然也影响到了李云河。导致李云河心中也忐忑不安,但仍然强自镇定说:“父亲,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李青山似乎也觉到李云河的不安,于是回头笑了笑:“云儿,你先去,等我黑熊皮剥了,我去山洞找你,一起去县城,给你个硬弓,你不是一直都的吗?”

  一说到硬弓,李云河的心中顿时开心了不少,那把硬弓李云河喜欢很久了,但是价钱太贵,以前只能看看罢了,现在李青山点头说,心中自然欣喜,于是忙说道:“那好吧。父亲你可以一定要来啊。”说完转身像山上跑去。

  看着一蹦一跳,开心离去的李云河,李青山突然在身后喊道:“云儿,小心照顾自己。”

  李云河远远的答道:“我知道了。”

  在他的心中这句话是父亲叮嘱自己上山要小心,根本没有想到这句话会在自己的记忆最深处烙下深刻印记,让自己一辈子都难忘记

  山洞入口就在东山的山脚下,是一次上山的时候,李云河一不小心掉,才无意发现的,山洞共有两个出口,一个出口在山脚下,洞口有好几棵灌木,要趴着从隙钻,十分的隐蔽。

  另一个出口在山腰,是一个树洞,这棵树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岁,有次李云河上树摘果子,爬上去一脚踏空,才发现这棵树竟然是中空的,无数藤蔓爬满了老树,将这个中空的树洞遮盖,要不是这些藤蔓挂住了李云河,他恐怕早就摔死了。

  李青山发现这个树洞之后,就经常带着李云河来这里,每次来都要呆上很久,而且叮嘱李云河,这是父子之间的小秘密,千万不要让旁人知道。所以这个地方只有李云河和父亲知道。

  李云河慢慢的爬进山洞中,这个山洞,显然并非天然形成,中间有一张石桌,几张石椅,而且看石质与周围的都不一样,也不知如此沉重之物是如何运送进来的。

  山洞正中间的石桌上有一个青皮包袱,应该就是父亲所说的东西了,李云河将包袱拿在手中,转身向洞口走去,正准备爬出去。眼前景色突然一变,顿时白雾丛生,原来的洞口瞬间就看不见了。一见此景李云河心里顿时一惊,知道自己坠入了陷阱中。

  这个陷阱显然要比李云河抓熊时候布置的陷阱高明多了,无需人控制就自行启动。李云河此时在阵中不断索,白雾遮挡之下,目不能视物,只能靠手来索前行,也不知在白雾中转了多久,眼前一亮,终于走出白雾。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所站的位置,洞口赫然就在前面,转了半天竟然又回到了洞中。

  见此情形,李云河不敢再贸然尝试出洞,就在此刻突然一声惨叫划破长空,那叫声充满了怨愤,无辜之情,让李云河听了不由的心中一颤,他悄悄的走到了山洞的一个角落,有一个隙,透过隙,正好可以看见远处的红河村。

  此时的红河村真的名副其实成了红河,一幅修罗地狱的景象。一群身着黑衣,面戴黑巾之人,正在肆杀戮,不断有村中父老死于这群黑衣人之手,李云河甚至能看见小黑,二傻,个……这些平时和自己要好的伙伴,一个个的倒在刀下。

  见此惨状,李云河肝胆俱裂,但更让他骇然的却是在村子的上空,一个黑衣人正与人在空中厮杀,与他对战,竟然就是李云河的爹娘——李青山夫妇。

  三人在空中战做一团,李青山犹如仙人一般,挥手间电闪雷鸣,火四起,那名黑衣人似乎更为强悍,竟然对于这些仙术,视若无睹,任凭闪电与火球砸在。仍旧速度不减的冲向李青山夫妇。

  被逼无奈的李青山夫妇且战且退,将黑衣人诱入自家居住的院落中,黑衣人手持宝剑,一路追击,刚落入院中,就见那李青山一手按在地上,眼中精一闪,口中喊一声:“阵起。”院中立刻变的雾气腾腾,杀气阵阵。

  这个阵法施放完之后,李青山只能气喘吁吁的勉强站立。他回头对身边的妻子说道:“叶儿,趁现在阵法困住了他,你快走,只要能逃到师父他老人家,你就安全了。”

  叶儿一脸的凄凉道:“青山,你不走,我又岂能独活,要不是为了我,你又怎么会东躲,四处逃避追杀。是我对不起你,我宁愿和你同死,也绝不独活。”说完一手住李青山的脸庞,而李青山一脸柔情的望着妻子,两人就这痴痴看着对方,再无一言。

  突然一声厉啸,黑衣人破阵而出,此时的黑衣人全身的衣服都是口子,显然在阵中吃了亏。出阵之后的黑衣人直奔李青山夫妇而来,此时的李青山夫妇已是精疲力尽,又岂是黑衣人的对手。夫妇二人左支右绌,破绽百出。只听一声闷哼,黑衣人的长剑直接贯穿了李青山夫妇的膛。

  藏在山洞里的李云河,看到此景,撕心裂肺的叫喊:“不要。”也许是,竟然就此晕倒。

  其余的黑衣人看见首领将李青山夫妇杀死,则开始了更疯狂的杀戮,全村老幼无一幸免。直到杀死李青山夫妇的黑衣人首领,一声唿哨,所有的黑衣人都集中到了他的面前,领头的黑衣人开口问道:“都解决了吗?”属下的那些黑衣人躬身答到:“尊堂主令,全村屠尽,无一活口。”

  堂主点点头道:“做的很好。”然后转头看了看李青山夫妇的尸体,叹了口气道:“罪过啊,要不是你们躲藏在此,我也不用杀这么多人,造如此杀孽。非我本心,非我本心啊。”

  那些黑衣人纳头拜倒,齐声说:“堂主慈悲。”

  堂主挥了挥手,说道:“任务完成,一组善后,其余人撤。”说完带着部分黑衣人离去,只留下少部分人,将全村老幼的尸体聚拢,然后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此时的李云河正倒在山洞中人事不省。正是:洞中一刻风云变,正是少年初长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