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白温婉安霆东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在哪免费看

书名: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

主角:白温婉,安霆东

简介:“嗯?”许锦宇倒是奇怪她的举动,不由问道:“为什么道歉?”白温婉看着他青紫的眼圈,解释道:“上班第二天就给你找了麻烦,还连累你被……”

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免费阅读第9章

她想说,许锦宇被打都是她害得,许锦宇早料到了,直接开口打断,“瞎说什么,麻烦这种东西,该来迟早要来,用得着你去找?”

决定帮助白温婉的时候,他就想到这些了,要是真的在意,也不会出手。

白温婉苦笑,她怎么会听不出,许锦宇在宽慰自己。

“好了好了!”见二人的话题差不多结束,林然赶紧插嘴,道:“婉婉你刚醒过来,要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了!”

她只关心白温婉的,其余乱七八糟是一点都不想管。

见白温婉被塞到被窝里去,许锦宇还不想走,可帝歌那边来了,似乎有什么急事,他只能朝林然嘱咐几句而后匆匆出门。

整整一个下午都是林然在医院陪着白温婉。

快到晚上的时候,白温婉接到了墓地来的,是母亲的墓地该续费了。

她母亲离世的时候,白毅东已经跟柳雪岑搞到一块了,连葬礼都没有参与,更别说给墓地。

现在的墓地还是白温婉托人租来的,既然是租来的,到期不续费,就得迁走骨灰。

白温婉定定的看着前边墙面,母亲的骨灰漂泊这么久,也该有个归宿,她踟蹰着拿过。

通讯录的人不少,可是能在关键时刻帮到忙的,也就那么几个。

指尖落在屏幕上,缓缓往上拉,安霆东的名字浮现在眼前,被她无视,那人恨不得自己曝尸街头吧?

划过那些指望不上的人,白温婉的手停在了许锦宇的名字上。

她踟蹰了一下,终究是拨了出去。

许锦宇接通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像是一直捧着在等她的似的。

“锦宇,我……”真的接通,她倒是难以启齿了。

对面的许锦宇却是没觉到什么异样,鼓励她直言不讳。

白温婉指摩梭着被角,在许锦宇的鼓励下说出自己的目的。

许锦宇基本上没有思考,直接就把钱转到她账户上了,这样的结果在意料之中,也就是因为在意料之中,才难受。

许锦宇对她越好,她就越觉亏欠人家,心里也越过意不去。

“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还你钱的!”白温婉朝那头保证。

这是她现在唯一有能力做出的保证了。

“不着急,你快去把伯母的墓地下来吧,别让她被人打扰了!”许锦宇方的摆手,催促白温婉快拿钱去。

只要付出的东西是给白温婉的,他向来都方。

借到钱,白温婉再坐不住,直接去办理了出院手续。

“你就这么出来了?”林然刚提着鸡汤过来,就在医院门口跟白温婉偶遇,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走吧,一起去墓地看看!”

白温婉拉着林然上了出租车,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

她母亲的墓地在西郊的一片竹林后边,那是个可租可的公共陵园。

这次,她就是过去墓地的。

“妈妈借住的时间不短,现在这里终于属于她了!”

白温婉站在一块墓碑前边,淡淡的说着。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可林然却觉到了她说不出的轻松。

“然然!”白温婉倏地转头看她,脸上全是严肃。

“怎么了?”林然下意识的跟着正色起来。

“这是我的!”白温婉伸手指向右侧紧挨着她母亲的一块墓地,道:“我死了以后,请你把我的骨灰送到这里来,让我陪着她!”

她目里全是轻松淡然,言语间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

“婉婉,你说什么呢?”林然蹙起眉,斥道,“赶快呸呸呸,这话多不吉利啊!”

她只以为面前的人是在开玩笑。

白温婉苦笑,一句解释都没有,直接带着让去了墓地管理处,这种时候就是实际行动最有说服力了。

“婉婉,你来这里干什么?”

林然还不知道她过来的目的,不由得好奇。

“签合同!”白温婉指了指迎面走过来的墓地管理人员,道:“我了那两块墓地。”

来之前她就在上了墓地的管理人员,定下了她和妈妈的墓地,跑这一趟就是签合同而已。

直到看见白温婉在那两块墓地的合同书上签字,林然才回想起她刚才的话。

“你真的,都把后事打理好了?”林然还愣愣的,不知道是不是事实对她打击太,她不敢相信。

“能打理的都打理了!”白温婉颔首,半开玩笑道:“不过,真的烧成灰我就无能为力了,到时候还得请你把我送!”

“婉婉……”

林然的声音有些哽咽,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白温婉知道林然不会不管她,也不继续这个话题,随便聊了些轻松的就陪着林然去了她上班的地方。

直到林然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白温婉才离开,去给外公寄钱。

这些年她也有积蓄,虽然不多,但也够老人家花上不少日子的。

钱寄出去了,白温婉又打给外公询问他的状况。

外公就喜欢她,每次一打都好半天舍不得挂断,这次也不例外。

问东问西的说了半个多小时。

白温婉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只告诉他,自己生活的很好,让他不要担心。

听到白温婉说过得好,外公也高兴,已经没了话,但还舍不得挂。

白温婉怕再聊下去会忍不住哭出来,就找借口挂掉了。

“呼……”

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昂起脑袋望天,这才注意到晚霞都被赶走了。

帝歌的晚班是六点,现在都五点半了再不过去怕是要迟到。

白温婉快速整理自己的情绪,朝帝歌而去。

打钱的银行离帝歌不算太远,步行半个小时够,她也舍不得打车。

一路风尘仆仆的总算是在五点五十九的时候赶到了。

白温婉跑的太急,进门才觉到不对劲,似乎今天的帝歌没有昨天热闹?

她以为自己进错地方了,下意识的退到门口去,这才发现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