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最新章节,主角白温婉安霆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

主角名:白温婉,安霆东

简介:白温婉已经到了门外边,她木木的站在门口,安家的别墅建在郊区,晚上更冷些。夜风吹过,带起她耳边的碎发,也带着一股袭人的凉意。

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

离婚后佬天天黏着她全文第4章

“嘶……”

白温婉忍不住倒冷气,顺势紧了紧的衣服。

月倾泄在她瓷白的皮肤上,印出些许复古的美,只是这样养眼的场景却是没人欣赏。

她回过头去,想最后看一眼自己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安霆东站在三楼的窗户后边,也在望着她。

楼下的人一直盯着别墅,是舍不得?想回来了?

管家注意到了楼下的景,他满脸忧色,道:“少爷,少夫人站在楼下好久了,应该是不想走,现在外边也冷的慌,要不……”

“她现在跟安家没有关系,你管什么闲事?”

安霆东募的转头瞪向管家,低斥道。

“额……”管家愣怔了一下,少爷不是很担心少夫人嘛?嘴硬什么呢?

“出去。”安霆东眉间出不耐,声音里的温度下降了不少。

“是!”管家虽无奈,却也不敢说什么,赶忙躬身离开。

安霆东的目再度移到别墅门口,他嘴角牵扯嘲讽的弧度。

他甚至去倒了杯红酒,就等着楼下那人什么时候坚持不住,朝自己讨饶认错,再去放人进来。

白温婉转过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里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上的滴滴很快就到了,她走上去,无力的靠着椅背:“去天井别墅。”那是她原本的家。

司机颔首,调转车头,往市区开去。

啪!

安霆东倏然扬手,将手中的高脚杯砸在地上,杯中酒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撒了一地。

“少爷!”听到动静赶来的管家很快注意到地上的狼藉,忙道:“我马上把东西清理掉!”

说着便要上前,只是他还没靠近,就被安霆东的低喝撵开:“滚!”

白家的别墅倒是在市区,只是这里乌烟瘴气……

若不是没地方去,她根本不想回来。

“婉婉?”白毅东正准备朝楼上走,见到门口的女儿,脚步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可笑的是,仅是那么一瞬间。

对于白温婉,他只看了一眼便满不在乎的继续朝楼上去:“雪儿,你招呼她。”

“好!”柳雪岑点头,目送白毅东走进书房。

白温婉握着行李箱的手微紧,果然,如她所料,这里没有一点家的样子。

“啧啧,带着行李箱回来,你这是被赶出安家了?”

柳雪岑双手环,戏谑的扫量着她,语气里的讥诮不白自现。

“那还用说?要不是被赶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回来?”白珉豪窝在沙发里,正眼都没看人一眼,便跟着一起嘲讽。

白温婉垂着眸子,无视了母子二人的阴阳怪气,她再次拖动行李箱,朝自己房间去。

“站住!”柳雪岑确实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直接叉腰拦在了楼梯口,活像个泼妇:“都被安家赶出来了,你还有脸回来?”

“你……”白温婉有了怒意,但这怒意刚上来,心口就一阵抽痛,痛的她忍不住倒凉气。

“豪豪,给送出去!再让她把祸患带来我们家,还不知道上哪说理去呢……”

柳雪岑嫌弃的看了眼,赶紧回身去推搡白珉豪。

白温婉捂着心口,好半天才恢复过来,根本不需要白珉豪动手,她就径直朝外边走去。

还是一样清冷的夜风,还是一样孤单影只的小人儿。

只是,这一次,那人的背影比上次更多了落寞。

她盯着看了许久,还是拨出了号码。

“婉婉?怎么了?”

林然疑惑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

“然然,我……我能去你那住一晚吗?”白温婉踟蹰着开了口。

“当然可以啊!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

林然答应的干脆,她们的关系自是不需要客气的。

“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白温婉心里暖意升腾的同时,速即开口拒绝了林然的提议。

现在临近深夜,过去借宿都够麻烦了,再让人家过来接,关系再好也不能这么得寸进尺。

所幸,市区的车好打,白温婉走出白家别墅没多远就遇到了,她又一次上车,朝归宿去。

半个小时之后,林然的公寓。

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飘然传出,仿若下一秒就要吃人的野兽:“那臭又欺负你?我去撕了他,还有那老娘们,我砍死他们……”

听完白温婉遭遇的事情,林然登时就坐不住了,直叫嚣着要去给她报仇。

“然然,你别生气了!”白温婉无奈的拉着林然,她这个闺蜜哪里都好,就是太急脾气。

那些事情她本不想说,要不是林然追着问,只字不提是白温婉最可能得做法。

“这两家都不是玩意儿,气死我了!”

林然气的直朝自己扇风。

“没事,她们不要你,你还有我,左不过我们两过一辈子!”顾及到身边的白温婉,林然这才平息自己的情绪,握着她的手道:“你就在我这里住着,以后我照顾你!”

白温婉嘴角含笑,可能遇到林然才是她最幸运的事情……

次日清晨,白温婉去市医院复查,来到吴医生的诊室,二人已经是老熟人了。

吴医生认真的看着检验报告,眉头上的忧色显而易见。

“白小姐,这之前还稳定的病情又有恶化的趋势,最近有什么事情吗?”吴医生奇怪的放下手中报告,朝白温婉看过去。

情绪波动太是导致病情恶化的最因素,这点吴医生早就跟她说过。

白温婉垂着眸子,对于吴医生的问题,有些难以启齿。

“唉!”吴医生也看出了白温婉的难处,便不再追问,而是道:“不管发生了什么,我还是要告诉你,忌生气、伤心和劳累!否则再恶化,是很严重的,您自己要小心再小心!”

这已经不知道是医生第几次跟她说这些话了,以往吴医生都是心平气和的,今次却是有些严肃了。

“谢谢吴医生,我会注意的!”白温婉清亮的眸子里少了灵动,有的全是无奈。

她想,以后她都不会再伤心了,所有事情都终结的差不多了,她还有什么好伤心的?

“对了!”吴医生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不好意思道:“白小姐,我们很抱歉,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心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