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深渊星芒胡宇岩雪钟山道子_星宇科幻小说

小说:深渊星芒

主角:胡宇岩雪钟山道子

作者:星宇科幻

最新章节:番外-深渊总结

简介:2185年,从高维通道传送过来的低级虫子占据了整个太阳系,人类被迫背井离乡,舍弃太阳系寻找新的家园,一路走来,流浪的地球舰队发现事情远远不是虫族入侵那么简单,整个银河系的文明都陷入了一场巨的阴谋中。这是一个囊括银河系背景宏的科幻故事,没有机甲进化,没有基因超神,更没有修炼渡劫。

深渊星芒免费阅读

《深渊星芒》第一章 背井离乡

2165年,几十条高维通道突然出现在地球各地,无穷无尽的虫子从高维通道涌出,地球人类全力抵抗,然而虫子进化出来的后代却越来越厉害,并且具备了星际飞行和战斗的能力。

高维通道无法关闭,虫群仍旧源源不断的从通道到达地球,短时间内人类的科技无法取得重突破,迫不得已人类只得放弃地球,离开太阳系,进入茫茫宇宙,寻找一颗新的行星重建家园。

在抵抗虫子的20年中,中国在一颗隐蔽的小行星建立了基地,避开虫子的同时秘密建造了250艘长度超过5000米的巨的北极星号,用来转移十多亿民众。

为了给建造北极星号舰队赢得时间,在领袖的带领下,军方和虫子进行了20年艰苦卓绝的战斗。然而军方技术的进步却远远赶不上虫子的进化速度,天军拼死抵抗,一次又一次的化解了虫群危机,同时也失去了批年轻的优秀天军战士。

虫子从高维通道涌出的第一天,中科院院长和众多院士就预料到人类与虫子的战斗是必将失败的,唯一的出路就是逃离太阳系,为了逃离行动的实施,徐晓东院长带领一干院士策划了影子计划,建造了庞的北极星号舰队,供全体国民逃离太阳系。

胡宇,一个普通的天文馆辅导员,虫灾后在老伙计文中华的撺掇下弃文从武,成为天军一名普通飞行员,在20年的战斗中,逐渐成长为军方领军人物,同时也会是本书的主角。

PS:圆柱体的体积计算公式,底面积乘以高,3.14*750*750*5000=8831250000立方米,88亿立方米,除以500万,得到每个人可分得的空间,结果是1766.25立方米,我们的房子一般层高是3米,那我们再除以3,结果是588.75,现在一家四口的居住面积也就八九十平米左右,既然是逃难,还可以再压缩一下,多出的空间可以用来种植,生产,储存,以及医疗,推进系统等等,另外,这是科幻,未来不可知,发动机小没有标准。

本书讲述的是一个超越银河系场景浩的科幻故事。

《深渊星芒》讲述的主要是银河系内的故事,续集《湮灭星芒》将会拓展到整个宇宙,以及平行宇宙,高维宇宙,规则,时间,维度等等,《湮灭星芒》将会是星芒三部曲的终章,现已经发布近70万字,在头条和蕃茄都可以搜到

———————————————————————–

舷窗外,是塞德娜星巨的身影,这是太阳系的最后一颗达到流体静力平衡状态的矮行星,越过塞德娜星的轨道,从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说已经告别太阳系了。

北极星号打开了巨的探照灯,强越过几万公里的距离化为一个十几公里的斑落在塞德娜星的土地上,以往繁忙的基地不再喧闹,只留下破败的建筑和无尽的荒凉。

文明的足迹遍布整个星球,如果没有意外,这些痕迹会在百万年后依稀存在,宣示着这里曾经是文明的领地。然而意外是必然存在的,用不了十年,虫子必然会踏足塞德娜,毁掉所有人类的痕迹。

在北极星号的灯中,太阳系最后一颗行星的地貌展现在舰内的每一块电子屏上,人们默默的注视着塞德娜星的土地,虽然这不是地球,但是这里是太阳系里面的最后一颗行星的陆地,也只有在这遥远的偏僻地带,暂时还能保持平静,

舰队并没有靠近塞德娜星,北极星号虽然坚固但是过于庞,塞德娜星巨的力可能会产生潮汐状态,导致北极星号内部精密的电子设备由于形变而损坏。

离开地球已经七个多月了,舰队缓缓的加速前进,胡宇静静的站在舷窗边,地球早已失去踪迹,遗留在地球轨道的卫星设备在虫群的清洗下无一能继续存在,即使能工作,人们看到的地球也不再是碧水蓝天,充满生机,而是白茫茫的虫群,天上地下,群魔乱舞。

太阳变成了一颗普通的恒星亮点,此时她的亮度是负一等,完全没有了近距离观察的壮观景象,失去了所有的细节特征,但是即便如此,远在上百个天文单位外的塞德娜星,柯伊伯带无数的小行星,星际尘埃,无一不在遵循着太阳的规则,老老实实的围绕着她运转。

如果按照力影响的范围来划分,太阳的势力范围甚至可以达到方圆一年左右,而柯伊伯带,才不到一个天,算起来只是太阳控制范围的最核心部分,最外围部分则是广漠的奥尔特星云。

250艘巨的北极星号组成的庞舰队分散在几百万立方千米的星空,十几万架歼85战机游荡在北极星舰队的周围负责警戒,北极星号长达5公里,加速过程异常缓慢,即使每艘北极星号装备了几百台发动机,但是受限于材料科技和人类的承受力,加速度只有不到0.1G,经过了几个月的加速,舰队的速度最终稳定在800万公里每小时。

在太阳系的范围内,速度必须控制在预警范围内,否则即使是指甲的一颗小石头,都可能酿成舰毁人亡的惨剧。

舰队需要在低速下前进500个天文单位,驶出柯伊伯带以后,才会再次开启加速,届时,舰队将会一直加速到0.3倍速,然后用20年的时间,造访蛇夫座的巴纳德星。

巴纳德星是人类探知到的最有可能存在适合改造的行星而且距离最近的星系之一。行星是一定存在的,但是能不能改造到适合人类居住,谁都没有肯定的答案。

即使巴纳德星不存在适合改造的行星的可能,至少可以为舰队提供物质补充,这点是可以确定的,舰队携带的物质虽然,但是消耗同样也是天文数字,每天都需要量的物质消耗才能十几亿人的生活和无数设备的正常运转。

舰队除了本身携带的能量和物资,平常能补充的物质就是几十颗直径在十公里以下的小行星了,等消耗完小行星的物资,如果不能及时得到物资补充,舰队将在30年后消耗掉所有能量,然后沉寂于虚空。所以总的来说,舰队的物资总量加起来不过60年的消耗,这还是在理论中的数字,如果舰队在中途遇到变故,这一时间还将打折扣。

经过了半年的航行,人们从最开始的变得平静,开始适应舰队生活,虽然北极星号提供了比较完善的居住环境,但是舰队终究是舰队,很多事情不能和以往在地球或者在其它各个行星基地一样。

舰队里的所有物资利用都需要最化的循环使用,包括排泄物,而且水的供应是定量的,想多用一点,真的没有。食物方面倒是宽松很多,民众可以免费领取自己喜欢的食物,但是肉类都是合成的,蔬菜倒是舰队里种植的新鲜蔬菜,而且品种很齐全。

多数民众也会选择在家里种植一些蔬菜,毕竟能不用也是浪费了,用来给植物收,既有效利用了能量,还产出了氧气又能为舰队减轻负担,同时植物本身也是食物能口腹之需,一举三得,得到了舰队的力推广。

寂静是宇宙永恒的旋律,舰队已经驶出了柯伊伯带,彻底进入了没有任何物质的宇宙虚空。一艘艘北极星号尾部再次射出淡蓝色的长达千米的火焰,舰队进入二次加速阶段,这次将一直加速到0.3倍速,然后停止加速,依靠惯滑行到巴纳德星。

在这茫茫旅途中,再也得不到任何的物质补充,物质稀薄到一立方米的空间只有一两个个原子甚至更少的程度,舰队就这么静静的悬浮的空中,失去了参照物无法觉到舰队是否在前进。

点点繁星镶嵌在宇宙这块巨的荧幕上,没有了太阳的干扰,在肉眼中,这些星星彷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宝石,格外明亮,连250万年外的仙女座星系,都能清晰的看到。反而在地球最亮的金星,则完全失去了踪迹。

想到地球,胡宇心中非常痛心,20多年前的地球,绿树成荫,山明水秀,明月清风,江山如画,人们安居乐业,原本胡宇可以成为一个为理想而奋斗的科学家,而不是一个浴血奋战的将军。

然而,命运总是难以琢磨,从一个小兵到将军,胡宇经历了小小上千次的战斗,身边牺牲的战友一批又一批,20年,从一个朝气洋溢的青年变成一个两鬓开始发白的中年人,胡宇心中更多的是惆怅和无奈。

如今,背井离乡,进入茫茫宇宙,前途未卜,生死难料,胡宇虽然不是国家领袖,但是依然到肩上的责任压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

唉~~~

胡宇叹了口气。

“将军,怎么了?”一旁的上校扬帆问道,作为一直跟随胡宇的老部下之一,扬帆虽然也经历了残酷的战争,但是毕竟人年轻,要乐观很多。

“哦,没什么,舰队情况怎么样。”

“将军,一切正常,您就放心吧。”

“千万不可放松警惕,歼85机队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戒状态,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太阳系,和虫族经历了多年的战争,现在太阳系中的各种碎片不计其数,任何一颗小小的碎片都有可能让舰队蒙受巨损失。”胡宇提醒道。

“将军,您就放心吧,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再说了,我们不是还有20万架歼90在前头着吗,要是这还能出问题,我提头来见。”扬帆轻松的说道。

“提头来见?你的头值几个钱,出了问题,不用我枪毙你,你自己搞定吧。”

“是,是,将军。”扬帆赶紧点头称是。

“行了,去吧,你和陈鹏必须有一个人时刻在先遣舰队中警戒,这样我才能稍微放心点。”

“将军,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现在陈鹏就在太空中,过几个小时我会把他换下来。”

“嗯。”胡宇点点头,望着舷窗外。

舷窗外面除了远方的点点星和偶尔掠过舰队的歼85或歼90巡逻机队,寂静得可怕。人类最惧怕的不是喧闹,而是安静,尤其是这种来自宇宙的安静,更加让人到心悸,安静,意味着孤独,意味着一无所有,在这里,舰队出现任何小问题都有可能是致命的,因为得不到任何物质补充和救援。

地球,再见了,太阳,再见了。

胡宇心中默默的说道,并且命令歼85机队释放了2185颗闪弹,纪念离开地球的日子,闪弹照亮了整个舰队,却照不亮地球和太阳,只能在虚空中默默的烧尽。

舰队中的民众和胡宇一样,此刻真正告别太阳系,离开家园,很多人哭了,人们通过各种活动来纪念太阳系,所有人都知道,这一走,意味着永别。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对家的眷念更加深切,不少人哭泣着,对着太阳和地球喊道:“母亲,再见了!”

——

作者有话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