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盛宠娇妻:老公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盛宠娇妻:老公求放过

主角:江挽歌周璟

作者:花辞树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70章 笼中的金丝雀

简介:上辈子江家破产,江挽歌寄人篱下五年,最终被污蔑入狱,死不瞑目。
重来一世,家破人亡的结局已经无法逆转,但那些欺她辱她的人,江挽歌一个都不会放过!
——
京城最古老、最神秘世家的掌权人,突然传出已婚的消息,跌破全国人民的眼镜,更是让无数世家女芳心破碎。
世家女们都等着周璟厌弃那个小地方来的女人,谁知道,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不仅没有离婚,反而夫妻和睦还生了娃。

盛宠娇妻:老公求放过免费阅读

盛宠娇妻:老公求放过 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

江挽歌睁眼醒来,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水。

一杯水刚喝完,猛然听到房门被踹开的声音。

紧跟着就是尖锐刺耳的嘲讽,“哟,这不是江大小姐吗?怎么一副病怏怏的模样?难不成我们家这阁楼给你住的不习惯?”

喝了水的江挽歌意识稍微清醒了些,一抬头,就看到小太妹模样的关予乐嫌恶的看着她。

这是她姑姑家的女儿,是她的亲表妹。

江挽歌看到她的打扮,以及她毫无皱纹的脸,眼底露出茫然。

关予乐不是结婚之后就把太妹的衣服全扔了吗?

还有阁楼?

她不是早就被赶出去了吗?

江挽歌的眸光无意识挪开,看到了周围陈设。

黑漆漆的小空间,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其他摆的都是杂物,基本只能容忍一个人。

关予乐一进来,整个空间就避无可避了。

这……确实是她印象中的阁楼。

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还没想明白,关予乐猛然一巴掌拍她脸上,打的她重心不稳,一脑袋撞在了边上的硬物,当场见了血。

剧烈疼痛下,江挽歌的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些片段。

她在国外,被突然窜出来的大卡车撞死了。

至于为什么会睁眼又回到了这阁楼,她也不知道。

“江挽歌,我跟你说话你聋了是吗?”关予乐受不了她那不在意的表情,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无力,“你吃我家住我家的,让你做点事你还矫情上了?洗个衣服都给我装病,你还以为自己是在江家,还是你那江家的大小姐吗?!”

一句话,把江挽歌的思绪拉回现实。

她抬头,额角上冒着血,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衬的她本就雪白的皮肤更显苍白。

那双明眸中,不再是往常那消极颓然之色,而是冷漠,冷到在大伏天都让关予乐打颤的那种。

“你……瞪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关予乐的眼神躲闪了下,“江家早就破产了,你爹妈也早就死了,你现在就是寄人篱下的孤儿!我们家从来不养吃白饭的!”

这些话,很耳熟,是江挽歌曾经听过无数遍的噩梦。

她的父母被诬陷犯罪,当天就跳楼死在了公司门口。

江家一夜破产。

那个时候她还没成年,父亲的亲妹妹,也就是她的亲姑姑,关予乐的亲妈,接手了她这个烂摊子。

这一住,就在关家住了五年。

这五年里,她就在这个破阁楼中勉强栖身,每天都会被要求做非常沉重的家务,甚至他们美其名曰说家里没钱,诱骗还是高中生的她辍学了,以便专门在家帮他们做事。

再之后,关予乐犯了事,在外跟混混们干架的时候,失手把人打死了。

她的亲姑姑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出来顶罪,让她承受了不白之冤。

等她从牢里出来的时候,关予乐已经结婚,并且生了孩子,家庭美满幸福。

而她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临死都还在被人辱骂。

对于关家的恨,已经从上辈子积累到了这辈子,不死不休。

江挽歌还是不说话,那双眸子总像是压抑着什么,看的关予乐不住心悸。

她咽了咽口水,恶狠狠剜她眼,“赶紧下来把家里衣服都洗了,洗完衣服去做饭,动作搞快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的人际关系你是知道的。”

撂下狠话,关予乐扭头就跑了。

类似这种话,关予乐说过很多次,在最初江挽歌拒绝她的时候,她就喊过一群小太妹,趁她出门的时候,拖到没人的地方揍了一顿。

自那之后,这句话就成为了江挽歌的阴影。

江挽歌走到床边坐下,从床底摸出了一个医药箱。

在关家她几乎隔三岔五就会受伤,医药箱里面的都已经重新补过好多次了。

她一边给自己处理伤口,一边思考今日种种。

最终,她不得不承认,自己重生了。

并且是重生回到22岁那年,也就是她在这里的最后一年,再过几个月,关予乐失手杀人的事就该发生了。

她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应对。

——

下午,江挽歌洗完了两大桶衣服,挂在外边都挂了一大片。

洗完刚准备做饭,一位穿着时尚的妇女匆匆赶回来,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

那便是江挽歌的姑姑,江慧。

江慧换下拖鞋,转头就看到她,忍不住皱眉,呵斥道:“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邋里邋遢的,还不赶紧上楼,一会儿有客人来,别出来丢人现眼!”

江挽歌瞥她眼,毫不犹豫的放下手里的东西,转头上楼。

在关家,只要来客人,她必定会被命令回阁楼不准出来,哪怕她没吃饭,饿到不行也不能出来。

毕竟在外人看来,他们家可是“不嫌弃孤女”的良善家,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在家里的地位连以前的佣人都不如,这谎言可就不攻自破了。

头一次看她这么配合,一点不乐意都没有,江慧还有些奇怪。

但这奇怪并没有持续多久,她赶紧上二楼去关予乐的卧室,道:“赶紧把你那一身换掉,换一套好看的,等会儿你小叔要来咱们家。”

“小叔?哪个小叔?”关予乐懵了两秒,猛然睁大眼,“你说的该不会是……”

“就是他。”江慧把手里装着衣服的袋子递给她,“你爸已经去机场接人了,你赶紧把衣服换了,脸上的妆也给我洗干净,别给你小叔留下坏印象。”

小叔这个称呼,不意外进入了江挽歌的耳里。

她顿了顿,垂眸思索一番,想起来了。

关予乐的父亲关岳,有个不算亲戚的表亲,叫周璟,年仅29岁,却已经成为了一大家族的继承人,独自掌管家中企业,并将企业发展到了巅峰,不仅在家族里,在行业内都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不过这人平常比较低调,不怎么爱露面。

她在关家的前五年,基本只在关岳的口中听到过。

当年关岳的曾祖母是周家收养的女儿,跟周璟的曾祖父之间的关系,用一句话形容:不是血亲却胜似血亲。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