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天降萌宝:绝代医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降萌宝:绝代医妃不好惹

主角:苏离雨嬴禛

作者:秦皇嬴政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0章 跟自己斗

简介:她是现代的女神医,穿越回到古代成为黎国大将军之女。
可是将军府一夜之间惨遭巨变,父亲自刎而死,婶娘一家占据了将军府,还将她卖给了……
当她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魔鬼一般的男人。
四年之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再次出现,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震惊世人。
哼!大王!想要天下吗?

天降萌宝:绝代医妃不好惹免费阅读

天降萌宝:绝代医妃不好惹 免费阅读 第1章 地狱阎君

“啊,疼!”

撕裂般的疼痛钻入身体,苏离雨蓦然惊醒过来。

房间里一灯如豆,摇曳出昏黄的光影。幽暗之中,隐约看到雕梁画栋。

这是哪里?

苏离雨有些懵,她不是驾驶着失控的吉普跌下悬崖了吗?为什么此际却身处古香古色的幽室?

更可怕的是,她身上重重压着一个男人,身体的刺痛,正是他在疯狂掠夺!

“王八蛋,滚开,快给我滚开!”苏离雨惊恐万分,被侵略的耻辱穿透了灵魂。

“装什么良人?”男人在苏离雨身上缓缓抬起头,用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低沉阴鸷地说。

苏离雨在那一瞬间看到他的容颜,心头震惊,停止呼吸。

确切说,她看到的不是男人的容颜,而是一张冰冷幽森的面具,面具之下是一双绝凉深邃的眸,和孤寒的薄唇。

这是地狱阎君?否则他的气息怎么那么冷?

苏离雨第一个念头就是,她驾车跌下万丈悬崖摔死了,然后跌入地狱,被这个色魔阎君硬上了弓。

但是不对,她恍惚记得她在万丈悬崖极速的坠落中,忽然镜头反转,置身于一间雕梁画栋、陈设奢华的古宅里。

她身穿水绿色的长裙,被一对恶狠狠的母女摁住,捏着她的嘴巴给她强行灌药。

火辣辣的药灌入腹中,她很快不省人事,再然后,就是眼前这幅情景。

“这是怎么回事?”苏离雨一面拼命推搡身上的男人,一面在心里惊恐自语:我是死了入了地狱,还是进入了平行世界?这种狗血的事情也会发生?

男人猛然一阵冲刺。

“啊!”透彻灵魂的痛让苏离雨尖利的指甲刺入男人遒劲的脊背,她在浑浑噩噩里摸索到,男人劲道的背上,有道呈“X”形的疤痕。

“我记住你了!”苏离雨咬牙切齿地痛叫,“此仇不报非君子!”

“身处这种地方居然还是处子,”男人在冰冷的面具下低笑,“就凭这点儿,你也不该沦落红尘。”

他在苏离雨娇嫩的唇上咬了一下,而后站起修长劲挺的身形,昏暗里飞快地披上黑色长袍,向拎小鸡一样抓起苏离雨,破窗而出!

窗外是飞檐兽吻的屋脊,和郎朗漫天的寒星孤月。

苏离雨被扔在小巷尽头的稻草堆里,地狱阎君随即在黑夜里消失了……

仰或被地狱阎君折腾得太累,也或许此时自己这个穿着水绿长裙的身子,被那对母女灌下的药劲还没消散,苏离雨的头一沾到松软的稻草,立刻就睡了过去。

~

闭着眼睛仍然感觉到阳光亮亮地穿透眼皮,苏离雨慵懒地醒来。

果然明媚的朝阳暖暖的照在身上,让她被撕破却难掩华丽的水绿长裙,透出娇美的色彩。

环顾四周,青砖碧瓦的院墙,曲径幽长的小巷,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辆喧嚣,处处透着古旧的气息。

苏离雨皱了眉,低咒:“真特么见鬼,我这不是做梦吧?”

身体散架般的疼痛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到她已经看到了长裙上,被那个幽冷的地狱阎君侵占后,留下的血迹。

地狱阎君?

苏离雨努力回想他的模样,但眼前除了一张金钩铁划的冰冷面具,就是她的指尖触摸到的那道“X”字形疤痕。

除此之外,他的存在就仿佛是一场来自地狱的噩梦。

他是人是鬼,苏离雨无从分辨。

呵!平行世界都可以存在,她遇上地狱阎君,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但是,她似乎有了一些零星的记忆。

首先,她记起这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点是战国时期。

她的父亲叫苏穆,是黎国的大将军,母亲她没见过,也没印象。

将军府一夜之间惨遭巨变,父亲苏穆自刎而死,婶娘一家占据了将军府。

而那对灌她药的母女,正是她的婶娘和堂妹苏素,她们在她昏迷之际,将她卖给了怡春院……

眼泪呼呼流出来,苏离雨咬牙:这仇,誓死必报!

~

“哇~~”

十个月后的黎明,苏离雨诞下龙凤胎,清亮的婴儿啼哭,响彻偏僻的山村。

奶娘武文氏一手一个抱起粉雕玉琢的婴儿,喜得合不拢嘴。

“小姐快看那,孩子长得可真俊俏,但是随谁那?也不像黎国的公子初啊,小姐你到底和谁生了这对龙凤宝宝?”

苏离雨知道奶娘口里的公子初,是和她有过婚约的黎王长子黎子初。

但是父亲苏穆持剑自刎后,公子初就退了婚约,再加上她被卖到怡春院,就再没听到过黎子初的消息。

自从她来乡下找到了奶娘,武文氏看着她日渐隆起的肚腹,一直以为她家小姐这是和公子初越了雷池。

但苏离雨心知肚明,也许十月怀胎,她会生下两个狰狞的鬼娃,毕竟将种子播给她的,是幽冷冰寒的地狱阎君。

眼前这两个玉雪可爱的婴儿让她打消了顾虑,管他爹是人是鬼,只要孩子是人,是健康的就好。

~

眨眼四年。

这四年,苏离雨用另一个平行世界带来的医药知识,在小山村结庐行医,勉强拉扯着一对龙凤胎和武文氏,四口人艰难度日。

眼看两个宝宝,苏墨和苏凰兄妹到了启蒙阶段,小山村里没有学堂,苏离雨和武文氏带着孩子离开乡下。

“滚开,滚开!回避让路!”

一队全副武装的兵卒策马从长街上本来,百姓吓得纷纷往街道两侧躲。

苏离雨和武文氏抱着苏墨与苏凰,背着包袱,也仓惶地往人群里退。

“该死!你撞到我了!”身后一个肥胖的妇人,满脸横肉的冲苏离雨叫。

苏离雨正要说声抱歉,就见兵马卒的队伍后驶来一辆华丽的驷马大车。

车子门帘掀起,露出里面一位华服女子,浅笑嫣然,身前揽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儿。

苏离雨登时一怔:那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居然是她的堂妹苏素!

她的身侧坐着一个面容俊美,气质尊贵的青年男子,幔帐掩映之下……

苏离雨只觉脑袋嗡的一响:那男子怎么像是他的未婚夫黎子初?

而小男孩儿的样貌,看起来比苏墨兄妹略长,也就是说,苏家在没遭突变之前,黎子初和苏素就勾搭在一起了?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