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侠义春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侠义春秋

状态:已更新59.62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3-10-30 00:54:27

简介:  刀剑影寒,斩倭杀寇艰。血洒男儿事,提颅凯歌还!  扶桑倭奴占我,抢我传国玉玺,当杀不当杀?  试看杀手传人如何得神功,收美女,一统武林,驱逐倭奴!  舞三尺长剑,决战,血染碧波寒!  .  .  (PS:碧血残阳已完本,新书《江山一锅煮》已发,希望路过的朋友能顺手一点,谢谢!)  ……………………………………………………………………………

侠义春秋免费阅读

侠义春秋免费阅读第一章 我是杀手

  明月,秋风!

  一匹骏马在明月下飞驰,在秋风里狂奔!

  一股浓浓的血味在空气中飘散,离凤凰山庄越近,血味便越浓。

  厉风行心中焦急,只顾打马狂奔,来到庄前,也未下马,飞身而起,在空中一个翻腾,落在庄内,对地上那横七竖八的尸体理都不理,直奔庵堂。

  一道剑划破夜的清凉,巫小奈的长剑闪电般地划向田见深的膛。此时,田见深已退到墙壁,躲无从躲,避无从避,直吓得冷汗涔涔,肝胆俱裂!

  千钧之即,忽听“哗啦”声响,厉风行破窗而入,抓起一块碎木屑甩手打去。

  巫小奈只觉劲风袭体,不知所袭为何物,只得侧身避过,剑势稍作停顿。机会稍纵即失,岂容错过?田见深吼一声,挺起梅花枪,一枪扎出,万朵梅花,望巫小奈膛钻去。

  情势骤变,哪顾不得伤敌?急忙抽身暴退,忽觉后背一凉,一柄长剑已抵在背脊上,遍体生寒,却听厉风行冷冷地道:“别动!”

  原本躺在地上的田小倩见厉风行制住巫小奈,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拾起一把断剑,便欲结果他的命。

  田见深忙喝道:“小倩,不可杀他!”

  田小倩双目通红,似要出火来,声质问道:“为什么不能杀他?他杀了我们凤凰山庄那么多人?”

  为何不能杀?田见深已来不及细说!

  急促的马蹄声自庄外传来,厉风行忽地一掌将他击昏,提醒道:“后面的人已经追来,咱们得尽快离开这儿!”

  田见深从佛像后取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交给田小倩,推开佛像,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说道:“你们走密道,三日之后,咱们到云雾山汇合!”

  田小倩先钻进密道,厉风行也跟着翻身而下,随即眼前一黑,那尊佛像已恢复到原位,田见深没有下来。

  田小倩心中慌乱,急叫道:“爹,你快下来呀?爹……”

  上面没有回声,田见深已离开佛堂。

  厉风行当然明白,如果家都走密道,也许都走不了,田见深没走,想是出去拖延时间。硬拉着田小倩向密道深处走去,走了差不多两三里路程,才从山脚下的一个小洞口钻出来。

  洞口就在江边,滚滚江水拍打着江岸,旁边停有一条小木船。

  跳到船上,厉风行手执竹篙,将船撑至江中,顺水而下,未出数里,便见滚滚浓烟冲天而起,凤凰山庄已在一片火之中。

  田小倩见状惊,急叫道:“不行,我得回去,救我爹!”

  伸手来抢竹篙,厉风行忽地制住她的穴道,冷冷地道:“你回去,不是救你爹,是送死!”

  田小倩怒道:“那是我爹不是你爹,你快解开我穴道,放我回去,不然我跟你没完!”

  “令尊请我,是要我把你安全地送到天山,交给令师祖,其他的事,我不理!”

  “天山?不是云雾山吗?”

  “云雾山?那是说给巫小奈听的,我刚才并未真的打昏他,只是顺带点了他的穴道,云雾山有好几处,等他们回过神来时,我们估计已到天山了!”

  “那我爹呢?我爹怎么办?你快解开我穴道,要不然……我咬舌自尽!”

  “想死?我不拦你,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就把你的尸体带到天山,路上也许会少很多麻烦!”

  “厉风行……你的心是不是冰做的?为什么这样冷?”

  “你爹在江湖中打滚多年,什么样的风浪没经过?他既让我把你送到天山去等他,自有他的道理!”

  小船顺江而下,快如飞梭,很快便驰离二十来里。来到江心坡,弃船上岸,仍让小船顺流而去。

  坡头树林中,藏有一辆马车,将田小倩放在马车中,自己则挥着马鞭,驾车向北而行。

  月色渐渐隐去,天空出现鱼肚白,一抹晨红照着地,生机盎然。

  田小倩叫道:“厉风行,我饿啦!”

  “车内有干粮,你自个拿来吃吧!”

  “这些都是什么呀?硬梆梆的臭馒头,像石头一样,我可吃不下!”

  “咱们是在逃命,不是在游山玩水,有东西吃,就不错了!”

  “我就不明白,江湖中那么多杀手,我爹为何选中你?”

  “因为我是江湖中最廉价的杀手,只要一个铜板!”

  “什么?一个铜板?我爹简直是拿我的命开玩笑,不行,我得下去!”

  厉风行没有说话,他以一个杀手的敏锐,明显地受到一股杀气,如茫在背,吃惊非小,以对方的势力,如果真被咬上,要想脱身,难如登天。

  田小倩忽觉马车停了下来,只道是厉风行要赶她下车,气呼呼地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没有听到厉风行的回声,暗觉奇怪,掀开帘布,她看到一个人,一个略显肥胖的人。

  那人正懒洋洋地躺在树荫下的一把靠椅上,用他的柳叶飞刀修剪着指甲,他的手真的很美,白净而细长。

  看得出,他很在意这双手,因为他修指甲的时间足足花了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中,他的眼里没有厉风行,只有他的那双手。

  厉风行也没有打扰他,右手一直握着剑柄,手心已经见汗,凝视着他,不敢有丝毫分神。

  就算你不认识八臂哪叱江海川这个人,也应该认识他的柳叶飞刀。据说他的暗器有三十六种,但用来修指甲的却只有这把柳叶飞刀。

  气氛沉寂得要命,就算掉根针,也能听到那轻微的声音,一只小虫嗡嗡飞过,打破天地间的死寂!

  刀、剑,忽地在空中一闪,又忽地消失不见,地又恢复了沉寂,江海川已在不椅子上,他的手上仍拿着柳叶飞刀,却不是修指甲的那一把。

  修指甲的那把飞刀插在马车的框架上,上面还带着一缕头发,田小倩的头发!

  厉风行也不在马车上,他在椅子上,他的剑已经指向江海川,冷冷地道:“你这双手很美,本是救人的手,不应该用来杀人!”

  江海川的医术独步武林,在江湖上很有名,比他的柳叶飞刀还有名,他在江湖上救了十年的人,也杀了十年的人!

  他每救一个人,收的不是银子,而是武功秘笈,所以他必须杀人,才能保证收入,才能有钱去那些名贵的药材,然后救人,再杀人!

  厉风行没有杀他,虽然他是杀手,但却不喜欢杀人!

  田小倩拿着那一缕断发,脸色变得苍白,至少白过早晨的鱼肚白。

  她现在有点明白父亲为何请他,却有点不明白他为何只收一个铜板,也不明白他为何不杀江海川!

  田小倩此时已没了小姐的脾气,虽然父亲没有跟自己一起走,但她一直坚信父亲一定能逃出来。

  当她看到江海川,当江海川的柳叶刀削断她头发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她开始真正地为父亲担起心来,问道:“你说我爹会有事吗?”

  厉风行知道她现在需要的是信心,非常肯定地道:“不会,凤凰山庄的生存之道,我不懂,难道你也不懂?”

  田小倩点点头道:“不错,凤凰山庄在江湖上,屹立数百年,没那么容易跨的!”

  厉风行转过话题道:“江海川不是巫小奈派来的,追击我们的人不止一股,得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田姑娘,这马车我们不能坐了。”

  “你说什么?不坐马车?那我们坐什么?”

  “江海川既然在此拦截,无论他是有预谋的,或是无意中碰到,咱们行踪都会暴出去,一定会沿途追踪!”

  “谁让你不杀江海川的?如果有什么闪失,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厉风行只是淡淡地笑笑,也不争辩,搬来两块石,放在马车上,以增加重量,在马上狠狠一抽,那马吃痛,拉着马车向前奔去,扬起漫天尘土。

  望着那两行车辙印,田小倩似乎明白点什么,说道:“金蝉脱壳,你是想利用这马车将他们向岐路?刚才还真错怪你了!”

  话虽如此,但走路的滋味的确不好受,更何况如此僻静的山间小径,坑坑洼洼的,没走过山路的人,走一步都会晃三晃!

  田小倩养尊处优,何曾吃过这等苦?未出十里,便在那儿叫道:“不行,我走不动了,你得给我弄匹马,要不然,给我弄头牛也行!”

  厉风行没好气地道:“要不要八抬轿,外加几十个保镖随行呀?我说过,咱们是在逃命,不是在享受!”

  “你的武功不是很高吗?那我们还怕什么?总之我不管,到前面的市集,我要住客栈,我要休息,我要吃饭,我要……对了,你只要一个铜板,就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累,你是不是别有企图呀?”

  “你很聪明,这都让你想到了,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田小倩见他眼神邪邪的,心中暗怕,拿话压住他道:“你……你是剑客,不但武功高,而且人也长得……不赖,你可不能……可不能……”

  “拿着剑的,不一定是剑客,也许是强盗。长得帅的,不一定是好人,也许是陈世美。姑娘,你最好小心点!”

  “好啦……好啦……不了,我听话就是!”

  几经转折,半月之后,终于来到天山,将她交给天山怪客何红梅后,便告辞下山,未行多远,便听得一声惊叫,在山谷中回荡,久久不绝。

  暗叫不好,折身回返时,茅屋内空无一人,只见田小倩头上金钗,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