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厉王权宠倾城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厉王权宠倾城妃

主角:顾昭秦行烈

作者:丹九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5章 挨打挨骂,与我无关

简介:她本是真正的国公府嫡女,却被假千金鸠占鹊巢,沦为弃子。
父母抛弃,假千金虚伪,夫君背叛!
她四肢尽断,苟延残喘,两岁的女儿在眼前被活活打死!
一朝浴血重生,顾昭势必要渣男贱女百倍奉还。
白莲花几番恶毒作妖?撕烂她的假面具!
渣男夫君重生悔过求原谅?滚远点!
随手捡回个哑巴粘人小奶狗,竟然是传说中暴虐凶残的厉王?
男人嗓音幽沉: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么吗?说来听听。
顾昭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厉王,您想的那些能说出口吗?

厉王权宠倾城妃免费阅读

厉王权宠倾城妃 免费阅读 第1章 可是他们都爱我啊

北安,冷宫。

雪花飘落,寒气从破烂的窗户和墙缝中钻进来,把稻草堆中蜷缩着的人紧紧包围。

顾昭手脚全断,衣不蔽体,全身被冻得发青,脸上只剩下麻木,盼着死亡早些到来。

是她自己眼瞎心盲,把狼子视为良人,付出一切却落得一个如此下场……

风雪中,一柄黄罗伞迤逦而来,伞下被人簇拥着的林雪容披着貂裘,貂裘下明黄凤袍异常刺眼。

“好妹妹,殿下明日登基,可惜你福薄,是没法亲眼目睹了。”林雪容笑颜如花,声音甜美。

顾昭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她。秦佑谨明天就要当皇帝了,以林雪容的性格,今天肯定是要杀了她才放心。

只希望秦佑谨看在旭儿是他唯一的儿子的份上,好好看顾,不要让他也落入林雪容手中。

似乎知道顾昭在想什么,林雪容笑吟吟地说:“妹妹你放心,我是旭儿的亲娘,没有人比我对他更好。”

顾昭猛地睁开眼睛,目光锐利得让林雪容都不禁瑟缩了一下。

她这个好妹妹,当初可是曾经带着五千兵马横扫京城力挽狂澜,若不是秦佑谨给她下了药,断了她的手筋脚筋,林雪容还真的不敢离她这么近。

“胡说八道!”顾昭声音嘶哑,“旭儿是我的孩子!”

林雪容笑得愈发得意:“可真是对不住妹妹啊,一直忘了告诉你,你生的是一个女儿,若不是我让人把孩子换了,你哪里有生儿子的命呢?”

“你……你撒谎!”顾昭愤怒地喊。

当初她生产时,就提防着林雪容,特意请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高氏在边上看顾,怎么可能被林雪容换了孩子?

林雪容举起衣袖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她就喜欢看顾昭这种愤怒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到了现在,我有什么必要骗你?”

她凑到顾昭耳边低声笑着:“好妹妹,高夫人毕竟是旭儿的亲外祖母,她不替我和旭儿谋划,难道真的去帮你不成?”

“什么?这不可能!”顾昭失声惊呼。

她出身卑微,父亲顾德福是细水镇上一个货郎,母亲高氏是卖鱼摊上干粗活的。顾昭富贵之后,高氏封了诰命,才被人称为高夫人。

林雪容却是北安开国八公之一礼国公嫡长女,生父是礼国公林维康,生母是翰林院掌事之女张婉啊!

旭儿是她的亲儿子,高夫人是旭儿的亲外祖母——顾昭不可置信地望着林雪容,冻得青紫的脸上涌上红潮,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雪容俯视着顾昭:“看来妹妹你已经猜到了?”她得意地勾起嘴角,用怜悯的语气说,“真正的礼国公嫡长女是你啊,傻妹妹。”

顾昭胸口钝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林雪容嫌弃地后退了两步,手指在鼻子前面轻轻扇动:“你没听错,你才是父亲母亲的亲生女儿,是兄长的同胞妹妹。他们早就知道,可惜的是,他们都更爱我,都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我也没办法,真是很抱歉啊,妹妹。”

顾昭无力地躺在脏臭冰冷的稻草堆里,目光失去了焦点。

不需要什么证据,顾昭知道,林雪容说的是真的。以前曾经不解的一切,现在全都有了答案。

真痛啊,比冲锋杀敌被砍伤还痛。

原以为被秦佑谨背叛,落到这样的境地已经是人生最痛苦的经历,现在才知道,人生还有更深更重的痛苦在等待。

她是做错了什么?

亲生父母和养父养母都抛弃了自己,夫君背叛了自己,连孩子也不是自己的。所有人都选择了林雪容,放弃了她。她的存在,就这么令人厌恶吗?

“我的女儿呢?”

林雪容咯咯一笑,就有人拽着一个小小的女孩走了进来。

还不到两岁的孩子,走路都不稳当,被拖在地上,只敢瘪着嘴,却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声来。

就连额头重重磕在地上,也只敢趴在原地缩成一团,像是一只被虐待了无数次已经认命的小流浪狗。

林雪容拽着小女孩的头发使她被迫抬头,笑容和煦声音温柔:“看到了吗,那是你娘。”

小女孩灰蒙的双眼瞬间变的黑亮,破碎细小的声音从嘴边溢出:“娘?是小小的娘吗?”

说着,就朝顾昭所在的方向爬去。

顾昭心如刀绞,双眼憋得猩红。

看见孩子的第一眼,就莫名地确定她是自己的女儿——那眉眼和表情,她不止一次从铜镜中看到过。

只是眼前的小女孩面黄肌瘦,衣衫褴褛,从破烂的衣服下露出来的手臂和小腿上,满满的全是各种新旧伤痕!

“林雪容,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呢?”林雪容掩嘴轻笑,揪着头发一个用力把爬行的孩子拽了回来,“我就是把她丢在了北街而已。”

顾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北街是上京城中最混乱的地方,官府都不敢管,其中藏污纳垢,无法想象。

一个无父无母的女婴,在那些心理扭曲的恶人之中,是怎么活下来的?顾昭想一想都如同万箭穿心。

“妹妹心疼了?放心吧,我既然把她带过来,就是不想给妹妹留下遗憾,好让你们母女团聚,共赴黄泉。看我多体贴。”林雪容笑得更加甜蜜了。

风雪中,穿着龙袍的修长男子走了进来:“雪容,跟她有什么好说的?礼部教演司还在等着呢。”

顾昭声音嘶哑:“秦佑谨!你要我死也就算了,可……那是你的亲女儿……”

秦佑谨终于转头看了过来,只是眼神冰冷漠然,看着顾昭就像是看着一堆垃圾:“你怀孕之前,男扮女装在军营住了那么久,谁知道这是不是孤的骨肉?”

顾昭如遭雷劈:“秦佑谨!你有没有良心?”

当时的情况,如果不是她果断冒充秦佑谨接掌了军权,上京就已经易主,秦佑谨也早就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事后,秦佑谨感激涕零,感谢她力挽狂澜,说与她共享江山,结果现在他不但不承认她的功劳,反而倒打一耙怀疑她的清白!

秦佑谨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来人,快点送她们上路。”

林雪容靠在他身边,笑盈盈地加了一句:“将这小野种杖毙吧。”

两个太监立刻将那小小的女孩按在地上,比成人身高还长的竹板就狠狠向下拍落!

“啊!”

只是一下,血色就从衣服下透了出来,“娘,娘,疼……”稚嫩的惨叫在殿中回响。

顾昭目眦欲裂。她手脚俱断,只能双手交替用力,拖着几乎没有感觉的身体,在杖刑声中一步步向着女儿的方向挪去。

小女孩的声音越来也弱,终于彻底消失。

顾昭的眼泪和鲜血交织在一起,一滴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痕迹。

“殿下,你看她像不像一条虫子?”林雪容带着笑意的声音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却再也引不起顾昭的关注。

顾昭伸出双臂,将那团已经不成人形的血肉合拢抱在怀里,没有再给身后那对男女一

个眼神。

诸天神佛,万千妖魔,我顾昭愿付出所有代价,只求能再有一次机会,与他们不死不休!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