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甜蜜婚恋老公人套路深最新章节,主角元欢心越痕全文阅读

小说名:甜蜜婚恋:老公人套路深

主角名:元欢心,越痕

简介:作为作家,空间推理和场景重现能力不会太弱。所以推理出当时的情形对元欢心来并非难事。但推理完之后,元欢心却更加害怕了,这样一个心思缜密又胆包天的凶手,她真的逃得过么?

甜蜜婚恋老公人套路深全文第十一章

可能是受了惊吓,一直没上厕所的元欢心不出所料的有些想上厕所。

心不在焉的走出了房门,又心不在焉的上了厕所。

却一不小心就进错了房间。

此时已到了凌晨,元欢心本以为除了自己,其他人早该睡了。

加上惊吓疲累双管齐下,导致她现在脑中可谓说是一团乱麻,所以在她看到眼前亮着灯的房间之后,想也没想的便推门走了。

双手摊开往床上一趴之后,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身下的白床单向纸一样平整,如果不是她趴上来,根本没有一丝褶皱。不同于元欢心房间的清甜,这被子上满是清凉冷冽的气味。

呆愣的扭头。

越痕站在书桌旁,剑眉微挑,剔透不见底的深黑色眼眸紧紧的瞪着床上的元欢心,已然处在了的边缘。

他一向不喜别人碰自己的床。

手一抖,资料撒了一地。

“你,你还没睡啊。”

察觉到越痕的恼怒,元欢心慌张的起身,打开房门就要离开,看到地上的资料,自知理亏,俯身捡了起来。

但资料上印的图片却越让她越看越觉得心惊,是那起碎尸案,翻到第一页。

《李思权案件资料》七个字明晃晃的印在上头。

元欢心这还有什么不明白,为了她的案子,越痕在翻看李思权一案的档案。

“这起案子是你们负责的么?”好看的柳眉轻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却不觉一片阴影罩下,抬头是一张黑着的脸,越痕发了怒。

“谁允许你上我的床了。”咬牙切齿的挤出了这一句。

这回完了。

心里打鼓,脸上却不得不挤出笑脸,越痕的气场太强,吓得元欢心没了逻辑,“越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出来上厕所一不小心就走错了房间,您人有量,举头三尺有神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着元欢心眼底的害怕,越痕到底恢复了理智。

二楼的房间都差不多,走错了也情有可原,刚才看的太投入,所以不小心代入了凶手的心里,这才会如此易怒。

揉了揉太阳穴,拉起了地上的女孩。

接过已经乱了顺序的资料一一整理好,这才定下了心神,“没事,你走吧。”

不明白为什么越痕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但元欢心看见了他在调查案子,那还愿意离开。

细嫩的手指一把上桌沿,目灼灼的盯着越痕,“我跟你一起看。”

女孩轻灵纯净的眸子就在面前,越痕在椅子上靠了靠,半晌才点了点头。

那本《默默看着你》越痕全都看了,贯穿全书推理方式干净利落,且确有据可循,嫌疑人心理分析虽然有偏差,但是问题并不。

这个元欢心很有天赋,越痕在心里这么下了定义。

而这一切元欢心都不知道,她早就被那叠绝密资料了注意,之前为了写书,她没少查询资料,可她到底不是警察,接触的信息并不多,只能从采访和报道中一点点收集,难免局限。

比如她现在正在看的五具尸体详细验尸结果,网上可找不到。

元欢心看的认真,尽管是黑白打印,可是血淋淋的验尸记录依旧狰狞,一个年轻女孩竟然看的津津有味,越痕只觉有趣,“你不怕?”

“怕什么,这些东西我看的多了,从小看到,怕什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越痕却听出了别的意味。

她说从小看到,寻常女孩,小时候怎么会看到这些东西。

但越痕不是好奇之人,元欢心不说,他也不问。

瞥到元欢心手上的纸张,上面是对李思权做的心里侧写。

“你不用,上面有错。”修长的手指伸过去,轻巧的把那页纸从元欢心手里拽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对错?”看到一半的东西被人拿走,起了元欢心的不满,皱着眉质问。

“凶手毕业于s医学系,曾任职于市附属医院外科,身形瘦小,营养不良,有精神病史,有用药记录。案发现场也就是死者住所,杂乱邋遢,现场并未发现证物。说明凶手其实心思缜密,房间杂乱是凶手主观拒绝整洁环境,个孤僻,极其自卑,不喜与陌生人交往尤其异,生活中存在较低,极易被他人忽视,这也是他杀人分尸的导火索。”

说完,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黑咖啡,轻轻啜了一口。

静静的听着越痕说话,自从他开口之后,元欢心的眉就紧紧的拧着。

“怎么,我说的你不认同?”

盯着越痕的唇抵在杯壁上,元欢心一窒,好几秒才回过神来,掩饰的轻咳了几声,“你凭什么确定李思权营养不良。”

嫌犯在逃,所以元欢心并没见过李思权的照片,上次签售会也是擦身而过,根本没看到相貌,但她在书里写了李思权力气极,不然怎么可能控制得住一家三口,尤其是他哥哥还是壮年男子,如果李思权营养不良,那更没理由能成功杀人了。

“德国欧内斯特.克里奇默以及哥伦比亚学威廉.谢尔登两位博士曾经做过研究,身材清瘦或衰弱的人更容易产生精神问题,所以我断定凶手肌肉并不发达。而且更重要的是,凶手之前在市附属医院离职,离职理由就是精神状况紊乱,而部分精神状况紊乱的人通常会承受极的痛苦,会导致食欲不振,所以……”

越痕的话没说完,但元欢心却早已被说服了,罪犯心理学她没少研究,市面上耳熟能详的书她也都看过,所以对越痕所说的欧内斯特并不陌生。

她的沉默只因为震惊。

枫溪厦广场上的初遇,那场奢华物质的求婚,奠定了元欢心对越痕的第一印象,纨绔的富家少爷,为了戒指不顾六一的命,脾气火爆而且不负责任。

但今晚的一切却是刷新了元欢心的认知。

追凶手时的体能和力不容小觑,罪犯心里侧写出神入化。

元欢心紧紧盯着越痕,心里全是敬佩,但越痕却不明所以,还以为她在看着自己杯里的咖啡,忽然想起了什么,面色铁青。

“这不是猫屎咖啡!”

先前的敬佩尽数崩塌,满心慨只余一句:这个当真让人看不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