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穿越之医妃来冲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之医妃来冲喜

主角:柳云笙慕夜溟

作者:顾竹鸢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55章 搭配使用

简介:医学奇才柳云笙,意外穿越到太尉府臭名昭著,懦弱无能的大小姐身上。
穿越当晚就被送入花轿,嫁给个命不久矣的残废世子。
既来之,则安之,研究解药,给世子治治病,扮猪吃虎,斗斗绿茶女。
都说这凌王世子是个病秧子,十多年全凭一口气吊着,可是……
“世子爷,你身体有恙,需要多休息!”
柳云笙欲哭无泪的看着这位体壮如牛的“残废”世子。
“娘子,你对为夫讲过,运动对身体好。”
“……滚!”

穿越之医妃来冲喜免费阅读

穿越之医妃来冲喜 免费阅读 第1章 别动他

“王府接轿的马上到了,赶紧把她弄到轿子上去!”

柳云笙睁开眼,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出现在面前。

古色古香的陈设,那张脸的主人,一个凶恶的婆子叉着腰,面部狰狞的指着自己。

老婆子指挥着丫鬟上前绑柳云笙,却有一名憔悴的妇人挡在众人前,紧紧的护着她。

吵闹之际,柳云笙脑子一阵眩晕,嗡得一声,大量的记忆涌入脑中。

她本是去山区救援,意外遇上了泥石流,本以为自己这百年不遇的医学奇才就此陨落。

可没想到老天眷顾,她穿越了。

穿越到与她同名同姓的太尉府痴傻嫡女身上。

今天,她就要嫁给命不久矣的残废世子爷,慕夜溟。

替她挡在跟前的,正是柳云笙的娘,徐氏,虽为正室,却被小妾踩在头上,阖府上下,没人看得上她们母女。

继承了原主记忆,又看着徐氏为了自己拼命的架势,柳云笙主动带上盖头,走向花轿。

自己这一嫁,母亲犯不着再和这帮人撕扯,伤了元气。

况且这婚事是柳云笙父亲和皇帝定的,谁也改变不了。

坐上花轿,立即动身。

徐氏跟在轿子后面哭,柳云笙坐在花轿内,眼眶也有些湿润。

她手一动,飞快从窗户扔给徐氏一团红布。

那是她用帕子和首饰刺得,‘等我’。

不知道徐氏能否看懂。

一路上颠簸,柳云笙身子还不太适应,正难受着,轿帘被挑起。

“世子妃,下来吧,准备拜堂。”

刚下轿子,盖头被吹气,柳云笙错愕的看着身边的大公鸡,这…难道是让她和公鸡拜堂?

还未等她做出反应,一名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上来,“不好了!王爷,王妃,世子爷他快不行了……”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凌王凌王妃同时起身,撇下了柳云笙,往慕夜溟的房间奔去。

思索两秒,柳云笙跟着人群后面,一起去了慕夜溟房间。

……

典雅的房间内,一名少年倚靠在床头,身子因为咳嗽剧烈的抖动,脸白的像纸一样,毫无血色,嘴唇紫青,费力的喘着气。

床边几名御医垂手而立,无奈的摇着头,不敢轻易地诊断。

“溟儿!”王妃刚踏进屋,看到慕夜溟这般模样,全没了往日里的稳重,颤颤巍巍的扑到了床边,“刘太医,溟儿他怎么样了?”

凌王府嫡出的,就这么一个独苗,王爷视作珍宝一样的照顾,但慕夜溟从小的体弱多病,身体越来越糟。

太医跪倒在凌亲王面前,“王爷,臣无能……”

凌王妃听到这话,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想过去扶起慕夜溟,突然,身后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别动他!”

柳云笙刚进后院,就看到了慕夜溟快要窒息的样子,

他这只是有东西卡在嗓子里而已。这些庸医居然搞得好像人不行了一样!

柳云笙没有多加思索,紧走几步来到床边,手脚利索的将慕夜溟提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难道是眼看成亲日就要守寡,发疯了?

王妃想上去拦柳云笙,却被她轻松躲过。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柳云笙到了跟前,从背后抱住了慕夜溟,在他的腹部猛地一推。

“你住手!”屋子里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世子爷的身子时日不多,就算是太医都不敢轻易移动。

“来人,来人!把她给我拿下!”王爷怒不可遏。

就在这时,却见床上的慕夜溟,身子猛地抽了一下,吐出了一口瘀血,夹带着一个黑色物体,随后呼吸逐渐平缓了下来,无力的靠在柳云笙的怀中。

柳云笙看着地上的血和黑色物体,不禁皱紧眉头。

被老王爷王妃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世子爷,怎么会将核吞下去?

还未等柳云笙多想,老王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个谋害世子爷的毒妇抓住!”

“谋害?我刚刚是在救他!世子他喉咙中有异物,再不吐出来,就会窒息而亡。”柳云笙说着,示意老王爷看向果核。

“简直是荒唐!”刘太医走上前,“哪有什么异物?老夫行医多年,从未见过你这种救治方法,你分明是在胡说。”

柳云笙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将果核捡起举到他面前。

“你作为一名太医,连如此常见寻常的一个病症,都束手无策,如果错过最佳的救治时间,导致世子因此丧命,这责任你担得起吗?”

说完,她转头看向床上的慕夜溟,“世子爷如何将这果核吞下去的,您心里自己应该清楚的很。”

柳云笙仔细打量了慕夜溟一番,苍白的脸上五官深陷,瘦的好似只剩下了骨头,周身散发着阴暗之气,宛如一盘沙,风一吹就会散。

但他的双眸却是异常的明亮,能直透旁人内心般,给人以与生俱来的高贵感与压迫感,让人不敢小觑。

“溟儿,你感觉怎么样了?到底怎么一回事?”老王妃坐到床边,倒了杯水递给慕夜溟,关心的看着他。

“我好多了。”慕夜溟接过水杯,宽慰了王妃一句,随后眼神一变,看向角落中的一个丫鬟。

那丫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身子止不住的抖动,转身想逃。

慕夜溟冷哼一声,手中的水杯应声而出。

“砰”的一声,那丫鬟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血顺着头上的口子汩汩而出。

柳云笙看到丫鬟的惨死,不禁打了个寒颤。

慕夜溟脸上表情丝毫未变,随后看向柳云笙,“你,过来。”

柳云笙没想到他会叫自己,微微一愣。

屋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慕夜溟什么意思,惊讶的看着柳云笙。

“你就是柳云笙?”慕夜溟冰冷的目光,扫过她身上的大红喜服。

柳云笙缓了过来,向着他欠了欠身,“是。”

她知道,要是想活下去,就必须抱紧慕夜溟的大腿。

“不错。”慕夜溟面无表情的夸赞一句。

随后看向那丫鬟的尸体,他是身体不好,可不代表任人宰割,若非没有防备,怎么会遭此毒手。

王爷见此,明白过来,连忙唤来手下,“去,给我查,幕后主使是谁!”

一旁的刘太医早就没了方才咄咄逼人的样子,

世子都亲自指认了,那他诊断失误就是铁板钉钉。

王妃这时也明白过来,痛斥道:“滚!没用的东西。”

刘太医等人哆哆嗦嗦的退下去。

慕夜溟闭上眼,“祖父祖母,你们二人早些回去休息吧。”

王妃恋恋不舍,不过还是看懂了眼色,去拉王爷,“走吧,今晚是溟儿的大喜之日,让他们新婚夫妻待在一起吧。”

房间只留下慕夜溟和柳云笙二人。

传闻中,这个柳府大小姐虽样貌极美,但只是个空有其表的花瓶,今日一见,她与传闻中似乎不太一样……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