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江枫的小说万古第一天骄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万古第一天骄

主角:江枫

简介:虽然此战是江枫和张能间的生死战,与台下多数人毫无瓜葛,但这个时候,他们的情绪却也为之紧绷,开始替江枫担忧起来,目齐聚至他。“看来,你比我想象的要有能耐。”

万古第一天骄免费阅读第26章

面对张能,江枫依旧是古井无波,一脸淡然,只闻其口中平静的说着。

见此,众人一愣。

生死台之上,能够如此坦然面对张能施展秘法实力暴而无动于衷,如果江枫不是傻子,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同样还有底牌。

凭借灵武境巅峰的修为展现出如此强悍的实力,力战张能立于不败之地,他已给众人带来了足够的震撼。

如果说他还有底牌,那又妖孽到了何种层次。

众人屏息,却见江枫手持长剑一颤,立于生死台上,虽未动却见一道剑意降临。

“是剑意!”

当即有人失声而出,说话的是一名天剑宗外宗长老。

剑意,是任何剑修梦寐以求的东西。

领悟剑意,对实力的提升不是一星半点,完全能够起质变,越阶败敌,如吃饭饮水般简单。

虽然江枫的剑意尚且不是十分成熟,仅仅初窥门径,但却也是真真实实的剑意。

“难怪,难怪江枫敢直面张能毫无所惧,原来他已领悟剑意。未满十九,却已领悟剑意,看来我天剑宗又出了一名了不得的剑修天才。”

一名天剑宗长老,口中慨着,面带之色,不知为何他的心已偏向了江枫。

站在宗门的角度而言,从江枫张能二人所展现的天赋来看,显然今后江枫所能达到的成就更高,其价值对天剑宗而言更为重要。

“杀!”

江枫口吐一字,瞬间杀意凛冽,伴随着杀戮剑意,一剑朝张能刺去。

这一剑是幽影之剑,孤影十三式之第四式。

面对江枫凛冽的杀戮剑意,张能不敢托,重剑横于身前,紫色雷电盘旋,在其身前形成一道天雷壁垒。

江枫剑影闪过,落至天雷壁垒之上,壁垒破裂,剑影消失。

随着天雷壁垒消失,刹那间,江枫持剑至张能身前,长剑刺穿了张能的喉咙。

张能未曾想到,这一切来得如此之快,随着江枫抽剑,张能倒地,喉咙被贯穿,死的不能再死。

单单只是剑影,便破了张能所幻化出了天雷壁垒,自然得归功于其的这股杀戮剑意,这一次,也是江枫第一次受到剑意为他带来的实力提升。

“有此子在,我天剑宗又可百年不衰。”

看着生死台上的江枫,一名天剑宗长老颇为激动的说着,在其身边的几名长老,闻言亦点了点头。

张能身死,此战胜负已分。

并无人因张能的死而到惋惜,因为从江枫所展现出来的天赋以及实力来看,远非张能能比,何况张能已死,雷剑之名已成过往。

正如世人所言,天机榜上的潜龙唯有不夭折,方会成为一方强者。

一旦夭折,也就归于尘土,消失于世间,为人所淡忘,张能便在此列。

众人还沉浸在方才一战,回想着江枫之前所施展的那一剑。

这时,在人群一侧百米之外,一伙人正急冲冲的赶来。

是刑堂夏劫。

同他一道而来的乃八名刑堂弟子。

夏劫等人来势汹汹,众人注意到夏劫,很快从人群之中分出一条道来,夏劫带着八名刑堂弟子顺着这条让出来的道走到了生死台下。

“把江枫带走!”

夏劫看着生死台上傲然而立的江枫,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张能尸体,直接对身侧八名刑堂弟子令道。

“是!”

随着夏劫一声令下,其身侧八名刑堂弟子齐声应道,气势汹汹走向生死台。

这八人同易殇一样,皆为刑堂弟子,同时他们也都是天剑宗内宗弟子,每一个都拥有玄武境的实力。

夏劫料定江枫狂傲,不会乖乖就范,所以才一下子出动了这么多刑堂弟子,打算强行将江枫带走。

“且慢。”

见夏劫如此阵仗,在场一年约七旬的天剑宗长老林长老当即站了出来,“夏长老此举何意?”

随着林长老话音落下,众人皆带着疑惑的目都看向了夏劫。

众所周知,夏劫乃刑堂副堂主,掌管天剑宗刑罚,宗门弟子一旦被刑堂抓去,多半凶多吉少,平日里夏劫执法严了一点,宗内长老都没有多说什么。

方才江枫展现出惊人天赋与实力,在场诸位长老看在眼里,视江枫为天之骄子,又岂会让夏劫胡作非为?

“江枫残忍杀害同宗弟子,我带回刑堂问话有何不妥?”夏劫瞥了一眼身前的林长老口中说着。

身为刑堂副堂主,在天剑宗地位高人一等,无论是权力还是地位皆高于普通长老,从夏劫眼中不难看出他对包括林长老在内的其他长老的轻视之意。

“荒谬,江枫斩张能于生死台。我宗门素有规矩,一上生死台,必决生死,何来残害同门,犯宗规一说?夏长老在天剑宗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这个规矩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闻言林长老对夏劫怒斥道,义正言辞。

诚然,夏劫在天剑宗威高权重,但林长老身居天剑宗多年,虽无多少实权,可资历远胜夏劫。

如今见江枫之能,更是惜才之心泛滥,看样子是要力保江枫。

“林长老,夏某何曾说过江枫所残害的是这生死台上的张能?”

夏劫瞥了眼林长老,朝前一步口中说着,“江枫于天剑山脉杀害内宗弟子易殇,证据确凿,已犯宗规,把他带走。”

“易殇?”林长老一愣。

易殇,为内宗弟子,同样也是刑堂弟子,难怪夏劫会亲自带人来拿江枫。

方才江枫斩杀张能于生死台,他的实力众人有目共睹。

易殇的实力兴许还不如张能,所以对于江枫斩杀易殇之事,众人没有过多怀疑。

天剑山脉之中杀害同宗弟子,此事可可小,若是无人看见,无人出来指证,那就是死无对证,这样的事情在过往多了去了。

听闻此言,先前的林长老哑然。

虽然夏劫的理由牵强,但若此事为真,他还真没有阻拦的理由,目不由看向江枫,开始为他担心起来。

“夏长老!”

这八名刑堂弟子正要动手,却见江枫说道,“不知夏长老如何敢断定,易殇是为弟子所杀?您口中的证据确凿又从何而来?”

“难不成你还想狡辩?”夏劫见江枫妄图辩驳,口中冷哼道。

“弟子并非要狡辩,只是弟子好奇,斩杀易殇之时,无人在场,夏长老从何而知?”江枫平静说着。

此言一出,众人遐想。

如江枫所言,既然无人看到他斩杀易殇,夏劫从何得知?

除非,江枫在现场留下了指向他的证据。

但既然敢杀人,便当做到干净利索,怎么可能会如此意,留下痕迹让人诟病?

“既然你承认,那就乖乖束手就擒,随我回刑堂!”

夏劫直接避开了江枫的问题,口中说着的同时,给那几名刑堂弟子使了个眼色。

必须快速拿下江枫,否则迟则生变。

得夏劫之令,八名刑堂弟子同时长剑出鞘,走向江枫。

气氛剑拔弩张,众弟子不由为江枫捏了一把冷汗。

反观这些长老,包括方才为江枫阻拦的林长老都没有要出手想帮的意思。

眼看江枫处境危难,萧盘等人着急,就在此时,一股势从天而降,紧跟着,宗主东方略白衣飘飘,踏空而来,现于众人身前。

“参加宗主。”

在场众人见宗主降临,齐声喊道的同时一个个单膝跪地,声音整齐一致就好像事先彩排过一般。

唯独江枫,在场众人唯有江枫不跪。

他依旧傲然立于生死台上,面色平静。

如此场面,东方略很难不注意到江枫,目看去先是落至江枫,随后瞥了眼一旁张能的尸体。

无论是张能还是江枫,都是天剑宗天才,东方略虽身处高位,为天剑宗宗主,对天赋这般出众的二人亦略有耳闻。

本身二人生死之战还不足以他关注,只不过先前天剑山脉丧钟九响,让他有所联想,方才至此,试图一探究竟。

“都起来吧。”

东方略的声音平易近人,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就似在众人耳边,每个人都听的真切。

“谢宗主。”众人齐声应道,随后纷纷起身。

东方略并没有理会其他人,目看向江枫和夏劫,方才夏劫下令擒拿江枫,东方略正好看到,跟着对夏劫问道。

“夏劫,江枫所犯何罪?”

宗主之言,令夏劫浑身一震,显然他没有想到东方略会在此时出现。

夏劫虽为刑堂副堂主,在其他人面前尚可作威作福,但在宗主东方略面前却不敢造次。

“禀宗主,江枫残杀内宗弟子易殇,方才其亦已亲口承认,在场诸位皆亲耳所闻。”

事到如今,夏劫已无退路,只有口中说着,好在江枫方才已经承认杀害易殇之事,成了他有力说辞。

“江枫,可有此事?”

东方略闻言看向江枫,口中说着,眼神中非但质问之意,反倒有一丝期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