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被甩后,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小说TXT下载,主角姜语宁陆景知

小说名:被甩后,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

主角名:姜语宁陆景知

简介:没等陆景知反应过来,姜语宁就开始动手解陆景知的衣物,但是,却被陆景知摁住了手,“想用这种方式报恩?你觉得你值八个亿?”姜语宁有些被戳中心思,冲动之中,包含了诸多复杂的感情,其中感激就是最直接的催化剂。“无话可说了?”

被甩后,成了前任他哥的小祖宗全文第41章

见陆景知在黑暗里整理衬衣,姜语宁忽然道:“不是的,除了感激,更多的是感情。”

“二哥,我知道你不要的感激,那我的感情呢?你要不要?”

陆景知僵在原地。

“我真的喜欢你很多年了,从小就喜欢……”

陆景知忽然想起,之前姜语宁提到过她曾主动提过解除婚约。

难道,她说的喜欢,是真的?

陆景知伸手抚摸着她的唇,喑哑道,“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陆景知忽而一笑,“怎么证明,你问我?”

随即,他在她耳边低声道,“给你点时间,拿出喜欢我的证据。”

姜语宁屏住呼吸,脸颊泛红。

证据?喜欢一个人,还有证据吗?

这一夜,姜语宁带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躺在陆景知的怀里睡着了。

……

第二日,姜语宁苦思冥想了一整天,才终于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想出了主意。

她一边询问梁姐,一边前往厨房:“梁姐,冰箱里还有食材吗?有没有鳕鱼和虾仁?”

“有……有,我替你拿。”梁姐连忙跟了上去,去厨房伺候。

不过,梁姐以为,姜语宁指定要这两种食材,下厨也一定没有问题。

意识里觉得她可能是个王者。

而姜语宁拿到食材以后,或许是因为害羞,所以将梁姐推入厨房外:“你下班吧,我自己弄就好了。”

“真的没问题?”

“别担心,我不会伤了自己。”姜语宁忙道。

“我是担心我的厨房……”梁姐笑了起来,然后解下身上的围裙替姜语宁围上,“那你可千万小心了,厨房那套东西,可贵了,先生嘴挑,别的餐具做出来的他不吃的。”

“知道啦……”姜语宁极为诚恳的点点头,然后直接将梁姐送出了别墅门外。

随后,姜语宁挥舞着手臂,在厨房忙碌了起来……

当陆景知进入御珑廷大门的时候,首先闻到的是一股烧焦的味道。

他疾步走向厨房,但见姜语宁撑在灶台前猛烈的咳嗽,而她面前的油锅,直直的往上喷火。

陆景知薄唇一抿,单手将姜语宁捞到门口,然后再熟练的把火扑灭。

“完了……完了……梁姐明天骂死我。”姜语宁看到乱七八糟的灶台,顿时有种想死的心。

陆景知阔步回到姜语宁的面前,拎起她的衣领带往客厅。

话语里隐隐的有些怒意:“这是在研究什么新死法?”

一想到一回家就见到这个小祖宗把家都弄着火,陆景知心里就担心害怕。

“能不能盼我点好?”姜语宁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根本没注意自己手上有黑色的烟灰。

陆景知伸手,正要替她拭去脸上的污渍。

但见姜语宁又跑回厨房,献宝一样,拿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还好……还好,这个还能吃。”

陆景知低头,看着盘子里的东西,喉结忍不住的动了动:“这什么?”

“三杯银鳕鱼啊。”姜语宁解释,并从围裙的兜里变出一双筷子,“快坐下,尝一口。”

陆景知没说话,但不忍心拒绝她这花猫脸,便配合的坐在餐桌前。

接过筷子,从她手里的盘子里,夹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姜语宁满怀期待的等着陆景知的反应。

“不怎么样……”

姜语宁有些失落,将盘子放在桌上,看着陆景知:“是伯母生前告诉我,你喜欢吃这道菜和芙蓉虾,我还特地跟她学过,到底是没有做饭的天赋,算啦……我煮个面都能烧了厨房,这两道菜,是我唯一还能做出模样的菜,特地练过的。”

“但是……有她做的味道。”陆景知格外加了一句。

“真的?”

“难吃得很有特色。”说完,陆景知将姜语宁拽到了自己的腿上坐好,“这就是你的证明?”

“嗯……”姜云宁在陆景知的怀里,低着头,小声问道,“二哥,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这话一问出来,她就觉得自己有些犯傻了,不喜欢,怎么会替她还八个亿?

陆景知反问,“为什么不相信?”

他知道小祖宗对待他们之间的感情顾虑太多,不自信也太多。

但很多事情,他想听她亲口说。

“十四岁那年,陆家家宴,你还记得吗?伯母病了,你整个人都冷冰冰的,我很想靠近你,安慰你,但是你当时说我多事。”

“被你拒绝,我心情不好,但又放心不下伯母,所以我就去厨房找她。她告诉我,你喜欢吃这两道菜,问我有没有兴趣学。”

“这些年,我在娱乐圈忙得脚不沾地,偶尔心血来潮,也总是做这两道菜,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说这些话的时候,姜语宁觉得自己很委屈。

那可是她第一次在内心确定,她心疼陆景知,都是因为喜欢。

小女孩情窦初开还被打击,可委屈了。

陆景知默默的听完,没说话。

那时候他十八岁,家宴上,全都在讨论她和陆宗野结婚以后的事情,他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冷落,是因为在意和吃醋。

“还有十五岁的生日,我给你写过一封信,寄到你的大学了,但是没有署名……我只想,偷偷的纪念一下我心里的喜欢,没想过会有什么回应,喜欢你的人太多了,我算什么?”

姜语宁喃喃道,“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喜欢你呢?你难道不知道,喜欢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吗?”

陆景知听完以后,喉结轻轻的滑动,低声问她:“给我写过信?”

姜语宁点头,“嗯。”

阅读全文